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All錫】WINGS Stigma 06

因為继续开车所以小伙伴们微博走起喔♡
键连如下↓↓↓
https://m.weibo.cn/5033402148/4149478502539747
评论里会再贴一次跶♡

对了对了,虽然微博和Lofter上章节数看起来不同,但故事进度是一样的喔♡♡

祝,食用愉快♡

【All锡】WINGS Stigma 01-04+05

因为一次一起上微博了,也更新了一段,小伙伴走连结啰♡
https://m.weibo.cn/5033402148/4130044396315601

【四週年賀文,主糖錫,副All錫向】少年他的奇幻漂流05

【四週年快樂,我愛的少年們。四週年快樂,我最喜愛的少年,號錫呀。】

▶CP主糖錫,副All錫向。
▶歌詞(未全首歌)引用自手邊的專輯歌詞本
▶建議搭配五月天同名歌曲食用

 

【如果世界只剩你我存在/為何人們依然/爭論著/那未來/而踐踏現在】

▷以下情況只是想像的推論,不代表真實情況,現實情況可能於此不同,請注意!

「號錫呀,這樣真的……」
金南俊看著Festa的活動日程表,皺緊了眉頭,一旁的閔玧其的臉更是臭到極限。眉頭不但皺成一團,還緊緊咬住下唇,似乎不這麼做,連串的髒話會忍不住從嘴裡衝出來。
其他人雖然沒有他們兩個表現的明顯,但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
「嗯,沒關係的。」
少年僅僅只是抬眼看了一下閔玧其,接著又將目光轉回他手中的日程表。
金南俊看他一點沒有要為此爭辯或發表任何看法的打算,只能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接著宣布今天的會議結束,而Festa的活動日程就這麼定了下來。
一宣布會議結束,少年連日程表也沒拿就站起身準備離開,卻被
閔玧其一把揪住了手腕。
「鄭號錫,你什麼都不願意說嗎?」
「這難道,是我的錯嗎,哥。」
「放開我好嗎,我被你弄痛了。」
閔玧其這才驚覺自己似乎過於用力甚至掐紅了少年的手腕,他急忙鬆開。
他甚至此刻才發現,他所愛的少年,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又瘦了一大圈。
他絕對不是第一次知道這件事吧?獨自背負著壓力,他究竟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默默掉了多少眼淚呢?
閔玧其覺得自己現在,似乎根本沒有追問的資格了。
少年抽回了自己的手後,一句話也沒說就離開了會議室。
他一點脾氣也沒有,一句抗議的話也不說,就這麼平靜的接受了這樣的安排。
閔玧其下秒還是沒忍住罵了聲髒話,接著也甩門離開。
留下一房間沉悶的少年,或嘆氣或發呆,莫可奈何。

金泰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盯著日程表看了很久,才下定決心似的起身。
「泰亨?」
「我要去找號錫哥。」
「可、可是這個時候……」
「他,需要有人陪在旁邊。」
「他的膽子那麼小、又那麼容易哭。」
那麼善良,那麼好,那麼不懂得抗拒傷害和流言。
所以他得去,他要去,他想去,
想陪在他旁邊,想抱抱他。

叩叩叩。
敲門聲讓縮在被子裏的少年一驚,慌張地抹了抹臉上的眼淚,稍稍平復了情緒後才問:
「誰?」
「是我,泰亨。我可以進去嗎,哥?」
「怎、怎麼了,是要借什麼東西嗎?你先說我拿給你。」
暫時不想跟任何人接觸,少年找著理由想阻止弟弟進來。
「對對對,我要借東西,在哥身上,哥過來門邊就行。」
「在我身上?」
「嗯嗯嗯,哥開開門吧,我拿了就走。」
少年雖然疑惑,但拗不過弟弟的請求,只好擦乾了眼淚後開了門。
「泰亨要借什麼——」
「有了有了。」
金泰亨一把抱住了少年,還把頭埋進少年的肩窩。
「我想跟玧其哥借一下號錫哥,想跟號錫哥借你的抱抱跟香氣,我好累呀。」
金泰亨的回答逗笑了少年,他勾了勾嘴角,讓少年一邊抱著他,一邊推著他往房內走。
慢慢踱到了床邊,金泰亨才鬆開少年,和他並肩坐在少年充滿香氣的床上。
「號錫哥呀,你——」
「我沒事的泰亨。」
金泰亨轉頭,對上的是少年硬是撐起來的笑容。
「我、不是第一次知道了,這件事。」
「我想、公司也是為我好吧?畢竟最近忙Mixtape的事就快忙壞了……」
「可這是Festa啊。」
「這是哥,可以表達對阿米的愛的時候啊。哥最愛阿米了不是嗎?」
「話、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可是,我也不是完全沒有出現嘛、團體的活動我是不會缺席的……」
「哥,哭了嗎?」
「我沒有哭!……」
少年慌亂地轉過了身,背對金泰亨不願他看見他眼裡的眼淚。
這樣不對、我不能成為他們的壓力與重擔、我是希望啊、
我是、希望——
金泰亨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柔柔地從背後抱住了少年。
他將臉靠著他的背,手輕柔地環著少年又瘦了一圈的腰。
「對不起,我們早該發現的啊,哥不只是做Mixtape的壓力而已。」
「號錫哥,才是最難過的那一個啊。對不起。」
「這不是你們的錯、不是……」
這不是誰的錯,這不是我們任何一個人的錯,可當它發生了,我們只能接受。
我也只能,接受啊。
我告訴自己沒事的、會好的,等我的Mixtape完成了、一切都會、都會好起來——
真的嗎?真的會好起來嗎?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能像南俊、像玧其哥那樣成功嗎?我只是個半路出家的Rapper,我真的能做好嗎?大家會接受我的作品嗎?
我不知道。
我害怕,作品的評價不好;
我害怕,愛我的人會失望;
我害怕、我害怕——
「啊,玧其哥。」
「謝了泰亨。」
「玧、玧其哥……」
閔玧其想金泰亨手中接過少年,但少年轉過身抓來枕頭,擋在自己和閔玧其中間,抗拒在這個時候和閔玧其接觸、相處。
「泰亨,幫我們關上門,好嗎?」
「玧其哥!我、我——」
「我只是,想跟你說說話,號錫。」
閔玧其語氣裡的哀求讓少年的耳根子和心都軟了。他只能乖巧地放下枕頭,拉過閔玧其抱住他。
「好。」
而金泰亨靜靜地看著,接著悄悄離開,甚至連關門的力度都放輕了。

「泰亨,號錫哥怎麼樣?」
「哭了,現在玧其哥在裡面。」
「……喔,好吧。」
金泰亨在朴智旻的身旁坐下,將頭靠在朴智旻的肩上。
「泰亨呀。」
「嗯?」
「哭一下,也是沒關係的喔。」
「嗯……嗯……」
朴智旻一手勾過金泰亨的肩膀,讓親故靠在自己的胸口,壓著聲音低低的抽泣,眼淚沾濕了兩人的衣。

我終究,不是你願意主動抱著的那個人。可即使如此,我還是願意,願意在你需要的時候,成為第一個去擁抱你給你安慰的人。
因為我好喜歡你,好喜歡你。

TBC.

等等來回评论,回完要去背诗了(苦恼
刚刚看到了有趣的东西!!决定晚上来试试,小仙女们晚上来玩呀♡(所以说你的期末考呢😂

【大邱line錫】彼得潘、惡龍與小王子01

@whale_orange000 点文来啦♡抱歉久等了(TT)

▷應該算童話故事paro
▷曾經在微博看過一篇彼得潘泰×小王子錫的泰錫文,最初的靈感應該算從這裡開始的♡如有雷同情節,敬請見諒( ;∀;)
▷真龍的姓名與伴侶設定取用自《龍的溫柔殺伐》系列(有小部分改動)
▷彼得潘泰×小王子錫、惡龍糖x小王子錫
▷以上都能接受的寬容大大,以下正文開始♡

小王子鄭號錫在各個星球之間,繼續著他的旅行。繼續遇見各式各樣的人,繼續想念他的玫瑰。
這次他到了一個叫夢幻島的地方,上面的居民全是長不大的孩子。鄭號錫在島上認識了一個漂亮的人,他說他是彼得潘,名字叫做金泰亨。
「彼得潘不是你的名字嗎?」
「不不不!那只是一個稱號,代表我是夢幻島上的孩子王!」
「每一代孩子王都叫做彼得潘。但我更喜歡你叫我金泰亨,你也可以叫我泰泰!」
「好的,泰泰。」
「呵呵呵,那你叫什麼名字?」
金泰亨漂浮在半空,他趴在空氣裡並撐著頭,面帶笑意地看著新來的小客人。
「我是小王子,名字是鄭號錫。」
「喔喔喔你是王子呀!」
「不不、那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只是我一個人居住在我的星球上,所以我是我的星球的王子而已。」
「你一個人住?那一定很無聊,沒人跟你玩。」
金泰亨咧咧四方嘴,露出牙齒給鄭號錫一個大大的微笑。
「沒關係!以後泰泰陪你玩!就不孤單了!」
鄭號錫原來想說:其實我不孤單,我有我的玫瑰,而且每天有很多事情要做。
但看著金泰亨的笑,他只是回以微笑,
「好的,泰泰。」

「對了對了,島的另一邊,你千萬不要過去喔。」
「為什麼?」
「那邊是惡龍的領地,他不喜歡陌生人靠近。雖然那頭惡龍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睡覺啦……」
「但如果吵醒他,他會噴火發脾氣,夢幻島就要鬧火災了。」
「這樣啊……」
喜歡睡覺的惡龍?
鄭號錫想了想,決定趁金泰亨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去看看。

金泰亨天天帶著鄭號錫在島上四處玩耍,他們一起去森林裡探險、到大海裡游泳,日子過的悠閒自在。但鄭號錫對那頭惡龍的好奇並沒有就此減少,他還是很想見那頭龍一面。
龍並不會比蛇更狡猾吧,他想。
所以,沒有什麼好可怕的。

終於,有一天,金泰亨被島上的其他小孩找去討伐侵犯夢幻島的大人海盜,只能暫時離開鄭號錫。
「你別亂跑,我很快就回來了。」
金泰亨讓鄭號錫待在自己的樹屋裡,還讓小精靈和他待在一塊兒。
「好的。」
鄭號錫雙手捧著灑著金粉的小精靈,對金泰亨笑了笑。
目送金泰亨走遠後,鄭號錫對小精靈說:
「你很想跟著泰亨去,對嗎?」
小精靈急忙點了點頭,打架這種事怎麼能少了他呢?
「那就去吧,我不會亂跑的,去吧。」
「謝謝!」
小精靈在鄭號錫的臉頰上親了一下後,就咻的一下從窗戶飛走了。
鄭號錫看著小精靈朝天際飛去後,小小聲的說了句對不起,接著也離開了樹屋。

夢幻島不大,所以要到島的另一邊並不是難事。鄭號錫穿過森林,沒多久就到了惡龍的領地範圍。這個地方並沒有想像中的荒蕪和死寂,相反的它和夢幻島的另一邊並沒有多大差別,只是了無人煙,比起另一邊來的安靜許多。鄭號錫遠遠就看見一片開著白色小花的小坡地,他想在那裡稍作休息後,再去尋找傳說的惡龍。但當他到了草地邊,就看到一頭巨大的龍正縮成一團,靜靜曬著太陽睡覺。
牠就是惡龍嗎?
鄭號錫小心翼翼地靠近,甚至在惡龍的尾巴邊坐了下來。但這頭大龍似乎睡的正熟,根本沒有發現他的到訪。
牠似乎沒有那麼可怕呢,鄭號錫想。
下午的陽光暖洋洋地曬起來很舒服,鄭號錫就這麼靠著惡龍的尾巴,悄悄地睡著了。

等鄭號錫醒來時,已經是夕陽西下的時候了。他揉揉眼,發現巨龍已經醒了,正看著他。而巨龍的尾巴輕輕繞成圈圍著他,這似乎是他能安睡的這麼久的理由。
「你好。」
「你好,小王子,你睡的很熟,所以我沒有叫醒你。」
「謝謝你,你認識我?」
「彼得潘那小子整天帶你到處玩,現在這座島上大概沒有人不知道你是誰了。」
「原來如此。那你就是泰亨說的愛睡覺的惡龍嗎?」
「是啊,你怕我嗎?」
鄭號錫眨了眨眼睛,想了一下,然後說:
「你比起蛇要溫柔的多了,我不怕你。」
而且你還圈著我睡覺呢。
「哈哈哈,居然是和蛇那種狡詐又弱小的生物相比嗎?還是你被蛇欺騙過?」
惡龍似乎被他的話逗樂了,連語氣裡都是笑意。
「不,牠並沒有欺負我,只是牠……」
鄭號錫想起沙漠裡的那個夜晚,他和飛行員分開的那個夜晚,忍不住有些難過。
「嗯?」
惡龍似乎期待著他的回答,甚至還將頭湊近了些。
「不,沒什麼,這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鄭號錫搖了搖頭拒絕再往下說,並且提了其他問題:
「他們說你生氣了會噴火,是真的嗎?」
「我也就在他們面前發過那麼一次火,他們記得的還真清楚。」
「所以是真的?」
「我不會輕易發怒的,小王子。但那次他們真的太過份,我才會稍稍教訓一下那些沒禮貌的小毛頭。」
「我吐了點火,燒了他們的村子。」
腦海裡浮現夢幻島上一片火海,孩子們四處逃竄的景象,鄭號錫不禁有些害怕。
「放心,我沒有燒死任何一個孩子。」
似乎察覺到小王子的不安,惡龍稍稍收緊了尾巴,像把他抱在懷裡。
「我只是想讓他們記住,真龍可不是好惹的。」
「真龍?」
「嗯,是我們一族的名字。」
「那你的名字呢?」
鄭號錫一邊輕輕摸了摸惡龍的尾巴,一邊好奇地問,
「小王子,真龍的名字,是不能隨便告訴別人的。」
「為什麼?」
「我們的名字代表了我們的靈魂,而我們只會將靈魂交給我們一生的伴侶。」
「一生的,伴侶?」
「嗯,就是你心底最喜歡、而他也最喜歡你的那個人。」
小王子聽完惡龍的話,小腦袋瓜開始轉呀轉。他想,他有沒有伴侶呢?
他想起了星球上的玫瑰,想起了他的朋友狐狸,想起了金泰亨。
接著他搖搖頭,抬頭對惡龍說:
「我沒有伴侶,你呢?」
「我也沒有。」
惡龍朝鄭號錫低了低頭,後者摸了摸牠。
此時,彼得潘的小精靈剛好飛到鄭號錫身旁,而他身後跟著臉色難看的金泰亨。
「走了,我們回去。」
金泰亨看也不看惡龍,只是走過來一把拉走了鄭號錫。
「泰亨?」
突然被拉著走,鄭號錫也沒辦法,只好回過頭匆匆向惡龍告別:
「下次再一起睡午覺。」
「好。」
鄭號錫想,惡龍一定很喜歡睡覺吧?不然怎麼會答應的時候,眼裡語裡都是暖洋洋的笑意呢?
鄭號錫一邊想,一邊跟著金泰亨回夢幻島上屬於彼得潘的樹屋。

TBC.

【All錫】WINGS Stigma 04

▷此系列文詳細設定與章節列表請走:http://gena850613.lofter.com/post/1d1a2f74_d60fe16
▷本文中出現歌詞原文及翻譯引用自懶懶的吐槽小窩:http://infinite0903.pixnet.net/blog/post/220621443-%5B%E9%9F%93%E4%B8%AD%E6%AD%8C%E8%A9%9E%5D%E9%98%B2%E5%BD%88%E5%B0%91%E5%B9%B4%E5%9C%98-v---stigma

Stigma.04
▶CP:泰錫

【더 깊이 더 깊이 상처만 깊어져
   更深入 更深入
   只有傷口變得更深
   되돌릴 수 없는
   無法逆轉】

06/12 。Wednesday,9:15A.M.

「嗯、泰亨……」
鄭號錫帶著不安的呼喚和微微顫抖的手把金泰亨拉回現實,他握緊了小哥哥的手。
「怎麼了?」
「還、還沒到嗎?」
「在等一下,就快了喔。」
說完,繼續牽著小哥哥往前走。
鄭號錫的眼睛被黑色絲巾給蒙住,只能讓金泰亨牽引著,前往他口中的「驚喜」。
看不見讓他的其他感官變得更加敏銳,他發現金泰亨的體溫很高,握緊的手有些燙人。
一步、一步,他們前進的速度很慢,金泰亨怕他摔著,把他兩隻手都牽的緊緊的。
「快到了,哥再等一下。」
「好。」

終於,兩人在一扇雕刻精美的紅色大門前停了下來。
「哥等我一下,我開下門。」
接著金泰亨掏出鑰匙,打開了幾道門鎖後,推開厚重的門。
他打量了下室內,確定和他所計畫的沒有出入後笑了笑,才拉著鄭號錫進屋。
「哥,這是我,要給你的禮物。」
說完,金泰亨解開了蒙眼的黑絲巾。
突然恢復視覺光線有些刺眼,鄭號錫用力瞇了幾下眼睛,視覺才變得清晰。
這間房間的配置和他的臥室相去不遠,唯有中央的床更大一張,而且在床鋪上和床的周圍,都撒滿了鮮紅色的玫瑰花和玫瑰花瓣。
「哥,喜歡嗎?」
金泰亨從背後環住鄭號錫的腰,頭靠在哥哥的肩上,語氣像個期待稱讚的孩子。
「是玫瑰花呢。」
鄭號錫柔柔地笑著,慢慢走向大床,接著離開金泰亨的懷抱,躺在了床的正中央。
艷紅色的玫瑰花包圍著他,讓他因病而變得白皙的膚色彷彿染上一層鮮血。
「泰亨,過來呀。」
鄭號錫臉上的笑像摻了毒的蜜,甜美卻帶著誘惑、帶著一絲邪惡。他朝他張開雙臂,伸長了手,敞開了自己邀請他的愛人,
以一種祭品的姿態。
請享用我,在你準備的祭壇上,我的愛人我的神,請享用我。

金泰亨愣愣的看著床上正對著自己笑的哥哥,突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親手造出了天堂,還是地獄?而鄭號錫是天使,還是惡魔?

「Too bad but it’s too sweet
     It’s too sweet It’s too sweet……」
靈活而柔軟的肢體,肆意地舞動著。柔媚裡帶著力量,狠戾裡帶著誘惑,又是反抗,又是臣服。
金泰亨盯著練習室鏡前的鄭號錫,久久都移不開雙眼。
他看過很多很好的舞蹈表演,但鄭號錫的舞蹈超越了所有,每次都緊緊抓住他的目光。
他懂得拿捏分寸,懂得什麼時候該用力什麼時候該放鬆,在恰到好處的地方放出最精準的誘餌,讓你心甘情願上勾,交付心神。
直到音樂結束,金泰亨都未能從鄭號錫舞蹈編出來的夢裡清醒,傻傻地站在原地。
「嗯?泰亨?」
直到鄭號錫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臉,他的所有感官才回到此時此刻。
剛跳完舞的鄭號錫身上散發著熱氣,淺小麥色的肌膚上罩著一層汗水,白色的襯衫因此被浸濕的有些透明。
汗味混著鄭號錫原有的體香傳了過來,金泰亨覺得自己八成是瘋了,才會覺得這味道好聞的緊。
「泰亨呀,還好嗎?」
「呃、嗯嗯,沒事。」
他急急忙忙後退了一步,才能阻止自己被他誘惑、以致越過了線——
「你怎麼啦?」
「沒、沒事,哥練完了嗎?我、」
「差不多啦好累喔——」
鄭號錫說完便直接往眼前的金泰亨身上倒去,放鬆的靠著弟弟。
「呃、哥——」
誘人的氣味隨著距離的拉進變得越發霸道而強烈,但其中柔軟的香草主調卻又溫溫軟軟的,一如鄭號錫這個人,看似堅強的外表下內裡柔軟的不成比例。
這要怎麼抗拒、這要怎麼推開——
送上門的小哥哥呀,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喔。

是你、都是、你呀。
我的愛人、我的祭物、我的神。

TBC .

【All錫】WINGS Stigma 03


▷此系列文詳細設定與章節列表請走:http://gena850613.lofter.com/post/1d1a2f74_d60fe16
▷本文中出現歌詞原文及翻譯引用自懶懶的吐槽小窩:http://infinite0903.pixnet.net/blog/post/220621443-%5B%E9%9F%93%E4%B8%AD%E6%AD%8C%E8%A9%9E%5D%E9%98%B2%E5%BD%88%E5%B0%91%E5%B9%B4%E5%9C%98-v---stigma

Stigma.03
▶CP:泰錫

【Now cry너에게 너무 미안할 뿐야
    Now cry 對你只有滿滿的歉意
    또 cry 널 지켜주지 못해서
    再cry 因為無法守護到你】

06/12 。Wednesday,9:00A.M.

「泰亨……」
鄭號錫看金泰亨停下動作,心裡一陣想不透的空虛感令他難受。
不該是這樣的才對、不該這樣——
「哥,你別哭,我……」
「泰亨。」
鄭號錫轉過身,捧起金泰亨的臉。映入眼裡的是一張全無精神的臉,這人不該這樣、不該這樣,他該笑的眼睛都瞇起來,像孩子。
鄭號錫不知道那股異樣感是從何而來,但他選擇相信身體告訴他的信號。
「我沒事的、我沒哭呀……」
鄭號錫眼眶裡方才的淚尚未褪去,可被他忍在眼裡。努力撐起的微笑和記憶裡重疊、重合——

那天,anti粉攻擊鄭號錫,在推特上嚷著要他退出防彈。一句句帶刺的話毫無遮攔的出現在版面上,金泰亨和其他團員攔也攔不住,鄭號錫還是全看到了。
等金泰亨趕到鄭號錫所在的練習室,想也沒想就打開了門。
鄭號錫正坐在練習室的角落,似乎被他突然的闖入嚇了一跳,整個人一震並著急抹了下臉。
金泰亨想也沒想就往他走去,想抱抱他想問他還好嗎想告訴他自己在身邊——
「我沒事的、我沒哭呀。」
鄭號錫抹了抹臉後轉過來看金泰亨,撐起的笑多苦,苦的金泰亨要說的話全吞回肚裡。
金泰亨只怔了幾秒,正要靠近鄭號錫時——
閔玧其閃過了金泰亨,把縮著身子的鄭號錫抱進懷裡。
而鄭號錫靠在閔玧其的懷裡,不再壓抑地哭了出來。

「泰亨?」
「嗯?沒事、哥呀……」
金泰亨回神後朝鄭號錫笑了笑,幫他把弄亂的衣服拉好。
「抱歉,哥。」
「……為什麼要道歉?」
鄭號錫看著金泰亨落寞的表情心狠狠一抽,以致他伸手去觸摸眼前少年的臉。
「你是我的愛人,你很喜歡、很愛我不是嗎?」
「所以,會想對我做這樣的事,不是很正常的嗎?」
鄭號錫將金泰亨抱進懷裡。
「泰亨呀、」
金泰亨抬起頭,就看小哥哥眼裡的淚都消失了,正對著他柔柔的笑。
「照你喜歡的方式,做吧。」

WINGS專輯裡要收錄個人曲的消息,金泰亨知道後既開心又有些緊張。
開心是因為可以完全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一首曲子;可也擔心自己有沒有辦法做好,畢竟和rapper line相比,他也是創作量較少的。
金泰亨想著想著,煩躁的感覺讓他在床上滾了起來。
剛洗完澡的鄭號錫擦著頭髮進房,一眼就看到在床上滾來滾去的弟弟。
「怎麼啦,泰亨?」
鄭號錫在金泰亨的床邊坐下。淡淡的香草味隨著他的動作飄來,金泰亨很喜歡這個味道。
他香香的號錫哥。
「沒事、」
「泰亨心煩的時候,就會這樣在床上滾呀~滾的呢。」
鄭號錫一邊說,一邊用手模仿金泰亨翻滾的動作。
「來吧!跟哥說說!」
說完,鄭號錫就跳上了金泰亨的床。金泰亨看哥哥一屁股坐在了床上也不生氣,只是抓了自己的枕頭抱著,然後靠在哥哥的肩上。
「哥,作詞作曲有什麼訣竅嗎?」
「泰亨在擔心個人曲呀?」
鄭號錫把擦頭髮的毛巾塞給金泰亨,等弟弟開始小力的幫他擦頭髮,才開口說:
「嗯,硬要說的話可以多聽多看別人的作品吧……」
「不過最重要的是、」
鄭號錫轉過頭,漂亮的笑在他臉上綻開。
「照你喜歡的方式,做吧。」
「泰亨很聰明,所以一定沒問題的。」
「別怕別怕!不是還有哥在嗎?」
鄭號錫笑嘻嘻地揉了揉金泰亨的臉。後者也笑開了,丟開枕頭反擊般捏哥哥的臉頰,兩人笑笑鬧鬧在床上滾成一塊。
「沒問題的,泰亨。」
金泰亨窩在鄭號錫胸口,嗅著小哥哥的味道,乖巧地點了點頭。

他從裡到外都香氣四溢的小哥哥呀。
他從裡到外都想擁有的小哥哥呀。
永遠先他一步、不讓他保護的小哥哥、呀。
TBC.

【All錫】WINGS Stigma 02

▷此系列文詳細設定與章節列表請走:http://gena850613.lofter.com/post/1d1a2f74_d60fe16
▷本文中出現歌詞原文及翻譯引用自懶懶的吐槽小窩:http://infinite0903.pixnet.net/blog/post/220621443-%5B%E9%9F%93%E4%B8%AD%E6%AD%8C%E8%A9%9E%5D%E9%98%B2%E5%BD%88%E5%B0%91%E5%B9%B4%E5%9C%98-v---stigma

Stigma.02
▶CP:泰錫

【왜 그땐 말 못 했는지
   那時為什麼無法說出來
   어차피 아파와서
   反正痛楚總會來
   정말 버틸 수가 없을 걸
   真的無法抵抗下去】

06/12 。Wednesday,8:45A.M.

等鄭號錫吃完早餐,金泰亨帶他到書房,陪著他回想以前的種種。自從金泰亨知道,鄭號錫開始一點一點遺忘他們之間的回憶的時候,他就開始一點一點填補回去。
你忘記了可是我記得,我可以一點一點、慢慢地告訴你——
依照我所希望的樣子。
金泰亨一手摟著鄭號錫的瘦地幾乎能摸到骨頭的腰。他們站在放壓克力立牌的玻璃櫃前,一個一個努力認人。
「這是……嗯……金、碩珍?」
「答對啦!」
金泰亨獎勵似的親了一口鄭號錫的臉頰,發出「啵」的一聲。
鄭號錫刷的一下紅了臉。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將目光集中在玻璃櫃裡的一個個小人立牌上。
「這是……田、田……」
「他是最小的忙內!哥再想想,別慌。」
「田、田……柾果?」
「是田柾國喔,不過也差不遠啦。」
金泰亨將鄭號錫已經認出來的立牌放在一側,讓他好辨識剩下的幾個。
「這是泰亨嗎?不太一樣呢。」
「是喔,只是那個時候染了頭髮。」
將自己的移開後,他依序拿了金南俊、朴智旻的。雖然猶豫了一段時間,但鄭號錫終是辨識出他們是誰。
而那個人,每次都會被金泰亨留到最後。如果可以,金泰亨一點也不想讓他看見他——
「這是玧其哥,我記得的。」
沒等金泰亨發問,鄭號錫看著剩下最後一個立牌,輕聲說。
「嗯,沒錯。」
金泰亨眼神不可抑暗了幾秒,但很快他就將自己湧上的情緒藏回心裡,側過臉親了口鄭號錫的臉。
每次的答案都是這樣。
即使連自己都快被鄭號錫遺忘,那個人卻還霸道的在鄭號錫的記憶裡佔有一席之地。
但是,沒關係的。
金泰亨對自己說。
現在牽著號錫哥手的人是我,
被他愛著的人也是我,
所以、不要緊的。

認完了人,金泰亨讓鄭號錫從架上選了張專輯翻開。被挑中的是You never walk alone的Left版本,因為寫真書背是漂亮的綠色,鄭號錫很喜歡,總是選它。
金泰亨讓鄭號錫靠著自己懷裡坐下,從他的後方抱著他,兩手環在他的腰上。
距離一下子拉近得幾乎沒有,身子貼著身子讓鄭號錫敏感得抖了下。金泰亨的頭靠在鄭號錫的肩上,帶體溫的氣息擾紅了鄭號錫的耳朵和臉頰,他只好胡亂翻起手中的寫真書,問問題轉移注意力:
「泰亨的頭髮顏色和現在不一樣。」
「嗯嗯,當時為了宣傳常常換髮色,有時候兩三個禮拜就換一個顏色呢。」
「哇,這樣很不舒服吧。」
鄭號錫摸了金泰亨的頭。在他模糊的記憶裡,染髮不是件舒服的事。
「倒也還好,久了就習慣了。」
金泰亨撒嬌般用頭蹭了蹭鄭號錫的掌心,後者被撓癢了輕笑出聲。
「哥那時候的髮色很好看,像童話裡的小精靈。」
金泰亨說著,將書翻到鄭號錫獨照的一頁。鄭號錫有些疑惑地看著書頁上的自己,明明是一樣的臉孔卻陌生得像另一個人,異樣的感覺讓他快速翻了下頁,不想多做停留。
下頁是他和其他兩個成員的合照,照片上的自己活潑的不像他。
「他是朴智旻,對嗎?我和他的感情好嗎?」
鄭號錫指著粉色頭髮的少年問,畫面中兩人臉貼著臉十分親暱,粉髮少年閉著眼睛微笑,看起來很開心。
「哥和智旻是室友,我想感情應該不錯吧。」
鄭號錫本想再問室友是什麼意思,但金泰亨不鹹不淡的語氣讓他不好開口,只好快速翻了幾頁寫真,找下個話題。
但金泰亨似乎不想再繼續進行這種對他來說平淡又痛苦的問答。
看看我呀,問問和我有關的事吧,我就在你面前呀。
他想著,原來靠著的腦袋不再安份,先是撒嬌的蹭了幾下,接著湊近鄭號錫的頸子,細細碎碎地啃起來。
「泰、泰亨?」
鄭號錫被他的行為嚇的不輕,全身都緊繃起來不說,手裡的寫真書也啪地掉在地上。
金泰亨停下動作,柔聲說:
「號錫,不喜歡嗎?」
伴隨著聲音而來的是探進睡衣裡的手,冰涼的指尖輕柔按在細緻的軀體上。彷彿鄭號錫的身體是一部最高雅的樂器,而金泰亨是最了解它的演奏家。
「冷、呀……」
鄭號錫沒料到不到幾分鐘的時間變化如此之大,面對接二連三的刺激,他慌亂的幾乎要哭出來。
始作俑者看他如受驚的小動物,不捨的停下侵略的動作。
「對不起,你別哭。」
我沒有辦法面對你的眼淚,別哭。

「如果號錫哥哭了的話,我大概也會哭出來的。」
金泰亨聽見朴智旻這麼說的時候,老實說他並不認同。
哭不哭這種事,是可以自己決定的吧?哪有看人家哭自己也得掉眼淚的道理。
但這個哥哥哭起來,和別人是不一樣的。
他不會像平常一樣大吵大嚷。哭泣的時候他變回了那個安靜的鄭號錫,一言不發掉著眼淚,時不時抹幾下像要止住卻只是帶出更多。暗自忍著的哽咽與鼻音會一點點溜出來,羽毛一般擾著所有人的心神。
這時漂亮的小哥哥會變得更加迷人,平時不向外顯露的脆弱讓他更添一股柔和的美麗。
美麗的令人心疼,也令人心悸。

更別說那個醫院的夜晚了。
病床上,鄭號錫在他面前哭的像個無助的孩子時,不可否認他的眼眶一熱,差點要落淚。
他的小哥哥不再像以前一樣笑得像太陽,病症折磨他讓他變得柔弱而蒼白,像月亮。
掉下的眼淚像漫天星斗,而金泰亨多希望自己能成為他的夜空——

即使不管月亮或太陽,都平等的將光芒灑落大地,而不單單屬於容納他的天空。
他仍希望能成為他的天空。

TBC.

【泰錫】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05(fin.)


@切蛋啊 点文来了!抱歉久等了😭完结啦♡
▷養成系(?)、微虐
▷年齡操作有:文中金泰亨18歲,鄭號錫24歲
▷此章有南碩元素,請注意

金碩珍是凌晨的飛機到韓國,整理休息下後剛好去接金泰亨放學。金泰亨一出校門就看金碩珍的車停在校門邊,金南俊和金碩珍站在車旁有說有笑,看他出來了朝他揮了揮手。
金泰亨笑著抱了抱好久不見的兩個哥哥,和兩人離開了學校。

三人許久未見,一同到餐廳用餐並聊聊這三年發生的事。
「和號錫相處的還好嗎?」
「之前是挺好的……」
金泰亨想起鄭號錫心情很快蕩了下來,
「怎麼了?吵架了?」
「也不算是、……」
金泰亨支支吾吾了一陣子,才一五一十的說出他和鄭號錫之間的事。
「怎麼辦呢?我、又給他添麻煩了,是嗎?」
「他一定很困擾吧?照顧了很久的弟弟居然喜歡自己……」
「可是,我真的很喜歡他、很喜歡……」
「泰亨啊。」
金泰亨抬起頭,就看坐在他對面的金碩珍一臉溫柔的笑。
「喜歡一個人不是不對的事,你要勇敢一點呀。」
「你看我和南俊,不是也走在一起了嗎?」
金碩珍說著,還側過身親了金南俊一下。
「所以沒問題的,和他好好談一談吧。」
「如果真的不順利,我們也都在你的身邊,不會有事的。」

「勇敢的去面對一次吧,泰亨。」

今天是鄭號錫和金泰亨一起生活的最後一天。
金泰亨一早起來,就看小廚房的燈亮著,食物的香氣慢慢飄了出來。
他快速梳洗過後,一蹦一蹦的進了廚房,一把抱住正在和煎蛋奮戰的青年。
「哥早安!」
「!……泰亨,早。」
鄭號錫似乎沒料到金泰亨會這麼做,怔了幾秒才平復情緒,繼續手中的工作。
「哥……」
「泰亨阿……」
同時開口說著一樣的話讓兩人都笑了,鄭號錫說:
「你先說吧。」
「……我有話想跟號錫哥說,很重要的話。」
鄭號錫將鍋中的煎蛋翻了個面,
「剛好我也有話想對你說呢,泰亨。」

簡單卻不失營養的早餐在餐桌上冒著熱騰騰的白煙,西柚茶和可樂的氣味在空氣中融在了一塊。
「不是說了,一大早不要喝汽水。」
「可是我想喝嘛。」
「真是。」
鄭號錫也不惱,只是靜靜喝著自己的西柚茶。
「哥。」
「嗯。」
「我啊……是真的很喜歡哥。」
「理由可以很多,可是我後來覺得,只是因為號錫哥是號錫哥,所以我喜歡你。」
「這跟哥喜不喜歡我沒有關係,我就是喜歡哥、很喜歡哥。」
「所以哥,可不可以給我一個答案?不喜歡我也沒關係……」
「泰亨。」
金泰亨的眼裡微微積累了淚水,透過有些模糊的視線看過去,他喜歡的那個人正笑的一派溫和。
「怎麼說呢、我呀……」
在金泰亨面前一向沉穩的鄭號錫難得有些無措,斟酌著用字遣詞,只為了完整表達他的心意。
「身為哥哥的我,很喜歡跟泰亨的相處。可是呢,這樣的喜歡不知不覺就越了界、到了我無法控制的地步。」
「心裡一直有個聲音告訴我:這樣是不對的,你怎麼對得起把他託付給你的碩珍哥還有南俊哥呢?最重要的是,泰亨他會喜歡這樣的哥哥嗎?」
對他保持著超越兄弟情感的,哥哥。
「聽到你說你喜歡我的時候,說不開心是騙人的。可是不行啊,那個聲音還在心裡一直響著、說不可以、不可以。」
「可是、泰亨啊。」
「喜歡一個人,不是不對的事情。」
「所以我想告訴你——」
鄭號錫接下來的話,被撲過來的小獅子的吻給打斷。
而這一次,鄭號錫不反抗了,他坦然的閉上雙眼。
我想接納你,也接納喜歡你的我自己。
這樣,我們——
就能從此幸福快樂的生活下去吧?
你給我的愛,是最好的解答。
Fin.

【泰錫】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04

@切蛋啊 点文来了,抱歉久等了(TT)
▷養成系(?)、微虐
▷年齡操作有:文中金泰亨18歲,鄭號錫24歲

鄭號錫不記得朴智旻是什麼時候離開的,也不知道金泰亨什麼時候回來了。少年看著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沉著臉收拾了一地雜亂,接著在他旁邊隔了一段距離的地方坐下。
「智旻說了吧,哥?」
鄭號錫不說話。
「他說的,都是真的。」
「我喜歡哥,從很久以前就喜歡了。」
「泰亨!」
鄭號錫腦子裡思緒亂成一團,讓他根本無法好好組織、思考後才把話說出口,只能想到什麼說什麼。
「這樣不對,你跟我、不該這樣……」
「為什麼不可以?」
金泰亨猛地靠近,雙手撐在鄭號錫身體兩側的沙發椅背上,他整個人的影子蓋在鄭號錫身上。金泰亨的目光像狩獵中的獅子,專注且帶攻擊性。
「哥不是說,幸福快樂會在未來等著我嗎?」
「哥就是我的幸福快樂呀。」
「不、不對,我那時候不是這個意思……」
「可我感覺到的,就是這個意思啊。」
告訴我幸福快樂會在未來等著我的小哥哥,就是我的幸福快樂。
只要有你,我就幸福快樂的了。
鄭號錫才要回答,就被金泰亨急切的吻給堵個正著。
少年的吻青澀而魯莽,但確確實實在傳遞他的愛、傳遞他覺得言語無法表達、愛人沒有了解的,
他熾熱的愛意。
鄭號錫被吻得猝不及防而有些狼狽,只能被動的想撇開頭躲避,可被金泰亨一手扣的緊緊的,動也動不了。
「嗯、呵、泰、泰亨——」
金泰亨直到身下的青年漲紅了臉似乎快要缺氧才鬆開他,後者大口喘氣,眼裡似乎帶了淚,水亮亮的。
「哥,我真的、好喜歡你。」
比你想的,還要更喜歡更喜歡。
喜歡到我覺得我是傻子,卻還是放不開手。
喜歡到我聽到智旻說他喜歡你的時候,完全控制不住情緒——
我的憤怒和不安,你不會知道。
但即使這樣也沒關係,你只要知道我喜歡你、喜歡你到要發瘋的程度就行了。
鄭號錫的視線被淚水模糊,他注視著眼前的弟弟。金泰亨的眼神依然是堅定的,可鄭號錫看的出來其中夾雜著害怕、不安和些許期待。
鄭號錫良久都沒有說話,直到金泰亨終於等不下去想開口,他才說:
「我一直都沒有跟你說、應該說,我們都沒有注意到」
「碩珍哥,下個星期就回國了喔。」
「所以、泰亨呀、」
「我們、就這樣了。」
你該回去了,我們該分開了。
說完也不等金泰亨回答便走進房間,輕輕關上了門、落下了鎖。

金泰亨瑟縮在沙發上,臉埋進雙膝之間,他環抱自己企求一點安全感。
好冷。
我該怎麼辦呢?我該、怎麼辦?
一激動就什麼都說出來什麼都做了。
明明都忍了三年了,怎麼就這麼說出來了呢?
怎麼辦呢?我怎麼辦呢?
金泰亨覺得自己像被掐著脖子,只能等著鄭號錫決定他的生,
或死。

鄭號錫坐在床上,他收起雙腿,如蛹般縮成一團。
他的心思已經稍稍沉澱,但漸漸變的清晰的喜悅和隨著而來的罪惡感依然在心底相互抵抗。
他是哥哥,是被託付要照顧泰亨的人,怎麼可以喜歡泰亨呢?
可是心動是隱藏的了的嗎?
可是喜歡是隱藏的了的嗎?
在金泰亨還沒和他告白前,他相信自己可以藏的很好。
可是現在狀況不再一樣。
他以前的所有幻想好像都能實現,他所臆想或解讀的每個舉動與話語都不再只是想像——
夢想就在眼前,他能拒絕的了嗎?
理智和道德告訴他這樣不對,可悸動推著他向他靠近。
可智旻呢?那孩子怎麼辦呢?
雖然自己對他並沒有心動的感覺,可是他能丟著他不管,就這樣牽起金泰亨的手嗎?
這樣不好,那孩子會多傷心呢。
各式思緒在鄭號錫的腦袋裏爭論、糾纏,始終得不出一個結果,只讓他又掉了幾滴眼淚,後沉沉睡去。

TBC.

【泰锡】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03

@切蛋啊 点文来啦,抱歉久等了😭
▷養成系(?)、微虐
▷年齡操作有:文中金泰亨18歲,鄭號錫24歲
▷此章有米錫元素,請注意
▷预计五章内完结♡

那天以後,金泰亨的狀況漸漸變好。鄭號錫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方法擺平了來找他麻煩的傢伙,打架的次數很快減少了許多。
朴智旻現在幾乎天天和金泰亨黏在一塊兒。每天放學都能看到他和金泰亨並肩從學校走出來,假日也常約出去玩或溫習功課。
金泰亨時不時也邀朴智旻到家裡玩,朴智旻督促金泰亨做作業,金泰亨拉著朴智旻打電動。
鄭號錫很高興金泰亨能交上好朋友,因此每次金泰亨說要留朴智旻在家裡過夜,鄭號錫從來不會拒絕。
因此他沒注意到,那孩子看他的目光有些不同。

某個假日,金泰亨和朴智旻約了讀書早早去了圖書館,鄭號錫一個人在家看書休息。
下午大約三點時,電鈴響了。
鄭號錫疑惑地開了門,就看朴智旻站在門口,小小的手交握在一塊,相互捏著都快出汗。
「智旻,怎麼只有你一個人?泰亨呢?」
鄭號錫不疑有他讓朴智旻進了門,可朴智旻就站在玄關不動。
「智旻?」
鄭號錫看他不進門才覺得狀況不太對,他急忙問:
「智旻?泰亨呢?泰亨他——」
「泰亨很好!哥不用擔心!」
朴智旻突然的大吼讓鄭號錫愣在原地,他呆了一下想是自己的態度嚇到這孩子了,這才放柔了語氣說:
「哥剛才太衝動了不好意思呀智旻,智旻來家裡是有什麼特別的事情要跟哥說嗎?」
「唔……嗯!」
朴智旻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顯的有些慌張,只在聽到問題的時候快速點了點頭。
「我有、有事想跟號錫哥說。」
鄭號錫看眼前少年不安的模樣,想他八成是有心事想跟自己說,於是放軟了態度,
「要進來坐嗎?我給你泡杯茶。」
「啊,好、好的。」
鄭號錫進廚房泡了紅茶出來,就看朴智旻坐在沙發一角絞著手指,臉蛋泛著微微的紅。
「別緊張,先喝茶吧。糖加一匙,對嗎?」
鄭號錫在杯裡先加了一茶匙糖後,斟了杯紅茶給朴智旻。
朴智旻道了謝接過。他沒有立刻喝,只是盯著杯底的糖一點點融化,然後怯怯的開了口:
「號錫哥,我今天跟泰亨吵架了。」
「他說,他再也不要和我當朋友了……」
朴智旻的聲音被哽咽聲弄的有些模糊,眼淚躂、躂的滴進褐色的茶湯裡。
「怎麼吵架了呢?」
鄭號錫挨著朴智旻坐下,輕輕拍拍朴智旻的背安撫他。
「因為、因為……」
「因為、我跟他說,我喜歡號錫哥,很喜歡、很喜歡……」
「咦?」
鄭號錫差點把手中的茶杯落到地上,但茶湯仍稍稍灑了出來,在茶盤上留下一圈暗色的弧。
朴智旻仍然哭著,斷斷續續地說:
「哥不記得我了吧?在舞蹈教室,哥曾教過我跳舞。」
「那時候我才國中,哥來舞蹈教室幫原來的老師代課。」
「我從那個時候就喜歡號錫哥了。」
突然,朴智旻抓住了鄭號錫的手。鄭號錫看著眼前的少年,眼眶裡滿是淚水,看起來侷促不安而慌張。
因兩人鬆手而落下的茶杯在地上撞在一塊,紅茶染紅了一塊地板。
「我、我真的不是為了接近號錫哥才和泰亨交朋友的,真的不是!哥,你要相信我……」
鄭號錫吞了口口水,才開口:
「所、所以你們是為了這個吵架?沒關係我幫你跟泰亨說說——」
他避開最敏感的問題,顧左右而言他。
在朴智旻說出更多令他無法思考的事之前,他得抵抗、他得逃開。
「不是。」
可下一秒,朴智旻的話像爪子狠狠抓住了想逃跑的他,
「是因為泰亨也喜歡號錫哥,所以我們才吵架的。」
鄭號錫一把甩開了朴智旻的手。

世界往他不願意的方向,開始傾斜。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