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泰錫】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02

@切蛋啊 點文來啦,抱歉讓親久等了😭
▷養成系(?)、微虐
▷年齡操作有:文中金泰亨18歲,鄭號錫24歲
▷寫著寫著一發不可收拾,計畫有變,預計五篇內完結♡

隨著新學期的開始,鄭號錫和金泰亨的兩人新生活也隨之展開。
兩人住在金碩珍選定金泰亨學校附近的大樓型社區,簡簡單單三房一廳一小廚房,兩間獨立的衛浴。
鄭號錫早上送金泰亨去學校後去大學舞蹈系教課,下課了再去金泰亨學校對面的咖啡廳等他放學,兩人一起在外面吃過晚飯才
家。
有時下課的早,鄭號錫會去超市買些青菜魚肉,回家煮一頓。
金泰亨總說好吃,把每一道菜都吃的乾乾淨淨。
兩人的小日子就這麼平平靜靜的過了一兩個月,直到第一次狀況發生。

那天,鄭號錫風風火火地趕到學校,一進辦公室就看金泰亨站在班導師旁邊正被叨念著。金泰亨低頭盯著地板,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把老師的話聽進去。
「老師不好意思我是金泰亨的……哥哥,請問我們泰亨他?」
鄭號錫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了哥哥這個稱呼。
雖然不是親哥哥,不過這麼稱呼比較適合吧。
「哎呀,不是我要說,功課好我們是沒資格說他什麼,可打架就是不好啊、更何況還帶上智旻……」
班導師一看來的不是以前有權有勢的兄長,而只是一個照顧金泰亨的青年,忍不住發起牢騷。
那天,鄭號錫像做錯事的孩子站在金泰亨身邊被唸了至少一個鐘頭。途中他只能不斷的道歉、不斷的說「我會好好教他的,真的給老師添麻煩了。」

後來,這樣的狀況越來越頻繁。本來一個月一次,後來半個月一次,現在幾乎每個禮拜鄭號錫都得被老師叫到學校去。
鄭號錫每次都嘗試著要和金泰亨談談在學校發生的事,可後者只要問到相關的事情就陷入沉默,無論他怎麼問,金泰亨就是不肯說。

而這一次,已經是鄭號錫這個月第四次被通知來學校了。
兩人從學校一路無語直到到家。
金泰亨不敢說話,鄭號錫無話可說。
到了家,隨手將背包丟在一旁,鄭號錫疲倦地陷在沙發裡,閉起眼一語不發。
金泰亨在沙發的另一側坐下,等著鄭號錫開口。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鄭號錫嘆了口氣後站起身說:
「泰亨去洗澡吧,我去做飯。」
「哥什麼都不問我嗎?」
「我問了你就會告訴我嗎?」
金泰亨又不說話了。
鄭號錫也沒有等他回答,逕自往廚房走去。

金泰亨洗完澡,站在廚房門邊,看見鄭號錫正翻攪著湯鍋,用小湯匙試著味道。
金泰亨沒來由的很想哭。
眼淚原比他想的要來的誠實,積累在眼眶裡被他忍住了,他吸吸鼻子平復下情緒後才走進廚房。
他貓著腳靠近,一把從背後抱住了鄭號錫。
鄭號錫沒被突如其來嚇著,因為從沐浴乳香氣飄進鼻間時,他就知道金泰亨進了廚房。
「哥。」
「嗯?去把桌上收一收,準備吃飯——」
「我都會告訴哥的。哥想知道什麼,我都會說的。」
鄭號錫這才放鬆的緊繃的情緒,伸手拍拍金泰亨環在他腰上的手,
「我知道了,快去收桌子吧。」

飯後兩人窩在沙發上。金泰亨靠在鄭號錫身上,乖乖吃著洗切好的水果時,鄭號錫拿來醫藥箱替金泰亨處理身上的傷口,平靜地開口:
「泰亨呀,為什麼打架呢?」
金泰亨咬了一口蘋果,嚼碎了吞下後才說:
「因為他們欺負智旻。」
朴智旻那孩子鄭號錫見過幾次,是個溫和乖巧的孩子,不像是會惹是生非的人。
「那他們為什麼要欺負智旻呢?」
「因為我。」
因為家裡狀況的關係,金泰亨被金碩珍從原本的學校轉學到了現在的學校。剛開始他的狀況不太好,在班上也不太願意說話也不太理人,只有班長朴智旻會來關心他的生活、功課,兩個人就這麼成了朋友。
後來,校內開始有金泰亨的傳言出現:說他原來是大企業的少爺,因為家裡出狀況才轉學到這裡來、說他爸媽的事情、說他家裡的事情。
金泰亨本來對這些傳言不甚在意,但偏偏有人會為了這種事情來找他麻煩,勒索、圍毆的事情一次一次出現。金泰亨雖是溫和的孩子,可不代表他會乖乖任人欺負,打架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智旻他,是為了幫我。」
金泰亨這些事本來都是瞞著朴智旻的,不想讓他為自己擔心。
可某次金泰亨被欺負的時候,剛好被經過的朴智旻看見了。朴智旻想也沒想就衝過去想幫金泰亨,結果和他一起被揍了一頓。
「後來,他們不只找我麻煩、還老是去堵智旻……」
「所以才一直打架?」
「嗯……」
金泰亨往鄭號錫的懷裡靠了靠,悶悶地說:
「哥,是不是只要和我扯上關係就沒好事?」
「你看碩珍哥,因為我家裡的關係到現在還在處理各種問題;智旻也是,因為我的關係才會被欺負;哥也是……」
「我、是不是給你們添了很多麻煩呢?」
金泰亨縮了縮身子,靠著鄭號錫的胸口他不敢抬頭看他。
我知道我是個麻煩,可我真的不想從你眼中看到厭煩和嫌棄。
拜託、拜託——
「呀,金泰亨!」
鄭號錫揪著金泰亨衣服的後領,輕輕把他從自己懷裡稍微拉出,好讓他能好好看看自己。
金泰亨被強迫和鄭號錫對視,他的目光撞上他滿眼的溫暖柔和,心裡的苦澀一點點被溫柔的甜蜜填滿。
「你不是個麻煩!不管是我、碩珍哥或智旻,都不曾覺得你是麻煩,知道嗎?傻小子!」
「哥……」
「下次再碰到事情要跟我說呀!不要再一個人扛著了,你的身邊還有很多人,不是嗎?」
鄭號錫把金泰亨緊緊抱回懷裡。
他還是當年那個躲在花園裡哭著的小孩子,等著有人找到他,替他擦去眼淚、陪他走出悲傷。
「嗯、嗯……」
「無論發生什麼事,哥都在這裡呢,哥不會走的。」
「嗯、嗯……」
金泰亨緊緊回抱鄭號錫,無法言語。

TBC.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