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泰錫】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01.

@切蛋啊  抱歉讓親等很久😭 點文來啦
▷養成系(?)、微虐
▷年齡操作有:文中金泰亨18歲,鄭號錫24歲
▷預計五篇內完結♡

「老師真的十分抱歉!」
鄭號錫不知道這是他今天第幾次跟面前的老師鞠躬道歉,而罪魁禍首本人則沉默的站在他身邊,一語不發。
老師看他這樣一直道歉也不好再說下去,只是說:
「泰亨的成績一直很好,老師也不好多說他什麼,可是課還是要上啊、更何況是和同學打架——」
「是他們先欺負我朋友的!」
想起他們揪著朴智旻打鬧的樣子,金泰亨的拳頭握的緊緊的。
「泰亨!」
鄭號錫急忙將金泰亨拉到身後,好擋著他做其他出格的事。
「我當然知道你不會沒理由找架打,可你們應該來找老師處理而不是自己動手——」
「等老師處理,智旻會死掉的。」
「別頂嘴了,泰亨。」
鄭號錫用力握了握金泰亨的手,後者終是閉上了嘴。
「老師真的非常抱歉,我會好好說說他的。」
鄭號錫又鞠了一次躬,這次壓著金泰亨一起。後者雖然不情不願,可看見鄭號錫疲倦的神情,還是乖乖彎下了腰。
老師看這情況,知道今天是說不下去了,只好叨念了幾句後就讓兩人離開辦公室。

兩人回家的路上一路無言。金泰亨背著空蕩的書包,像小尾巴似的跟在鄭號錫後頭一公尺處,心裡思考著該怎麼跟鄭號錫道歉。
鄭號錫不是第一次來學校處理金泰亨的事情。身為他的照顧者,金泰亨成年前大大小小的事都得經過他,不分好事壞事。
鄭號錫想起三年前自己才21歲,在喪禮上看到,只有15歲的金泰亨。
金泰亨家裡本是豪門企業,人人搶著攀親帶故。可一夕之間金泰亨的父母過世、公司垮台,本來為了利益而聚在一起的眾人紛紛搶了自己那份便抽身離開,留下獨子金泰亨——一個剛考上高中、涉世未深的孩子一個人面對一瞬間破碎的家庭和幸福。
幾個金家的哥哥姐姐看不過去,趕忙來幫幫這個弟弟,金南俊和金碩珍便是其中之一。他們幫忙處理公司的事宜和金泰亨家裡的喪事,鄭號錫就是在那碰上這個少年。
說起來鄭號錫勉勉強強算是金泰亨的表哥,當天跟著爸媽來參加喪禮,一眼就看見坐在角落的金泰亨。
少年因為身份的關係被迫坐在非常前面的位置,只有十五歲尚嫌稚嫩的身板套著正式的西裝,連最上面的釦子都扣上了。
因為是背對,鄭號錫看不清金泰亨的樣子,不知道他有沒有掉淚。可鄭號錫望著那努力挺直的模樣,他想:多可憐的孩子。
鄭號錫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那孩子身上直到喪禮結束。爸媽和許久未見的親戚們噓寒問暖聊著近況,鄭號錫覺得無聊便找個理由溜走了,在大宅裡四處逛逛。

鄭號錫是在後院花園的角落,碰上正在哭泣的金泰亨。
聽見腳步聲靠近,縮在花園角落的少年警戒地吼了聲:
「誰在那裡!」
鄭號錫本沒發現有人,被這故作兇狠卻帶著鼻音的警告弄得停下了腳步。他想了想,盡量放輕了聲音說:
「我是鄭號錫,你是泰亨嗎?你還好嗎?」
「鄭號錫?」
少年小聲的複述了他的名字,想了幾秒後說:
「我不認識你,你是誰?為什麼在這裡?」
「我、我很無聊所以在宅子裡逛逛……」
鄭號錫稍稍往聲音方向靠近,在花叢前停下腳步。
「你還好嗎?泰亨?」
「……不用你管,走開。」
金泰亨朝裡面又縮了縮,甚至出聲趕鄭號錫離開。
但鄭號錫沒有因此離開。他背靠著花叢坐了下來,溫柔地開口:「泰亨呀,我這麼叫你可以嗎?
   辛苦你了,真的,辛苦你了。」
「我也沒大你幾歲,所以可以理解你現在的難過跟痛苦。」
「雖然我沒有你那麼厲害的家族背景,可是失去的痛苦都是一樣的吧?」
「可是,泰亨呀——」
「這不是你的錯喔,這不是你的錯。不要責備自己,也不要怨恨離開的人。」
「你的幸福快樂不會在這裡結束的,知道嗎?」
鄭號錫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沒頭沒腦的對一個認識不到五分鐘的孩子說這樣的話,可能是因為——心疼這個孩子吧,才十五歲,就要背負那麼多痛苦。
「雖然現在好像還看不到,可是幸福快樂真的等在未來的,要好好相信著、活下去呀。」
「……你騙人。」
沒料到金泰亨會回答他的話,鄭號錫怔了一秒才開口:
「我沒騙人。」
「你騙人!」
「我有沒有騙人,你活下去不就知道了嗎?」
「可是、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啊。」
金泰亨語氣裡硬裝出來的兇狠褪去,哽咽的哭音讓鄭號錫鼻頭一酸。他急忙穩住自己的情緒,堅定的說:
「誰說的,不是還有我嗎?」
「我在這裡陪著泰亨呢。」
說完,他站起了身,撥開花叢後一把抱住了站在原地掉眼淚的少年。
「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
那是金泰亨和鄭號錫的第一次相遇。

之後他們斷斷續續一直有見面,關係也越來越好。鄭號錫覺得自己多了個可愛的弟弟挺高興,金泰亨則因為多了個可以依靠的人,得以撐過最痛苦的一段日子。
直到一年前,金泰亨原本的監護人金碩珍要出國處理金家的海外企業,有大約三到四年不在國內,因此將金泰亨托給鄭號錫照顧。
「泰亨這孩子,其他人通通不要,就說要他號錫哥……」
金碩珍略帶歉意的說,一旁金南俊安慰般握了握他的手。
「可以麻煩你照顧一下泰亨嗎?錢跟房子的事不用擔心。房子我已經租好了,租金租約也都處理好了,你們只要搬進去就好。」
「然後照顧費我會每個月匯給你的,這樣可以嗎?」
「這不只是泰亨的請託,也是我的請託……我們身邊真的沒有幾個可以信任的人了,拜託你。」
鄭號錫其實並不排斥這件事。
本來他就打算要搬出家裡,這件事只是給他提供了一個理由和機會。
「可以是可以……」
「如果你還有其他要求可以提出來,只要我做的到都能滿足你!」
以為是自己的條件開的不夠好,金碩珍急忙說。
「不是、那個,租金的部分我也要出一半,畢竟我也要住在那裡,完全讓你們出這樣不好……」
「然後照顧費……總覺得拿了不太好,我也有穩定的工作了,應該足以養活我跟泰亨。」
「沒問題的,我來照顧泰亨吧。」
鄭號錫笑笑的,讓身旁的金泰亨抱了滿懷。

TBC.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