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All錫】微小說

【糖錫】
閔玧其很少說他愛鄭號錫,但他常常說他需要鄭號錫。
因為愛可能會變質,但需要是陽光空氣水,是他活下去的必要元素。

【珍錫】
對金碩珍來說最好的早晨,莫過於一頓美味的早餐,和穿著圍裙在廚房裡忙活的鄭號錫。

【南錫】
鄭號錫讓金南俊矛盾。
他好想讓全世界都知道鄭號錫的好,同時卻也想把鄭號錫關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不和世界分享。
說穿了,金南俊想成為鄭號錫的全世界呀。

【泰錫】
粉絲總叫金泰亨是小獅子小老虎,對此他笑笑地不反駁。
小獅子或小老虎都好呀,是肉食性的就好,
能吃掉小鹿斑比就好。

【米錫】
朴智旻其實一點也不愛撒嬌,真的。他只是喜歡對鄭號錫撒嬌而已,這樣才有理由抱住鄭號錫呀。

【果錫】
太感謝我那個不太舒服的床。
讓我只要提出需要,號錫哥就不忍心拒絕我——
於是,我可以霸佔你一個人,嗅著你的香氣進入夢鄉。

【All錫】鄭錫錫與防彈的日常之<幼稚園入學典禮>05

◆All錫向注意!
◆大概就是個哥哥們寵壞五歲弟弟的短篇系列,
與其說是談戀愛不如說是哥哥和弟弟萌萌的互動♥
◆每篇都是單篇完結,是一段段生活的片刻或事件♥
◆不定時更新,有腦洞有空就寫
◆基本設定:
鄭號錫五歲,正在大黑幼稚園就讀。
有六個哥哥,金南俊和閔玧其是音樂製作人、金碩珍和金泰亨是演員、朴智旻在娛樂公司當編舞老師、田柾國是唱跳歌手。
◆以上設定都能接受的親,以下正文開始♥

經紀人哥很早就等在樓下,連帶著一群記者。經紀人哥一見他們下樓就急忙趕他們上車,幾個哥哥不忘護住小小的鄭號錫,只怕他被碰到撞傷了。
因為有一群明星哥哥,鄭號錫對這種人多擁擠情況的適應力比起一般五歲小孩要好的多,已經不會因此被嚇到或哭泣。即使如此他還是抱緊了金碩珍,將小臉埋進哥哥的寬肩窩裡。
等一行人好不容易都上了車並快速關起保姆車的門,金碩珍才拍了拍緊捉著他衣服的五歲孩子。
「還好嗎,錫錫?」
「嗯,還好。」
小孩雖然稍微放鬆了手,但仍拉著金碩珍的衣,這樣的舉動無疑讓幾個哥哥的心都抽了一下。
他們的名氣太大,到底是苦了這個孩子。
金碩珍從口袋裏掏出糖轉移鄭號錫的注意力,
「來,給你糖果壓壓驚。」
「喔喔喔是牛奶糖!」
鄭號錫看到糖果,眼裏的陰霾一下一掃而空。他想從金碩珍的手裡拿過包裝精美的小糖果,但金碩珍一下把手拉高了,讓小孩搆不著。
「來,有人要給你糖果,你要說什麼?」
「謝謝珍哥!」
鄭號錫說完還抱著金碩珍的臉頰啵了一下,以展示他的誠意。
「沒錯,好乖。」
聽到滿意的回答還收到額外的獻吻,金碩珍很滿意地放下了手,讓小孩得到想要的小點心。
「錫錫,要不要可樂?」
金泰亨晃了晃手中還未開的小鋁罐,朝鄭號錫笑。
「嗯……不行,不可以想要。」
鄭號錫嚼著口中的糖,看著金泰亨手中的飲料,本來伸出的小手又收了回來。
「為什麼不可以?」
金泰亨很是疑惑。
「珍哥說,我太小了還不可以喝可樂,會長不高。」
「那可不行!我要長高高!要跟俊尼一樣高!」
鄭號錫一邊說,一邊還用力向上伸了伸小手,以行動表示他想長高的決心。
「喔,錫錫拿我當模範呀?」
金南俊笑的眼睛瞇成線,鄭號錫忍不住爬過去戳他的酒窩。
「跟我一樣、凹進去、圓圓的。」
鄭號錫笑出了梨渦,指給哥哥看。
「哈哈哈是啊,哥哥的這叫酒窩,你的是梨窩。」
金南俊輕輕揉揉小孩的臉,軟綿綿的手感極佳。
「為什麼不一樣?」
「哥哥的比較深,你的小一點呀。」
「長大了就會一樣嗎?」
「嗯……也許吧?」
「哇那我長大會跟俊尼有一樣的鞋鞋、一樣的身高,還有一樣的窩!」
「我們錫錫千萬不要跟拉蒙哥一樣是破壞神呀。」
坐在對面的田柾國專注地看著手機螢幕,手指快速的滑動著,但嘴可不忘了損損金南俊。
「我才不會和俊尼一樣打破杯子和碗呢!雞米妮說過我很聰明的!」
「哈哈小鬼你這麼小就跟著你果果哥欺負我啦?俊尼好難過。」
金南俊逮到機會就想試試早上金碩珍的招數。只見他學金碩珍掩住臉假裝難過的樣子,甚至將頭轉向一邊,實則偷偷對從前座轉過頭來看狀況的閔玧其狡猾的勾勾嘴角。
「我不會再被騙了!早上珍哥才騙過我的!」
「我沒有騙你……嗚嗚嗚……」
金南俊還煞有其事的嗚咽了幾聲,惹的對面的朴智旻差點笑出來。
旁邊的金碩珍也憋笑憋得十分辛苦,但他不忘幫忙加油添醋:
「哎呀,俊尼你怎麼啦?真的很難過嗎?」
「錫錫欺負我呢,珍哥……」
「我、我……」
小孩猶豫了一下,但還是選擇抱住眼前的人,軟軟的童音學著哥哥哄他的語氣和話語:
「俊尼俊尼不哭不哭,眼淚是珍珠,掉了就不好啦。」
「是嗎?那我不哭啦。」
金南俊湊近了小孩然後一下放下手,露出大大的笑容順帶抱住了鄭號錫。
「我沒有被騙到呀,我知道俊尼是假哭。」
小臉貼著大臉玩了一陣子,鄭號錫才被對面的朴智旻抱過去。
「錫錫我們來擾亂果果打電動~」
朴智旻一邊說,一邊把手舞足蹈的小孩往正專心打電動的田柾國送。鄭號錫則配合度極高的小手拉拉田柾國的頭髮,還伸手戳田柾國的螢幕。
「嗚哇幹嘛?」
田柾國扭著身體躲開小孩的搗亂,無奈後座兩排座位要塞五個大男人和一個小男孩已經夠擁擠,根本沒什麼多餘的地方讓他逃開。
於是他乾脆爆了一回手速結束遊戲,接著專心對付小小孩。
「你呀你呀,又搗蛋!」
「嗚哇果果!」
一雙大手先揪住小孩,接著毫不留情地搔起癢來。小孩樂的又叫又笑,在男人的懷裡翻來滾去,直到男人停手才攤著喘氣。
田柾國抱起笑的沒力的鄭號錫,讓他坐在自己腿上,背靠著自己的胸腹,接著他拿來平板,點開了叫viruses的對戰遊戲。
這個遊戲以兩人對戰的模式,透過各種小遊戲來進行三、五或七回合制的比賽。
「這個對錫錫來說會不會太難了點……」
一旁,朴智旻關心的湊過來看,於是田柾國將平板朝他的方向轉。
「我跟錫錫一組,我們來打敗智旻哥!」
「喔喔喔好呀!」
跟遊戲高手哥哥組隊的鄭號錫十分興奮,著急地點了下螢幕,想讓遊戲快點開始。
「喂怎麼一下變成這樣……」
朴智旻嘴上抱怨,還是笑笑地接受了弟弟們的對戰邀請,按下螢幕上的遊戲開始鍵。
第一回合是打地鼠,玩家要將冒出地洞的病毒以點擊方式消滅。一般的病毒點擊一次,而結凍的病毒則需點擊兩次。
遊戲開始,朴智旻的一端平靜穩定,倒是鄭號錫和田柾國的一端有些混亂。
「嗚哇好快!」
鄭號錫手小,手指也還小小短短的,根本來不及在病毒冒出來的時候點擊。眼睛看到了但手跟不上,讓鄭號錫陷入了慌亂。田柾國讓他自己努力,一手扶著孩子的腰以免他太激動摔出他的懷抱,一手時不時幫個幾下,讓他不至落後太多。
因此毫無意外地,鄭號錫這一邊輸了這一局。
「果果你怎麼都不幫我?」
鄭號錫轉過去,小拳頭捶捶哥哥結實的腹肌。
「錫錫要努力呀,哥時不時會出手的。」
把小孩轉回去讓他繼續遊戲,田柾國把下巴靠在小孩的頭上,嗅著奶香味和洗髮精的香草味。
下一局是貪吃蛇,規則很簡單只要不讓蛇撞到邊界就行,可以滿螢幕跑。
鄭號錫小心翼翼地控制著自己的這隻小蛇,專心程度堪比閔玧其作曲、朴智旻練舞。朴智旻則因為心思全在對面的弟弟身上,一個分神蛇就撞在邊界上,於是遊戲結束。
最後一局比算數。參賽者要將數字放進空白的算式裡,拼成一個合理的算式。題目總共有五題,誰先完成誰就是這次對決的贏家。
這個鄭號錫還看不懂,所以只能坐在田柾國懷裡看他和朴智旻對決。而田柾國不愧是黃金忙內,很快就完成了前面四道題目,第五道題甚至還拉著鄭號錫的手,一個個把數字放進去,氣定神閒地取勝。
贏了比賽,鄭號錫笑嘻嘻地蹦起來,用小手和田哥哥擊掌。
朴智旻輸了也不生氣,只是朝鄭號錫敞開了懷抱:
「錫錫,哥哥輸了好難過呀,來給哥哥一個安慰的抱抱好嗎?」
「好躂!」
鄭號錫一下跳進了朴智旻的懷裡,
「雞米妮不難過不難過,下次錫錫跟你一隊,我們一起贏果果!」
「好呀好呀。」
朴智旻憐愛地低頭蹭了蹭鄭號錫的臉,後者則伸手捏哥哥的臉頰。
此時,保姆車在離幼稚園大門有一小段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閔玧其率先跳下車給後座的人開門,學著經紀人哥哥的樣子把哥哥弟弟從車上喊下來。
朴智旻先將鄭號錫給了閔玧其,才從車上下來。小孩踢了踢腿,想讓哥哥把他放到地上。
「怎麼啦,不是很喜歡抱抱嗎?」
「今天是第一天上學,我想自己走進去。」
「但人很多……」
閔玧其看了一眼圍上來的記者,又看了看懷裡的小傢伙,最後還是選擇了後者。
他輕輕把他放在了地上,等確定他站穩了才放開手。鄭號錫則一手牽著一個哥哥,抬頭看看閔玧其和另一邊的金泰亨,得到兩者肯定的眼神後才邁開小小的腳步。
其他的哥哥見狀便在圍弟弟身邊,替他撥開眾多的記者和鏡頭,為他開出一條路來。
但即使如此,他們前進的速度仍然非常緩慢,原來五分鐘的路程硬是走了十分鐘。
好不容易到了幼稚園門口,用「除了學童家長,其他閒雜人等請勿進入」的理由將媒體阻擋在幼稚園的白色鐵製大門外。
鄭號錫則在門關上後停下了腳步。
「錫錫?怎麼了?」
閔玧其蹲下,就看小孩的嘴抿成「人」字形,原來牽著的手也握的更緊。
「我、一定要進去嗎?」
「錫錫為什麼那麼不想上學呢?」
金碩珍也跟著蹲下,想知道孩子真實的答案。
「因、因為,去上學的話,就會很久很久、看不到哥哥吧?」
「每天放學回家就能看到啦。」
「可是、隔壁的哥哥跟我說,要從很早很早上課上到很晚很晚,回家很快就要睡覺、早上又要早早去上學……」
小傢伙眼裡泛起水氣,幾滴眼淚在裡頭打轉,再被小孩在滑落臉頰前從眼角擦去。
「那、我什麼時候才能跟哥哥在一起呢?」
「我一個人、我怕、怕……」
怕你們一離開再也不回來,
怕我又被一個人留在這裡。
「錫錫呀。」
閔玧其從小孩口袋裡拿出熊本熊的手帕給他擦擦臉,接著開口:
「我們做個約定吧,像之前一樣。」
拉過小孩的手,小指勾住小指,大拇哥貼大拇哥,
「打勾勾,蓋印章,我們一定會來接錫錫回家的,違約的人是小豬。」
「上次我有來接錫錫回家對嗎?這次也一樣,我會來的。」
「……違約的、是小豬、Micky會咬你!」
「哈哈哈好的。」
閔玧其笑笑地接受了小孩的附帶條件,於是約定成立。
金碩珍在一旁看著也忍不住紅了眼眶,但知道此刻自己不能掉淚的他快速抹去眼角的淚花,開口催促:
「好了好了那我們快走吧,要趕不上開學典禮了!」
「嗯,走吧錫錫?」
「嗯!」
鄭號錫吸了吸鼻子,牽住了閔玧其的手。
TBC.

錫錫害怕離開哥哥們那裡,和他如何來到六個哥哥身邊有關。如果有機會會寫出來的,但大概不會是太開心的故事😢

【四週年賀文,主糖錫,微All錫向】少年他的奇幻漂流02

【四週年快樂,我愛的少年們。四週年快樂,我最喜愛的少年,號錫呀。】

▶CP主糖錫,微All錫向。

▶歌詞(未全首歌)引用自手邊的專輯歌詞本

▶建議搭配五月天同名歌曲食用

【人們切開山脈/剪下了雲彩/削成了萬支槳/縫製風帆
尋找/吶喊/未知的未來】

金南俊一直覺得他的94親故,是個很神奇的人。
所有相反或矛盾的事物只要放在他身上,好像都會變得和諧起來。
鄭號錫私底下並不是如小太陽一般時時刻刻都散發著熱力,相反的金南俊覺得他像月亮。
他是柔軟的、安靜的、纖細的。
「南俊呀。」
「嗯?」
「這裡、該怎麼辦呢?」
自從少年開始學習Rap後,金南俊和少年的相處時間增加了不少。雖然少年也會問閔玧其,但對少年來說,和同年齡的親故相處,似乎還是比較自在一些。
例如此時,金南俊在舞蹈練習結束後立刻溜進了工作室,而少年帶著最近練習的曲子也跟了過來。已經習慣工作室裡多了個人,金南俊也沒太注意少年,自顧自的打開寫詞用的文件和譜曲的軟體,戴起耳機繼續未完成的曲子。
而少年就在一旁的小沙發待著,練習他的曲子,等金南俊告一個段落後再問他問題。
「這裡啊,你的口氣需要這麼控制……」
金南俊每次一邊給少年解說,一邊偷偷觀察少年的表情與反應。
少年不懂的時候眉頭會稍稍皺起,此時金南俊會換個方式解說,若看見眉頭鬆開就知道少年聽懂了;少年聽見新的唱法時鹿一般的眼睛裏會閃著光,小小的但亮,都被金南俊看在了眼裡;被金南俊稱讚的時候,少年會淺淺的笑,一邊說「沒有南俊你唱的好啦。」一邊偷偷開心著;一直沒能聽懂或唱會的時候嘴會悄悄地噘起來,碎念著「怎麼辦怎麼辦」然後又窩回去角落練習。
金南俊挺喜歡教少年Rap的時光,他們可以安安靜靜地這樣相處一整天,誰也不會覺得膩。

「哥,我最近練習了一首新的曲子,你能幫我聽聽看好不好嗎?」
這不是金南俊第一次看到少年拿著最近新練的曲子,去敲閔玧其
工作室的門。而這也不是他第一次看著那個討厭別人打擾他工作的閔玧其笑著說好,然後邀少年進工作室。
金南俊並不會想像他們在工作室裡發生了什麼事,因為他知道明天、慢的話後天,他就會知道結果了,或好或壞。

「南俊阿,玧其哥對我笑了呢。」
少年抱著金南俊的Ryan抱枕,卻藏不住滿臉的笑意。
「他誇我唱的好,還說下次要給我寫歌呢。」
「喔,那挺好啊,那可是玧其哥呢。」
金南俊沒回頭看少年,他怕笑容太亮、扎眼。
「對啊!是玧其哥呢!」
可笑意不只在少年臉上,甚至連語氣裡都染上了些許甜蜜的氣息,讓金南俊有些煩躁。他忍不住將耳機音量開的大了些——
「這都要謝謝南俊呢,是你一直很有耐心的教我,謝謝你呀親故。」
金南俊沒忍住,又將音量轉小了,像每一次少年待在他工作室裡時一樣。
「是可靠的隊長大人呢,以後也請多多照顧我吧。啊、不過我是哥哥呢,所以我也會照顧南俊的……」
金南俊沒聽清楚少年後面的話,只是無法控制的勾起了嘴角,欣喜的情緒最後化成一句簡短的:
「好啊。」
我願意和你一起走下去,
我願意繼續照顧你,
我願意和你一起努力站上我們夢想的舞台,
我願意陪伴你走過所有時光,

我們都有一雙尚未完全的翅膀,而我看著你的羽翼漸豐,
與你付出的淚水與汗水對等。
我們都有一個未完的夢與尚不清晰的未來,但牽起的手總不會鬆開。
前方的路還看不清,但我願意與你、與你們繼續往前邁進。

而我只希望在你牽起那個人的手的時候,還能回頭給我一個沾上花香的微笑,
我便足矣。
我便、足矣。

TBC.

今天寫不寫的完一半呢(遠目

【All錫】鄭錫錫與防彈的日常<幼稚園入學典禮>02


◆All錫向注意!
◆大概就是個哥哥們寵壞五歲弟弟的短篇系列,
與其說是談戀愛不如說是哥哥和弟弟萌萌的互動♥
◆不定時更新,有腦洞有空就寫
◆基本設定:
鄭號錫五歲,正在大黑幼稚園就讀。
有六個哥哥,金南俊和閔玧其是音樂製作人、金碩珍和金泰亨是演員、朴智旻在娛樂公司當編舞老師、田柾國是唱跳歌手。
◆以上設定都能接受的親,以下正文開始♥

金南俊抱著鄭號錫,後者從他懷裡抬頭看他,問:
「蒙妮,我們現在要做什麼?」
「不是說了要叫哥?」
金南俊輕輕捏住了奶糰子的臉。
「嗚嗚嗚蒙妮不要捏我痛呀!」
「好好好,我們去刷牙洗臉囉。」
說完也不等小孩回應,抱著他就往浴室走去。
「蒙妮放開放開!」
鄭號錫兩隻小手搭在金南俊手上,想扯開他的手。無奈後者看起來好像沒出什麼力,力量卻完全足夠對付一個小孩子,鄭號錫拉了半天他仍一動也不動。
兩人就這麼拉拉扯扯吵鬧到了浴室門口,鄭號錫一看浴室裏有別人,立刻叫起救兵:
「糖糖哥,救命!」
「什麼?」
正在浴室裏洗漱的閔玧其探頭看了眼,就看小弟弟正和金南俊僵持不下。
「蒙妮捏我,痛痛痛痛痛!」
「你叫我南俊哥,我就放開你。」
「我不!珍哥也是叫蒙妮的,我也要叫蒙妮!」
「他是大哥才能叫蒙妮,你要叫哥。」
「我不!」
閔玧其趁兩人吵嘴時完成了洗漱,接著朝金南俊伸了伸手。
「給我吧,你不是還沒刷牙?」
「我也還沒刷牙牙!」
鄭號錫揮了揮小手,還對閔玧其「咿—咿—」的露出兩排小牙齒。
「你也還沒刷呀。」
翻下馬桶蓋讓鄭號錫坐在上面,閔玧其拿來鄭號錫專用的小號牙杯牙刷牙膏,盯著他給牙刷擠上西柚口味的兒童牙膏,然後認認真真的刷了起來。
金南俊也站在一旁刷著牙,閔玧其則給他倆洗好兩條溫溫熱熱的毛巾,等著一大一小刷好牙。
閔玧其看著正專心刷牙的鄭號錫:臉頰因為口腔裡都是牙膏泡沫而微微鼓起,白白嫩嫩的讓人很想捏一把,倒也不怪金南俊剛才捏這麼久了,手感一定很好……嗯?
「錫錫呀,臉頰怎麼紅了一塊?」
「嗯?」
閔玧其拿來小鏡子讓鄭號錫看自己的臉,一邊的臉頰上真的紅了小小一塊。
「啊啊啊、是俊逆捏躂!」
嘴裡還咬著牙刷,鄭號錫有些口齒不清,但俊字倒是說的十分清楚。
「咦咦咦我看看!」
金南俊牙刷還咬在嘴裡就急忙湊過來,著急的輕輕揉著鄭號錫紅掉的地方。
「對不起呀號錫,哥不是故意的。」
「莫關西~」
鄭號錫一把抱住擔心的哥哥,兒童牙膏沫抹上金南俊的肩頭。
金南俊也不惱,只是拿下牙刷,親了鄭號錫的臉頰一下。
「呀俊妮你的牙膏沾到我了!」
「哈哈你還不是一樣。」
「你們兩個給我好好刷牙!」
閔玧其把熱毛巾丟在兩個弟弟的頭上,弟弟們咯咯笑了下才好好漱口洗臉。
TBC.

(佔tag抱歉🙇🙇

呜哇哇哇在情人节这天100粉啦💑
谢谢大家的喜欢,我会继续努力写文的🙆

100粉的活动💃💃💃
(好吧我觉得我有点没创意……

今天晚上12点前,在这篇文章底下评论你想看哪一篇文的更新,我会照着大家评论的顺序来更文的🙌

然后开放「头香者」可以点一篇文👼
CP见tag٩(๑òωó๑)۶
(抱歉这次只开放一篇🙇因为我之前的点文都还没还完……抱歉🙇🙇🙇

谢谢大家,谢谢每一个评论跟小红心,我真的都有好好看着的,谢谢💏
能被你们喜欢,真的太好了😻

【All錫】WINGS Lie 01

▷此系列文詳細設定與章節列表請走:http://gena850613.lofter.com/post/1d1a2f74_d60fe16
▷本文中出現歌詞原文及翻譯引用自懶懶的吐槽小窩:http://infinite0903.pixnet.net/blog/post/220615919-%5B%E9%9F%93%E4%B8%AD%E6%AD%8C%E8%A9%9E%5D%E9%98%B2%E5%BD%88%E5%B0%91%E5%B9%B4%E5%9C%98-jungkook---begin

Lie.01

▶CP:米錫

【내게 말해
   告訴我
   너의 달콤한 미소로 내게
   用著你甜美的笑容來
   내게 말해
   告訴我
   속삭이듯 내 귓가에 말해
   在我耳邊輕聲細語】

03/21。 Tuesday,5:30A.M.

在這個特別的日子,朴智旻總是會醒的特別早。
他在宿舍的床上醒來,清晨的冷空氣讓他抖了下同時完全清醒。
瞟了眼手機看看時間,他想他其實可以再睡一下,但還是起床梳洗、更衣。
畢竟現實中的你,今天是屬於我的呀。那我又何必要去追求夢境裡的你呢?
經過金泰亨的床邊,發現那人瞪著眼睛看著他,問:
「今天輪到你了?」
「嗯。」
金泰亨將臉埋進枕頭裡,沒再說話。

03/21。 Tuesday,6:30A.M.

整理完畢後出了門。坐在車上望著窗外天邊微微泛起的日光,他想起那個人的髮色。
那是他最後一次染髮。漂成漂亮的橘色,跟他喜歡的葡萄柚很相似,遠看像一顆小橘子。
他記得那時他打著他髮色好看要拍起來的名義一起合了影。但早在自拍前,他就偷偷用手機留下了他美麗的橘色身影。
但他是不知道的,他也不會讓他知道,他一向藏的很好。
把愛戀的心藏在好弟弟的外表下。
這些秘密本想當作永遠的回憶,沒想過要告訴那個人,也沒想過要得到那個人的任何回應或一點點愛意——
但機會就這麼活生生的降臨了。

朴智旻不否認自己一開始也覺得金南俊的提議有些荒謬,但沒有人是沒有私心的吧?他想。
他相信其他人打著對號錫哥好的名義,也只是想擁有他的藉口罷了。
我們都毫不在意的說著冠冕堂皇的話,把真實的自己藏了起來。

車開沒多久就到了郊外的別墅,司機放他下車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彷彿多待一秒就會染上什麼晦氣。
朴智旻沒在意,提著順路買來鄭號錫愛吃的甜點飲品,他敲了敲門。
來應門的是帶著動物面具的管家,身著一身標準的執事西裝,一語不發開了門等他進來又關上。
朴智旻也不是第一次來,對這些現象早已見怪不怪。
這個家裡的所有僕人,都被要求戴上像化妝舞會裡使用的精緻動物面具。戴面具的理由很簡單,不能讓鄭號錫看到他們的臉。而動物面具他想只是他南俊哥的惡趣味。
他一邊想像面具下管家臉的模樣,一邊跟著往廚房走。

目送管家接過他帶來的東西進廚房後,朴智旻拐了個彎,往鄭號錫的臥房走去。
掏出手機看下時間。這個時間他應該還在睡吧?想到久違的又可以看見他的睡臉,腳步也不自覺加快了些。

03/21。 Tuesday,7:00A.M.

朴智旻坐在鄭號錫床邊,就著床邊開著的夜燈,靜靜看著床上熟睡的人。
房裡窗簾掩的嚴實,只有一縷陽光從地下縫隙闖進房內。
朴智旻想起自己第一次見到這個小哥哥的日子。

那是他第一次去宿舍,怯生生地自我介紹完後,只有這個小哥哥眼神放光的看著他。
除了同年親故的金泰亨上來抱了抱他,其他人不是客套說了句歡迎或你好便轉身離去,有的更聽完他的出身就甩門進房。
朴智旻不否認他是受傷的。但他也知道自己作為空降部隊,會受到這種待遇也是預料中的事。
這個小哥哥笑的尷尬,叨叨絮絮替其他人打圓場,更開心的說:「太好啦,以後哥就有一個可以一起跳舞的弟弟了!」
他看著小哥哥溫暖的笑,心底的難過似乎一點一點散了。

從那之後,他有一段時間就這麼被鄭號錫帶在身邊。去公司時鄭號錫總會等他一起、帶他去買吃的喝的送給其他人好建立關係、拉著他練公司讓他們練習的舞,即使兩個人是所有人裡學的最好的兩個……
小哥哥就這樣一點一點驅散他心頭的烏雲,一點一點把溫暖送進他的心裡。
像清晨剛升起的太陽,慢慢驅散夜裡的寒冷與漆黑。

「嗯……」
鄭號錫的低吟聲打斷朴智旻的思考,他湊近床邊,伸手撥開落在他眼前的髮。
被觸碰的感覺讓鄭號錫倏地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朴智旻的臉,因為室內昏暗而看的有些不清。
而內心卻異常堅定的相信著——
啊,這是我深愛的他。
「智旻呀,怎麼弄醒了?」
鄭號錫剛睡醒的聲音低沉帶點沙啞,其中淺淺的笑意像小貓抓,撓得朴智旻心癢。
是我的了呢,真好。
朴智旻沒回話,只是傾身吻住鄭號錫,唇角上揚。

  【 Don't be like a prey
       Be Smooth like a like a snake
       벗어나고 싶은데
       明明很想擺脫】

03/21。 Tuesday,7:40A.M.

朴智旻來的日子,鄭號錫的早餐總是充滿驚喜。
「呀,是西柚蛋塔!」
略過桌上乏味的蛋粥、白麵包和牛奶熱茶,鄭號錫一眼就認出擺較遠的亮橙色甜點。
「是雞米妮給我帶的吧?」
鄭號錫笑彎眼,嘴巴也成了可愛的愛心形狀。
朴智旻聞言只是笑笑,並幫他把蛋塔拿近。
「我知道的,雞米妮。」
鄭號錫眨眨他小鹿般的圓眼,裡頭閃著光。
「嗯?」
「因為這裡的人從不給我吃這個,他們說我身體不好不能吃太甜……」
鄭號錫說著,小臉皺了起來,嘴也變成ㅅ字形
是南俊哥不給吃吧?這樣也好,你生病真的不適合吃這個。
不過,扮黑臉的工作就交給你了,南俊哥。
「偶爾一次沒關係,哥一個禮拜也只吃這一次吧?」
朴智旻笑的溫柔,並捏了下鄭號錫的臉頰。
「但還是要先吃主食,哥先把粥和牛奶喝了吧。」
「不能先吃蛋塔嗎?」
「不行,這樣你等等又要胃痛了。」
「嗯……」
鄭號錫扁著嘴看了朴智旻一會兒,見對方沒有要妥協的意思,只好乖乖拉來瓷碗一小口一小口喝起蛋粥。
朴智旻看對方乖乖喝粥了,這才滿意的笑了。揉揉對方的頭後,翻起被鄭號錫從房間帶出來的書。
「《Demian》呀……」
「智旻也知道這本書嗎?」
「當然知道。」
這可是我們某張專輯構想的主軸,不是嗎?
「我昨天收到它的,也不知道是誰寄來的。」
鄭號錫回想起拿到包裹時的困惑,至今還沒有解答。
它好像很重要,可是我一點也不記得了。
「智旻呀……」
「嗯?」
「這個,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嗎?我是說跟大家。」
「我們一起看過嗎?還是什麼……我一點也、想不起來。」
看鄭號錫努力回想的模樣,朴智旻認真思考要不要告訴他真相。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但如果哥除了想起《Demian》和他們的關聯性,還連帶想起其他朴智旻不希望他想起來的種種事物呢?
例如,和金南俊一起討論歌詞與概念的時光。
又例如,和閔玧其一起窩在工作室寫曲子的日子。
Rapper line的親密聯繫,從以前就是他羨慕且嫉妒的。
現在哥忘記了正好,不要再想起來了。
於是他溫和地說:
「嗯?大概就是南俊哥有一陣子很喜歡,他到哪都帶著,所以哥才會有印象吧。」
「原來如此,南俊很喜歡呀……也對,他很喜歡看書呢。」
心中的困惑得到了一個合理的答覆,鄭號錫同意般的點點頭,沒有懷疑地接受了朴智旻的回答。
朴智旻看他沒有再追問也不再說話,只是繼續翻閱手裡的書。
「我的罪不在這些,而在於讓魔鬼登堂入室……」
「啊,那是我很喜歡的句子。」
「哥把它畫起來了呢。」
「總覺得很熟悉,沒有原因的喜歡。」
鄭號錫一邊慢慢喝著燉的軟爛的粥,一邊輕輕勾起嘴角。
朴智旻看著他,眼裡快速閃過了一瞬間的陰暗,但很快藏了起來。
沒關係的,哥想不起來了。
於是他沒有回應鄭號錫的話,而是靜靜地繼續漫不經心地翻書。

「我喝完了!」
朴智旻看到第五章快結束時,鄭號錫雀躍的聲音打斷了他的閱讀。
像是小孩子炫耀玩具般,鄭號錫一手拿著空空的瓷碗,一手拿同樣空空如也的玻璃杯,朝他笑著。
「行,那就吃甜點吧,哥。」
朴智旻讓人來收走了餐盤,並將西柚蛋塔放到他面前。
「太好了!哇~好久沒有吃西柚蛋塔啦……」
鄭號錫像個拿到糖的孩子,興高采烈地就要吃了。
「哥別急呀,等等嗆到。」
朴智旻笑笑的看著他,時不時給他倒杯茶、怕他吃急了嗆到給他拍拍背順順氣,像大人照顧小孩的樣子。

哥,終於輪到我照顧你了,真好。
朴智旻笑的好不燦爛。

【Ah woo woo
    내게서 떠나 떠나 떠나줘
    從我身邊離開 離開 離開吧
    내게서 떠나 떠나줘
    從我身邊離開 離開吧 】

03/21。 Tuesday,8:20A.M.

時間比起平常要來的早,早晨的陽光也還不毒辣,朴智旻拉著鄭號錫在小花園裏轉轉透透氣。
「智旻呀,為什麼花園裏種了那麼多種花呢?」
「嗯?花園當然會有很多花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感覺是不同的人種在這裡的呢。一人選了一種,種在花園裡。」
鄭號錫一邊說,一邊數了數有多少種花。
「有三種不同顏色的玫瑰、深紅色的薔薇花、紫籐花……」
像是要證明自己說的是真的,鄭號錫加快腳步,想一樣一樣指給朴智旻看。
「小心點慢慢走,哥。」
朴智旻一手摟著鄭號錫細瘦的肩,一手牽著他的手,防止他走的太快跌了摔了。
「還有水仙跟曼珠沙華……」
「曼珠沙華?」
「嗯嗯,是管家告訴我的,那種花的名字。」
剛好走到它的旁邊,鄭號錫指了指還沒有結出花苞的一小片植物。
「管家說,現在它在長葉子,等到花開的時候,葉子就會全落在地上。」
「是花和葉是不能同時長在一起的一種花。」
「是嗎?……」
朴智旻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拉著鄭號錫離開那裡。
那可是閔玧其種的花,朴智旻一點也不想他在這裡久待。
他拉他走回種著三種玫瑰的花園角落,折下了一枝香檳色的,
「哥,送你。」
「嗯?謝謝。」
鄭號錫乖巧地接過,湊到鼻邊嗅了嗅。
「好香。」
「哥如果喜歡,我給你摘一把放在房間。」
「好呀……啊,不過房間裏正插著白玫瑰呢。」
聽他提起白玫瑰,朴智旻的眼神暗了暗卻不發作,只是說:
「也放了一夜了,換上新的吧。」
「可是它開的正好呢……」
鄭號錫想起白玫瑰,腦海沒來由裡浮起一個畫面:
一雙年輕的手,從花叢間摘下了一朵朵白玫瑰花。玫瑰花的刺劃傷了那雙手,那人卻不以為意,只是摘著花直到數量足夠。
幾滴鮮紅色的血滴在白玫瑰上,再被清水洗去。
「號錫哥?」
「嗯嗯沒事……」
不小心就走神了,不過那是誰的手呢?
是誰為我摘了白玫瑰花呢?
「那,讓人把白玫瑰放到書房吧,這樣好嗎?」
「好。」
只要不會被丟掉,鄭號錫都沒有意見。
雖然想不起來是誰摘的,但感覺是他帶著心意摘的,丟掉太可惜了。
「那哥挑幾枝喜歡的,我給你摘。」
「我也一起摘吧,摘多一點,可以送給其他人。」
鄭號錫對他笑了笑,伸手想去碰玫瑰花,卻被朴智旻一下捉住了手。
「我來吧,哥的手要是劃傷就不好了。」
「我會小心,不會被割到!」
「不行。」
「呀雞米妮!我才是哥哥呢!」
鄭號錫嘟嘟嘴,像小孩子耍脾氣。
朴智旻看鄭號錫不開心了,這才放軟了態度,兩手摟著他的腰將他拉進懷裡:
「我這不是怕哥哥弄傷手嗎?哥身體不好,要是傷口感染你會更難受。」
「我會小心點不弄傷自己,而且雞米妮不是在旁邊看著嗎?會沒事的。」
鄭號錫像是要他放心般湊進,輕輕吻了他的臉頰。
「會沒事的,讓我摘嘛。」
「……好吧,但哥真的要小心。」
「嗯!」
得到朴智旻的允許,鄭號錫開心地挑起花,並小心翼翼避開莖上的刺,就著柔軟的莖折下花朵。
「看,沒受傷吧!」
鄭號錫將第一朵摘下的花遞給朴智旻,臉上帶著得意的笑。
「嗯。」
朴智旻覺得像小孩一樣炫耀自己成果的鄭號錫太可愛,忍不住親了親他的臉頰。
看鄭號錫摘的開心,朴智旻索性也不摘了,只幫他捧著摘下的花,並專注盯著他的每一個動作。
能這樣看著你真好呀,號錫哥。

朴智旻想起後來,等到自己終於打入他們的圈子且相處融洽後,他突然失去了可以黏在鄭號錫身邊的理由。
不能再仗著沒人陪他所以拉著鄭號錫:因為比起這個哥哥,金泰亨和田柾國更快在休息時間來找他打鬧玩樂,而那個哥哥則會被金南俊或閔玧其拉走。
雖然兩人還是住在一個房間,雖然那個哥哥還是會時不時問問他習不習慣、有沒有被欺負——
但他就是覺得兩人的距離好像變遠了。
那是第一次,他意識到自己對鄭號錫的感情。
他的目光會不自覺追著他,即使和親故弟弟玩鬧不休,還是會下意識尋找那個暖暖的小哥哥。
想賴在他身邊,假裝不會舞蹈動作去接近他,再一次做好得到他的一句「真不愧是雞米妮,教一次就懂了。」和一個能讓他開心幾天的微笑。
那時的自己,比起現在單純而容易滿足——

「啊!……」
鄭號錫的驚呼聲打斷朴智旻的思考。原來他一個不小心,還是讓玫瑰刺傷了手。
鮮紅色的血從小小的傷口裡冒出來,一滴、一滴、一滴。
「哥!」
朴智旻急忙湊過來,
「雞米妮,只是小傷、沒事……」
鄭號錫因為心虛所以聲音很小,讓朴智旻抓著手也不反抗。
朴智旻沉著臉,強拉鄭號錫進屋。
香檳色的玫瑰落了一地。鄭號錫頻頻回頭看,卻又不敢要朴智旻停下腳步回去撿花。
生氣的朴智旻,讓鄭號錫覺得害怕。

理性的想,朴智旻覺得因為這點小事而對鄭號錫生氣的自己幼稚的可以。
但看了眼後頭怯怯跟著自己的鄭號錫,便覺得不理理智的自己來的真是時候。
嘴角不自覺翹的高了。
哥的另一面,我收下了。

TBC.

從時間的進展看來,沒意外的話Lie會超過一萬字了
(撞牆
對我來說這真的是很難寫的一篇QQ



----全文連結更新於下-------

Lie全文連結(微博)  點這裡



【All錫】宿舍日常02


▷是個CP味沒有很重的短篇
▷團寵鄭號錫

9:45
收拾好早餐的殘局,金南俊和閔玧其說要去工作室一趟。聞言金碩珍便打著要請鄭號錫指導舞蹈的名義,拉上鄭號錫一起去公司。
而忙內line吃過早飯後全聚到田柾國房裡打電動去了,一時半刻也停不下來。朴智旻只說了打完也會去公司後,又陷入遊戲的戰局中。
金碩珍習慣性叮嚀兩句後,便四個人一起出了門。

一行人一路有說有笑。金碩珍說了幾個大叔笑話結果被Rapper line同時diss,他氣惱的凶了金南俊一頓,直到鄭號錫幫忙打圓場才消停。
「還是號錫對哥好,你們兩個臭小子!」
閔玧其不說話用閔式嫌棄臉回應;而金南俊明明沒笑的特大聲卻被金碩珍吼了幾句頓時覺得十分委屈,於是也不回應。
所以我說,你說說你為什麼只吼我呢?
但也沒鬧僵多久,金碩珍又拉著閔玧其說說笑笑了。鄭號錫則和金南俊走在一塊,瞅著同年親故的臉,鄭號錫決定要發揮一下隊上希望擔當的魅力。
「南俊呀,準備!」
「啊?」
「我要跳到你背上啦,準備好!」
「什麼?喂——」
沒等金南俊說好,鄭號錫輕靈一跳,手勾著金南俊的肩,同時腿靈活纏上他的腰。
金南俊雖慢了一、二秒才意識到鄭號錫來真的,但也沒忘要抱住他的腿,免得摔著。
「你幹嘛呢?」
「吶,南俊,不開心嗎?」
鄭號錫靠的位置使他說話時的吐息聲會一點不漏傳進金南俊耳裡,突如其來的感官體驗使金南俊靈活的大腦瞬間當機。
直到鄭號錫在他耳邊怪叫了幾聲才恢復運轉,急忙應道:
「沒、沒呢,誰會跟碩珍哥生氣呢?他就是說說而已,沒事……」
「你知道就好呀,真的別往心裡去喔。」
看金南俊好像真的恢復精神,鄭號錫才從他背上下來,朝他咧了一個大大的笑。
金南俊看著被陽光暈染成暖色系的他,有些呆了。

10:30

閔玧其覺得,談戀愛會讓人智商降低這件事一定是真的。
在金南俊第N次走神以致他們的討論再次中斷,他忍無可忍終於把他轟出工作室。
掛起耳機,他平復煩躁的情緒開始譜寫新曲。他想起今天早上鄭號錫頭髮的觸感和那聲玧其哥,並將這些暖洋洋的感覺寫進歌裡,即使有些不swag。
陶醉在創作中的閔玧其十分專注,以致沒發現有人進了工作室。

鄭號錫方才在練習室裡和金碩珍打鬧兼練舞,鬧一陣子後出來透透氣,就看金南俊坐在飲水機旁望著窗外。
「南俊你怎麼在這?」
「阿,號錫……」
金南俊抓抓頭說,
「今天狀況不太好呀一直走神,玧其哥說讓我出來冷靜一下。」
鄭號錫喔了一聲,一邊開口:
「原來如此,不過誰都會有狀況不好的時候啊。但我們南俊一定沒問題的。」
邊說著就揉揉南俊的頭,收手後沒注意到對方瞬間呆住的模樣,說了一句「我去找玧其哥啦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這下更不能工作了啊,真是。
他看著鄭號錫離開的背影,想。

鄭號錫敲了門卻沒人回應,想了幾秒還是開門進了工作室。
就看閔玧其戴著耳機正沉浸在作曲中,完全沒發現他的存在。
鄭號錫看這狀況也不好打擾,於是找個位子窩著打起手機遊戲,等著閔玧其。
閔玧其手中的曲子終於告一段落,他存了檔後呼了口氣摘下耳機,這才發現窩在角落的鄭號錫。
「錫錫?」
「喔,哥寫完了?」
鄭號錫應了聲但眼神沒離開螢幕,
「哥等我一下我快打完了。」
閔玧其看他修長的手指在螢幕上翻飛,基於好奇他挨著他坐下,看看這小子都玩些什麼。
「錫錫阿,這不是基礎關嗎?」
閔玧其看著個位數的關卡號,想這種程度的關卡需要這麼緊張?
「很難啊!這個!」
鄭號錫一放鬆注意力,便輸了遊戲。
「啊!輸了……」
閔玧其一把搶過鄭號錫的手機,開了一樣的關卡沒多久就過了遊戲。他讓手機停在勝利的畫面,炫耀般向鄭號錫搖了搖。
「哥真厲害!」
鄭號錫撒嬌般蹭過來,央著要閔玧其教他怎麼玩。
閔玧其其實也沒用什麼技巧。但看鄭號錫一臉期待他說出什麼大道理的模樣也不忍拒絕,只好煞有其事說了幾個這種遊戲的基礎技巧。
鄭號錫乖巧聽著,還開了遊戲來印證,結果還真的有用。雖然還是輸了,但分數和時間上升不少。
於是兩人一個教一個認真玩,不知不覺也過了快十個關卡。
「哥玩遊戲一直那麼厲害呀!」
鄭號錫靠著閔玧其像個黏人的弟弟,笑的兩個梨渦都露出來。
而閔玧其眼神溫柔地看著鄭號錫,忍不住笑的看見牙齦。

TBC.

期末考前最後一更!其他的等我考完期末嗚嗚嗚(TT)

【All錫】WINGS Begin 02.(完)

Begin全文連結(微博)  點這裡

下面的簡書連結已經失效啦QQQQQ

麻煩大家移步置微博囉///







因為感覺又會被屏蔽,所以正文走簡書:D

http://www.jianshu.com/p/b00d86f657e4

手機做不了鍵連,會在評論裡再貼一次網址♡

預告:此系列下一篇是米錫的 Lie

(占tag抱歉(跪

【50粉感谢】
呜呜呜不知不觉就五十粉了Q
谢谢大家不嫌弃我这个超不固定时间更文的小渣渣TAT

50粉来开个小小活动啦♡
第一个留言者可以点文,
麻烦注明CP和主题♡

然后因为最近沉溺在BTS大坑里,
所以点文CP限定就是本篇文章有带tag的那些啰♡

谢谢大家♡♡♡

(占tag抱歉

呃呃呃呃呃,请问收到这个通知的意思是我的文章被屏蔽了吗?
第一次这样啊Q

ALL锡 WINGS的后续我下午发了,结果上完课回来就变这样Q

待我下班后回来试试发图……
还是大家比较喜欢外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