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All錫】微小說

【糖錫】
閔玧其很少說他愛鄭號錫,但他常常說他需要鄭號錫。
因為愛可能會變質,但需要是陽光空氣水,是他活下去的必要元素。

【珍錫】
對金碩珍來說最好的早晨,莫過於一頓美味的早餐,和穿著圍裙在廚房裡忙活的鄭號錫。

【南錫】
鄭號錫讓金南俊矛盾。
他好想讓全世界都知道鄭號錫的好,同時卻也想把鄭號錫關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不和世界分享。
說穿了,金南俊想成為鄭號錫的全世界呀。

【泰錫】
粉絲總叫金泰亨是小獅子小老虎,對此他笑笑地不反駁。
小獅子或小老虎都好呀,是肉食性的就好,
能吃掉小鹿斑比就好。

【米錫】
朴智旻其實一點也不愛撒嬌,真的。他只是喜歡對鄭號錫撒嬌而已,這樣才有理由抱住鄭號錫呀。

【果錫】
太感謝我那個不太舒服的床。
讓我只要提出需要,號錫哥就不忍心拒絕我——
於是,我可以霸佔你一個人,嗅著你的香氣進入夢鄉。

【All錫】WINGS Stigma 06

因為继续开车所以小伙伴们微博走起喔♡
键连如下↓↓↓
https://m.weibo.cn/5033402148/4149478502539747
评论里会再贴一次跶♡

对了对了,虽然微博和Lofter上章节数看起来不同,但故事进度是一样的喔♡♡

祝,食用愉快♡

【All锡】WINGS Stigma 01-04+05

因为一次一起上微博了,也更新了一段,小伙伴走连结啰♡
https://m.weibo.cn/5033402148/4130044396315601

【All錫】鄭錫錫與防彈的日常之<幼稚園入學典禮>05

◆All錫向注意!
◆大概就是個哥哥們寵壞五歲弟弟的短篇系列,
與其說是談戀愛不如說是哥哥和弟弟萌萌的互動♥
◆每篇都是單篇完結,是一段段生活的片刻或事件♥
◆不定時更新,有腦洞有空就寫
◆基本設定:
鄭號錫五歲,正在大黑幼稚園就讀。
有六個哥哥,金南俊和閔玧其是音樂製作人、金碩珍和金泰亨是演員、朴智旻在娛樂公司當編舞老師、田柾國是唱跳歌手。
◆以上設定都能接受的親,以下正文開始♥

經紀人哥很早就等在樓下,連帶著一群記者。經紀人哥一見他們下樓就急忙趕他們上車,幾個哥哥不忘護住小小的鄭號錫,只怕他被碰到撞傷了。
因為有一群明星哥哥,鄭號錫對這種人多擁擠情況的適應力比起一般五歲小孩要好的多,已經不會因此被嚇到或哭泣。即使如此他還是抱緊了金碩珍,將小臉埋進哥哥的寬肩窩裡。
等一行人好不容易都上了車並快速關起保姆車的門,金碩珍才拍了拍緊捉著他衣服的五歲孩子。
「還好嗎,錫錫?」
「嗯,還好。」
小孩雖然稍微放鬆了手,但仍拉著金碩珍的衣,這樣的舉動無疑讓幾個哥哥的心都抽了一下。
他們的名氣太大,到底是苦了這個孩子。
金碩珍從口袋裏掏出糖轉移鄭號錫的注意力,
「來,給你糖果壓壓驚。」
「喔喔喔是牛奶糖!」
鄭號錫看到糖果,眼裏的陰霾一下一掃而空。他想從金碩珍的手裡拿過包裝精美的小糖果,但金碩珍一下把手拉高了,讓小孩搆不著。
「來,有人要給你糖果,你要說什麼?」
「謝謝珍哥!」
鄭號錫說完還抱著金碩珍的臉頰啵了一下,以展示他的誠意。
「沒錯,好乖。」
聽到滿意的回答還收到額外的獻吻,金碩珍很滿意地放下了手,讓小孩得到想要的小點心。
「錫錫,要不要可樂?」
金泰亨晃了晃手中還未開的小鋁罐,朝鄭號錫笑。
「嗯……不行,不可以想要。」
鄭號錫嚼著口中的糖,看著金泰亨手中的飲料,本來伸出的小手又收了回來。
「為什麼不可以?」
金泰亨很是疑惑。
「珍哥說,我太小了還不可以喝可樂,會長不高。」
「那可不行!我要長高高!要跟俊尼一樣高!」
鄭號錫一邊說,一邊還用力向上伸了伸小手,以行動表示他想長高的決心。
「喔,錫錫拿我當模範呀?」
金南俊笑的眼睛瞇成線,鄭號錫忍不住爬過去戳他的酒窩。
「跟我一樣、凹進去、圓圓的。」
鄭號錫笑出了梨渦,指給哥哥看。
「哈哈哈是啊,哥哥的這叫酒窩,你的是梨窩。」
金南俊輕輕揉揉小孩的臉,軟綿綿的手感極佳。
「為什麼不一樣?」
「哥哥的比較深,你的小一點呀。」
「長大了就會一樣嗎?」
「嗯……也許吧?」
「哇那我長大會跟俊尼有一樣的鞋鞋、一樣的身高,還有一樣的窩!」
「我們錫錫千萬不要跟拉蒙哥一樣是破壞神呀。」
坐在對面的田柾國專注地看著手機螢幕,手指快速的滑動著,但嘴可不忘了損損金南俊。
「我才不會和俊尼一樣打破杯子和碗呢!雞米妮說過我很聰明的!」
「哈哈小鬼你這麼小就跟著你果果哥欺負我啦?俊尼好難過。」
金南俊逮到機會就想試試早上金碩珍的招數。只見他學金碩珍掩住臉假裝難過的樣子,甚至將頭轉向一邊,實則偷偷對從前座轉過頭來看狀況的閔玧其狡猾的勾勾嘴角。
「我不會再被騙了!早上珍哥才騙過我的!」
「我沒有騙你……嗚嗚嗚……」
金南俊還煞有其事的嗚咽了幾聲,惹的對面的朴智旻差點笑出來。
旁邊的金碩珍也憋笑憋得十分辛苦,但他不忘幫忙加油添醋:
「哎呀,俊尼你怎麼啦?真的很難過嗎?」
「錫錫欺負我呢,珍哥……」
「我、我……」
小孩猶豫了一下,但還是選擇抱住眼前的人,軟軟的童音學著哥哥哄他的語氣和話語:
「俊尼俊尼不哭不哭,眼淚是珍珠,掉了就不好啦。」
「是嗎?那我不哭啦。」
金南俊湊近了小孩然後一下放下手,露出大大的笑容順帶抱住了鄭號錫。
「我沒有被騙到呀,我知道俊尼是假哭。」
小臉貼著大臉玩了一陣子,鄭號錫才被對面的朴智旻抱過去。
「錫錫我們來擾亂果果打電動~」
朴智旻一邊說,一邊把手舞足蹈的小孩往正專心打電動的田柾國送。鄭號錫則配合度極高的小手拉拉田柾國的頭髮,還伸手戳田柾國的螢幕。
「嗚哇幹嘛?」
田柾國扭著身體躲開小孩的搗亂,無奈後座兩排座位要塞五個大男人和一個小男孩已經夠擁擠,根本沒什麼多餘的地方讓他逃開。
於是他乾脆爆了一回手速結束遊戲,接著專心對付小小孩。
「你呀你呀,又搗蛋!」
「嗚哇果果!」
一雙大手先揪住小孩,接著毫不留情地搔起癢來。小孩樂的又叫又笑,在男人的懷裡翻來滾去,直到男人停手才攤著喘氣。
田柾國抱起笑的沒力的鄭號錫,讓他坐在自己腿上,背靠著自己的胸腹,接著他拿來平板,點開了叫viruses的對戰遊戲。
這個遊戲以兩人對戰的模式,透過各種小遊戲來進行三、五或七回合制的比賽。
「這個對錫錫來說會不會太難了點……」
一旁,朴智旻關心的湊過來看,於是田柾國將平板朝他的方向轉。
「我跟錫錫一組,我們來打敗智旻哥!」
「喔喔喔好呀!」
跟遊戲高手哥哥組隊的鄭號錫十分興奮,著急地點了下螢幕,想讓遊戲快點開始。
「喂怎麼一下變成這樣……」
朴智旻嘴上抱怨,還是笑笑地接受了弟弟們的對戰邀請,按下螢幕上的遊戲開始鍵。
第一回合是打地鼠,玩家要將冒出地洞的病毒以點擊方式消滅。一般的病毒點擊一次,而結凍的病毒則需點擊兩次。
遊戲開始,朴智旻的一端平靜穩定,倒是鄭號錫和田柾國的一端有些混亂。
「嗚哇好快!」
鄭號錫手小,手指也還小小短短的,根本來不及在病毒冒出來的時候點擊。眼睛看到了但手跟不上,讓鄭號錫陷入了慌亂。田柾國讓他自己努力,一手扶著孩子的腰以免他太激動摔出他的懷抱,一手時不時幫個幾下,讓他不至落後太多。
因此毫無意外地,鄭號錫這一邊輸了這一局。
「果果你怎麼都不幫我?」
鄭號錫轉過去,小拳頭捶捶哥哥結實的腹肌。
「錫錫要努力呀,哥時不時會出手的。」
把小孩轉回去讓他繼續遊戲,田柾國把下巴靠在小孩的頭上,嗅著奶香味和洗髮精的香草味。
下一局是貪吃蛇,規則很簡單只要不讓蛇撞到邊界就行,可以滿螢幕跑。
鄭號錫小心翼翼地控制著自己的這隻小蛇,專心程度堪比閔玧其作曲、朴智旻練舞。朴智旻則因為心思全在對面的弟弟身上,一個分神蛇就撞在邊界上,於是遊戲結束。
最後一局比算數。參賽者要將數字放進空白的算式裡,拼成一個合理的算式。題目總共有五題,誰先完成誰就是這次對決的贏家。
這個鄭號錫還看不懂,所以只能坐在田柾國懷裡看他和朴智旻對決。而田柾國不愧是黃金忙內,很快就完成了前面四道題目,第五道題甚至還拉著鄭號錫的手,一個個把數字放進去,氣定神閒地取勝。
贏了比賽,鄭號錫笑嘻嘻地蹦起來,用小手和田哥哥擊掌。
朴智旻輸了也不生氣,只是朝鄭號錫敞開了懷抱:
「錫錫,哥哥輸了好難過呀,來給哥哥一個安慰的抱抱好嗎?」
「好躂!」
鄭號錫一下跳進了朴智旻的懷裡,
「雞米妮不難過不難過,下次錫錫跟你一隊,我們一起贏果果!」
「好呀好呀。」
朴智旻憐愛地低頭蹭了蹭鄭號錫的臉,後者則伸手捏哥哥的臉頰。
此時,保姆車在離幼稚園大門有一小段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閔玧其率先跳下車給後座的人開門,學著經紀人哥哥的樣子把哥哥弟弟從車上喊下來。
朴智旻先將鄭號錫給了閔玧其,才從車上下來。小孩踢了踢腿,想讓哥哥把他放到地上。
「怎麼啦,不是很喜歡抱抱嗎?」
「今天是第一天上學,我想自己走進去。」
「但人很多……」
閔玧其看了一眼圍上來的記者,又看了看懷裡的小傢伙,最後還是選擇了後者。
他輕輕把他放在了地上,等確定他站穩了才放開手。鄭號錫則一手牽著一個哥哥,抬頭看看閔玧其和另一邊的金泰亨,得到兩者肯定的眼神後才邁開小小的腳步。
其他的哥哥見狀便在圍弟弟身邊,替他撥開眾多的記者和鏡頭,為他開出一條路來。
但即使如此,他們前進的速度仍然非常緩慢,原來五分鐘的路程硬是走了十分鐘。
好不容易到了幼稚園門口,用「除了學童家長,其他閒雜人等請勿進入」的理由將媒體阻擋在幼稚園的白色鐵製大門外。
鄭號錫則在門關上後停下了腳步。
「錫錫?怎麼了?」
閔玧其蹲下,就看小孩的嘴抿成「人」字形,原來牽著的手也握的更緊。
「我、一定要進去嗎?」
「錫錫為什麼那麼不想上學呢?」
金碩珍也跟著蹲下,想知道孩子真實的答案。
「因、因為,去上學的話,就會很久很久、看不到哥哥吧?」
「每天放學回家就能看到啦。」
「可是、隔壁的哥哥跟我說,要從很早很早上課上到很晚很晚,回家很快就要睡覺、早上又要早早去上學……」
小傢伙眼裡泛起水氣,幾滴眼淚在裡頭打轉,再被小孩在滑落臉頰前從眼角擦去。
「那、我什麼時候才能跟哥哥在一起呢?」
「我一個人、我怕、怕……」
怕你們一離開再也不回來,
怕我又被一個人留在這裡。
「錫錫呀。」
閔玧其從小孩口袋裡拿出熊本熊的手帕給他擦擦臉,接著開口:
「我們做個約定吧,像之前一樣。」
拉過小孩的手,小指勾住小指,大拇哥貼大拇哥,
「打勾勾,蓋印章,我們一定會來接錫錫回家的,違約的人是小豬。」
「上次我有來接錫錫回家對嗎?這次也一樣,我會來的。」
「……違約的、是小豬、Micky會咬你!」
「哈哈哈好的。」
閔玧其笑笑地接受了小孩的附帶條件,於是約定成立。
金碩珍在一旁看著也忍不住紅了眼眶,但知道此刻自己不能掉淚的他快速抹去眼角的淚花,開口催促:
「好了好了那我們快走吧,要趕不上開學典禮了!」
「嗯,走吧錫錫?」
「嗯!」
鄭號錫吸了吸鼻子,牽住了閔玧其的手。
TBC.

錫錫害怕離開哥哥們那裡,和他如何來到六個哥哥身邊有關。如果有機會會寫出來的,但大概不會是太開心的故事😢

【四週年賀文,主糖錫,副All錫向】少年他的奇幻漂流05

【四週年快樂,我愛的少年們。四週年快樂,我最喜愛的少年,號錫呀。】

▶CP主糖錫,副All錫向。
▶歌詞(未全首歌)引用自手邊的專輯歌詞本
▶建議搭配五月天同名歌曲食用

 

【如果世界只剩你我存在/為何人們依然/爭論著/那未來/而踐踏現在】

▷以下情況只是想像的推論,不代表真實情況,現實情況可能於此不同,請注意!

「號錫呀,這樣真的……」
金南俊看著Festa的活動日程表,皺緊了眉頭,一旁的閔玧其的臉更是臭到極限。眉頭不但皺成一團,還緊緊咬住下唇,似乎不這麼做,連串的髒話會忍不住從嘴裡衝出來。
其他人雖然沒有他們兩個表現的明顯,但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
「嗯,沒關係的。」
少年僅僅只是抬眼看了一下閔玧其,接著又將目光轉回他手中的日程表。
金南俊看他一點沒有要為此爭辯或發表任何看法的打算,只能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接著宣布今天的會議結束,而Festa的活動日程就這麼定了下來。
一宣布會議結束,少年連日程表也沒拿就站起身準備離開,卻被
閔玧其一把揪住了手腕。
「鄭號錫,你什麼都不願意說嗎?」
「這難道,是我的錯嗎,哥。」
「放開我好嗎,我被你弄痛了。」
閔玧其這才驚覺自己似乎過於用力甚至掐紅了少年的手腕,他急忙鬆開。
他甚至此刻才發現,他所愛的少年,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又瘦了一大圈。
他絕對不是第一次知道這件事吧?獨自背負著壓力,他究竟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默默掉了多少眼淚呢?
閔玧其覺得自己現在,似乎根本沒有追問的資格了。
少年抽回了自己的手後,一句話也沒說就離開了會議室。
他一點脾氣也沒有,一句抗議的話也不說,就這麼平靜的接受了這樣的安排。
閔玧其下秒還是沒忍住罵了聲髒話,接著也甩門離開。
留下一房間沉悶的少年,或嘆氣或發呆,莫可奈何。

金泰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盯著日程表看了很久,才下定決心似的起身。
「泰亨?」
「我要去找號錫哥。」
「可、可是這個時候……」
「他,需要有人陪在旁邊。」
「他的膽子那麼小、又那麼容易哭。」
那麼善良,那麼好,那麼不懂得抗拒傷害和流言。
所以他得去,他要去,他想去,
想陪在他旁邊,想抱抱他。

叩叩叩。
敲門聲讓縮在被子裏的少年一驚,慌張地抹了抹臉上的眼淚,稍稍平復了情緒後才問:
「誰?」
「是我,泰亨。我可以進去嗎,哥?」
「怎、怎麼了,是要借什麼東西嗎?你先說我拿給你。」
暫時不想跟任何人接觸,少年找著理由想阻止弟弟進來。
「對對對,我要借東西,在哥身上,哥過來門邊就行。」
「在我身上?」
「嗯嗯嗯,哥開開門吧,我拿了就走。」
少年雖然疑惑,但拗不過弟弟的請求,只好擦乾了眼淚後開了門。
「泰亨要借什麼——」
「有了有了。」
金泰亨一把抱住了少年,還把頭埋進少年的肩窩。
「我想跟玧其哥借一下號錫哥,想跟號錫哥借你的抱抱跟香氣,我好累呀。」
金泰亨的回答逗笑了少年,他勾了勾嘴角,讓少年一邊抱著他,一邊推著他往房內走。
慢慢踱到了床邊,金泰亨才鬆開少年,和他並肩坐在少年充滿香氣的床上。
「號錫哥呀,你——」
「我沒事的泰亨。」
金泰亨轉頭,對上的是少年硬是撐起來的笑容。
「我、不是第一次知道了,這件事。」
「我想、公司也是為我好吧?畢竟最近忙Mixtape的事就快忙壞了……」
「可這是Festa啊。」
「這是哥,可以表達對阿米的愛的時候啊。哥最愛阿米了不是嗎?」
「話、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可是,我也不是完全沒有出現嘛、團體的活動我是不會缺席的……」
「哥,哭了嗎?」
「我沒有哭!……」
少年慌亂地轉過了身,背對金泰亨不願他看見他眼裡的眼淚。
這樣不對、我不能成為他們的壓力與重擔、我是希望啊、
我是、希望——
金泰亨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柔柔地從背後抱住了少年。
他將臉靠著他的背,手輕柔地環著少年又瘦了一圈的腰。
「對不起,我們早該發現的啊,哥不只是做Mixtape的壓力而已。」
「號錫哥,才是最難過的那一個啊。對不起。」
「這不是你們的錯、不是……」
這不是誰的錯,這不是我們任何一個人的錯,可當它發生了,我們只能接受。
我也只能,接受啊。
我告訴自己沒事的、會好的,等我的Mixtape完成了、一切都會、都會好起來——
真的嗎?真的會好起來嗎?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能像南俊、像玧其哥那樣成功嗎?我只是個半路出家的Rapper,我真的能做好嗎?大家會接受我的作品嗎?
我不知道。
我害怕,作品的評價不好;
我害怕,愛我的人會失望;
我害怕、我害怕——
「啊,玧其哥。」
「謝了泰亨。」
「玧、玧其哥……」
閔玧其想金泰亨手中接過少年,但少年轉過身抓來枕頭,擋在自己和閔玧其中間,抗拒在這個時候和閔玧其接觸、相處。
「泰亨,幫我們關上門,好嗎?」
「玧其哥!我、我——」
「我只是,想跟你說說話,號錫。」
閔玧其語氣裡的哀求讓少年的耳根子和心都軟了。他只能乖巧地放下枕頭,拉過閔玧其抱住他。
「好。」
而金泰亨靜靜地看著,接著悄悄離開,甚至連關門的力度都放輕了。

「泰亨,號錫哥怎麼樣?」
「哭了,現在玧其哥在裡面。」
「……喔,好吧。」
金泰亨在朴智旻的身旁坐下,將頭靠在朴智旻的肩上。
「泰亨呀。」
「嗯?」
「哭一下,也是沒關係的喔。」
「嗯……嗯……」
朴智旻一手勾過金泰亨的肩膀,讓親故靠在自己的胸口,壓著聲音低低的抽泣,眼淚沾濕了兩人的衣。

我終究,不是你願意主動抱著的那個人。可即使如此,我還是願意,願意在你需要的時候,成為第一個去擁抱你給你安慰的人。
因為我好喜歡你,好喜歡你。

TBC.

等等來回评论,回完要去背诗了(苦恼
刚刚看到了有趣的东西!!决定晚上来试试,小仙女们晚上来玩呀♡(所以说你的期末考呢😂

【大邱line錫】彼得潘、惡龍與小王子01

@whale_orange000 点文来啦♡抱歉久等了(TT)

▷應該算童話故事paro
▷曾經在微博看過一篇彼得潘泰×小王子錫的泰錫文,最初的靈感應該算從這裡開始的♡如有雷同情節,敬請見諒( ;∀;)
▷真龍的姓名與伴侶設定取用自《龍的溫柔殺伐》系列(有小部分改動)
▷彼得潘泰×小王子錫、惡龍糖x小王子錫
▷以上都能接受的寬容大大,以下正文開始♡

小王子鄭號錫在各個星球之間,繼續著他的旅行。繼續遇見各式各樣的人,繼續想念他的玫瑰。
這次他到了一個叫夢幻島的地方,上面的居民全是長不大的孩子。鄭號錫在島上認識了一個漂亮的人,他說他是彼得潘,名字叫做金泰亨。
「彼得潘不是你的名字嗎?」
「不不不!那只是一個稱號,代表我是夢幻島上的孩子王!」
「每一代孩子王都叫做彼得潘。但我更喜歡你叫我金泰亨,你也可以叫我泰泰!」
「好的,泰泰。」
「呵呵呵,那你叫什麼名字?」
金泰亨漂浮在半空,他趴在空氣裡並撐著頭,面帶笑意地看著新來的小客人。
「我是小王子,名字是鄭號錫。」
「喔喔喔你是王子呀!」
「不不、那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只是我一個人居住在我的星球上,所以我是我的星球的王子而已。」
「你一個人住?那一定很無聊,沒人跟你玩。」
金泰亨咧咧四方嘴,露出牙齒給鄭號錫一個大大的微笑。
「沒關係!以後泰泰陪你玩!就不孤單了!」
鄭號錫原來想說:其實我不孤單,我有我的玫瑰,而且每天有很多事情要做。
但看著金泰亨的笑,他只是回以微笑,
「好的,泰泰。」

「對了對了,島的另一邊,你千萬不要過去喔。」
「為什麼?」
「那邊是惡龍的領地,他不喜歡陌生人靠近。雖然那頭惡龍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睡覺啦……」
「但如果吵醒他,他會噴火發脾氣,夢幻島就要鬧火災了。」
「這樣啊……」
喜歡睡覺的惡龍?
鄭號錫想了想,決定趁金泰亨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溜去看看。

金泰亨天天帶著鄭號錫在島上四處玩耍,他們一起去森林裡探險、到大海裡游泳,日子過的悠閒自在。但鄭號錫對那頭惡龍的好奇並沒有就此減少,他還是很想見那頭龍一面。
龍並不會比蛇更狡猾吧,他想。
所以,沒有什麼好可怕的。

終於,有一天,金泰亨被島上的其他小孩找去討伐侵犯夢幻島的大人海盜,只能暫時離開鄭號錫。
「你別亂跑,我很快就回來了。」
金泰亨讓鄭號錫待在自己的樹屋裡,還讓小精靈和他待在一塊兒。
「好的。」
鄭號錫雙手捧著灑著金粉的小精靈,對金泰亨笑了笑。
目送金泰亨走遠後,鄭號錫對小精靈說:
「你很想跟著泰亨去,對嗎?」
小精靈急忙點了點頭,打架這種事怎麼能少了他呢?
「那就去吧,我不會亂跑的,去吧。」
「謝謝!」
小精靈在鄭號錫的臉頰上親了一下後,就咻的一下從窗戶飛走了。
鄭號錫看著小精靈朝天際飛去後,小小聲的說了句對不起,接著也離開了樹屋。

夢幻島不大,所以要到島的另一邊並不是難事。鄭號錫穿過森林,沒多久就到了惡龍的領地範圍。這個地方並沒有想像中的荒蕪和死寂,相反的它和夢幻島的另一邊並沒有多大差別,只是了無人煙,比起另一邊來的安靜許多。鄭號錫遠遠就看見一片開著白色小花的小坡地,他想在那裡稍作休息後,再去尋找傳說的惡龍。但當他到了草地邊,就看到一頭巨大的龍正縮成一團,靜靜曬著太陽睡覺。
牠就是惡龍嗎?
鄭號錫小心翼翼地靠近,甚至在惡龍的尾巴邊坐了下來。但這頭大龍似乎睡的正熟,根本沒有發現他的到訪。
牠似乎沒有那麼可怕呢,鄭號錫想。
下午的陽光暖洋洋地曬起來很舒服,鄭號錫就這麼靠著惡龍的尾巴,悄悄地睡著了。

等鄭號錫醒來時,已經是夕陽西下的時候了。他揉揉眼,發現巨龍已經醒了,正看著他。而巨龍的尾巴輕輕繞成圈圍著他,這似乎是他能安睡的這麼久的理由。
「你好。」
「你好,小王子,你睡的很熟,所以我沒有叫醒你。」
「謝謝你,你認識我?」
「彼得潘那小子整天帶你到處玩,現在這座島上大概沒有人不知道你是誰了。」
「原來如此。那你就是泰亨說的愛睡覺的惡龍嗎?」
「是啊,你怕我嗎?」
鄭號錫眨了眨眼睛,想了一下,然後說:
「你比起蛇要溫柔的多了,我不怕你。」
而且你還圈著我睡覺呢。
「哈哈哈,居然是和蛇那種狡詐又弱小的生物相比嗎?還是你被蛇欺騙過?」
惡龍似乎被他的話逗樂了,連語氣裡都是笑意。
「不,牠並沒有欺負我,只是牠……」
鄭號錫想起沙漠裡的那個夜晚,他和飛行員分開的那個夜晚,忍不住有些難過。
「嗯?」
惡龍似乎期待著他的回答,甚至還將頭湊近了些。
「不,沒什麼,這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鄭號錫搖了搖頭拒絕再往下說,並且提了其他問題:
「他們說你生氣了會噴火,是真的嗎?」
「我也就在他們面前發過那麼一次火,他們記得的還真清楚。」
「所以是真的?」
「我不會輕易發怒的,小王子。但那次他們真的太過份,我才會稍稍教訓一下那些沒禮貌的小毛頭。」
「我吐了點火,燒了他們的村子。」
腦海裡浮現夢幻島上一片火海,孩子們四處逃竄的景象,鄭號錫不禁有些害怕。
「放心,我沒有燒死任何一個孩子。」
似乎察覺到小王子的不安,惡龍稍稍收緊了尾巴,像把他抱在懷裡。
「我只是想讓他們記住,真龍可不是好惹的。」
「真龍?」
「嗯,是我們一族的名字。」
「那你的名字呢?」
鄭號錫一邊輕輕摸了摸惡龍的尾巴,一邊好奇地問,
「小王子,真龍的名字,是不能隨便告訴別人的。」
「為什麼?」
「我們的名字代表了我們的靈魂,而我們只會將靈魂交給我們一生的伴侶。」
「一生的,伴侶?」
「嗯,就是你心底最喜歡、而他也最喜歡你的那個人。」
小王子聽完惡龍的話,小腦袋瓜開始轉呀轉。他想,他有沒有伴侶呢?
他想起了星球上的玫瑰,想起了他的朋友狐狸,想起了金泰亨。
接著他搖搖頭,抬頭對惡龍說:
「我沒有伴侶,你呢?」
「我也沒有。」
惡龍朝鄭號錫低了低頭,後者摸了摸牠。
此時,彼得潘的小精靈剛好飛到鄭號錫身旁,而他身後跟著臉色難看的金泰亨。
「走了,我們回去。」
金泰亨看也不看惡龍,只是走過來一把拉走了鄭號錫。
「泰亨?」
突然被拉著走,鄭號錫也沒辦法,只好回過頭匆匆向惡龍告別:
「下次再一起睡午覺。」
「好。」
鄭號錫想,惡龍一定很喜歡睡覺吧?不然怎麼會答應的時候,眼裡語裡都是暖洋洋的笑意呢?
鄭號錫一邊想,一邊跟著金泰亨回夢幻島上屬於彼得潘的樹屋。

TBC.

【All錫】鄭錫錫與防彈的日常之<幼稚園入學典禮>03

◆All錫向注意!
◆大概就是個哥哥們寵壞五歲弟弟的短篇系列,
與其說是談戀愛不如說是哥哥和弟弟萌萌的互動♥
◆不定時更新,有腦洞有空就寫
◆基本設定:
鄭號錫五歲,正在大黑幼稚園就讀。
有六個哥哥,金南俊和閔玧其是音樂製作人、金碩珍和金泰亨是演員、朴智旻在娛樂公司當編舞老師、田柾國是唱跳歌手。
◆以上設定都能接受的親,以下正文開始♥
「錫錫怎麼在去浴室這麼久?」
金碩珍端著大家的早餐走進飯廳時,未看見預想中坐在位子上等開飯的小孩,輕聲嘀咕了下。
「我去看看。」
田柾國放下手機,朝浴室方向走去。但沒走幾步,就看閔玧其抱著鄭號錫走來,小孩手裡還抓著小熊寶寶。
「去坐好。」
閔玧其在桌邊放下他,讓小孩自己坐上小椅子。
田柾國看沒有自己的事才又坐回原位並開始佈菜,閔玧其隨意拉了張椅子坐下。
「呀真是的,說了幾次不要老這麼寵他,走到哪都抱啊抱的——」
金碩珍一邊說,一邊幫鄭號錫把西柚蛋塔切成小塊。
「要餵餵!」
鄭號錫抓著小叉子,撒嬌地喊金碩珍。
「不行,錫錫已經長大了,乖乖自己吃。」
為了以身作則,金碩珍難得拒絕了小孩的要求。
「嗯唔……」
看平常溫柔的哥哥今天不理他,鄭號錫難過了一下就把目標轉向他身旁的田柾國。
「果果,要餵!」
鄭號錫眼巴巴地看著哥哥,小鹿眼眨呀眨的彷彿下一秒就要哭出來。
金碩珍則朝弟弟使了個眼色,企圖阻止哥哥們對鄭號錫的溺愛行為。
此時房間裡傳來金南俊的呼聲:
「碩珍哥,來一下好嗎?」
「怎麼了俊妮?」
「我找不到那天說的西裝……」
「來了來了,真是衣服都不收好……」
金碩珍一邊碎念一邊往房間裏走,鄭號錫一看機不可失立刻對田柾國說:
「果果,珍哥走啦!」
「你呀、都要上幼稚園還這個樣子。」
田柾國拿過小孩的叉子,輕輕叉了一塊,送到他嘴邊:
「到了幼稚園,可不能這麼鬧了。」
「嗚、嗯……」
乖巧地把蛋塔咬進嘴裡。
田柾國的話似乎戳中了小孩的小小心事,嘴裡吃著喜歡的食物,可小嘴卻又噘了起來,鄭號錫低下頭不說話。
田柾國知道自己可能說錯了話,急急忙忙想要挽救似又叉了一塊送到他嘴邊,可小孩不理他,逕自撇開頭不肯再吃。
金泰亨一從房間出來就看年紀最小的弟弟苦著一張臉,次小的手忙腳亂要哄他。
「我們錫錫不開心嗎?今天可是要去幼稚園的第一天呀。」
金泰亨在鄭號錫旁坐下,後者看也不看他。
「西柚蛋塔也不要?那泰泰吃掉囉——」
金泰亨一邊說,一邊
「不不不!」
鄭號錫慌張地抬起頭,正好對上金泰亨滿臉的笑。
「好啦好啦快吃吧,等等要上學了。」
揉揉他的頭,金泰亨給他倒了杯牛奶後坐在他的對面、朴智旻的身邊。
「呀錫錫你怎麼還沒吃完,快吃快吃,要遲到啦!」
金碩珍從房裡出來,看鄭號錫盤裡的東西還剩下大半,急忙催促。
畢竟是喜歡吃的食物,即使沒人餵抓了小叉子也吃的歡快,方才的不開心瞬間就拋到腦後。
而且不乖乖吃,珍哥會生氣的!
嘴裡嚼著蛋塔,鄭號錫眼睛轉呀轉的看了一圈飯廳,這才發現一件和平常很不一樣的事。
「哥哥們今天都要早早上吧?」
一向睡的晚早上不會看見他們的金南俊和閔玧其正打著哈欠慢慢吃著吐司;常常為了拍戲或表演,長時間不在家的金碩珍、金泰亨、田柾國也正和兄弟們聊天;平常比較常陪他吃早餐的朴智旻此時正笑笑的看著他。
「吃完再說話呀,鄭錫錫。」
金碩珍聞言笑了笑,伸手給他擦擦嘴。
「我們今天會陪號錫一起去喔,幼稚園開學典禮。」
朴智旻溫柔的奶音和話語,讓鄭號錫開心的笑了。
嗚哇哇哥哥們陪我一起去呢!
「好啦好啦快吃,吃完還要換幼稚園制服呢。」
鄭號錫乖乖加快了吃飯的速度,還在哥哥們的笑聲裡,開心的多喝了幾杯牛奶。
大家都在、大家都陪著錫錫,
那我就什麼都不怕了!
就算是幼稚園也不怕了!
TBC.

【All錫】WINGS Stigma 04

▷此系列文詳細設定與章節列表請走:http://gena850613.lofter.com/post/1d1a2f74_d60fe16
▷本文中出現歌詞原文及翻譯引用自懶懶的吐槽小窩:http://infinite0903.pixnet.net/blog/post/220621443-%5B%E9%9F%93%E4%B8%AD%E6%AD%8C%E8%A9%9E%5D%E9%98%B2%E5%BD%88%E5%B0%91%E5%B9%B4%E5%9C%98-v---stigma

Stigma.04
▶CP:泰錫

【더 깊이 더 깊이 상처만 깊어져
   更深入 更深入
   只有傷口變得更深
   되돌릴 수 없는
   無法逆轉】

06/12 。Wednesday,9:15A.M.

「嗯、泰亨……」
鄭號錫帶著不安的呼喚和微微顫抖的手把金泰亨拉回現實,他握緊了小哥哥的手。
「怎麼了?」
「還、還沒到嗎?」
「在等一下,就快了喔。」
說完,繼續牽著小哥哥往前走。
鄭號錫的眼睛被黑色絲巾給蒙住,只能讓金泰亨牽引著,前往他口中的「驚喜」。
看不見讓他的其他感官變得更加敏銳,他發現金泰亨的體溫很高,握緊的手有些燙人。
一步、一步,他們前進的速度很慢,金泰亨怕他摔著,把他兩隻手都牽的緊緊的。
「快到了,哥再等一下。」
「好。」

終於,兩人在一扇雕刻精美的紅色大門前停了下來。
「哥等我一下,我開下門。」
接著金泰亨掏出鑰匙,打開了幾道門鎖後,推開厚重的門。
他打量了下室內,確定和他所計畫的沒有出入後笑了笑,才拉著鄭號錫進屋。
「哥,這是我,要給你的禮物。」
說完,金泰亨解開了蒙眼的黑絲巾。
突然恢復視覺光線有些刺眼,鄭號錫用力瞇了幾下眼睛,視覺才變得清晰。
這間房間的配置和他的臥室相去不遠,唯有中央的床更大一張,而且在床鋪上和床的周圍,都撒滿了鮮紅色的玫瑰花和玫瑰花瓣。
「哥,喜歡嗎?」
金泰亨從背後環住鄭號錫的腰,頭靠在哥哥的肩上,語氣像個期待稱讚的孩子。
「是玫瑰花呢。」
鄭號錫柔柔地笑著,慢慢走向大床,接著離開金泰亨的懷抱,躺在了床的正中央。
艷紅色的玫瑰花包圍著他,讓他因病而變得白皙的膚色彷彿染上一層鮮血。
「泰亨,過來呀。」
鄭號錫臉上的笑像摻了毒的蜜,甜美卻帶著誘惑、帶著一絲邪惡。他朝他張開雙臂,伸長了手,敞開了自己邀請他的愛人,
以一種祭品的姿態。
請享用我,在你準備的祭壇上,我的愛人我的神,請享用我。

金泰亨愣愣的看著床上正對著自己笑的哥哥,突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親手造出了天堂,還是地獄?而鄭號錫是天使,還是惡魔?

「Too bad but it’s too sweet
     It’s too sweet It’s too sweet……」
靈活而柔軟的肢體,肆意地舞動著。柔媚裡帶著力量,狠戾裡帶著誘惑,又是反抗,又是臣服。
金泰亨盯著練習室鏡前的鄭號錫,久久都移不開雙眼。
他看過很多很好的舞蹈表演,但鄭號錫的舞蹈超越了所有,每次都緊緊抓住他的目光。
他懂得拿捏分寸,懂得什麼時候該用力什麼時候該放鬆,在恰到好處的地方放出最精準的誘餌,讓你心甘情願上勾,交付心神。
直到音樂結束,金泰亨都未能從鄭號錫舞蹈編出來的夢裡清醒,傻傻地站在原地。
「嗯?泰亨?」
直到鄭號錫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臉,他的所有感官才回到此時此刻。
剛跳完舞的鄭號錫身上散發著熱氣,淺小麥色的肌膚上罩著一層汗水,白色的襯衫因此被浸濕的有些透明。
汗味混著鄭號錫原有的體香傳了過來,金泰亨覺得自己八成是瘋了,才會覺得這味道好聞的緊。
「泰亨呀,還好嗎?」
「呃、嗯嗯,沒事。」
他急急忙忙後退了一步,才能阻止自己被他誘惑、以致越過了線——
「你怎麼啦?」
「沒、沒事,哥練完了嗎?我、」
「差不多啦好累喔——」
鄭號錫說完便直接往眼前的金泰亨身上倒去,放鬆的靠著弟弟。
「呃、哥——」
誘人的氣味隨著距離的拉進變得越發霸道而強烈,但其中柔軟的香草主調卻又溫溫軟軟的,一如鄭號錫這個人,看似堅強的外表下內裡柔軟的不成比例。
這要怎麼抗拒、這要怎麼推開——
送上門的小哥哥呀,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喔。

是你、都是、你呀。
我的愛人、我的祭物、我的神。

TBC .

【All錫】WINGS Stigma 03


▷此系列文詳細設定與章節列表請走:http://gena850613.lofter.com/post/1d1a2f74_d60fe16
▷本文中出現歌詞原文及翻譯引用自懶懶的吐槽小窩:http://infinite0903.pixnet.net/blog/post/220621443-%5B%E9%9F%93%E4%B8%AD%E6%AD%8C%E8%A9%9E%5D%E9%98%B2%E5%BD%88%E5%B0%91%E5%B9%B4%E5%9C%98-v---stigma

Stigma.03
▶CP:泰錫

【Now cry너에게 너무 미안할 뿐야
    Now cry 對你只有滿滿的歉意
    또 cry 널 지켜주지 못해서
    再cry 因為無法守護到你】

06/12 。Wednesday,9:00A.M.

「泰亨……」
鄭號錫看金泰亨停下動作,心裡一陣想不透的空虛感令他難受。
不該是這樣的才對、不該這樣——
「哥,你別哭,我……」
「泰亨。」
鄭號錫轉過身,捧起金泰亨的臉。映入眼裡的是一張全無精神的臉,這人不該這樣、不該這樣,他該笑的眼睛都瞇起來,像孩子。
鄭號錫不知道那股異樣感是從何而來,但他選擇相信身體告訴他的信號。
「我沒事的、我沒哭呀……」
鄭號錫眼眶裡方才的淚尚未褪去,可被他忍在眼裡。努力撐起的微笑和記憶裡重疊、重合——

那天,anti粉攻擊鄭號錫,在推特上嚷著要他退出防彈。一句句帶刺的話毫無遮攔的出現在版面上,金泰亨和其他團員攔也攔不住,鄭號錫還是全看到了。
等金泰亨趕到鄭號錫所在的練習室,想也沒想就打開了門。
鄭號錫正坐在練習室的角落,似乎被他突然的闖入嚇了一跳,整個人一震並著急抹了下臉。
金泰亨想也沒想就往他走去,想抱抱他想問他還好嗎想告訴他自己在身邊——
「我沒事的、我沒哭呀。」
鄭號錫抹了抹臉後轉過來看金泰亨,撐起的笑多苦,苦的金泰亨要說的話全吞回肚裡。
金泰亨只怔了幾秒,正要靠近鄭號錫時——
閔玧其閃過了金泰亨,把縮著身子的鄭號錫抱進懷裡。
而鄭號錫靠在閔玧其的懷裡,不再壓抑地哭了出來。

「泰亨?」
「嗯?沒事、哥呀……」
金泰亨回神後朝鄭號錫笑了笑,幫他把弄亂的衣服拉好。
「抱歉,哥。」
「……為什麼要道歉?」
鄭號錫看著金泰亨落寞的表情心狠狠一抽,以致他伸手去觸摸眼前少年的臉。
「你是我的愛人,你很喜歡、很愛我不是嗎?」
「所以,會想對我做這樣的事,不是很正常的嗎?」
鄭號錫將金泰亨抱進懷裡。
「泰亨呀、」
金泰亨抬起頭,就看小哥哥眼裡的淚都消失了,正對著他柔柔的笑。
「照你喜歡的方式,做吧。」

WINGS專輯裡要收錄個人曲的消息,金泰亨知道後既開心又有些緊張。
開心是因為可以完全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一首曲子;可也擔心自己有沒有辦法做好,畢竟和rapper line相比,他也是創作量較少的。
金泰亨想著想著,煩躁的感覺讓他在床上滾了起來。
剛洗完澡的鄭號錫擦著頭髮進房,一眼就看到在床上滾來滾去的弟弟。
「怎麼啦,泰亨?」
鄭號錫在金泰亨的床邊坐下。淡淡的香草味隨著他的動作飄來,金泰亨很喜歡這個味道。
他香香的號錫哥。
「沒事、」
「泰亨心煩的時候,就會這樣在床上滾呀~滾的呢。」
鄭號錫一邊說,一邊用手模仿金泰亨翻滾的動作。
「來吧!跟哥說說!」
說完,鄭號錫就跳上了金泰亨的床。金泰亨看哥哥一屁股坐在了床上也不生氣,只是抓了自己的枕頭抱著,然後靠在哥哥的肩上。
「哥,作詞作曲有什麼訣竅嗎?」
「泰亨在擔心個人曲呀?」
鄭號錫把擦頭髮的毛巾塞給金泰亨,等弟弟開始小力的幫他擦頭髮,才開口說:
「嗯,硬要說的話可以多聽多看別人的作品吧……」
「不過最重要的是、」
鄭號錫轉過頭,漂亮的笑在他臉上綻開。
「照你喜歡的方式,做吧。」
「泰亨很聰明,所以一定沒問題的。」
「別怕別怕!不是還有哥在嗎?」
鄭號錫笑嘻嘻地揉了揉金泰亨的臉。後者也笑開了,丟開枕頭反擊般捏哥哥的臉頰,兩人笑笑鬧鬧在床上滾成一塊。
「沒問題的,泰亨。」
金泰亨窩在鄭號錫胸口,嗅著小哥哥的味道,乖巧地點了點頭。

他從裡到外都香氣四溢的小哥哥呀。
他從裡到外都想擁有的小哥哥呀。
永遠先他一步、不讓他保護的小哥哥、呀。
TBC.

【All錫】WINGS Stigma 02

▷此系列文詳細設定與章節列表請走:http://gena850613.lofter.com/post/1d1a2f74_d60fe16
▷本文中出現歌詞原文及翻譯引用自懶懶的吐槽小窩:http://infinite0903.pixnet.net/blog/post/220621443-%5B%E9%9F%93%E4%B8%AD%E6%AD%8C%E8%A9%9E%5D%E9%98%B2%E5%BD%88%E5%B0%91%E5%B9%B4%E5%9C%98-v---stigma

Stigma.02
▶CP:泰錫

【왜 그땐 말 못 했는지
   那時為什麼無法說出來
   어차피 아파와서
   反正痛楚總會來
   정말 버틸 수가 없을 걸
   真的無法抵抗下去】

06/12 。Wednesday,8:45A.M.

等鄭號錫吃完早餐,金泰亨帶他到書房,陪著他回想以前的種種。自從金泰亨知道,鄭號錫開始一點一點遺忘他們之間的回憶的時候,他就開始一點一點填補回去。
你忘記了可是我記得,我可以一點一點、慢慢地告訴你——
依照我所希望的樣子。
金泰亨一手摟著鄭號錫的瘦地幾乎能摸到骨頭的腰。他們站在放壓克力立牌的玻璃櫃前,一個一個努力認人。
「這是……嗯……金、碩珍?」
「答對啦!」
金泰亨獎勵似的親了一口鄭號錫的臉頰,發出「啵」的一聲。
鄭號錫刷的一下紅了臉。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將目光集中在玻璃櫃裡的一個個小人立牌上。
「這是……田、田……」
「他是最小的忙內!哥再想想,別慌。」
「田、田……柾果?」
「是田柾國喔,不過也差不遠啦。」
金泰亨將鄭號錫已經認出來的立牌放在一側,讓他好辨識剩下的幾個。
「這是泰亨嗎?不太一樣呢。」
「是喔,只是那個時候染了頭髮。」
將自己的移開後,他依序拿了金南俊、朴智旻的。雖然猶豫了一段時間,但鄭號錫終是辨識出他們是誰。
而那個人,每次都會被金泰亨留到最後。如果可以,金泰亨一點也不想讓他看見他——
「這是玧其哥,我記得的。」
沒等金泰亨發問,鄭號錫看著剩下最後一個立牌,輕聲說。
「嗯,沒錯。」
金泰亨眼神不可抑暗了幾秒,但很快他就將自己湧上的情緒藏回心裡,側過臉親了口鄭號錫的臉。
每次的答案都是這樣。
即使連自己都快被鄭號錫遺忘,那個人卻還霸道的在鄭號錫的記憶裡佔有一席之地。
但是,沒關係的。
金泰亨對自己說。
現在牽著號錫哥手的人是我,
被他愛著的人也是我,
所以、不要緊的。

認完了人,金泰亨讓鄭號錫從架上選了張專輯翻開。被挑中的是You never walk alone的Left版本,因為寫真書背是漂亮的綠色,鄭號錫很喜歡,總是選它。
金泰亨讓鄭號錫靠著自己懷裡坐下,從他的後方抱著他,兩手環在他的腰上。
距離一下子拉近得幾乎沒有,身子貼著身子讓鄭號錫敏感得抖了下。金泰亨的頭靠在鄭號錫的肩上,帶體溫的氣息擾紅了鄭號錫的耳朵和臉頰,他只好胡亂翻起手中的寫真書,問問題轉移注意力:
「泰亨的頭髮顏色和現在不一樣。」
「嗯嗯,當時為了宣傳常常換髮色,有時候兩三個禮拜就換一個顏色呢。」
「哇,這樣很不舒服吧。」
鄭號錫摸了金泰亨的頭。在他模糊的記憶裡,染髮不是件舒服的事。
「倒也還好,久了就習慣了。」
金泰亨撒嬌般用頭蹭了蹭鄭號錫的掌心,後者被撓癢了輕笑出聲。
「哥那時候的髮色很好看,像童話裡的小精靈。」
金泰亨說著,將書翻到鄭號錫獨照的一頁。鄭號錫有些疑惑地看著書頁上的自己,明明是一樣的臉孔卻陌生得像另一個人,異樣的感覺讓他快速翻了下頁,不想多做停留。
下頁是他和其他兩個成員的合照,照片上的自己活潑的不像他。
「他是朴智旻,對嗎?我和他的感情好嗎?」
鄭號錫指著粉色頭髮的少年問,畫面中兩人臉貼著臉十分親暱,粉髮少年閉著眼睛微笑,看起來很開心。
「哥和智旻是室友,我想感情應該不錯吧。」
鄭號錫本想再問室友是什麼意思,但金泰亨不鹹不淡的語氣讓他不好開口,只好快速翻了幾頁寫真,找下個話題。
但金泰亨似乎不想再繼續進行這種對他來說平淡又痛苦的問答。
看看我呀,問問和我有關的事吧,我就在你面前呀。
他想著,原來靠著的腦袋不再安份,先是撒嬌的蹭了幾下,接著湊近鄭號錫的頸子,細細碎碎地啃起來。
「泰、泰亨?」
鄭號錫被他的行為嚇的不輕,全身都緊繃起來不說,手裡的寫真書也啪地掉在地上。
金泰亨停下動作,柔聲說:
「號錫,不喜歡嗎?」
伴隨著聲音而來的是探進睡衣裡的手,冰涼的指尖輕柔按在細緻的軀體上。彷彿鄭號錫的身體是一部最高雅的樂器,而金泰亨是最了解它的演奏家。
「冷、呀……」
鄭號錫沒料到不到幾分鐘的時間變化如此之大,面對接二連三的刺激,他慌亂的幾乎要哭出來。
始作俑者看他如受驚的小動物,不捨的停下侵略的動作。
「對不起,你別哭。」
我沒有辦法面對你的眼淚,別哭。

「如果號錫哥哭了的話,我大概也會哭出來的。」
金泰亨聽見朴智旻這麼說的時候,老實說他並不認同。
哭不哭這種事,是可以自己決定的吧?哪有看人家哭自己也得掉眼淚的道理。
但這個哥哥哭起來,和別人是不一樣的。
他不會像平常一樣大吵大嚷。哭泣的時候他變回了那個安靜的鄭號錫,一言不發掉著眼淚,時不時抹幾下像要止住卻只是帶出更多。暗自忍著的哽咽與鼻音會一點點溜出來,羽毛一般擾著所有人的心神。
這時漂亮的小哥哥會變得更加迷人,平時不向外顯露的脆弱讓他更添一股柔和的美麗。
美麗的令人心疼,也令人心悸。

更別說那個醫院的夜晚了。
病床上,鄭號錫在他面前哭的像個無助的孩子時,不可否認他的眼眶一熱,差點要落淚。
他的小哥哥不再像以前一樣笑得像太陽,病症折磨他讓他變得柔弱而蒼白,像月亮。
掉下的眼淚像漫天星斗,而金泰亨多希望自己能成為他的夜空——

即使不管月亮或太陽,都平等的將光芒灑落大地,而不單單屬於容納他的天空。
他仍希望能成為他的天空。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