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糖錫】世界末日以前(閔玧其視角)

▷世界末日paro

▷閔玧其天才suga生日快樂♡

▷建議搭配《春日》食用

▷鄭號錫視角請走:http://gena850613.lofter.com/post/1d1a2f74_e49e328

▶春日歌詞來源:

http://egg1511.pixnet.net/blog/post/398612602-%E9%98%B2%E5%BD%88%E5%B0%91%E5%B9%B4%E5%9C%98-(%EB%B0%A9%ED%83%84%EC%86%8C%EB%85%84%EB%8B%A8---bts)---%E6%98%A5%E6%97%A5-(%EB%B4%84%EB%82%A0---s

 

閔玧其瞟了眼通知欄上的末日新聞通知,想也沒想就點掉,繼續看著一片空白的文件發呆。

多年前就寫好的曲子正反覆播送著。其實連播放都不需要,這麼多年來這首曲子的每一個音符,他都早已爛熟於心。

和對曲子了透徹了解相反,歌詞的部分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寫,直到末日消息傳到他耳裏的那一天。

 

聽到消息時他很平靜,只是把小冰箱裡兩三瓶燒酒喝光。

沒有醉意,他走到公司附近的便利商店想買個一打順便帶點下酒菜。但好巧不巧,貨架上的燒酒不分廠牌幾乎都已經售罄。沒辦法,他只好掃光加上僅剩的兩三瓶燒酒、兩三瓶啤酒,抓了幾樣零嘴和微波食品到櫃檯結帳。

拎著沉甸的塑膠提袋,閔玧其抬眼看了下灰敗的天空,才邁步回工作室。

 

酒量好的壞處是很難喝醉。閔玧其在最後一口酒下肚、腦子卻依然十分清醒的時候沒忍住罵了聲髒話,同時丟開手中捏到凹陷的啤酒瓶。

心情煩躁,閔玧其把所有作曲的軟體、編輯器等都縮小到螢幕下方,看著電腦螢幕發起呆來。

他的桌面是一片漂亮的橘紅色天空,畫面正中央的人笑笑地回頭看他,愛心嘴型正叫著哥,即使背光小梨渦依然是那麼惹眼。

閔玧其看著看著,眼淚就那麼從眼眶逃脫,猝不及防。

誰說世界要毀滅了?

我的世界不是好好的在我心裡、在遠方好好活著嗎?

 

曲子仍播送著。

一如那天以後的每一天,他都會像這樣在工作告一段落後播放這首曲子,看著空白的文件卻一個字也寫不出來。

今天也不例外。閔玧其坐在電腦前掙扎了一個小時後,他放棄在今天寫出來的念頭,關上電腦後抓了隨身包踏上回家的路。

 

掏出鑰匙打開門,閔Holly一如往常坐在玄關的腳踏墊上,等進門的閔玧其摸摸牠才咚咚咚跑開。

閔玧其把包扔在沙發上,進了浴室。

末日讓房子便的好買好租。閔玧其本想著用租的,找好一點的工作室和住家。

沒想到一問才知道,屋主都準備離開地球,用極其便宜的價格就把工作室和頗大的住家賣給了閔玧其。

不過會覺得便宜好像也挺正常的,閔玧其後來想。

畢竟在首爾高消費的城市生活了那麼多年,突然到光州,會有點落差感也是正常。

泡在大浴缸裡,閔玧其讓腦袋轉呀轉又回到鄭號錫身上。

鄭號錫拒絕公司邀約的事,閔玧其雖然意外卻也沒有多問。後來聽他說是因為想多陪陪家人時,閔玧其也很快就接受了。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選擇,只可惜我沒有成為你的考慮項目之一。

 

鄭號錫離開首爾的那天,閔玧其其實準備了東西要送可最後沒出去,

被他捏在掌心又帶回宿舍。

車站前看三個弟弟哭著說告別的話,和號錫最親的智旻甚至哭的連話都沒辦法好好說,只是緊緊抱住號錫的手,巴不得能把他留下。

能坦率表達自己對你的依賴和喜歡,是多好的一件事。

金南俊和金碩珍像爸媽送孩子,禮物叮嚀嘮叨便當一樣沒少,金碩珍沒忍住掉了幾滴眼淚,聽金南俊說忍到鄭號錫進了站才大哭起來。

如果我這個大哥在他面前哭得太傷心的話,他會捨不得走的,我不能這樣。

後來金碩珍回去時一邊擦著淚一邊說。

 

等金碩珍被金南俊拉到一旁,閔玧其才最後一個走到他面前。

其實有太多話想說,但卻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琢磨了半天才說一句:

「我陪你走到月臺吧。」

團員們沒有跟上來,給他們留了獨處的時間。閔玧其心底很亂,話語哽在喉嚨裡攪亂成一團,無法組成句子。擅長帶動氣氛的鄭號錫也難得沒有開口打破沉默,只是兩人很有默契都放慢了腳步,想讓相處的時間再延長一些、再延長一些。

於是兩人一路無語直到上了月台,鄭號錫按著編號找到車廂。此時月台鈴聲響起,火車要發車了。

閔玧其望著鄭號錫準備上車的背影,用力捏了捏放在口袋裡的東西,卻沒敢伸手去拉住鄭號錫。

鄭號錫站在車門口,終是轉過頭朝閔玧其笑了一下還抱了他。

「謝謝哥這些年的照顧。」

「我會很想哥的,真的……」

閔玧其看著鄭號錫。漂亮的小鹿眼睛裡閃著淚,卻勇敢忍住了,甚至扯了個微笑給他。鄭號錫還是他認識的鄭號錫,那個明明膽小的要命,在重要時刻卻總是最堅強勇敢的鄭號錫。

「錫錫很好,到哪裡去都不會有事的。」

閔玧其努力克制著自己,努力放輕了擁抱的力道,壓下想將他揉進自己身體合而為一的想望。

此時最後的鈴聲響起,鄭號錫不得不上車。閔玧其在鄭號錫退出他懷裡的一瞬間,被前所未有的失落感包圍。他突然意識到,這或許真的是、最後了──

如果現在還不開口的話,一切很可能都再也來不及了。

因此,閔玧其鼓起他此生最大的勇氣抓住鄭號錫的手,開口:

「錫錫,我——」

車門慢慢關上,兩人緊握的手也不得不鬆開。

火車慢慢開動,慢慢加速——

 

閔玧其後來不是沒想過要發訊息、打電話或見面任何方式,好好把那句短短的話說完。可每次拿起手機,點開鄭號錫的訊息欄,或點開手機通訊錄裡鄭號錫的號碼,最後都不了了之。

他的勇氣在那次拉住鄭號錫以後,就消耗得一乾二淨、一點不剩。

閔玧其在很多個夜深人靜時,播著那天沒送出去的禮物──那首沒能填詞的曲,趴在工作室桌上哭著睡了,卻沒能如願在夢裡見到他的小漂亮。

弟弟們去過幾次光州,邀他都被他以工作為由拒絕了。等弟弟們回來,聽他們七嘴八舌說著他的近況和光州的模樣,覺得兩人之間的距離在那刻好像變得沒麼遙遠:鄭號錫在小時候待過的舞蹈教室教課,好多女孩都衝著他要來學舞;鄭號錫在Big Hit舉辦光州選拔的時候受邀上台表演,和智旻又合作了一次Boy meets evil.

……

金南俊拉著金碩珍也去過幾次,回來同樣叨叨絮絮報告著近況。鄭號錫開了自己的舞蹈教室,經營得有聲有色,常有孩子通過選拔到首爾的經紀公司當練習生,甚至有幾個正在BigHit ; 鄭號錫的姪子今年要上高中了,整天纏著鄭號錫讓他多教自己一些和女孩子聊天的技巧; 地方高中的舞蹈社團邀請鄭號錫當指導老師,他們的隊伍最後拿下了地區賽的冠軍……

「號錫還是一個人呀,玧其。」「真的,不去一趟光州?」

「不說出來,誰也不會知道的呀。」

可他害怕,那個答案,他承受不起啊。

時間一直在走,所有人都往自己的目標前進著,閔玧其覺得好像只有自己被留在原地,動彈不得。

 

從金碩珍那知道鄭號錫沒有要逃離的打算時,閔玧其是意外的。

這次你沒有選擇你的家人,為什麼呢?

是對這個地方還有留戀?還是這裡有更重要的人讓他留下來呢?

比家人更重要的存在又是誰呢?

我可以稍微、期待一下嗎?

跟金碩珍要了鄭號錫家的住址、憑著衝動,閔玧其用最快速度搞定所有事,毅然決然帶著閔Holly搬到了光州。

到了光州,他沒有立刻去找鄭號錫,先把自己安定下來。結果等到一切安穩了,閔玧其才發現自己搞丟了寫著地址的字條。

他覺得老天爺開了他一個天大的玩笑,天一般大的玩笑。

閔玧其給金碩珍發了訊息再要了一次地址,但不知道是不是首爾的網路通訊已經開始出問題,他遲遲都沒有收到回覆。

世界末日的消息如瘟疫般擴散開來。陷入恐慌的人們急著逃離地球,閔玧其本來龐大的工作瞬間因此消失的無影無蹤。沒有截稿日的壓力,閔玧其就像現在這樣待在工作室或家裡,和閔Holly玩耍,時不時看看網路消息、寫寫曲,渡過平靜的每一天。

某天早上他終於收到金碩珍的訊息。這次閔玧其在所有能備檔的地方都做了備份,防止自己再弄丟一次。

但他聽著那首沒能填詞的曲,卻又猶豫了。

我能這麼突然去見你嗎?這樣真的好嗎?你會覺得我煩,覺得我奇怪嗎?

雖然我喜歡你,可我不知道你的心意呀。

這樣貿然來了光州,真的是對的嗎?

我真的有對你說出那句話的資格嗎?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閔玧其就這樣想著哭著、聽著那首沒能填詞的曲,趴在桌上睡著了。

 

夢裡的陽光像以前一樣,很溫暖。鄭號錫坐在火車車廂裡靠窗的位置,而閔玧其坐在他的對面。

依然是那張對男生來說太過精緻的臉,漂亮的模樣讓閔玧其看傻了眼。鄭號錫沒注意到他,只是淺淺笑著看車窗外的風景。閔玧其摸摸口袋發現手機和耳機都在,故作鎮定他靠著椅背,掛上耳機聽音樂。這時鄭號錫似乎轉過頭看他,一句話都沒說。閔玧其忍了好久才假裝發現到他的目光,笑了笑並朝他招招手要他坐過來,並摘下一邊的耳機遞給他。

「  보고 싶다/ 보고 싶다

    我想你/我想你

    얼마나 기다려야 또/몇 밤을 더 새워야

    還要再等多久/還要再度過幾個夜晚

널 보게 될까/만나게 될까

我才能看見你/我們才能相遇……」

「추운 겨울 끝을 지나

直到寒冷的冬天結束

다시 봄날이 올 때까지

春日再次來臨

꽃 피울 때까지 그곳에 좀 더 머물러줘

直到花開之時 請再留在那處一下子……」

「錫錫的聲音很好聽呀。」

閔玧其說。

你的聲音對我來說一直都很好聽呀,你不知道吧,鄭號錫?

「只是合聲,你哪聽的清楚。」

鄭號錫靠著他,嘴巴不自覺成了倒三角的委屈形狀,此舉換來閔玧其的輕笑和一個淺淺的吻。

「你的聲音,再小我都聽的見。」

只要是關於你的一切,我都細心珍藏著呢。

 

閔玧其被一連串急切的電話鈴聲和閔Holly的吠叫聲吵醒。他揉揉眼睛,先走到小金毛身邊安撫牠,才慢吞吞的接起電話。是金碩珍打來的。

「喂喂喂!閔玧其你這臭小子終於接電話了!」

「什麼事?」

「你看Twitter了沒?」

「什麼Twitter……」

閔玧其一邊說一邊點開Twitter頁面,看到最頂端的一條訊息,他才懂金碩珍為什麼要打給他──

鄭號錫發了一條Twitter,內容非常簡單:「我還在這裡。」

我還在這裡,我和你一樣還留在原地,沒有離開。

「呀閔玧其不是我要說你,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猶豫什麼!是個男人就給我去見鄭號錫把話好好說清楚!喂閔玧其你有沒有在聽──」

閔玧其把手機扔在一旁抓了鑰匙和皮夾就要往門外衝,此時閔Holly突然汪了一聲,閔玧其轉頭就看牠在外出籠裡坐得好好。

「你也想去?」

閔Holly又汪了一聲。

於是閔玧其提著外出籠,衝出了家門。

 

閔玧其很快到了鄭號錫家門口,但按了很久的電鈴卻沒人回應,只聽見屋內小狗的吠叫聲。閔玧其忍不住心急,電鈴按的更勤了。

過了一段時間,屋內的小狗停下吠叫,閔玧其應該是鄭號錫安撫了牠,代表他要來開門了。

他忍不住緊張的吞了口口水。

鄭號錫咕噥著「這種時候誰會來……」一邊開了門。

「呀,哪位——」

話都沒說完,就跌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啊、」

閔玧其緊緊抱著鄭號錫,一如他這些年來在夢裡模擬過無數次的那樣。

「玧、玧其哥?」

閔玧其沒有說話。倒是他腳邊的狗籠裡,閔Holly不安的對著門內的小金毛吠。

「哥,怎麼來了?」

閔玧其聽出他語氣裡的顫抖和不安,沒能抑制住因此上揚的嘴角。

我們的心情是一樣的呢,鄭號錫。

「我來說完,上次沒說完的話、」

閔玧其的聲音難得不是冷靜而沉穩,慵懶的語調裡帶著緊張與一點興奮——

「錫錫,我喜歡你。」

「太過份了……」

鄭號錫哭了。

「太過份了、哥都不聯絡不是嗎?我、我……」

「哥仗著我喜歡你、對我不理不睬那麼多年、」

「錫錫。」

「一句話都不跟我說、我每天都在等呀、可是哥——」

「我不知道你喜歡我呀,錫錫。」

我和你一樣不安、我和你一樣害怕、我和你一樣深深的、深切的──

戀慕同時思念著、期待同時害怕著。

「但我現在知道了。」

閔玧其說完,低下頭吻住鄭號錫。

綿長的吻,像要彌補他們錯過的這些年歲,又膩又甜。

世界末日不會來了。

閔玧其在閉上眼的前一刻這麼想,

因為,我的世界回到我身邊了。

 

Fin.


趕在最後一刻終於寫完了////

閔糖生日快樂ヽ(●´∀`●)ノ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