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糖錫】Sick 【我們都是膽怯的,但知道可能失去卻還是伸出手,才更勇敢不是嗎?】10

行程開始前的會議,主要目的在讓彼此認識,因此耗時並不長。
大約一小時多的會議,最後在少年們的道謝聲裡結束。
閔玧其開會全程的心思都不在會議內容上。他心不在焉地翻過資料後就沒認真聽PD說話,注意力全放在靠近角落的兩人身上。
老實說也沒他什麼事了:主打跟副主打他前幾天終於交了出去,透過PD轉交給鄭號錫後,也收到沒問題的回覆。
後續的舞蹈相關事宜他其實可以完全不參與討論,像以往他為其他男團寫曲子一樣:曲子交了就完成工作,有時他甚至連團員本人一個都沒見過。
可這一次不同了:一來是他和PD簽的約並不是只有這次的委託,而是之後的幾張專輯也都由他主導製作。簡言之他也是打造這個團體的成員之一,一些PD認為必要的會議他就必須來露個臉,參與討論。
二來是,他很想見鄭號錫一面。
閔玧其很清楚:即使他拿到鄭號錫的聯繫方式提出邀約,後者有極高的機率會百般推託後不出現,就像在美國時一樣。
但若只是這樣遠遠地看看他,應該是被允許的吧?一大群人的相處,總比兩人單獨見面,成功率高出許多。
鄭號錫和先前在美國時的樣貌並無太多變化,倒是他身旁的田柾國感覺成長了不少,不管是身高還是肌肉。
比起七年前還帶著一點孩子氣,現在的田柾國已經完全成為一個成熟的男人了。
「哥,看來你的情敵成長了不少呀?」
當田柾國和少年們說話時,金南俊靠近閔玧其,低聲說。
「是啊,已經不是那時候哭著來揍我的小孩了。」
田柾國的出現在閔玧其的意料之內。當金南俊脫口而出說「美國那幾個混小子」的時候,他就知道回來的應該不只鄭號錫,而今天他也親眼驗證了這件事。
且從田柾國會議上的種種行為看來,他對鄭號錫的喜歡,這七年來並沒減少:可想而知他對閔玧其的敵意,應該也是有增無減。
閔玧其、鄭號錫和田柾國。
和七年前一樣的組合,經過七年歲月的洗禮,他們能不能走出不一樣的結局?
閔玧其希望可以,希望可以。

目送少年們離開會議室後,鄭號錫將資料折疊收進包包裡,拿出手機確認一下訊息後就準備離開。田柾國和金南俊小聊了幾句後也跟上他的腳步,饒是一點空檔都不想留給閔玧其。
可走到門口,PD卻留住了他們。
「JK、Hope老師,急著回去嗎?」
「怎麼了嗎?」
田柾國搶了先開口詢問,眼神不善地看了閔玧其一眼,後者也回看,倒是平靜無波。
鄭號錫停下腳步,表面看似平靜地等待PD,心裡則不免焦急起來。
「也沒什麼事,只是想說讓幾位熟識一下彼此,畢竟以後是要長期合作的團隊、」
「我已經訂好餐廳,不知道各位是否有空,能一起用餐交流一下?」
全場一下陷入了沉默。
鄭號錫想:PD並不知道幾個人以前的種種,因此做出這樣的安排並不奇怪。
況且是團體餐敘,只要鄭號錫注意一點,應該可以完全避開與
閔玧其單獨相處的時候。
於是他率先開口:
「好呀,沒問題。」
「既然哥說好,我也沒問題。」
田柾國跟在鄭號錫後答應下來。
「我也沒事,就一起吃飯吧。」
閔玧其看向鄭號錫,後者避開了他的視線,將眼光落在地上。
「我、我也沒事。」
要放這幾個人單獨相處也太可怕了,我金南俊得去當和平小天使維持團體和諧才行。
鄭號錫看田柾國閔玧其兩人接連這答應,忍不住有些頭皮發麻;還好金南俊也答應了才讓他稍微鬆了口氣。
其他幾位老師也接在他們之後答應,幾乎每位都會出席的狀況讓鄭號錫更放心,臉上的表情也稍微放鬆。
〔Oh,Baby,I am sick. I am sick.
日日夜夜追尋你的幻影
每分每秒思念你的蹤跡
Dear,I am sick. I am sick.
唯有你能解除我的幻想
我不切實際的夢〕
手機響起,鄭號錫沒想太多走到角落滑開接聽。是智旻的來電。
「喂,智旻,怎麼了?」
「哥,你們那裡結束了嗎?」
「會議剛結束,PD請我們吃飯呢,你呢?」
「啊,這樣、」
電話另一頭,朴智旻沉默了一陣,才無精打采地回應:
「那沒關係,哥你們去吃吧,我先回家了,幫我跟小國說一聲。」
「喔,好、」
鄭號錫聽朴智旻的聲音似乎沒什麼精神,正想多追問幾句,對方竟罕見地掛了他電話。
鄭號錫有點擔心對方的狀況,正想回撥時,這才發現身旁的金南俊,距離稍遠的閔玧其,都盯著自己瞧。
「怎麼了嗎?」
鄭號錫不明所以,只好看向金南俊,後者給了他一個玩味的眼神,但沒說話。
閔玧其聽見他的話,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態,不自然地咳了一聲後別開視線。
倒是田柾國臉色不善地靠了過來,低聲對鄭號錫說:
「哥怎麼,沒換掉手機鈴聲?」
「啊、」
鄭號錫瞬間懂了那兩人的反應——
他的手機鈴聲忘記換了,還是Suga的。
「原來Hope老師是Suga老師的粉絲呀,看來相處是不會有問題了。」
PD開玩笑的話,讓此刻的鄭號錫尷尬地不知該回什麼,只能乾笑兩聲回應。
而閔玧其則微微勾了勾嘴角。
看來我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
這麼多年了,
你還是我的小粉絲呀,
號錫。

TBC.

我這週更新了兩次,快誇我♡♡
















【糖錫】Sick 【我們都是膽怯的,但知道可能失去卻還是伸出手,才更勇敢不是嗎?】09

田柾國一進門就看見了坐在角落的鄭號錫,他笑得更開了,立刻走到鄭號錫的位子旁坐下,說:「哥也來這裡了呀,真好。」

「你之前不是說要跟智旻去同一間,怎麼跑這來了?」

鄭號錫有些氣急敗壞,語速也加快了。

田柾國的出現,會讓原本就複雜的局面變得更加混亂

——這樣,不就跟七年前一模一樣了嗎?田柾國、閔玧其、鄭號錫。

「智旻也在這,只是他負責的是另一個團,在隔壁開會。」

「這樣、……」

此時PD的聲音打斷了兩人的交談,

「……這兩位是剛從美國回來的JK先生與HOPE先生,他們是你們的編舞與舞蹈老師,下禮拜開始的舞蹈練習可要好好聽話。」

PD說完,就看對面七位少年的目光,一下全集中在鄭號錫和田柾國身上。

「老師們您好,未來請多多指教。」

似乎是團長的孩子帶頭先問了好,其他孩子見狀也紛紛跟進,一個接一個低下頭來。

「沒事沒事,我們也是,請多多指教了。」

鄭號錫也禮貌地點頭回禮。知道對面的少年緊張,他放柔了語氣,想緩和一下對方的情緒。

田柾國也笑了笑,開玩笑地說:

「號錫、HOPE老師編的舞很帥氣但難度挺高,你們下週要好好加油!」

「呀,田柾國你別嚇他們!」

「好好好不說不說,反正下禮拜就知道啦。」

田柾國笑嘻嘻的模樣似乎讓對面的孩子稍微放鬆了一些:雖然舞蹈聽起來不簡單,但至少兩位老師似乎是好親近的。

「別擔心,我們會一步一步教,一定都能學好的。」

鄭號錫不放心,還是補充了一句,希望能減少他們對舞蹈的懼怕。

「RM我就不多介紹了你們都熟,這次專輯的抒情曲和你們的自創曲由他負責。」

對面少年們似乎和金南俊很熟絡,聽見PD叫他RM還小聲地吐槽:「不就是個金南俊」「破壞王你今天又打破杯子了嗎?」

「呀我現在是老師呀你們這幾個臭小子、」「上次泰亨給我的Demo還不錯,等等來我工作室我和你說說。」金南俊笑笑地回應,似乎很習慣和這群少年打交道。

「接下來這位你們也見過的,Suga老師,負責製作你們的主打與副主打。」

閔玧其抬頭掃視了一圈少年們,簡單揮揮手就當打過招呼了。

鄭號錫看著對面少年看向閔玧其的目光裡,帶著敬畏與憧憬:那是他們夢想的模樣吧?成功的藝人生涯,獲獎無數名利雙收,在舞台上閃耀光芒。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既使是如閔玧其這般有才華的人,吃苦的路也沒少走過,也為了夢想掙扎過、渾身是傷過。

鄭號錫想起他們開始交往的第三天,他練習完跑到閔玧其的工作室卻找不到人,擔心地跑到對方家門前按門鈴,好一會兒才有人應門。

「玧其哥、怎麼、」

門剛打開,鄭號錫還來不及問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就被渾身酒氣的閔玧其抱了個滿懷。對方一股腦地往他懷裡鑽,還時不時發出細細地嗚咽聲。鄭號錫雖弄不清發生了什麼,但還是好好地把對方抱緊了,一手輕輕拍著對方的背,柔和地安撫著。

閔玧其在鄭號錫的安撫下稍微平靜下來,但還是窩在對方胸前不願出來。鄭號錫也不急,若對方覺得足夠了自然會放開他,在那之前他願意繼續讓他依靠。

兩人在門口擁抱了約有十分鐘。鄭號錫看對方似乎沒有進屋的打算,但又不能就這麼僵持在門口,於是嘗試性地抱著對方往屋內前進。擁抱耗盡了閔玧其的力氣,或者因為是鄭號錫所以閔玧其不反抗,乖巧地讓人半推半抱地帶進屋裡。鄭號錫將人帶進房裡,輕輕將人從自己身上帶下來放在床上,拉過被子裹緊了,才輕聲說:

「哥,好點了嗎?」

閔玧其搖搖頭。

「要說說看,發生了什麼事嗎?」

閔玧其沒有動作,似在考慮。

鄭號錫看一時半刻對方也不會開口,又嗅到他身上濃重的酒味,決定先紓解一下對方身體因酒精帶來的不適。

「那我先去給哥煮解酒湯——」

鄭號錫起身想走,卻被閔玧其揪住了衣角。

「你別走、別走、」「這樣,又剩我一個人了、」

「哥不是一個人呀。」

鄭號錫捧起對方的臉,柔和地望進對方眼底——這才發現閔玧其的眼眶紅的濕潤,揪著衣角的的手正在顫抖——一切訊號都在告訴他:此時此刻,脆弱的閔玧其,需要鄭號錫。

於是鄭號錫留下了,坐進被窩裡再一次抱緊了閔玧其,直到後者沉沉睡去。

只要你需要我,只要你告訴我你需要我,那我什麼都願意做,什麼都願意做。

 

後來他才從金南俊的口裡知道,那天簡直是所有糟糕事的集合體:閔玧其的曲子又一次被退了回來;閔玧其的朋友成功和經紀公司簽了約,交上去的曲子全出自閔玧其之手,只是製作人的欄位改了名字;另一個朋友最終妥協和經紀公司簽了idol約;大邱地下時期好朋友,自殺身亡,連遺書都沒寫,從高樓上直直墜地。

 

他們有夢想,擠在窄小的工作室裡作著夢,夢想有一天一切都會成真。

可在那之前,殘酷的現實會先找上門來,摧毀一個個單純的靈魂。

失敗、背叛、失望、妥協、傷痛,接二連三找上門來。

因此閔玧其崩潰了,現實的大手將他撕成碎片,潰不成軍。

「還好你在,」

金南俊說,

「要是你那天沒去,那哥不知道又要把自己弄的多糟糕。」

「你救了玧其哥呀。」

 

我曾經是他那麼重要的存在。

現在回想起來,像個笑話。

 

鄭號錫收回看向少年的目光,將注意力放回PD的談話上。

介紹完各個老師,PD開始說明接下來的一些日程安排,鄭號錫翻開開會前放在桌上的資料瀏覽,在幾個需要注意的日程上寫上註記。

田柾國湊過來看鄭號錫的筆記,小聲地咬耳朵:

「哥都有記,我就不寫啦。」

「我就照哥的安排來就行。」

鄭號錫沒有回話,只是繼續書寫。田柾國看對方似乎因為自己突然出現還在生氣,撒嬌似的往鄭號錫的肩膀靠,小聲說:

「我、我不希望哥和閔玧其單獨相處、」

「有南俊在。」

「你又不是不記得七年前的事,閔玧其那混蛋、」

「柾國。」

鄭號錫壓低的聲量裡,是不容質疑的嚴肅。

「閔玧其混不混蛋跟你沒有關係,況且現在他是工作上必須接觸的人,你不能帶著敵意跟他做事。」

「都工作幾年了,這些事還分不清公私嗎?」

田柾國回不了嘴。

他腦袋裡知道,鄭號錫剛才的話裡有太多漏洞可以讓他反駁——

但他知道不是此刻,要吵也是等散會、至少等閔玧其離開這個空間,他才能跟鄭號錫吵。

不能讓他覺得有任何可趁之機——

這七年來守在號錫哥身邊的是我,不是那個混蛋。

於是田柾國重新坐直了身子,將注意力放回會議上。


TBC.


好久不見(揮手

(占tag抱歉)《好好》、《少年他的奇幻漂流》实体书正式公告!(陆家、港家、湾家都有!)

新朋友旧朋友大家好,我是朔望。
之前开印量调查后,一直有陆家的小仙女问陆家能不能买♡
首先先谢谢大家对本本的喜欢♡
于是这几天询问朋友后,找到陆的可爱代理啰♡

以下分别说明不同地区的购买方式:

①湾家小仙女&港家小仙女

1.
填写台湾区和香港区印量调查
(开放到07/29)
http://t.cn/RgDZkJz

2.
勾选场贩→请在CWT时前来摊位购买
(兩天都在O79)
勾选通贩→请静待场次后的通贩公告//

②陆家小仙女

1.请至代理的淘宝页面,按需要的本數,拍下宝贝
代理:有梗同人工作室@有梗工作室_YGComic 
淘宝键连→

《好好》
http://t.cn/Rge5xpJ

《少年他的奇幻漂流》
http://t.cn/RWBGBmK

(截止日期大致是07/31,麻烦大家早早拍下,我和代理好确认印制数量♡)

2.预定发售日期是8月上旬,努力和湾家场贩同步♡

麻烦拍下宝贝的小仙女们,記得微博私信我加群喔喔♡

有任何问题请微博或Lofter私信我,或在此文评论!
谢谢♡[/cp]

【糖錫】好好 番外 金南俊 (完)

你是我的玫瑰,我卻不是你的小王子。

我只是你的狐狸而已。

 

「南俊哪、」

「這樣,狐狸不是很難過嗎?」

小小的鄭號錫抓著小小的書,指著書上小小的狐狸插畫,問著同樣小小的金南俊。

「他那麼喜歡小王子,好不容易才被他馴養,小王子卻要離開了。」

小小的金南俊正看著另一本童話書,他抬起頭來,偏著頭想了一會兒。

「可是,狐狸一開始就知道,小王子必須要回到玫瑰身邊、」

「但他還是願意被他馴養,不就是這樣嗎?」

「他很喜歡他,喜歡到既使知道最後要分開,他也要喜歡他。」

「不!」

小小的鄭號錫顯然不能接受這個論調,他將書本闔上,緊緊抱在胸前。

「小王子太壞了,那一開始就不要跟狐狸玩呀、」

「狐狸、好可憐、」

小小的鄭號錫扁著嘴角,小小的淚珠順著臉頰滑下。嚇得小金南俊急忙丟下手中的玩具熊和童話書,一把抱住哭個不停的小夥伴,嘴裡還不忘哄著:「不哭了不哭了對不起」「狐狸一定會找到另一個願意一直陪著他的小王子的,號錫別擔心」。

狐狸會找到的,只是在找到之前,他不可避免要掉一些眼淚——

建立關係,就必須承擔掉眼淚的風險,不是嗎?

 

五歲開始,金南俊每年都被爸媽送到光州鄭號錫家過暑假,說是讓他體驗一下不同於都市的悠閒生活。一開始,金南俊小朋友是拒絕的。他在車上鬧了一整路的小脾氣,直到車子到達鄭號錫家門口,金南俊被媽媽喝令下車時,還是皺著一張臉。金媽媽也跟著下車,一手牽著個頭還不高的金南俊,後頭跟著幫小孩提行李袋的司機,她按下了鄭號錫家的電鈴。

沒等多久,就看一位和金媽媽年紀相仿的婦人來應門並招呼他們進屋,金媽媽和婦人有說有笑,金南俊在一旁抬頭看媽媽聊的開心,小小的心沉了沉,他想自己是逃不了了。因此,金南俊也不鬧了,抓緊手中不久前才收到的小無尾熊,他難過地低下頭。

「南俊呀,見見新朋友。」

金南俊心不甘情不願的仰起臉,就看對面婦人身後躲了一個和他差不多高的男孩子,頭稍稍探出來,警戒地看著他,手裡似乎還抱著什麼東西。

「去呀,號錫,不是還給朋友準備了禮物嗎?」

婦人拍拍男孩子「號錫」的肩——號錫似乎是他的名字?——就看小男孩慢慢從婦人身後站出來,走到金南俊跟前,猶豫了一下甚至回頭看了看媽媽,得到後者點點頭肯定後,便將抱在懷裡的東西遞給金南俊:原來那是一本童話書,一本叫做《小王子》的童話書。

「媽媽說、你喜歡看書,所以這個送你!」

「這是我很喜歡的書,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它喔。」

這本我已經有了呀,我家書櫃還有好多不同版本的。

金南俊想,但看著對方期待的眼神,他還是伸手接過。沒理會媽媽要他道謝的聲音,他摸了摸那本書:微微褪色的封面、稍微剝落的書角,但其餘部分完好無缺,尤其是内頁保存良好。雖然不可避免有些多次翻閱而留下的痕跡,但光是書頁裡沒有夾雜著餅乾屑或糖果渣,對一本五歲小孩的童話書來說,就是非常棒的保存了。

他真的很愛惜這本書,也不會像其他小朋友一樣一邊吃東西一邊看書,這樣很好,金南俊想。

「我會的,謝謝你。」

金南俊和鄭號錫解也解不開的緣分,由此開始。

 

架沒少打課沒少翹,經過對戀愛毫不在意的年紀,金南俊和鄭號錫吃過國小畢業時的最後一隻雪糕,攜手邁入懵懂青澀的青春期。金南俊身邊從來不缺狐群狗黨,因此該看的片該罵的髒話該開的黃腔他可一項沒漏全學全了,但他一個髒字也沒帶到鄭號錫身邊。為什麼這樣金南俊也不懂,總覺得鄭號錫不適合這些,雖然他自己也沒多適合。

開始體會怦然心動的年紀,金南俊先鄭號錫一步交了女朋友,是隔壁班的漂亮女生,主動向金南俊告白,他沒拒絕。嘗過女孩子的唇與甜美,金南俊並不特別討厭,也不特別喜歡。

「真羨慕你。」

鄭號錫坐在球場邊,靜靜望著球場上某個正投籃的男孩身影,時不時啃幾口蘇打冰棒。他的懷裡揣著一瓶剛買的運動飲料,因為好好遮擋了陽光因此還保持冰涼。

「我啊,連告訴喜歡的人我喜歡他這件事,都沒辦法。」

投籃的男孩被換下場,一個紮馬尾的女孩很快小跑到他身邊,遞上毛巾與運動飲料。同時,鄭號錫將自己懷裡的那瓶拋給身旁的金南俊,接著起身走離球場,金南俊急忙追上。

那天,鄭號錫臉上籠著陰影,卻不妨礙金南俊看見他的眼淚;

     夕陽很紅,卻沒讓金南俊誤會自己,臉上紅暈的原因。

那年暑假金南俊找了理由提早回了首爾,和交往沒多久的女孩分了手,和那群鄭號錫說是壞朋友的人全斷了聯繫。

他要成為好人才行,成為鄭號錫喜歡的那種好人。

 

要成為好人並不困難,金南俊原本就不是太壞的孩子。菸酒因為好奇沾過卻沒特別喜歡,藥品根本沒碰也沒問題,讀書對他來說不是多難的事,只要稍微努力就能名列前茅。金媽媽對此很是滿意,在金南俊第三次拿下學年第一的時候,她問他有沒有什麼想要的,金南俊想了想說:「我想和號錫一起讀高中。」

這個要求是任性的,無比無比任性,但金媽媽答應了。

下個學年,金南俊帶著家當與怦怦跳動的心,轉學到了光州。

金媽媽幫他租了鄭家附近的一間公寓,請傭人照顧他的生活起居,讓他過的和在家一樣舒適。鄭號錫知道消息後自然是開心的,蹦蹦跳跳帶著小跟班在公寓門口等著他,一見面就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這是我的朋友,小我們一歲,和我一起在舞蹈社跳舞!智旻的現代舞跳得很棒喔!」

「南俊哥你好。」

金南俊看著眼前有著軟軟臉頰的親故,他想,這兩個人走得近,應該不只有跳舞一件事而已,他在這方面的直覺一直很準。

事實證明他是對的,朴智旻和鄭號錫,都一樣。

 

金南俊自己一個人住,雇來的傭人做完晚飯後就會離開,因此晚上他常是一個人待在家裡。不過這樣的日子不多,鄭號錫和朴智旻一周七天大概有五天會在他家玩樂或溫習作業,功課沒有頂好的他倆,一到考試就需要金南俊的拯救。

金南俊幾乎成為這兩個人的私人家教,代價是零食與漫畫,以及鄭媽媽隔一陣子就會送來的手工醃製泡菜,金南俊愛死那個味道,從小就喜歡,那是首爾吃不到的味道。

溫習完作業,三個人大部分時間看漫畫打電動,偶爾也談談少男心事。

鄭號錫和朴智旻第一次三人談心時就說了性向的事,鄭號錫還對金南俊道了歉:

「對不起南俊,一直沒有告訴你。」

「沒事,喜歡男生女生不都一樣的嗎?」

況且我老早就知道了呀,你個傻瓜。

「南俊哥不覺得我們,奇怪或噁心嗎?」

「不會、」

因為我和你們一樣呀。

後半句話,金南俊沒有說出口,吞回肚子裡。

他很聰明,知道後半句說出口後不可避免要引來更多追問,而且他想他們還是不一樣的。

他只是喜歡鄭號錫,並不是喜歡男生,只是鄭號錫剛好是男生而已。

 

三個人就這樣笑笑鬧鬧度過高中歲月。期間鄭號錫喜歡過幾個男孩,朴智旻也是,金南俊收過幾次情人節巧克力和幾封情書,但誰也沒展開新戀情。鄭號錫和朴智旻是常讓戀情爛死在心底的類型,金南俊則對對方毫無興趣。

於是,高中就這麼結束。朴智旻考上首爾的舞蹈學院,金南俊被家裡抓回首爾念大學,鄭號錫留在光州想想下一步。

後來金南俊回想這一切,他想他和他們兩個人,或許都是一樣的。

 

作為一起長大的親故,金南俊自認為很了解鄭號錫:不論是喜歡的衣服樣式、食物口味還是睡覺姿勢,他都瞭若指掌。

因此第一次在鄭號錫介紹下見到閔玧其時,金南俊就知道要糟——

鄭號錫喜歡他,是戀愛的那種喜歡,金南俊看過太多次那樣的鄭號錫——

最糟的是,鄭號錫這次的暗戀,只怕不會像過去那樣無疾而終。

金南俊看得心慌,草草說了還有事便提早離開,實則回到公司辦公室將自己摔在滑輪椅上,雙掌掩臉,莫可奈何。

他第一次強烈地感受到,完了,他要失去鄭號錫了。

他一直以為他只要等待,鄭號錫就會是他的,或者說,他一直默認鄭號錫就是他的。

「反正他的戀愛從沒成功過。」

「我只要等他哪天回過頭,一次就夠,我就能抓緊他。」

金南俊錯了,錯的離譜。

他不曾擁有過他,一切都是他過於美好的想像與計畫,而當事人早已不走在他預設的路線裡。

 

叩叩叩,辦公室的門被敲響,朴智旻也沒等金南俊同意,逕自開了辦公室的門。

「秘書姐姐說你臉色很差,急著叫我來看看呢。」

朴智旻舞蹈學校畢業後被金氏企業旗下的經紀公司簽下,現在是公司裡炙手可熱的舞蹈老師,他編的舞配上男朋友田柾國做的曲,讓公司的幾個男團聲勢大好。

「又是號錫哥的事?上次他拒絕來金氏娛樂的時候,你也是這樣。」

鄭號錫一說要來首爾當練習生,金南俊就提議讓他來金氏旗下的娛樂公司試試:金南俊想,如果鄭號錫夠好,那金氏多簽個好藝人不無好處;如果鄭號錫還不夠,就讓金南俊保他周全,至少能乾乾淨淨離開。

但金南俊打的如意算盤,一下被鄭號錫推翻。

「才不要,俊尼一定會偷動手腳。」

「我呀,要靠自己的力量,去試試看。」

「如果真的不成功,大不了就是回光州嘛,沒什麼的。」

鄭號錫暖暖地朝金南俊笑,讓他突然覺得自己的私心與擔心無比骯髒醜陋——

不會的,他的號錫不會變成那種,為了成功而爬上上位者床板的人。

他的號錫、不,號錫,號錫不會的。

所以,即使放他去外面衝撞也不錯?或許受點挫折受點傷,他就會回來,心甘情願留在我的羽翼之下。

因此金南俊最後也不堅持,讓他到其他經紀公司去——

事實証明金南俊小看了鄭號錫,不管是他的實力、他的耐力、還是他的心,金南俊都錯估了。

全盤皆輸,鄭號錫完全脫離了金南俊,成為別人的了。

 

金南俊還是鄭號錫的朋友,很好的那種。他們還是偶爾會一起出門,在鄭號錫有行程空檔的時候,去看看電影爬爬山,偶爾有閔玧其偶爾沒有。

也是因為這樣,金南俊成為第一個知道他生病消息的人。

 

領取報告的當天,鄭號錫從漢江邊離開,掏出手機打給了金南俊,兩人約在金南俊公司附近的咖啡廳包廂。

等金南俊開完會匆匆趕到時,距離他們約定的時間晚了大約半小時,鄭號錫也不在意,只是將裝著報告書的紙袋遞給金南俊。

等金南俊皺著眉看完,鄭號錫才輕輕開口:

「來日無多了呢,南俊。」「但我還不能倒下——」

「他知道了嗎?」

鄭號錫搖搖頭,

「他不可以知道,不可以。」

「他不可以被我毀掉,他還有大好人生等他去過,他不可以知道。」

「那毀掉我的人生就沒關係嗎鄭號錫?」

金南俊心底的話沒忍住脫口而出。對面的鄭號錫聞言,眼神顫了顫卻不動搖,還是直直地看著金南俊。

「對不起,但我只能跟你說了,我也只能拜託你了,南俊。」

「我只剩下你了呀。」

我只剩下你了呀。

就這一句話,金南俊原來因憤怒所起、所有反駁的話都爛在心底,只能顫抖的丟出一句:

「要我、怎麼幫你?」

 

鄭號錫的行程還是照跑,金南俊則按時讓人去醫院拿抑制病情的藥,每週準時送到對方手上。繁重的舞台、打歌、拍攝,壓的鄭號錫幾乎喘不過氣,藥吃的越來越快,量大到甚至需要金南俊動用關係,醫生才願意繼續開藥。

「我知道藝人工作很重要,但你要勸勸那孩子,這樣服藥身體會受不了的。」

主治醫生語重心長的對金南俊說,後者只能苦笑的答應下來。

他太了解鄭號錫。一但那個人決定了某件事,別人根本沒有改變他的餘地,即便是金南俊,又即便是閔玧其。

 

金南俊偶爾也去給鄭號錫送藥,一方面是看看他的情況,一方面也勸他趕緊找個理由從舞台上退下,身體要緊。兩人為這件事起的衝突也不少,幾乎每次都是金南俊敗下陣來。

「那是我的夢想啊!」

鄭號錫對著金南俊怒吼,身體因憤怒而顫抖,眼淚不爭氣的掉。

「我也想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呀!可現實就是這樣你要我怎麼辦!」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能撐多久就撐多久、靠我這個破爛的身體、」

「我還有很多想去的地方、我們還沒世界巡演過、我還沒跟玧其哥一起看極光、我甚至還沒和他一起去旅行、我們、說好今年韓國巡迴結束、要一起去日本的、」

「但我可能、都做不到了呀、」

「所以、還可以一起站在舞台上的時候、我不能倒下、不能倒下、」

金南俊握緊了手,指甲紮進掌心肉裡,疼,疼的他忍下所有情緒,只是走到鄭號錫身邊,給他一個輕輕的擁抱。

「對不起,是我不對,對不起。」

都是我不對,我的不滿我的疼痛也都是我的不對,我喜歡你也是我的不對。

唯一慶幸是,至少我不是一無所知、被蒙在鼓裡的那個。

雖然這也代表,我不是你所愛的那一個。

 

鄭號錫收到狗仔照片時,金南俊正準備載他去醫院,履行隔時太久的回診與一連串檢查。鄭號錫等講完電話才上車,直到開了一小段路,他才緩緩開口說出方才泰亨告訴他的事,語氣和緩的金南俊聽不出他的情緒,波瀾不驚。

「那、趁這個機會、」

金南俊試探性地發問,後者這次不再反駁,順著答應了。

「我也該離開了。」

「但玧其哥,不能因為這樣受傷,還要能站在舞台上才行、」「我毀掉沒關係,但要保住玧其哥。」

「公司那邊我會去處理,而金氏能掌握的消息管道,只能麻煩南俊了。」

「對不起,但我想這就是最後了。」

「……好。」

除此之外,無言以對。

 

在韓國幾乎能一手遮天的金氏集團,與鄭號錫經紀公司攜手合作,成功毀滅了J-HOPE,保住了Suga。金南俊說不出那是什麼感覺,他應該要覺得開心才對,鄭號錫就快要是他的一個人的了。

為了確保鄭號錫沒有後悔的餘地,金南俊早早讓人把行李運走,自己則駕車到鄭號錫與閔玧其的家,果然那人還望著客廳發呆,一下拿起抱枕抱在胸前,一下走到玻璃櫃前,望著裡頭許多閔玧其的手辦和兩人一起買的諸多小物,眼光裡盡是留戀。

即使金南俊努力想避免,卻仍讓閔玧其趕在他們離開前回到家中:這是金南俊最討厭的狀況,因此他一看見對方走進屋內,心裡的怒火便止不住燃起。

你憑什麼要求鄭號錫留下來?憑他愛你嗎?你能給現在的他什麼呢?你這個一無所知的渾蛋、你這個擁有鄭號錫所有的愛卻渾然不覺的渾蛋——

「夠了,把我當傻子嗎?」

他一個箭步擋在兩人中間,接著一把拉過鄭號錫,頭也不回將人往屋外帶。

真是夠了,他該是我的了,閔玧其你後悔去吧。

後悔你沒能早點察覺他的異樣,後悔你沒能在他最脆弱的時候陪在身旁,後悔你是他最愛的人,卻也是最後知道他痛苦的人。

金南俊使勁要直接將鄭號錫拉出屋內,卻被鄭號錫一把甩開,直直衝進閔玧其的懷抱。

金南俊愣在原地,愣愣看著相擁告別的兩人,覺得自己像二流偶像劇裡討人厭的男二,在男女主角偉大的愛情前,無地自容。

直等到鄭號錫走到他身邊,拉拉他的手示意他可以離開,金南俊才匆忙抹去眼角的淚,替對方拉開後座車門。確認車門關好裡面人也做好,金南俊坐進駕駛座前,像隻受傷卻仍要示威的獸,故作兇惡的開口:

「天知道我有多羨慕你,混帳。」

接著上車,快速駛離此處。

他是拆散戀人的罪人嗎?或許是的。

畢竟這個悲傷的故事裡,他從來不是能獲得幸福快樂的主角。

他只是站在一旁的配角罷了。

 

後座人的啜泣聲,雖然努力壓抑卻仍被金南俊聽在耳裡。

他的眼淚像雨,落在他的心上,一點一點澆熄他的憤怒。金南俊最後選擇靠邊停下,轉頭詢問縮成一團的鄭號錫。

「這樣真的好嗎?」

如果你說不要,如果你說回到他身邊你能比較不痛苦,我願意成全。

金南俊在心底呢喃,對他說,也對自己說。

「對他好,對他好……」

鄭號錫只是更縮緊身體,並沒有其他動作。金南俊知道已經沒有轉圜餘地,只好繼續開車上路。

我能當作你選擇了我嗎?鄭號錫。

 

「而且,這樣對南俊也好,不是嗎?」

良久良久,久的金南俊以為鄭號錫哭累了睡著時,才聽見他輕輕地說。

音量不大,卻用宛如重擊一般的力度,擊打在金南俊的耳裡、心上。

對南俊也好?哪裡好?你怎麼知道,這對我好?

原來,你什麼都知道嗎?

金南俊像被哽住了喉嚨,一句話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羞恥感一下包圍住他,他甚至不敢從後照鏡看鄭號錫,像犯人在執行犯行時被現場逮獲,號稱正義的一方冷冰冰注視著你,為你扣上罪名。

你有罪,金南俊,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別有用心,而我都知道。

原來你都知道,你都知道。

 

負罪感幾乎讓金南俊喘不過氣,他耗盡所有力氣,只為給鄭號錫一個更好的休養環境。帶著鄭號錫參觀同時入住的那天,金南俊像個要接受大考的學生,心裡誡慎恐懼,一點小差錯都足以要他的命。

和金南俊的緊張相比,鄭號錫倒是一派輕鬆,全程乖巧的跟在金南俊身邊,直到最後參觀活動結束,兩人坐在雙人床邊,臉上還是掛著微微的笑。

「沒有缺什麼,這裡很好。」

金南俊看著鄭號錫慢慢靠近自己,拉過自己的手,輕輕護在掌心。

「俊尼,謝謝你。」「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金南俊還沒想好怎麼回應,就看鄭號錫轉過頭,將吻落在他的臉頰上。

「我都知道的。」

「作為回報,我的回答是:」「可以的,俊尼想要的,都可以的。」

金南俊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身體遠比心理來的反應迅速,等他回過神,他已經將鄭號錫緊緊擁在懷裡親吻。

神啊,感謝你。我的罪被你赦免了嗎?

謝謝你,鄭號錫。

 

為了讓鄭號錫安心養病,金南俊雇了人盯著閔玧其,閔玧其的所有風吹草動,詳細至他今天早餐吃什麼,只要金南俊想要,他都可以知道。而一但閔玧其查到任何有可能知道鄭號錫在哪的線索,都讓金南俊手下的人先一步處理掉,以防止對方順藤摸瓜找過來。無奈百密終有一漏,閔玧其終究還是查到鄭號錫居住的私人療養院,幸好管理森嚴,閔玧其想見鄭號錫,終究需要過金南俊本人這關。

金南俊面色不善的將人削了一頓後趕了出去,目送對方消沉的被秘書請出去,金南俊毫無勝利的喜悅,只是看著桌上被遺留下來的疾病診斷書,久久無法回神。他想起從下面人報告裡,聽見因為鄭號錫而頹喪的閔玧其,聽見那個面冷的閔玧其在屋子裡哭到喘不過氣,聽見他聲嘶力竭近乎絕望的哭喊,看見剛才失去希望、黯淡的眼光。

鄭號錫呀,你想保住的閔玧其。

卻想為了你,毀了他自己。

而我是比不上的,比不上的。

又是一次,全盤皆輸。

 

扣除必須待在公司的時間,金南俊幾乎無時無刻都陪著鄭號錫。陪著他檢查,陪著他治療,陪著他到療養院的花園裡散步,叮嚀他吃每個時刻的藥。

也一點一點,看著鄭號錫凋零。

一天比一天更沒精神,前期還能因為治療不舒服藥太苦發發小脾氣,到後頭他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靜靜待在金南俊懷裡,難受時發出一兩聲哀鳴。

鄭號錫的日子,每過一分一秒都是奢侈,因為所剩真的不多。

金南俊清楚,鄭號錫也明白。

 

鄭號錫提出要見閔玧其的要求時,老實說金南俊並不意外。

誰都會想在最後見愛的人一面,不是嗎?

金南俊還是疼,但比起一年前,他已經釋懷許多。

或許是看見了閔玧其為了鄭號錫的失魂落魄,或許是一年的沉澱讓他想通:

他始終沒有從你心理離開,但至少我也佔有一席之地了。

至少在我也擁有了你一年不是嗎?

為了你剩下的日子能真的快樂,我會竭盡所能——

即便你的幸褔,並不等於我的幸福。

答應了鄭號錫的請求後,金南俊走出病房,等門確實關上後,倚著門板他慢慢滑坐在地,雙手掩臉,輕輕地,慢慢地,哭了起來。

我終究不是你最掛念的那一個,這一點無關乎閔玧其愛不愛你,只關乎我愛不愛你,而我愛你,所以我疼痛、我哭泣,但我不再責怪。

這或許就是我所贏來的解答:

耗盡我的所有,為了你的幸褔——

即便你的幸褔裡,從來沒有我的位置。

 

金南俊願意,願意去見閔玧其,為鄭號錫安排最後一場約會;

他也願意做整個故事裡最壞最壞的那個人,負責板起臉色摧毀所有美好——

因為故事裡終究需要壞人,因為他愛鄭號錫的過程中已經嘗過太多苦,並不差這一點、因為他是他的狐狸,為了守護他所愛的小王子,他甘心付上眼淚的代價——

因為他金南俊,要鄭號錫好好的,好好的。

 

即便從今往後,他自己,再也不能好好的了。

 

FIN.


等等八點半放

實體書新刊《好好》(糖錫+94line)《少年他的奇幻漂流》(主糖錫,副all錫)

這兩本的印量調查表單+預定單(兩個是同一個表單//)

☆實體書收錄好好正文+番外一+番外二+番外三(實體書限定)☆

((灣家與港家限定))


想收《好好》實體書的朋友可以關注一下w八點半會發一篇新的文w


謝謝各位//


 

 

 

 


【糖錫】眷養

我想被你眷養,被你收納在掌心,安心地沉沉睡去。

他累壞了,累得連一根手指都不想動,整個人懶懶地窩在小沙發裡。
並不是身體上的疲倦、不,或許也有,他已經一段時間沒有睡好覺了。不是時間不夠,而是緊繃的精神即使睡去仍無法放鬆,毫無感覺的睡去再毫無感覺的醒來,又是新的一天。
幾個零碎的行程散落在一週的行事曆上,剩下時間泡在工作室與練習室。忙碌的空檔若像現在一樣,突然停下工作,累積的負面情緒會一下包圍上來。
好累呀,好像沒有繼續下去的動力了。
明明知道有很多事要做,知道還有很多人在等,但就是沒有力氣再往前走。
需要充電了,他的能量耗盡了。

渾渾噩噩過了一天,曲子雖然有點進度但也可以說毫無進展——至少和平常的工作量相比,這簡直跟沒做沒兩樣。
關上電腦,他決定早點回宿舍。
離開工作室,邊走邊給七個人的群組發訊息,問誰在宿舍,要不要一起晚餐。
金南俊和金碩珍很快回了,說是還在逛街,在外面吃過晚餐才會回來;接著是忙內們,朴智旻金泰亨和朋友出門了也說會晚回家,田柾國說影片沒剪完今晚要待工作室——
獨獨那個人一點回應也沒有,訊息已讀卻毫無消息,令人煩躁。

雖然有點討厭,但還是替對方買了晚餐,提著一大包炸雞、炸醬麵和其他零碎食物,他回到七個人的家。
客廳裡一片昏暗是預料之中,他脫了鞋走進屋內,先將整包食物扔在桌上,才踩著無聲的步伐,晃到對方房門口。
沒有敲門,他輕輕扭轉門把,連推開門板的力道都放輕,生怕任何一點動靜驚動了房內的人。
他貓著腳走到床邊地板坐下,看了好一會兒那人的睡臉,才在他身旁輕輕躺下,並嘗試將頭靠在他胸前。他緩慢地前進著,姿勢有點像小奶狗想爬進媽媽溫暖的懷裡。
那人對他的到來沒有任何反應,這點讓他有些小生氣,但想想對方也許和自己一樣疲倦,氣一下便消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合適的角度側躺好,他仰臉親了口對方沾著點鬍渣的下巴後準備入眠,就聽見對方的聲音,帶著濃厚的睡意說:
「你回來了?」
「弄醒你了?」
「不算。」
那人收了收手,讓自己剛好可以靠著他的肩。
「還睡嗎?我買了晚餐。」
「你不是累?再睡會吧。」
他沒有說話,只是讓兩人靠的更緊一些,閉上眼數著對方的呼吸與心跳聲,沉沉睡去。

我想被你眷養,成為你的一部分,隨著你的脈動呼吸,

Fin.

嘗試了看不出確定人物的寫法。
原本是有確定那個是糖哪個是錫。
但想想他們並不是一直是一方供應一方接受,
而是互相照顧,互相扶持,互相眷養的關係,
所以最後用了上面這個寫法。

謝謝♡

【糖錫】好好 番外 閔玧其 (下)(完)

金南俊讓人將失魂落魄閔玧其送回家,臨走前的語氣仍是不善:

「一切都是為了號錫,要不然我才懶的在你身上浪費時間。」


又一次追尋的目標被摧毀,閔玧其這次幾乎感覺不到痛了。

原來悲傷到極致的時候,是流不出眼淚的。

經歷過最極致的哀傷以後,緊接而來是鋪天蓋地的空虛感。

閔玧其覺得自己整個人像個空殼,像夏天蟬脫殼以後,遺留在樹幹上的淡黃色的透明薄殼,既空虛又脆弱。

只要再經歷任何一點打擊,也許就會死亡——不是生理機能停止的那種,而是對世界萬物都失去希望的那種。


只有他的小孩能拯救他,只有他的小孩,擁有起死回生的魔法。


閔玧其至今無法確定,那是一場真實過頭的夢,還是他的小孩真的回到了這裡,回到了兩人的家裡。

「玧其哥。」

他的小孩穿了一身白衣,蹲在他身旁,笑瞇瞇地看著他。

「號錫!、」

閔玧其急忙從地上起身,不敢置信地看著對方。

「是我呀是我。」

鄭號錫微笑的看著他,彷彿先前那些痛苦的事從沒發生過。

「哥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啦?」

鄭號錫伸手將他抱進懷裡,安靜地等閔玧其開口。

「……全世界都要我好好過日子、要我乖乖回去過以前的生活、」

「可是怎麼可能呢、怎麼可能呢,我失去你了呀。」

「不覺得這樣,對我太殘忍了嗎?」

「我失去你了呀、」

「他們說你是為我好、要我好、」

「可我怎麼好了呢?光想到你一個人承受病痛、一個人孤單地面對那些恐怖的報導、一個人做治療、我、我、」

我怎麼可以在這裡安逸的過日子呢?我怎麼可以拿你的痛苦,來換我的安穩生活呢,怎麼可以、

「沒有你,我要怎麼好?」

「沒有你,我要怎麼好?」

鄭號錫重複了他的問題,雙手輕輕捧起閔玧其的臉,又複述了一次:

「沒有你,我要怎麼好?」

「你沒有好好,我要怎麼好?」

「我知道,我自私的做了很多決定,讓哥現在很難受。」

「可我真的希望,既使我不在了,哥還是要好好的。」

「所以,現在承受一點必要的、暫時的苦楚,是不可避免的。」

「對不起,哥,讓你這麼難受。」

「對不起,記者會的時候很難受對嗎?對不起,找不到我的時候,很無助對嗎?對不起,讓你一個人經歷那麼多痛苦的事,對不起。」

「這樣很殘忍,可是哥,你要好起來呀。」

「在漫長的悲傷以後,你一定要站起來才行。」

「因為這是我,最自私的希望了。」


「你要好好的,我最愛的閔玧其。」


等鄭號錫消失,閔玧其也從那場幻覺裡醒來。

他努力從身體裡再擠出一點力氣,好好洗漱過一遍,刮了好久沒刮的鬍子,甚至自己下廚,簡單吃過一點東西。接著沉沉睡去,沒有作夢,踏踏實實的睡了長長的一覺。

醒來時,閔玧其輕輕按著自己的胸口,柔柔地笑了。

並不是一下就不難過了,那些疼痛與悲傷只怕一輩子也不會消失,但沉澱了。

他一點一點潛伏在心的深處,好好收進最底層、不會被人碰觸的地方。

「若這是你的願望,那我願意成全。」

我願意活出你要的樣子,你要的,好好的閔玧其。


閔玧其沒想過金南俊會有主動聯繫他的一天,他以為自己對他來說,跟仇人沒兩樣。兩人約在閔玧其公司附近的咖啡廳,閔玧其因為工作關係稍微晚了點到,就看金南俊已經坐在咖啡廳角落,面前擺了兩個咖啡空杯。

和先前兩次看見的跋扈富家子弟不同,閔玧其發現對方明顯處於情緒極度低落的狀態,甚至連閔玧其走到他面前坐下,他都花了半分鐘才反應過來。

「你來了,玧其哥……我可以稱你玧其哥嗎?」

「隨你,找我什麼事?」

閔玧其招來店員點了冰美式,還加點了熱奶茶和熱可可各一杯,做成外帶。

「號錫喜歡這家的可可和奶茶,你等等替我帶回去給他吧。」

「號錫他可能、沒辦法喝了。」

閔玧其拿起手機的手頓了一下,差點讓手機與地面來個親密。

「哥知道的吧,號錫的病,是沒辦法好了。」

「即使這一年來我多努力給他找再好的醫生,也僅僅只能延緩,讓他多撐個十天半月,」

「這次、可能真的、」

「呀,金南俊。」

閔玧其放下手機,直直冷冷地瞪著眼前有錢有權有勢的富家子弟,心底燃起憤怒卻不真實,但還是吐出了責備話語:

「當時囂張地從我面前把他帶走,那股氣焰自信都跑哪去了?」

「現在來跟我說、他、」

罵沒兩句便失去力氣,閔玧其紅了眼眶卻不願意在金南俊面前掉淚,本想繼續責罵卻哽住了聲音。本就不高昂的憤恨一下露出了脆弱的核心——他只是害怕而已,害怕面對鄭號錫即將消逝的事實。

金南俊本低著頭接受閔玧其的責怪——多受一點責怪,也許難過的感覺能稍微少一些——,卻聽閔玧其罵不到兩句便停下,抬頭看見那在他看來總是冷漠大於熱情的哥,用手偷偷抹去沾在眼角的淚。

「我來,並不是只是告訴哥這件事而已、」

「我是來拜託哥的。」

「哥,請再陪號錫最後一天吧。」

「像以前一樣、像以前一樣。」


金南俊尋求了閔玧其的同意後,並未告知他確切日期。

因此在公司見到鄭號錫的那刻,他的震驚,並不是演出來的。

曾是藝人有許多梳妝經驗,加上閔玧其對鄭號錫的模樣了解的也許比本人更加透徹,因此看見僅僅一年病痛便將他折磨至此,說不驚訝說不心疼,都是謊話。

一年前就纖瘦的鄭號錫變得更加瘦弱,漂亮的手腕脆弱的彷彿一抓就斷,更別提臉色了——細緻的妝容沒能瞞過閔玧其的目光,他還是稍微看出了因病而生的憔悴病容:原來就微微下垂的眼角因為疲倦而更往下了、藏在遮瑕霜下只剩下一圈淡淡的黑眼圈,更別提粉底液與蜜粉下,久病積累而成的蠟黃臉色,從鬢角悄悄漏了一小角出來。

他的鄭號錫呀,神明怎麼能對他如此殘忍?

閔玧其差點沒忍住眼淚——碰上鄭號錫的事,他的淚腺便格外敏感。

「好久不見,玧其哥。」

「好、好久不見,號錫。」


你來見我了,鄭號錫。


兩人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廳落座,鄭號錫笑嘻嘻地問了一串問題,當話題準備轉到鄭號錫身上時就被對方轉開,很明顯不想討論這方面的事。

「雖、雖然哥很忙碌,但今天陪我一下,可以嗎?」

「就一起逛逛街、我最近有場想看的電影,這樣就好、」

「好嗎,哥?」

閔玧其望向對面的鄭號錫,發現那雙鹿一般的眼正轉也不轉地注視著自己,兩個小小的閔玧其就著麼被裝在鄭號錫眼裡。

於是他笑了出來,柔聲答應了對方。

那還是他的小孩,一點也沒有改變。

「那,我可以再提一個小要求嗎?」

「哥可以,當我一天的男朋友嗎?」

當然可以,你一直是我的男朋友呀,傻小孩。


兩人像普通情侶一樣逛街、打鬧,鄭號錫甚至吃醋掛掉詩恩電話——這一切一切像夢一樣,讓閔玧其有種錯覺:好像他們從來沒成為明星、沒經歷分離,而是平平淡淡的,一路走到了現在。

手裡提著鄭號錫買給他的諸多單品,閔玧其跟著對方到了預定的電影院。原來購買的票種是沒有爆米花飲料的,他想是金南俊不想讓鄭號錫吃這些垃圾食物。但鄭號錫扯著閔玧其衣袖要哥給買,閔玧其心一軟便答應了。

反正不差這一杯一飲料爆米花吧?

閔玧其想。


鄭號錫選的片子,是一部愛情悲劇片。相愛的兩人因為現實因素無法走在一起,最後一人獨活,一人因病去世。

閔玧其並不是不懂此舉的言外之意,但從他決定給鄭號錫買爆米花和飲料那一刻起,他就放棄了這些多餘的擔心——只要此刻你是開心的,我只想活在此刻。於是整場電影他沒多看螢幕幾眼,目光一直放在身旁的鄭號錫身上——

小孩的一舉一動,遠比任何一場電影來的動人。

輕輕牽動的嘴角、一眨不眨看著大螢幕的眼、隨情緒起伏的眉、緊張時會伸過來的手,都被閔玧其細細地看盡了,收進心底最深最柔軟的角落。

畢竟不知道,下一次能這樣看著他的時候,會是何時了呢。


看完電影,閔玧其小心翼翼牽著哭花臉的小孩,等人群散的差不多了才慢慢走出戲院。他找了戲院外一個街道小角落,環著鄭號錫的腰讓對方靠進自己懷裡,溫柔開口:

「誰家的小孩呀,怎麼哭個不停呢?」「再哭的話,我可要吻你啦。」

「玧其家的、走丟了、」

眼淚順著臉頰的弧度向下掉,鄭號錫用襯衫的長袖子不斷抹著臉,但止不住眼淚的模樣像極了路上走丟的孩子,眼神裡盡是迷茫與無助。

閔玧其放在對方腰上的手緊了些,嘗試透過拉進身體距離讓對方安心,但卻毫無改善。閔玧其讀懂他的眼淚,並不全然為了電影。

於是他鬆開手,虔誠地捧起對方的臉,吻住了哭泣不止的孩子。

沒事了,我找到你了。

很抱歉我來晚了,但現在沒事了,沒事了。


睽違已久的氣息交換,唇舌交融。

我找到你了,找到你了。


長吻結束,閔玧其鬆開對方,看著臉紅著喘氣抱怨的鄭號錫,滿足地笑了。

這不是好好的嗎?你在我身邊,手一伸就能碰到、傾身就能接吻的距離。

多滿足——


宛如午夜鐘響的手機鈴聲,一下打碎了所有美好。鄭號錫身後的金南俊臉色難看,殘忍的現實終究回來了。

閔玧其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從自己懷裡退了出去,逐漸模糊的視線,他快要看不清他了。

閔玧其揉著酸澀的眼,也揉去眼角落下的心碎,回復視線後剛好看見鄭號錫被一層漂亮的橘紅籠罩,臉上是逞強出來的微笑。

「哥很有才華,所以絕對不要放棄作曲跟音樂。」

「哥也是很溫柔的人,所以一定會遇見很棒的女孩子,或許那位詩恩小姐會是不錯的選擇,不要拒絕,哥一定要幸福才行。」

「要好好認真的生活,組一個溫暖的家庭、生可愛的小孩」

閔玧其朝鄭號錫邁開腳步,想捉住看起來快要融化的他。

「要好好的過,好好的生活,好好變老,好好幸福的過完一生,知道嗎?」

「可是我想去找你、」

閔玧其拉住對方的手。

我捉住你了,你在這裡,此時此刻,真的不可以持續到永遠嗎?

「不論你在哪,我都會想辦法,到你身邊——」

就像你離開後的那半年,我翻遍了韓國每個角落想找到你。每次快找到就被金南俊阻止,但這次我不會輕易放棄了,既使要揍扁那傢伙,我也要找到你。

但閔玧其卻看見,鄭號錫對他搖了搖頭。

嘴角的弧度是委屈時的樣子,但眼神卻是不容拒絕的堅定。

「你不可以來,不可以來。」「那裡太遠,你到不了的。」

「好了,該說再見了。」

鄭號錫往後退了幾步,腳步似乎有些發軟——閔玧其想起,鄭號錫和他在一起的這幾個小時,都沒有服藥。

「再見了、」

「我最愛的,閔玧其。」

「號錫、」

不知不覺已經熱淚盈眶,一眨眼便使淚流下。

可透過鄭號錫的眼,閔玧其看得太清楚,一切都已經錯過最佳時機,再也沒有轉圜餘地。


於是,他鬆開了手。


「再見、再見、」

「我最愛的,鄭號錫。」


凝視著對方的雙眼,多希望時間能停留在此刻,只有彼此,沒有塵世喧囂,沒有病痛。

但那終究只是奢望。


我終究還是失去你了,而此次的時限,只怕是一生。


閔玧其轉過身,邁開腳步。

鄭號錫回頭,癱軟在金南俊懷裡。


故事落幕了,人,終究也走散了。


FIN.


好好的第一篇番外完結(灑花

微博明後天更新//


(占tag抱歉TT)
【陸家】
☆糖錫無料發放活動確定舉行☆

麻煩想要的小仙女直接進圖二微信群喔喔♡
(群組開放至6/16,逾期就沒有啦♡在群裡的才能拿到糖錫無料喔!!!)

▶朔望寫的糖錫短文只要進群人人都有!其他專頁製作的小卡,因為朔望只是代發,需要等台灣發放活動結束後,才能確定剩下的數量喔♡但會努力幫大家爭取的♡

▶陸家負責人是這位小仙女♡
微博號:39218号
(謝謝小仙女願意幫忙♡)
朔望會將無料、如果爭取到的小卡,通通統一寄給她,由她聯繫加群的小仙女安排寄送喔♡

★注意!!這位小仙女寄送到各位手上,這段的郵費,是需要支付給她的喔!!陸家內部的派送郵費我我不太清楚是多少,這個就要麻煩幫忙的小仙女了!!
(灣家統一寄送到陸家的這筆費用由我這裡吸收,不需要各位支付,大家就付陸家內部配送到各位手上的的郵資就可以了♡)

謝謝各位!有任何問題私訊我或評論都可以!

【台灣區限定】 五周年糖錫無料發放與回郵活動//

(占TAG抱歉)

大家好我是朔望(鞠躬

這次有機會幫Hope Forever 光州小希望::(https://www.facebook.com/hopebellring/)         

發放五週年小卡

因此朔望自己也寫了糖錫無料  會在活動當天發放//

活動詳情如下(๑´ㅂ`๑)

6/10(日) 在西門絕色影城附近的星巴克進行發放!!

大約下午1點開始發放♡

當天桌上會有「BTS五週年小卡發放」的牌子立在桌上,大家記得不要找錯囉//

然後當天也會有少量Jhope nights(https://www.facebook.com/seokseokdaily/) 製作的SOPE透卡發放♡

兩款小卡都非常漂亮,大家快來拿♡♡♡

☆因為是在店家內部發放,麻煩來領取的小仙女注意不要打擾到店內的客人與店家囉♡我們要當有禮貌的阿米♡

如果當天有問題可以FB私訊或是直接來IG帳號詢問 

IG:shengyaxu (因為是私人帳號,所以蠻吵的XDD)

當天也會同步跟專頁更新當時的狀態//

無料準備了約100分原則上應該有來就拿的到(*´▽`*)

歡迎各位呼朋引伴來領取無料和漂亮小卡(ㅅ˘ㅂ˘)

 

Hope Forever 光州小希望  活動公告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236024517131899&id=147510082650010

 

考量到也許有人不在北部,因此糖錫無料場後會公開♡也開放回郵索取喔♡

不能來的小夥伴就來填回郵表單吧//

(回郵表單開放到6/13!請於規定時間(6/20)內寄出會以郵戳6/20為主喔//)

 

糖錫無料回郵表單:

https://goo.gl/forms/FakCZpfoxwnThYAo1

糖錫無料回郵核對單: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Js8YUkKrHq4SPzD1BoynhHLB_ZZbo1lQ2OCv9VZtc2k/edit?usp=sharing

 

 


【糖錫】好好 番外 閔玧其 (上)

 

其實,我都知道的。

每一件他想藏起來的事,我其實都知道的。

他是我的小孩子呀,我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呢?

 

閔玧其第一次發現鄭號錫不對勁,是在某次半夜舞蹈練習後。

當天練習一開始,鄭號錫的狀況就不太好,常常走神或落拍——

這對他來說,幾乎是完全不在狀況內。因此即使舞蹈老師沒有多說什麼,他的臉色也嚴肅的難看。

平常都會自主練習到深夜的他,卻反常地在老師一宣布今日練習結束就跑的不見蹤影。閔玧其躡手躡腳跟了出去,就看鄭號錫朝公司偏僻角落跑去,一下推開救生門,進入人煙稀少的逃生樓梯間。

閔玧其在門邊躊躇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偷偷推開了條小縫——

就看鄭號錫坐在階梯上,手裡握著透明小藥罐,臉色慘白地縮靠著逃生梯扶手喘氣,看起來虛弱的下一秒就會倒下。

閔玧其心疼得不得了,正想推開門問問對方怎麼了,卻被經過的製作人叫了一聲,嚇得他急忙從門邊退開,錯過了最佳的詢問時機。

 

隔天鄭號錫又恢復成平常活蹦亂跳的模樣。閔玧其找不到適當的時機開口,這件事就這麼放進閔玧其的心底。他沒有開口的另一個原因是,以鄭號錫的個性,如果真的有意要隱瞞,既便他開口問了,也只會得到打哈哈的敷衍回答。

只能等鄭號錫自己開口,或者再一次親眼目睹那痛苦的模樣,閔玧其才有機會聽見真相:當然,他絕對傾向前者。

再看一次的話,他說不定會哭出來的,太不好了。

 

閔玧其安靜地等待著,等待機會來到。他知道,鄭號錫最近比起以前更加努力了:並不是否定先前的他,而是比起以往,鄭號錫的努力更加不顧自己了。

原來半夜的加練頂多到凌晨三點,現在他常常一人默默練到五、六點才回到宿舍,小睡三、四個小時後,再接續一整天的行程。閔玧其擔心身體吃不消唸過他幾次,鄭號錫總笑著說:「不知道還可以在舞台上多久,要好好把握才行。」閔玧其想追問著麼說的理由時,對方已經靠著他睡著了。閔玧其看著鄭號錫深深的黑眼圈,不願為了一個答案而打擾他的睡眠。為了與他的努力抗衡,閔玧其也延長了待在工作室的時間,回家後也常抱著平板編曲寫詞。

要更好才行,號錫也在努力,我也要更努力——

事後回想起來,閔玧其簡直想掐死當時單純的自己。

但誰又真的能想到,美好的時光,竟如此短暫呢?

 

目送金南俊的車駛出街道後轉彎,接著消失在閔玧其的視線範圍內。

他重重地摔上門,接著癱坐在玄關處,雙手不停抹著臉,卻擦不乾眼淚。

怎麼會這樣呢?為什麼會這樣呢?

是我做錯了什麼嗎?我哪裡做得不夠好嗎?為什麼要離開呢?

為什麼要我好好過日子,沒有你我怎麼好好過日子?

閔玧其搖搖晃晃走到沙發邊,將還沾著鄭號錫氣息與淚水的Kaws玩偶用令人窒息的力道抱緊,臉埋在玩偶胸口,壓抑地哭吼聲在死寂的室內,顯得格外淒涼。

好疼,好疼,要碎成無法拼湊的模樣了。

再也無法完整了。

 

閔玧其哭了好久好久,久的眼睛紅腫的幾乎難以睜開。他軟倒在沙發上,抽泣著淺淺睡了過去。他做了個夢,夢裡他和鄭號錫在夢想已久的蠶室綜合體育館裡,正開著演唱會。鄭號錫轉過頭對他笑,而夢裡的他不顧滿場接近十萬多位觀眾,一把拉過身旁的人,吻了上去。

突然,整個體育館都靜默了。

下一秒,PD和閔媽媽從舞台另一端怒吼著跑來,用力拆散了兩人。

下一秒,鄭號錫所站的舞台區突然垮了,閔玧其就這麼眼睜睜看著他摔進倒塌的舞台縫隙——

「對不起、哥、」「再見了,玧其。」

 

閔玧其一身冷汗地從夢中驚醒,毫不意外滿臉是淚。他也沒管,隨意抹了兩把臉就走進浴室,用冷水連續洗了兩三次臉,理智才漸漸回籠。

他拿來毛巾細細將臉擦乾,接著出門攔了輛計程車直奔公司——

PD一定知道些什麼的,一定。

 

閔玧其一到公司,不顧一路上旁人的指指點點與奇怪目光,他直奔PD辦公室,甚至連門都沒敲,碰一聲直接推開了霧玻璃門。

正和其他人開會的PD 見他來了臉色一沉,快速結束了討論讓其他人離開,這才邀請閔玧其坐下。

「要問號錫的事,是嗎?」

「在這之前,你還沒看過今天的報導吧?」

PD說完,也不等閔玧其回應,從辦公桌上拿來幾本雜誌和報紙,接著打開電視隨便轉了一個新聞台,果不其然正報導著SOPE解散的相關消息。

星星在舞台上閃耀時被模仿它的鎂光燈追逐,殞落時亦然。

閔玧其本不想碰這些東西,他先概略性掃過標題,發現了奇怪之處才拿起細看。PD坐在一旁一語不發,他想閔玧其是聰明人,不會沒發現其中的古怪。

「SOPE驚爆地下戀情?J-Hope對Suga抱有兄弟以外的情愫!……」

「SOPE兄弟情全是假?J-Hope驚爆同性戀身分,並對Suga伸出狼爪……」

「SOPE所屬的Big Hit Entertainment 於今天中午招開記者會,但團員J-Hope並未現身記者會現場,是畏罪潛逃?……」

剛看完手中報導,新聞主播字正腔圓的聲音便傳進耳裡:

「最近聲勢如日中天的大勢雙人組合SOPE,遭週刊踢爆團員J-Hope是同性戀者,並對團員Suga長期騷擾,導致對方精神耗弱……」

「SOPE所屬的Big Hit Entertainment 於今天中午招開記者會,宣布對J-Hope深表失望,並對他處以退團解約處分。事件中心人物J-Hope並未現身記者會現場,許多粉絲對此表示憤怒與不解……」

閔玧其這才想起,當他被保全護著走出記者會大廳時,曾聽到一個記者問他:

「請問J-Hope私底下時常騷擾您嗎?和他住同間宿舍是否讓您感到噁心呢?」

當時他精神狀況近乎崩潰,根本沒能面對蜂擁而上的麥克風,面對提問他只能快速邁步離開,壓根兒沒有餘裕去思考問題有何怪異之處。

J-Hope毀了,卻將Suga推上了清白的受害者位置。

PD看閔玧其一下白了臉色,便將電視關上,同時將那堆令人難過的報紙雜誌通通收走丟到一旁的廢紙回收簍。

「這些,都是那孩子替你做的。」

「那孩子拿著狗仔拍的照片來找我,希望我能配合他演一場戲,好讓你相信他是丟下你逃走的混帳。」

「但這對他多不公平呢?」

「這些報導,則是他拜託了朋友,我再想辦法動用一些關係的結果。」

「那孩子不顧自己,只為了保護你。」

「所以,你與其在我這裡、逼問我他離開的理由,倒不如懷著感恩的心,繼續好好作曲好好生活,珍惜他犧牲了自己、為你保住的演藝生命。」

 

閔玧其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出PD的辦公室,甚至不知道他是怎麼回到家。他將自己摔在只剩下一位使用者的雙人床上,愣愣地望著天花板,不知道自己應該為鄭號錫的離開而憂傷,還是為自己在經歷了這樣的風暴後還能保持乾淨的演藝身分而開心。

啪。

等閔玧其回過神來,他眼前盡是綠色的燒酒瓶子,方才的聲響是他用力砸碎了一個,玻璃碎片四濺,有些甚至劃傷了他自己。但他沒有分神去注意傷勢,而是又躺回雙人床上,拉過對方沒有帶走的枕頭,緊緊抱住,力道幾乎要把它扯破。

「號錫、號錫、」

對著虛空,閔玧其先是低低呢喃,接著酒醉嗓染上哭音,音量也逐漸變大。

「號錫、號錫、」

大聲到極致後是嘶吼,看似憤怒的表現,實際上是深不見底的悲傷無處宣洩,只能像這樣嘗試發洩,卻毫無幫助。

好疼、好疼、好疼、好疼,撕心裂肺的痛感從心的破口裡,像岩漿一樣湧了出來,又辣又燙地傷出一道道深可見骨的傷痕,鮮血流著,疼痛更深了一層。

閔玧其覺得自己死了,心臟因痛楚超出負荷量而宣布停機,而他就像失去主機壞掉的機器人,只能等待機體銹壞,等漫長的時間讓他化成沒有感官的塵埃,那時或許能好過一點。

再也不能完整了,再也不能。

 

閔玧其大約頹廢一個多月。期間許多朋友來過,全被他趕了回去。直到一起長大的哥哥金碩珍趕來,陪他幾天最後狠狠罵了他一頓後,他才稍微回復一點點精神。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閔玧其想。

我還要去找他,一定要找到他才行。

 

閔玧其重拾所有人際關係,竭盡所能善用他的人際網絡,想辦法從任何人口中得知一點鄭號錫的消息。為此他甚至雇用了幾個私家偵探與徵信公司,不惜砸下重金只為找到他的孩子。

除此之外,他也親自走過每個他們曾一起去過的地方:公司附近有家連鎖咖啡廳他倆以前常去,他就走遍南韓每間同樣品牌的咖啡廳,詢問是否有見過一個臉上有小梨渦的溫柔少年,來店裡點一杯熱可可或熱奶茶;他找出兩人一起旅行的所有紀錄,按著以前的行程,一個一個點去走去看,想找到一點蛛絲馬跡。這些對閔玧其來說,不只是單純的尋找,更是重溫他曾和他一起走過的所有風景。

「我一定要找到你,」

閔玧其輕輕說,

「然後告訴你,我們曾一起走過的風景,現在是什麼模樣。」

 

經過將近十個月的辛苦找尋,閔玧其終於確定鄭號錫人在首爾近郊小山上的一間私人療養機構。無奈那所機構管制甚嚴,非相關人士根本不可能進入。閔玧其在嘗試幾次、完全無功而返後,也好拜託朋友將金南俊約出來,嘗試當面說服他。

金南俊自然知道閔玧其找他的目的,拒絕了幾次。對方卻不放棄,繼續透過不同的人傳話給他。金南俊不堪其擾,直接讓人接他到自己辦公室,等他到了也不等對方坐下,直接開口:

「知道您大我一歲,姑且稱呼您玧其哥吧。」

「玧其哥,號錫不想見您,請您打消見他的念頭。」

「你讓他親口對我說。」

「您不就是為了一個答案嗎?那我現在就可以告訴您。」

閔玧其從金南俊的語氣裡聽出了怒火,但他並未因此退縮:他直盯著對方,僧毫不畏懼他即將說出的真相。

金南俊看閔玧其毫不動搖的模樣,心底的憤怒更甚。他將準備好的疾病診斷書副本砸在閔玧其面前的桌上,發出劇烈的聲響。

閔玧其拿起那疊稍有厚度的資料,卻被封面標題震懾的說不出話:閔玧其知道,這病以當今的醫療技術,是無法治療的。將資料翻開來細讀,各式數據分析結果的最後,是狀況最糟的晚期。

「號錫他是健康檢查時發現的。他不願意你擔心,硬拖著身子走行程,只在行程空檔偷偷到醫院拿藥,有時甚至請我幫他把藥送去。」

「他的狀況越來越差,服藥量越來越大,各式難受的併發症也越來越嚴重。我努力想說服他停下活動進醫院治療,他卻老說還不是時候,一再拖延。」

「夢想那些都是藉口,他只是捨不得你而已。」

「被狗仔拍到後,我才終於說服他離開。」

「知道為什麼哥找了快一年現在才找出這一點東西嗎?因為不管你派的人查到什麼,我全擋下來了。」

「給了你那麼多軟釘子碰還不知難而退,所以只好讓你到這來。」

「我說最後一遍:」

金南俊冷眼看著閔玧其,語氣冰而帶刺:

「別再嘗試找他,給我回去好好過你的藝人日子。」

 

TBC.


【還邊緣寫手挑戰】【糖錫】一篇虐 好好(下)(完)

【一年後】

 

「喂,媽。」

閔玧其暫時停下手邊工作,一手拿著手機接聽,一手拎著還很新的陶瓷茶杯,慢慢走出工作室。

「嗯,這周末會帶詩恩回去,知道了,會再打電話。」

他走到飲水機邊,看著溫水慢慢注入杯中,漫不經心回應。

詩恩是媽媽朋友介紹的女孩。不好拒絕加上想讓媽媽安心,女孩也乖乖巧巧沒什麼好挑剔,閔玧其考慮了幾天終於答應下來。

反正不是他,誰都無所謂了。

兩人交往兩個多月,媽媽就催著要閔玧其把人帶回來,給父母家人看看。

只怕帶回家後,就是明理暗裡的逼婚了。

閔玧其對此沒有太大反抗,或者說從鄭號錫消失的那一刻,感情這事對他來說,就沒有什麼所謂了。

 

裝好了水,閔玧其掛斷電話,正想拎起杯子回工作室,卻一個失手將杯子摔在地上,開水碎片灑了滿地。不過他無暇顧及這些,只是愣愣看著眼前的人,不確定地開口:

「號、錫?」

鄭號錫努力撐起最美好的笑,

「好久不見,玧其哥。」

 

一年前,金南俊將鄭號錫帶走後,很快聯繫上首爾近郊,小山裡幽靜的私人療養院。包下最大間的單人病房,他將內部稍微裝修成更舒適的環境,才載鄭號錫入住。

「南俊呀。」

鄭號錫乖乖地讓他帶來,乖乖地讓金南俊帶著自己逛過整個園區,乖乖地待進金南俊精心準備的房裡。坐在明顯是新搬來的雙人床沿,他笑著對金南俊招了招手。

金南俊一直對鄭號錫懷抱著罪惡感,因此想盡辦法要給他最好的照顧——他甚至將整個醫療團隊請來此處,好讓鄭號錫無須來回奔波跑醫院,臨時有任何狀況也能立刻處理。

此刻,他慢慢地靠近對方,並在距離對方約十公分的地方坐下,節制著自己,不逾矩。

「怎麼坐那麼遠呀,我過來囉。」

鄭號錫每往金南俊靠近一些,金南俊就後退一點,直到背部緊緊靠上牆壁,倆人才停下這平靜的追逐。

「缺了什麼嗎?我讓人去準備——」

「沒有缺什麼,這裡很好。」

鄭號錫拉過金南俊的手,用自己的手掌抱裹住對方的。

「俊尼,謝謝你。」

「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鄭號錫說完,轉頭在金南俊臉頰上,落下一個淺淺的吻。

「我都知道的。」

「作為回報,我的回答是:」「可以的,俊尼想要的,都可以的。」

反正不是他,誰都無所謂了。

 

在金南俊的悉心照料下,鄭號錫的病情雖得以延緩,但一年已是藥物與治療的極限。在一天的療程結束後,金南俊坐在床沿,一把將鄭號錫連著軟被摟進懷中。

繁複的療程與藥物治療幾乎把鄭號錫消耗殆盡,不只身材比起以前更加消瘦,精神也極盡疲勞。剛開始還能和金南俊閒聊幾句,現在幾乎一結束就累得睡著。

時日不多了,鄭號錫知道,金南俊也知道。

「俊尼,我有件事要拜託你。」

「你說。」

「讓我,再去見他一面。」

金南俊臉色沉了沉,思考了一會兒才開口:

「我如果不答應呢?」

「我會恨你的。」

「我知道你不會。」

金南俊抱緊懷裡的人,同時也清晰地感受到強烈的空虛——既使我這一年寸步不離地守著你,那個人還是沒有從你心裡離開,是嗎?

「就一天,結束後我立刻去接你。」

「好。」

鄭號錫虛弱地笑了笑。

「謝謝你,俊尼。」

謝謝你的放手,謝謝你包容我所有任性。

 

鄭號錫好好打扮過自己,金南俊請來造型師替他畫上簡單的妝與簡單處理,好遮掩病症在身上留下的痕跡,與憔悴的臉色。

等一切完成,鄭號錫看著鏡子裡的鏡子,半開玩笑地說:

「我原來,可以這麼好看嗎?」

「你一直都很好看。」

金南俊吻了吻他的額側,笑容眼光裡盡是溫柔。

 

我要去見你了,閔玧其。

 

「哥最近很忙吧?我聽南俊說,哥製作的歌都大賣呢!」

兩人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廳落座,鄭號錫笑嘻嘻地問。

「還好,倒是你、最近——」

「雖、雖然哥很忙碌,但今天陪我一下,可以嗎?」

不想話題轉到自己身上,鄭號錫打斷對方的話,提出邀請。

「就一起逛逛街、我最近有場想看的電影,這樣就好、」

「好嗎,哥?」

看著對面一臉期待的鄭號錫,閔玧其噗一聲笑了出來,下一秒伸手揉揉對方的腦袋,還是一樣的毛茸茸觸感。

「我哪一次拒絕過你?」

「太好啦!」

鄭號錫看著對方,也露出了笑容。

「那,我可以再提一個小要求嗎?」

「你說。」

「哥可以,當我一天的男朋友嗎?」

 

「哥!哥!你看這個!」

閔玧其回頭,就看鄭號錫拿著一件花襯衫朝他笑,還在他身上比畫,似乎很滿意的樣子。

「就決定這個了,不然哥衣櫃裡不是黑白T就是格子襯衫。」

鄭號錫說完就拉著閔玧其去結帳,不容反駁。

倆人就這麼一路買買買,給閔玧其買了滿手禮物。閔玧其完全來不及阻止,等他回過神,手中已經拿了五六個紙袋。

「好了,這樣應該差不多啦!」

鄭號錫笑笑,從皮夾裡抽出早已準備好的電影票。

「接著去看電影、」

鄭號錫牽起閔玧其的手,想往電影院的方向走。此時閔玧其的手機響起,是詩恩的來電。閔玧其掏出手機,正猶豫著要不要接,卻被鄭號錫一把搶過,毫不猶豫掛斷。

「哥在跟男朋友約會,不可以接其他女生的電話啦!」

氣賭賭的模樣逗樂了閔玧其,柔聲哄著:

「好好好,不接就不接。走吧走吧去看電影。」

說完不忘在鄭號錫的臉頰上偷了口香,一如一年前一樣。

 

鄭號錫選的片子,是一部愛情悲劇片。相愛的兩人因為現實因素無法走在一起,最後一人獨活,一人因病去世。

鄭號錫專心的看著,吵著要買的爆米花也沒吃幾口。全程都紅著眼眶,最後掉著眼淚,被閔玧其好好牽著帶出戲院。閔玧其對電影沒多大興趣,全程都關注著身旁的小孩兒:偶爾餵他幾口爆米花飲料;當他因為劇情轉折而緊張的時候,好好握住對方的手;最後,好好顧著哭累的小孩,別因為走神而跌倒了。

還是他的小孩子,還是他的小孩子。

閔玧其找了戲院外一個街道小角落,環著鄭號錫的腰讓對方靠進自己懷裡,溫柔開口:

「誰家的小孩呀,怎麼哭個不停呢?」「再哭的話,我可要吻你啦。」

「玧其家的、走丟了、」

鄭號錫還是哭,眼淚順著臉頰不斷滑落,甚至有些弄花了他的妝。閔玧其也不介意,捧起對方的臉就是一個深吻。

 

睽違已久的氣息交換,唇舌交融。

我找到你了,找到你了。

 

長吻結束,鄭號錫輕喘著,抱怨:

「都當製作人那麼久了,怎麼氣還是一樣長……」

「是你太弱。」

閔玧其笑著正想繼續,卻看金南俊面色不善的站在鄭號錫身後,閔玧其的手機也再度響起——

 

魔法就要結束,一切提醒著他們,該重回殘酷的現實。

各過各人生的現實,生活裡沒有對方的現實。

 

鄭號錫似乎也察覺了這一點,抹抹眼淚,苦笑著從閔玧其懷裡退了出來。

「玧其哥,今天謝謝你。」

「我呀,不久後就要去很遠很遠的地方了、」

「可能、永遠也不能回韓國了。」

「所以哥,一定要記住我現在說的話:」

鄭號錫身後的夕陽,將他染上一圈漂亮的橘紅。

「哥很有才華,所以絕對不要放棄作曲跟音樂。」

「哥也是很溫柔的人,所以一定會遇見很棒的女孩子,或許那位詩恩小姐會是不錯的選擇,不要拒絕,哥一定要幸福才行。」

「要好好認真的生活,組一個溫暖的家庭、生可愛的小孩」

鄭號錫的聲音越來越小,語帶哽咽。

「要好好的過,好好的生活,好好變老,好好幸福的過完一生,知道嗎?」

「可是我想去找你、」

閔玧其拉住對方的手,

「不論你在哪,我都會想辦法,到你身邊——」

就像你離開後的那半年,我翻遍了韓國每個角落想找到你。每次快找到就被金南俊阻止,但這次我不會輕易放棄了,既使要揍扁那傢伙,我也要找到你。

鄭號錫卻對他搖了搖頭。

「你不可以來,不可以來。」「那裡太遠,你到不了的。」

「好了,該說再見了。」

鄭號錫往後退了幾步,腳步有些發軟——為了不讓閔玧其看出端倪,鄭號錫甚至連藥都沒有帶在身上。

對他來說,現在多走一步,都是巨大的困難與痛苦。

「再見了、」

「我最愛的,閔玧其。」

「號錫、」

不知不覺已經熱淚盈眶,一眨眼便使淚流下。

 

閔玧其鬆開了手。

 

「再見、再見、」

「我最愛的,鄭號錫。」

 

凝視著對方的雙眼,多希望時間能停留在此刻,只有彼此,沒有塵世喧囂,沒有病痛。

但那終究只是奢望。

 

閔玧其轉過身,邁開腳步。

鄭號錫回頭,癱軟在金南俊懷裡。

 

故事落幕了,人,終究也走散了。

 

FIN.

 

終於!各位!完結了!

全文破八千我真的要瘋......

微博明天上全文//

各位晚安,我要去看明天實習要用的資料了嗚嗚嗚

兩篇的評論都明早回覆//謝謝喜歡這個故事的所有小仙女(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