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泰錫】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05(fin.)


@切蛋啊 点文来了!抱歉久等了😭完结啦♡
▷養成系(?)、微虐
▷年齡操作有:文中金泰亨18歲,鄭號錫24歲
▷此章有南碩元素,請注意

金碩珍是凌晨的飛機到韓國,整理休息下後剛好去接金泰亨放學。金泰亨一出校門就看金碩珍的車停在校門邊,金南俊和金碩珍站在車旁有說有笑,看他出來了朝他揮了揮手。
金泰亨笑著抱了抱好久不見的兩個哥哥,和兩人離開了學校。

三人許久未見,一同到餐廳用餐並聊聊這三年發生的事。
「和號錫相處的還好嗎?」
「之前是挺好的……」
金泰亨想起鄭號錫心情很快蕩了下來,
「怎麼了?吵架了?」
「也不算是、……」
金泰亨支支吾吾了一陣子,才一五一十的說出他和鄭號錫之間的事。
「怎麼辦呢?我、又給他添麻煩了,是嗎?」
「他一定很困擾吧?照顧了很久的弟弟居然喜歡自己……」
「可是,我真的很喜歡他、很喜歡……」
「泰亨啊。」
金泰亨抬起頭,就看坐在他對面的金碩珍一臉溫柔的笑。
「喜歡一個人不是不對的事,你要勇敢一點呀。」
「你看我和南俊,不是也走在一起了嗎?」
金碩珍說著,還側過身親了金南俊一下。
「所以沒問題的,和他好好談一談吧。」
「如果真的不順利,我們也都在你的身邊,不會有事的。」

「勇敢的去面對一次吧,泰亨。」

今天是鄭號錫和金泰亨一起生活的最後一天。
金泰亨一早起來,就看小廚房的燈亮著,食物的香氣慢慢飄了出來。
他快速梳洗過後,一蹦一蹦的進了廚房,一把抱住正在和煎蛋奮戰的青年。
「哥早安!」
「!……泰亨,早。」
鄭號錫似乎沒料到金泰亨會這麼做,怔了幾秒才平復情緒,繼續手中的工作。
「哥……」
「泰亨阿……」
同時開口說著一樣的話讓兩人都笑了,鄭號錫說:
「你先說吧。」
「……我有話想跟號錫哥說,很重要的話。」
鄭號錫將鍋中的煎蛋翻了個面,
「剛好我也有話想對你說呢,泰亨。」

簡單卻不失營養的早餐在餐桌上冒著熱騰騰的白煙,西柚茶和可樂的氣味在空氣中融在了一塊。
「不是說了,一大早不要喝汽水。」
「可是我想喝嘛。」
「真是。」
鄭號錫也不惱,只是靜靜喝著自己的西柚茶。
「哥。」
「嗯。」
「我啊……是真的很喜歡哥。」
「理由可以很多,可是我後來覺得,只是因為號錫哥是號錫哥,所以我喜歡你。」
「這跟哥喜不喜歡我沒有關係,我就是喜歡哥、很喜歡哥。」
「所以哥,可不可以給我一個答案?不喜歡我也沒關係……」
「泰亨。」
金泰亨的眼裡微微積累了淚水,透過有些模糊的視線看過去,他喜歡的那個人正笑的一派溫和。
「怎麼說呢、我呀……」
在金泰亨面前一向沉穩的鄭號錫難得有些無措,斟酌著用字遣詞,只為了完整表達他的心意。
「身為哥哥的我,很喜歡跟泰亨的相處。可是呢,這樣的喜歡不知不覺就越了界、到了我無法控制的地步。」
「心裡一直有個聲音告訴我:這樣是不對的,你怎麼對得起把他託付給你的碩珍哥還有南俊哥呢?最重要的是,泰亨他會喜歡這樣的哥哥嗎?」
對他保持著超越兄弟情感的,哥哥。
「聽到你說你喜歡我的時候,說不開心是騙人的。可是不行啊,那個聲音還在心裡一直響著、說不可以、不可以。」
「可是、泰亨啊。」
「喜歡一個人,不是不對的事情。」
「所以我想告訴你——」
鄭號錫接下來的話,被撲過來的小獅子的吻給打斷。
而這一次,鄭號錫不反抗了,他坦然的閉上雙眼。
我想接納你,也接納喜歡你的我自己。
這樣,我們——
就能從此幸福快樂的生活下去吧?
你給我的愛,是最好的解答。
Fin.

【泰錫】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04

@切蛋啊 点文来了,抱歉久等了(TT)
▷養成系(?)、微虐
▷年齡操作有:文中金泰亨18歲,鄭號錫24歲

鄭號錫不記得朴智旻是什麼時候離開的,也不知道金泰亨什麼時候回來了。少年看著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沉著臉收拾了一地雜亂,接著在他旁邊隔了一段距離的地方坐下。
「智旻說了吧,哥?」
鄭號錫不說話。
「他說的,都是真的。」
「我喜歡哥,從很久以前就喜歡了。」
「泰亨!」
鄭號錫腦子裡思緒亂成一團,讓他根本無法好好組織、思考後才把話說出口,只能想到什麼說什麼。
「這樣不對,你跟我、不該這樣……」
「為什麼不可以?」
金泰亨猛地靠近,雙手撐在鄭號錫身體兩側的沙發椅背上,他整個人的影子蓋在鄭號錫身上。金泰亨的目光像狩獵中的獅子,專注且帶攻擊性。
「哥不是說,幸福快樂會在未來等著我嗎?」
「哥就是我的幸福快樂呀。」
「不、不對,我那時候不是這個意思……」
「可我感覺到的,就是這個意思啊。」
告訴我幸福快樂會在未來等著我的小哥哥,就是我的幸福快樂。
只要有你,我就幸福快樂的了。
鄭號錫才要回答,就被金泰亨急切的吻給堵個正著。
少年的吻青澀而魯莽,但確確實實在傳遞他的愛、傳遞他覺得言語無法表達、愛人沒有了解的,
他熾熱的愛意。
鄭號錫被吻得猝不及防而有些狼狽,只能被動的想撇開頭躲避,可被金泰亨一手扣的緊緊的,動也動不了。
「嗯、呵、泰、泰亨——」
金泰亨直到身下的青年漲紅了臉似乎快要缺氧才鬆開他,後者大口喘氣,眼裡似乎帶了淚,水亮亮的。
「哥,我真的、好喜歡你。」
比你想的,還要更喜歡更喜歡。
喜歡到我覺得我是傻子,卻還是放不開手。
喜歡到我聽到智旻說他喜歡你的時候,完全控制不住情緒——
我的憤怒和不安,你不會知道。
但即使這樣也沒關係,你只要知道我喜歡你、喜歡你到要發瘋的程度就行了。
鄭號錫的視線被淚水模糊,他注視著眼前的弟弟。金泰亨的眼神依然是堅定的,可鄭號錫看的出來其中夾雜著害怕、不安和些許期待。
鄭號錫良久都沒有說話,直到金泰亨終於等不下去想開口,他才說:
「我一直都沒有跟你說、應該說,我們都沒有注意到」
「碩珍哥,下個星期就回國了喔。」
「所以、泰亨呀、」
「我們、就這樣了。」
你該回去了,我們該分開了。
說完也不等金泰亨回答便走進房間,輕輕關上了門、落下了鎖。

金泰亨瑟縮在沙發上,臉埋進雙膝之間,他環抱自己企求一點安全感。
好冷。
我該怎麼辦呢?我該、怎麼辦?
一激動就什麼都說出來什麼都做了。
明明都忍了三年了,怎麼就這麼說出來了呢?
怎麼辦呢?我怎麼辦呢?
金泰亨覺得自己像被掐著脖子,只能等著鄭號錫決定他的生,
或死。

鄭號錫坐在床上,他收起雙腿,如蛹般縮成一團。
他的心思已經稍稍沉澱,但漸漸變的清晰的喜悅和隨著而來的罪惡感依然在心底相互抵抗。
他是哥哥,是被託付要照顧泰亨的人,怎麼可以喜歡泰亨呢?
可是心動是隱藏的了的嗎?
可是喜歡是隱藏的了的嗎?
在金泰亨還沒和他告白前,他相信自己可以藏的很好。
可是現在狀況不再一樣。
他以前的所有幻想好像都能實現,他所臆想或解讀的每個舉動與話語都不再只是想像——
夢想就在眼前,他能拒絕的了嗎?
理智和道德告訴他這樣不對,可悸動推著他向他靠近。
可智旻呢?那孩子怎麼辦呢?
雖然自己對他並沒有心動的感覺,可是他能丟著他不管,就這樣牽起金泰亨的手嗎?
這樣不好,那孩子會多傷心呢。
各式思緒在鄭號錫的腦袋裏爭論、糾纏,始終得不出一個結果,只讓他又掉了幾滴眼淚,後沉沉睡去。

TBC.

【泰锡】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03

@切蛋啊 点文来啦,抱歉久等了😭
▷養成系(?)、微虐
▷年齡操作有:文中金泰亨18歲,鄭號錫24歲
▷此章有米錫元素,請注意
▷预计五章内完结♡

那天以後,金泰亨的狀況漸漸變好。鄭號錫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方法擺平了來找他麻煩的傢伙,打架的次數很快減少了許多。
朴智旻現在幾乎天天和金泰亨黏在一塊兒。每天放學都能看到他和金泰亨並肩從學校走出來,假日也常約出去玩或溫習功課。
金泰亨時不時也邀朴智旻到家裡玩,朴智旻督促金泰亨做作業,金泰亨拉著朴智旻打電動。
鄭號錫很高興金泰亨能交上好朋友,因此每次金泰亨說要留朴智旻在家裡過夜,鄭號錫從來不會拒絕。
因此他沒注意到,那孩子看他的目光有些不同。

某個假日,金泰亨和朴智旻約了讀書早早去了圖書館,鄭號錫一個人在家看書休息。
下午大約三點時,電鈴響了。
鄭號錫疑惑地開了門,就看朴智旻站在門口,小小的手交握在一塊,相互捏著都快出汗。
「智旻,怎麼只有你一個人?泰亨呢?」
鄭號錫不疑有他讓朴智旻進了門,可朴智旻就站在玄關不動。
「智旻?」
鄭號錫看他不進門才覺得狀況不太對,他急忙問:
「智旻?泰亨呢?泰亨他——」
「泰亨很好!哥不用擔心!」
朴智旻突然的大吼讓鄭號錫愣在原地,他呆了一下想是自己的態度嚇到這孩子了,這才放柔了語氣說:
「哥剛才太衝動了不好意思呀智旻,智旻來家裡是有什麼特別的事情要跟哥說嗎?」
「唔……嗯!」
朴智旻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顯的有些慌張,只在聽到問題的時候快速點了點頭。
「我有、有事想跟號錫哥說。」
鄭號錫看眼前少年不安的模樣,想他八成是有心事想跟自己說,於是放軟了態度,
「要進來坐嗎?我給你泡杯茶。」
「啊,好、好的。」
鄭號錫進廚房泡了紅茶出來,就看朴智旻坐在沙發一角絞著手指,臉蛋泛著微微的紅。
「別緊張,先喝茶吧。糖加一匙,對嗎?」
鄭號錫在杯裡先加了一茶匙糖後,斟了杯紅茶給朴智旻。
朴智旻道了謝接過。他沒有立刻喝,只是盯著杯底的糖一點點融化,然後怯怯的開了口:
「號錫哥,我今天跟泰亨吵架了。」
「他說,他再也不要和我當朋友了……」
朴智旻的聲音被哽咽聲弄的有些模糊,眼淚躂、躂的滴進褐色的茶湯裡。
「怎麼吵架了呢?」
鄭號錫挨著朴智旻坐下,輕輕拍拍朴智旻的背安撫他。
「因為、因為……」
「因為、我跟他說,我喜歡號錫哥,很喜歡、很喜歡……」
「咦?」
鄭號錫差點把手中的茶杯落到地上,但茶湯仍稍稍灑了出來,在茶盤上留下一圈暗色的弧。
朴智旻仍然哭著,斷斷續續地說:
「哥不記得我了吧?在舞蹈教室,哥曾教過我跳舞。」
「那時候我才國中,哥來舞蹈教室幫原來的老師代課。」
「我從那個時候就喜歡號錫哥了。」
突然,朴智旻抓住了鄭號錫的手。鄭號錫看著眼前的少年,眼眶裡滿是淚水,看起來侷促不安而慌張。
因兩人鬆手而落下的茶杯在地上撞在一塊,紅茶染紅了一塊地板。
「我、我真的不是為了接近號錫哥才和泰亨交朋友的,真的不是!哥,你要相信我……」
鄭號錫吞了口口水,才開口:
「所、所以你們是為了這個吵架?沒關係我幫你跟泰亨說說——」
他避開最敏感的問題,顧左右而言他。
在朴智旻說出更多令他無法思考的事之前,他得抵抗、他得逃開。
「不是。」
可下一秒,朴智旻的話像爪子狠狠抓住了想逃跑的他,
「是因為泰亨也喜歡號錫哥,所以我們才吵架的。」
鄭號錫一把甩開了朴智旻的手。

世界往他不願意的方向,開始傾斜。
TBC.

【泰錫】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02

@切蛋啊 點文來啦,抱歉讓親久等了😭
▷養成系(?)、微虐
▷年齡操作有:文中金泰亨18歲,鄭號錫24歲
▷寫著寫著一發不可收拾,計畫有變,預計五篇內完結♡

隨著新學期的開始,鄭號錫和金泰亨的兩人新生活也隨之展開。
兩人住在金碩珍選定金泰亨學校附近的大樓型社區,簡簡單單三房一廳一小廚房,兩間獨立的衛浴。
鄭號錫早上送金泰亨去學校後去大學舞蹈系教課,下課了再去金泰亨學校對面的咖啡廳等他放學,兩人一起在外面吃過晚飯才
家。
有時下課的早,鄭號錫會去超市買些青菜魚肉,回家煮一頓。
金泰亨總說好吃,把每一道菜都吃的乾乾淨淨。
兩人的小日子就這麼平平靜靜的過了一兩個月,直到第一次狀況發生。

那天,鄭號錫風風火火地趕到學校,一進辦公室就看金泰亨站在班導師旁邊正被叨念著。金泰亨低頭盯著地板,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把老師的話聽進去。
「老師不好意思我是金泰亨的……哥哥,請問我們泰亨他?」
鄭號錫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了哥哥這個稱呼。
雖然不是親哥哥,不過這麼稱呼比較適合吧。
「哎呀,不是我要說,功課好我們是沒資格說他什麼,可打架就是不好啊、更何況還帶上智旻……」
班導師一看來的不是以前有權有勢的兄長,而只是一個照顧金泰亨的青年,忍不住發起牢騷。
那天,鄭號錫像做錯事的孩子站在金泰亨身邊被唸了至少一個鐘頭。途中他只能不斷的道歉、不斷的說「我會好好教他的,真的給老師添麻煩了。」

後來,這樣的狀況越來越頻繁。本來一個月一次,後來半個月一次,現在幾乎每個禮拜鄭號錫都得被老師叫到學校去。
鄭號錫每次都嘗試著要和金泰亨談談在學校發生的事,可後者只要問到相關的事情就陷入沉默,無論他怎麼問,金泰亨就是不肯說。

而這一次,已經是鄭號錫這個月第四次被通知來學校了。
兩人從學校一路無語直到到家。
金泰亨不敢說話,鄭號錫無話可說。
到了家,隨手將背包丟在一旁,鄭號錫疲倦地陷在沙發裡,閉起眼一語不發。
金泰亨在沙發的另一側坐下,等著鄭號錫開口。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鄭號錫嘆了口氣後站起身說:
「泰亨去洗澡吧,我去做飯。」
「哥什麼都不問我嗎?」
「我問了你就會告訴我嗎?」
金泰亨又不說話了。
鄭號錫也沒有等他回答,逕自往廚房走去。

金泰亨洗完澡,站在廚房門邊,看見鄭號錫正翻攪著湯鍋,用小湯匙試著味道。
金泰亨沒來由的很想哭。
眼淚原比他想的要來的誠實,積累在眼眶裡被他忍住了,他吸吸鼻子平復下情緒後才走進廚房。
他貓著腳靠近,一把從背後抱住了鄭號錫。
鄭號錫沒被突如其來嚇著,因為從沐浴乳香氣飄進鼻間時,他就知道金泰亨進了廚房。
「哥。」
「嗯?去把桌上收一收,準備吃飯——」
「我都會告訴哥的。哥想知道什麼,我都會說的。」
鄭號錫這才放鬆的緊繃的情緒,伸手拍拍金泰亨環在他腰上的手,
「我知道了,快去收桌子吧。」

飯後兩人窩在沙發上。金泰亨靠在鄭號錫身上,乖乖吃著洗切好的水果時,鄭號錫拿來醫藥箱替金泰亨處理身上的傷口,平靜地開口:
「泰亨呀,為什麼打架呢?」
金泰亨咬了一口蘋果,嚼碎了吞下後才說:
「因為他們欺負智旻。」
朴智旻那孩子鄭號錫見過幾次,是個溫和乖巧的孩子,不像是會惹是生非的人。
「那他們為什麼要欺負智旻呢?」
「因為我。」
因為家裡狀況的關係,金泰亨被金碩珍從原本的學校轉學到了現在的學校。剛開始他的狀況不太好,在班上也不太願意說話也不太理人,只有班長朴智旻會來關心他的生活、功課,兩個人就這麼成了朋友。
後來,校內開始有金泰亨的傳言出現:說他原來是大企業的少爺,因為家裡出狀況才轉學到這裡來、說他爸媽的事情、說他家裡的事情。
金泰亨本來對這些傳言不甚在意,但偏偏有人會為了這種事情來找他麻煩,勒索、圍毆的事情一次一次出現。金泰亨雖是溫和的孩子,可不代表他會乖乖任人欺負,打架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智旻他,是為了幫我。」
金泰亨這些事本來都是瞞著朴智旻的,不想讓他為自己擔心。
可某次金泰亨被欺負的時候,剛好被經過的朴智旻看見了。朴智旻想也沒想就衝過去想幫金泰亨,結果和他一起被揍了一頓。
「後來,他們不只找我麻煩、還老是去堵智旻……」
「所以才一直打架?」
「嗯……」
金泰亨往鄭號錫的懷裡靠了靠,悶悶地說:
「哥,是不是只要和我扯上關係就沒好事?」
「你看碩珍哥,因為我家裡的關係到現在還在處理各種問題;智旻也是,因為我的關係才會被欺負;哥也是……」
「我、是不是給你們添了很多麻煩呢?」
金泰亨縮了縮身子,靠著鄭號錫的胸口他不敢抬頭看他。
我知道我是個麻煩,可我真的不想從你眼中看到厭煩和嫌棄。
拜託、拜託——
「呀,金泰亨!」
鄭號錫揪著金泰亨衣服的後領,輕輕把他從自己懷裡稍微拉出,好讓他能好好看看自己。
金泰亨被強迫和鄭號錫對視,他的目光撞上他滿眼的溫暖柔和,心裡的苦澀一點點被溫柔的甜蜜填滿。
「你不是個麻煩!不管是我、碩珍哥或智旻,都不曾覺得你是麻煩,知道嗎?傻小子!」
「哥……」
「下次再碰到事情要跟我說呀!不要再一個人扛著了,你的身邊還有很多人,不是嗎?」
鄭號錫把金泰亨緊緊抱回懷裡。
他還是當年那個躲在花園裡哭著的小孩子,等著有人找到他,替他擦去眼淚、陪他走出悲傷。
「嗯、嗯……」
「無論發生什麼事,哥都在這裡呢,哥不會走的。」
「嗯、嗯……」
金泰亨緊緊回抱鄭號錫,無法言語。

TBC.

【泰錫】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01.

@切蛋啊  抱歉讓親等很久😭 點文來啦
▷養成系(?)、微虐
▷年齡操作有:文中金泰亨18歲,鄭號錫24歲
▷預計五篇內完結♡

「老師真的十分抱歉!」
鄭號錫不知道這是他今天第幾次跟面前的老師鞠躬道歉,而罪魁禍首本人則沉默的站在他身邊,一語不發。
老師看他這樣一直道歉也不好再說下去,只是說:
「泰亨的成績一直很好,老師也不好多說他什麼,可是課還是要上啊、更何況是和同學打架——」
「是他們先欺負我朋友的!」
想起他們揪著朴智旻打鬧的樣子,金泰亨的拳頭握的緊緊的。
「泰亨!」
鄭號錫急忙將金泰亨拉到身後,好擋著他做其他出格的事。
「我當然知道你不會沒理由找架打,可你們應該來找老師處理而不是自己動手——」
「等老師處理,智旻會死掉的。」
「別頂嘴了,泰亨。」
鄭號錫用力握了握金泰亨的手,後者終是閉上了嘴。
「老師真的非常抱歉,我會好好說說他的。」
鄭號錫又鞠了一次躬,這次壓著金泰亨一起。後者雖然不情不願,可看見鄭號錫疲倦的神情,還是乖乖彎下了腰。
老師看這情況,知道今天是說不下去了,只好叨念了幾句後就讓兩人離開辦公室。

兩人回家的路上一路無言。金泰亨背著空蕩的書包,像小尾巴似的跟在鄭號錫後頭一公尺處,心裡思考著該怎麼跟鄭號錫道歉。
鄭號錫不是第一次來學校處理金泰亨的事情。身為他的照顧者,金泰亨成年前大大小小的事都得經過他,不分好事壞事。
鄭號錫想起三年前自己才21歲,在喪禮上看到,只有15歲的金泰亨。
金泰亨家裡本是豪門企業,人人搶著攀親帶故。可一夕之間金泰亨的父母過世、公司垮台,本來為了利益而聚在一起的眾人紛紛搶了自己那份便抽身離開,留下獨子金泰亨——一個剛考上高中、涉世未深的孩子一個人面對一瞬間破碎的家庭和幸福。
幾個金家的哥哥姐姐看不過去,趕忙來幫幫這個弟弟,金南俊和金碩珍便是其中之一。他們幫忙處理公司的事宜和金泰亨家裡的喪事,鄭號錫就是在那碰上這個少年。
說起來鄭號錫勉勉強強算是金泰亨的表哥,當天跟著爸媽來參加喪禮,一眼就看見坐在角落的金泰亨。
少年因為身份的關係被迫坐在非常前面的位置,只有十五歲尚嫌稚嫩的身板套著正式的西裝,連最上面的釦子都扣上了。
因為是背對,鄭號錫看不清金泰亨的樣子,不知道他有沒有掉淚。可鄭號錫望著那努力挺直的模樣,他想:多可憐的孩子。
鄭號錫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那孩子身上直到喪禮結束。爸媽和許久未見的親戚們噓寒問暖聊著近況,鄭號錫覺得無聊便找個理由溜走了,在大宅裡四處逛逛。

鄭號錫是在後院花園的角落,碰上正在哭泣的金泰亨。
聽見腳步聲靠近,縮在花園角落的少年警戒地吼了聲:
「誰在那裡!」
鄭號錫本沒發現有人,被這故作兇狠卻帶著鼻音的警告弄得停下了腳步。他想了想,盡量放輕了聲音說:
「我是鄭號錫,你是泰亨嗎?你還好嗎?」
「鄭號錫?」
少年小聲的複述了他的名字,想了幾秒後說:
「我不認識你,你是誰?為什麼在這裡?」
「我、我很無聊所以在宅子裡逛逛……」
鄭號錫稍稍往聲音方向靠近,在花叢前停下腳步。
「你還好嗎?泰亨?」
「……不用你管,走開。」
金泰亨朝裡面又縮了縮,甚至出聲趕鄭號錫離開。
但鄭號錫沒有因此離開。他背靠著花叢坐了下來,溫柔地開口:「泰亨呀,我這麼叫你可以嗎?
   辛苦你了,真的,辛苦你了。」
「我也沒大你幾歲,所以可以理解你現在的難過跟痛苦。」
「雖然我沒有你那麼厲害的家族背景,可是失去的痛苦都是一樣的吧?」
「可是,泰亨呀——」
「這不是你的錯喔,這不是你的錯。不要責備自己,也不要怨恨離開的人。」
「你的幸福快樂不會在這裡結束的,知道嗎?」
鄭號錫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沒頭沒腦的對一個認識不到五分鐘的孩子說這樣的話,可能是因為——心疼這個孩子吧,才十五歲,就要背負那麼多痛苦。
「雖然現在好像還看不到,可是幸福快樂真的等在未來的,要好好相信著、活下去呀。」
「……你騙人。」
沒料到金泰亨會回答他的話,鄭號錫怔了一秒才開口:
「我沒騙人。」
「你騙人!」
「我有沒有騙人,你活下去不就知道了嗎?」
「可是、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啊。」
金泰亨語氣裡硬裝出來的兇狠褪去,哽咽的哭音讓鄭號錫鼻頭一酸。他急忙穩住自己的情緒,堅定的說:
「誰說的,不是還有我嗎?」
「我在這裡陪著泰亨呢。」
說完,他站起了身,撥開花叢後一把抱住了站在原地掉眼淚的少年。
「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
那是金泰亨和鄭號錫的第一次相遇。

之後他們斷斷續續一直有見面,關係也越來越好。鄭號錫覺得自己多了個可愛的弟弟挺高興,金泰亨則因為多了個可以依靠的人,得以撐過最痛苦的一段日子。
直到一年前,金泰亨原本的監護人金碩珍要出國處理金家的海外企業,有大約三到四年不在國內,因此將金泰亨托給鄭號錫照顧。
「泰亨這孩子,其他人通通不要,就說要他號錫哥……」
金碩珍略帶歉意的說,一旁金南俊安慰般握了握他的手。
「可以麻煩你照顧一下泰亨嗎?錢跟房子的事不用擔心。房子我已經租好了,租金租約也都處理好了,你們只要搬進去就好。」
「然後照顧費我會每個月匯給你的,這樣可以嗎?」
「這不只是泰亨的請託,也是我的請託……我們身邊真的沒有幾個可以信任的人了,拜託你。」
鄭號錫其實並不排斥這件事。
本來他就打算要搬出家裡,這件事只是給他提供了一個理由和機會。
「可以是可以……」
「如果你還有其他要求可以提出來,只要我做的到都能滿足你!」
以為是自己的條件開的不夠好,金碩珍急忙說。
「不是、那個,租金的部分我也要出一半,畢竟我也要住在那裡,完全讓你們出這樣不好……」
「然後照顧費……總覺得拿了不太好,我也有穩定的工作了,應該足以養活我跟泰亨。」
「沒問題的,我來照顧泰亨吧。」
鄭號錫笑笑的,讓身旁的金泰亨抱了滿懷。

TBC.

【All錫】WINGS Stigma 01

▷此系列文詳細設定與章節列表請走:http://gena850613.lofter.com/post/1d1a2f74_d60fe16
▷本文中出現歌詞原文及翻譯引用自懶懶的吐槽小窩:http://infinite0903.pixnet.net/blog/post/220621443-%5B%E9%9F%93%E4%B8%AD%E6%AD%8C%E8%A9%9E%5D%E9%98%B2%E5%BD%88%E5%B0%91%E5%B9%B4%E5%9C%98-v---stigma

Stigma.01
▶CP:泰錫

「我想成為你的天使,但我卻無法拯救你。」

【숨겨왔어
    I tell you something
    曾經埋藏著的
     I tell you something】
 

06/12 。Wednesday,7:05A.M.

金泰亨在一身冷汗的狀態下驚醒,身體還微微發著顫,彷彿夢裡刺骨的寒意還未褪去。
他每到要去別墅的前一天晚上,總是會做同一個夢。
夢裡,看起來只有四五歲的小孩被關在黑色鐵欄杆圍住的監牢裏。監牢沒有門,金泰亨連他究竟怎麼進去的都不知道。監牢裡,小孩哭的很傷心、聲音因為呼喊急切而有些沙啞,小小的手很努力很努力伸出監牢外,向著金泰亨伸來——
「泰泰、救命、救命……」

金泰亨每次都沒能救出小孩。
當他一碰觸到他,那瞬間襲上他全身的寒意會讓他不得不從夢裡清醒,而小孩則仍在他的夢裡哭泣、求救,等待他下一次的來到。
金泰亨從床上坐起,拍拍自己的臉讓自己清醒一點,順便驅趕環繞周身的寒意。
今天是要去那裡的日子,得打起精神才行。
簡單洗漱後,挑了件暗色系的毛衣搭上破褲,抓了軍綠色空軍外套在手裡,金泰亨放輕腳步出了房間。
走廊上沒有人,房間的門都是闔上的。金泰亨快速穿越,剛踏入客廳就見廚房的燈亮著,他也沒多想就走了進去。
裡面的人正在料理大家的早餐,見他來了便打了聲招呼:
「早呀,泰亨。」
「碩珍哥早安。」
金泰亨將頭靠在金碩珍的肩上。金碩珍笑笑沒阻止,只是加快了手裡的動作。
「今天要去號錫那裡?」
唰的一聲,調味好的蛋液下鍋。
「嗯。」
「那早餐給你帶著吃吧,再等一下。咖啡或茶先自己裝到保溫瓶裡,快去。」
「好。」
金泰亨乖乖到飯廳,桌上放著咖啡和西柚茶各一壺。他想了想,從櫃子裏拿了兩個保溫瓶,兩種都裝滿了。
此時金碩珍也打包好早餐,用提袋裝好了遞過來。金泰亨道了謝後接過,將保溫瓶也放進提袋裡,和金碩珍打過招呼便出了門。
金碩珍目送他離開,直到鐵門完全闔上。他看著窗外水藍色的天,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車程不長,很快金泰亨就到了別墅門口。付了車資後,他從袋裡拿了一份早餐和那瓶咖啡遞給司機。
「大叔工作辛苦了,這個送給您吃!」
不等司機回答,他跳下車頭也不回走向了別墅。
碩珍哥也真是的,總是準備兩份早餐——
明明知道號錫哥只能吃這裡準備的啊,真是。

不過西柚茶號錫哥很喜歡呢,偷偷給他喝一點吧。

【 그저 묻어두기엔
    深藏於心底的
    이젠 버틸 수가 없는 걸
    現在再也無法抵抗】

06/12 。Wednesday,8:05A.M.

金泰亨到達鄭號錫房間時,鄭號錫正坐在床上,慢慢吃著早餐。
見他進來反射性抬頭一看,對著他眨了幾下眼,不確定地問:
「金、泰亨?」
「答對啦!是我~」
金泰亨露出招牌的溫暖微笑,眼睛柔和地彎起。鄭號錫看著他笑了笑,又繼續將手中的白麵包撕成一小塊一小塊放進嘴裡。
見他沒太大反應他也不生氣,金泰亨拉了張椅子在床邊坐下,看著鄭號錫吃飯的樣子,很快陷進思緒裡。

「你,是誰?」
金泰亨記得,鄭號錫第一次這麼對他說的時候他,他幾乎要崩潰。
「我、我是泰亨啊,哥不記得我了?」
他著急的湊近,想讓鄭號錫看清楚他的臉,讓他好好認出自己是誰。
「泰、亨?」
「……啊,有的有的。泰亨、金泰亨,我記得的。」
鄭號錫似乎在記憶裡搜尋了一陣,才找到金泰亨的名字與模樣,抱歉的對他笑了笑。
「抱歉啊泰亨,我最近記性不太好,老是忘記事情……」
看鄭號錫想起自己他鬆了口氣,才繼續笑笑打鬧著和他相處。
但隨著發生的次數越來越頻繁,金泰亨知道糟了——
那才不是什麼一時的不記得,而是鄭號錫的病情,惡化了。

確定事實的當天,他一回宿舍就急忙跑進金南俊的房間,告訴金南俊鄭號錫的狀況,希望他能讓醫療團隊幫幫鄭號錫。
但金南俊聽完後沉默了半晌,卻只是摘下眼鏡煩躁地捏了捏鼻樑,冷著聲說:
「好,我會告訴他們的。泰亨你先回你房間去吧。」
「南俊哥——」
「回去。」
金泰亨人生第一次,有想揍金南俊的衝動。
可他捏緊了拳頭,甩門離開了金南俊的房間。

「泰亨。」
「怎麼了怎麼了?」
聽見鄭號錫的呼喚,金泰亨從思緒中回神。
「呃、嗯……那個……」
鄭號錫張著嘴又閉上,臉紅了紅又欲啟口,卻又低下頭,糾結著要不要開口。
金泰亨對他這樣欲言又止的模樣已經很熟悉了。他站起身,在床沿坐下,側頭親了親他的臉。
「我是你的愛人沒錯,別害羞。」
「唔、嗯……」
我是你可愛的愛人喔,號錫哥。
是為了愛你而親手把你關進華麗籠子的、殘忍的——
愛著你的人喔。

TBC.

這次更新的比較少😢
抱歉了大家😢
新的一個月,朔望會繼續努力寫文的😊
謝謝小夥伴們的鼓勵和等待♡

(佔tag抱歉🙇🙇

呜哇哇哇在情人节这天100粉啦💑
谢谢大家的喜欢,我会继续努力写文的🙆

100粉的活动💃💃💃
(好吧我觉得我有点没创意……

今天晚上12点前,在这篇文章底下评论你想看哪一篇文的更新,我会照着大家评论的顺序来更文的🙌

然后开放「头香者」可以点一篇文👼
CP见tag٩(๑òωó๑)۶
(抱歉这次只开放一篇🙇因为我之前的点文都还没还完……抱歉🙇🙇🙇

谢谢大家,谢谢每一个评论跟小红心,我真的都有好好看着的,谢谢💏
能被你们喜欢,真的太好了😻

【All錫】宿舍日常04(完)

▷是個CP味沒有很重的短篇
▷團寵鄭號錫

19:40
酒足飯飽後,三個忙內在廚房裡鬧哄哄洗碗切水果,金碩珍拿著遙控器一台轉過一台,時不時餵靠在他身上的鄭號錫幾片薯片。
「號錫哥!」
「怎麼了?」
「快來快來!」
「來了~」
鄭號錫應了聲,直起身子伸伸懶腰才慢呼呼晃到廚房門口。
就看一顆和他的頭差不多的泡泡,在他跟前「啵」的一聲破了。
「呀,號錫哥你太慢了,它剛剛飛了好久等你來呢。」
吹出泡泡的金泰亨扁了扁嘴,假裝不開心的樣子。
「抱歉抱歉。所以你們在吹泡泡呀……」
「哥要一起嗎?」
朴智旻裝了點洗碗的泡泡水在碗裡。
Beautiful四人組又玩開了,一下比誰吹的泡泡大,一下比誰吹的泡泡飛的遠,時不時用泡泡水點對方的鼻尖和臉頰,後者反擊將泡泡水往他臉上糊。
「你們四個!」
被吵的不能的金碩珍終於到廚房來,看見四個人臉上都沾上泡泡水,廚房裡還好多泡泡飄著飛。
「真是!別玩了,看都弄成什麼樣!……」
金碩珍無奈地洗了熱毛巾來,像媽媽一樣給四個人擦臉,順道指使擦完臉的小孩把剩下碗筷洗乾淨。
知道胡鬧過頭,小孩乖乖將碗洗乾淨了,急忙端著洗切好的水果往客廳到逃。
鄭號錫是最後一個給哥哥擦臉的。弟弟們都溜回客廳,金碩珍依然叨叨絮絮念著:
「號錫你可是哥哥呀,不要老跟著弟弟們胡鬧。」
「可是很好玩嘛,要不哥你試試?」
「鄭號錫——」
「好啦好啦,」
鄭號錫衝著金碩珍露出了一個頑皮的笑,小梨渦晃呀晃的。
「我下次會管著他們的,金媽咪。」
「這才乖,鄭小錫。」

「呀南俊哥你要吃自己插阿,幹嘛吃我的!」
「借哥吃一下。」
「那我要吃柾國的!」
「呀,哥!」
金碩珍和鄭號錫從廚房裡出來時,田柾國正追著金泰亨滿屋子跑。閔玧其被吵鬧逼的從房裡出來,小聲罵了聲髒話後窩在沙發上,搶過朴智旻抱著的大玻璃碗,發洩似的啃起小番茄。
朴智旻被欺負了覺得委屈,但面對實權他敢怒不敢言,只好轉而去搶金南俊懷裡那盆切好的蘋果。
金碩珍只得去制住那兩個滿屋子跑的臭小子,一手拎一個丟回沙發上。鄭號錫溜到閔玧其旁邊坐下,靠著他哥吃小番茄,順便嘲笑被管教的兩個小孩。
仗勢欺人說的就是你呀哥!
以為閔•實權•玧其罩著你我們就不敢弄你了嗎?
兩個弟弟本來是敵人在瞬間成了同盟,兩人一條心往鄭號錫襲去。
「呀哥救我!」
靠著隊上實權天不怕地不怕的鄭號錫聰明地往閔玧其懷裡鑽。見狀閔玧其拍拍懷裡的小傢伙,說了:
「錫錫阿,你自己欺負別人哥可救不了你。」
「哥你怎麼這樣——」
失去靠山鄭號錫只得趕緊從沙發區起身,思考該往哪裡逃。
「快逃吧哥幫你擋個兩秒。」
閔玧其軟軟拿小蕃茄丟兩個弟弟,立刻被金碩珍吼「呀!不要浪費食物!」
丟出去的小番茄也沒浪費掉,被兩個弟弟接住吃了。
趁弟弟吃蕃茄,鄭號錫早已溜進房間被窩裡躲好。但兩個弟弟可不傻,很快找到了房間裏。
「厚比哥~」
「哥你這樣欺負完就跑是不對的!」
我不跑難道我在原地等你嗎?!
被窩裡鄭號錫縮起身子,嘗試讓自己看起來小一點,他想這樣可能比較不會被發現。殊不知這動作引起弟弟的注意,雙雙圍到床邊來。
金泰亨率先跳上床,一股腦往後被子裏鑽,抓到他哥就雙手齊上——搔他癢。田柾國則一把掀開被子,再幫著金泰亨攻擊。
鄭號錫被弄得一邊笑一邊發出怪叫,雙手揮舞想擋著弟弟的手,但兩手終究贏不了四手,最後還是只得讓弟弟擺佈。
吵吵鬧鬧一段時間,三人都累的倒在床上。金泰亨田柾國一人一邊圍住了鄭號錫,一個靠著胸口一個靠著背,都笑的一臉滿足。
「哥今晚就這麼睡吧。」
「好嘛好嘛~」
「這樣,你們半夜會被我踢下床的。」
「不會!」
「真是,哪來的自信……」
這時朴智旻也進了房間,看三個人躺在床上也想參一角,便直接疊了上去。
「喔喔喔雞米妮你好重!」
「我才不重呢。」
「好了好了都起來~」
鄭號錫剛好藉這機會讓弟弟們都起來,再把他們全趕回客廳去。
真這麼睡,雖然挺溫暖的,但不得被擠死呢。
鄭號錫一邊想著,一邊推弟弟出房間。

23:05

因為明天一早就要趕到春川市公演,金南俊早早趕大家梳洗上床。
鄭號錫躺在床上滑手機。刷出刷著看到前幾天商演的飯拍,見幾張閔玧其拍的好看便載了傳給他。
「哥好好看呀。」
「我一直很好看。錫錫你還不睡?」
「泰亨還沒回來呢,還沒關燈。哥也還沒睡呀。」
「碩珍哥還沒回來,等他回來。」
「阿,泰亨被珍哥抓回來了,八成等等就會回房了。」
「好哦。」
鄭號錫挑了張晚安的貼圖發過去,直到收到閔玧其回的晚安才笑著關了手機。
「厚比哥晚安,雞米妮晚安!」
「哥晚安,泰亨晚安。」
「泰亨晚安,智旻晚安~」
鄭號錫摸摸湊到床邊的兩位弟弟的頭,笑得無比溫柔。

和你們在一起,是我最幸福的事呀。
Fin

我終於寫完這篇了啊(歡呼
本來預計的短篇居然爆到六千多字我也是醉了(倒
一邊看直播一邊碼文♡

今晚的錫錫真的好好看Q
跳了Boy meets Evil呀♡
差點在螢幕前尖叫♡♡♡
幫錫錫穿外套的南俊好男友(蓋章

【All錫】宿舍日常03


▷是個CP味沒有很重的短篇
▷團寵鄭號錫
▷▷這篇原本打算今天可以完結的,但我我Q

12:30
給弟弟打電話讓他們自己解決午餐,一群人胡亂吃過外賣後,便各自忙碌。
閔玧其回工作室埋首做音樂,金碩珍和金南俊在練習室裡,接受鄭號錫的舞蹈教學。

15:30

一直練習到金碩珍躺在地上耍賴說累了動不了、金南俊舉雙手贊成後,鄭號錫才笑笑放兩人去喝水休息。
而他帶起耳機,放了MAMA舞台的音樂,舞動肢體開始下一個階段的練習。
金南俊和金碩珍在練習室外碰上弟弟line三人組,五個人又吵又鬧的回練習室,正好碰上整首曲子的開頭。
朴智旻觀察了幾秒後,立刻跑到鄭號錫身旁的位置站定,數幾下拍子加入舞蹈的行列。
鄭號錫這才透過鏡子發現五個人,他輕輕笑了下後又繼續跳,直到Solo曲告終。
「呀,厚比哥的這首舞不管看幾次都好喜歡呀!」
金泰亨衝過來抱著鄭號錫蹭了蹭,朴智旻也跟著黏了過來。
「號錫哥一直都跳的很好呀。」
「雞米妮沒聽音樂,拍子也對的很準,真棒!」
鄭號錫獎勵性揉揉朴智旻的頭,後者因此笑彎了眼。
田柾國跟著兩個小哥哥圍在鄭號錫身邊。beautiful四人組湊一起很快就玩開了,整個練習室都是他們打鬧的笑聲和大叫。
「吶,南俊。」
金碩珍看著和弟弟們打鬧成一團的鄭號錫,眼光裡滿是藏不住的柔和。
「嗯?」
「你不覺得,我們現在很像看小孩玩的爸爸媽媽?」
「要是這群臭小子是我兒子,我會一天到晚被氣的半死吧?」
「哈哈說的也是。」

兩個金氏哥哥一邊喝水一邊看著他們打鬧,心底泛起絲絲暖意。
雖然偶爾會嫌他們太吵,但這就是防彈的日常阿,少了他們可不行。

等弟弟們打鬧的差不多,金碩珍才上來停止戰局。順便抓上田柾國和金南俊和自己去超市買東西,準備晚上給最近因為回歸而十分辛苦的弟弟們好好補一頓。
「喔喔喔喔萬歲!」
「好久沒有吃碩珍哥煮大餐啦~」
「我想吃火鍋呀火鍋!」
「好好好,你們記得叫玧其一起回宿舍啊。」
「收到!」
金泰亨笑著拉上同年親故,準備去當烈士,挑戰閔•隊上實權•魔王•玧其副本。
「號錫哥要保佑我們平安歸來呀!」
兩個弟弟衝過來抱了抱鄭號錫後,就大義凜然地牽著手往工作室去了。
練習室一下只剩下鄭號錫一個。他稍稍整理了下環境收拾了東西後在鏡壁前坐下,看著鏡裡自己的倒影,說:
「你被很多很好的人喜愛著呢,所以要更努力才行!」
輕輕對自己說了聲Fighting,這才關上練習室的燈離開。

17:20
鄭號錫洗完澡出來,就被金碩珍喚進廚房打下手。他簡單擦頭髮後就咚咚咚地跑到廚房,挽起袖子準備幫忙——
「錫錫先去吹乾頭髮。」
閔玧其看鄭號錫到了廚房也跟進去,就看著小傢伙連頭髮都沒吹乾就打算開始幫忙,這才出聲阻止。
「我來幫忙,你先去吹乾再來。」
「是啊號錫快去,免得等等感冒了!」
忙著處理料理的金碩珍這才注意到鄭號錫頂著濕漉漉的蘑菇頭,急忙揮揮手讓他去吹乾來。
兩個哥哥都這麼說了鄭號錫也不好再待著,只好乖乖回房間。
但才到房門口,就被剛洗完澡出來的田柾國拉住。
「哥還沒吹頭髮呢。」
「我正要回房間吹呢,小國——」
「哥來我房間吧,我幫你吹。」
「小國自己都還沒吹乾了、」
「我幫哥吹乾了,哥再幫我吹吧。」
說完也不等鄭號錫回應,直接拉了人回房。

鄭號錫很少到這個弟弟的房間來,他想是因為平常打鬧玩耍,大多都在客廳或是自己和95line的房間,所以才很少進來這裡。
沒到過的地方總是比較新奇,鄭號錫坐在床上讓田柾國吹頭髮的同時,眼睛四處飄著觀察弟弟的房間,還時不時發出疑問。
「小國呀,那是什麼?」
他指著床邊一個圓柱形的東西問。
「那是健身用的,哥下次有空可以試試。」
「用?怎麼用啊?」
「就是……等哥想用的時候我再教你吧。」
「嗯,好吧。」
雖然嘴上放棄了,可鄭號錫還是直直盯著那東西瞧,好像瞧久了就能知道它該怎麼用似的。
田柾國小心翼翼吹著鄭號錫的頭髮,確定每一絲頭髮都好好吹乾了才讓鄭號錫接過吹風機。
他放鬆地靠著哥哥,任鄭號錫輕柔的先替他擦去頭髮上大部分的水,才拿來吹風機慢慢從頭皮吹起。
修長的指尖穿梭在田柾國的髮絲間,柔和的撫觸讓他不自覺瞇起了眼睛,像隻被安撫的舒服了的小貓。
這哥哥真好呀,還會幫他吹頭髮。
「好了,完成!」
鄭號錫確認都吹乾後拍拍忙內的肩,但後者似乎不滿足於這短短的幾分鐘。他轉過頭來,抱著鄭號錫撒嬌。
「哥吹頭髮好舒服啊,要是可以再更久一點就好了。」
「那小國你留長頭髮?」
鄭號錫摸摸田柾國蓬鬆的腦袋瓜兒,隨口開著玩笑。
「好啊。」
「別亂說!」
鄭號錫捏捏忙內的臉,後者不甘示弱也捏了回去。兩人打鬧了一番,鄭號錫才想起要給金碩珍打下手的事,急忙拉上田柾國出了房間。

TBC.

【All錫】宿舍日常

▷是個CP味沒有很重的短篇
▷團寵鄭號錫

8:15
金泰亨在一片靜謐的房間裡醒來。他瞟了一眼鬧鐘和室內,金泰亨輕輕笑了。
太好了,今天我是最早醒的呢。
「雞米妮呀,今天叫醒厚比哥的權利就歸我啦。」
他輕聲對還熟睡的朴智旻說。

8:30
鄭號錫一早,被溜上他床的傢伙弄的醒了過來。
他第一時間以為是小狗跳上床撒嬌要他陪他玩,因為有個毛茸茸的東西一直蹭著自己。摸摸那團東西安撫一番的同時,他慢吞吞地想起自己現在在宿舍不是光州老家,小狗根本不會出現。
這才嚇的睜開眼,看「它」到底是什麼東西。

原來是金泰亨。方才可能是想叫醒他順便撒嬌所以才一直蹭過來吧?金泰亨此時正緊緊抱著鄭號錫的手,見他醒來了給了他一個大大的微笑。
「厚比哥早安!」
鄭號錫被弄醒的一小點怒火,就在金泰亨開心的笑前消失的無影無蹤。
算了,他開心就好。
於是鄭號錫也回給金泰亨一個微笑,並摸摸他的頭,說:
「泰亨早安。」

鄭號錫洗漱完回來,發現金泰亨已經不在房裡了。他輕手輕腳換過衣服,看著床上還熟睡的朴智旻,忍不住又起了玩心。
他靠在床邊,開始他的小惡作劇。
先捏捏朴智旻軟軟的臉,後者沒有反應;再戳戳朴智旻的手和肚子,後者還是沒有反應,於是鄭號錫使出了大招——
他捏著朴智旻兩邊的臉,然後同時往旁邊拉。
但後者還是很不給他面子的雷打不動。
鄭號錫看他完全沒反應覺得沒趣,正想離開就被一把抱到懷裡。他愣了幾秒才從抱著他的朴智旻懷裡抬頭,正好對上對方一雙還滿是睡意的眼。
「不是說了睡覺別弄醒嗎,哥。」
「嘿嘿。」
鄭號錫也不慌,給了朴智旻一個大大的擁抱,還像金泰亨撒嬌般蹭了幾下。
「雞米妮起床啦!太陽曬屁股了!」
朴智旻被吵醒的怒氣被哥哥這麼軟軟一磨,也就沒有了。但他還是睏,於是他收緊了手還讓哥哥枕進他的肩窩。
「再陪我睡一下吧,哥。」

五分鐘後,金泰亨進來要叫鄭號錫吃早餐,就看兩個人在朴智旻的床上抱成一團睡的正香。
「呀,哥!雞米妮!起床吃早餐啦!」
朴智旻你趁我不在就偷抱號錫哥,你還是不是小夥伴了!
明明說好了叫醒的那個人才能討抱抱的!

9:10
閔玧其今天難得醒的早,九點出頭就從房間裡晃出來準備吃早點。他拉開鄭號錫旁的空位坐下,無視慢了一步而沒搶到位子的金泰亨和朴智旻,揉了揉鄭號錫翹了幾根毛的腦袋。
「玧其哥早安!」
「早。」
「玧其你今天醒的真早。」
金碩珍端著早餐從廚房裏出來,一邊分著一邊說,順帶指使窩在沙發上滑手機的網癮少年金南俊去叫還在睡的忙內。
「昨晚很早就睡了。」
「最好是,你以為你室友我沒長眼睛嗎?」
閔玧其只是一昧啃起吐司邊,不說話。
金碩珍也沒再diss室友,他將托盤裡唯一一碗蛋粥放在鄭號錫桌上。
「昨晚胃又不舒服了吧?吃這個養養胃。」
「哥怎麼知道?謝謝哥~」
鄭號錫笑彎了眼,嘴巴也成了愛心形狀。
這幕看的一旁閔玧其臉都黑一半,還瞪了因為收到鄭號錫笑臉而十分滿足的金碩珍一眼。
呀,還不是我跟你說的!金碩珍你這哥真是!
閔玧其在心中無限diss室友,難得的早餐也是食不知味。

TBC.

排了更文進度表以後就不按找進度走的我……(ヽ´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