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糖錫】喜歡你

@一个珍的迷妹-  点文来啦,校园向糖锡♡
(我終於學會艾特了🙆

▷校園paro
▷OOC
▷單篇完結♡

前籃球校隊隊長閔玧其和舞蹈社的鄭號錫是高中裡小有名氣的組合,整天都能看到他倆湊在一起。
大家都說:要找鄭號錫你得先找到閔玧其,反之亦然。

鄭號錫總說閔玧其最了解他,什麼事都第一個和閔玧其分享。例如他今天早上為什麼睡過頭了、又例如他現在喜歡哪個女生。
閔玧其不太說話,可他對他的喜歡也不比鄭號錫少。閔玧其非常喜歡鄭號錫跳舞的樣子、閔玧其對他撒嬌的樣子完全沒輒、閔玧其一看到鄭號錫就忍不住嘴角上揚——
但這些心情,閔玧其都沒讓鄭號錫知道。

翹掉最後一堂課,閔玧其在球場投了一節的球,等到其他同學下課後才痛痛快快打了一場。夕陽緩慢西沉,等到朋友都背起書包往家裡或補習班奔去,他才慢吞吞地往舞蹈社辦的方向走。

反正在閔玧其打斷他練習之前,那小子是不會離開的。

閔玧其敲也沒敲就打開舞蹈社辦的門,朝裡面正舞動著身體的少年喊:
「鄭號錫,回家了!」
「再、再等一下,等這首跳完!」
閔玧其對這樣的回答絲毫不感到意外,他靠著鏡牆坐下來,欣賞鄭號錫的舞蹈。
今天的曲子和昨天又不一樣了。節奏比起昨天來的慢,旋律也柔和的多。少年舉手投足散發著一股柔和的溫暖,漂亮的手滑過空氣彷彿在撫摸珍寶,修長的腿輕巧抬起又緩緩放下。
像蝴蝶,像展翅飛翔的蝴蝶。

閔玧其靜靜待著等鄭號錫跳完舞,才走過去拿毛巾給他擦了擦臉。鄭號錫也不反抗,笑笑地讓他動作。
「又練新的曲子了?」
「是呀!好看嗎哥?」
鄭號錫眨眨眼,眼裡滿是期待。
「還不錯。」
「呵呵這是我自己編的呢,哥是第一個看到的人喔!」
閔玧其嗯了聲,放下毛巾讓人去喝水。
鄭號錫和閔玧其挨著彼此坐在一塊。偌大的舞蹈教室裡十分寂靜,夕陽的尾巴在木質地板上染出一塊漂亮的橘紅。
鄭號錫靠著閔玧其的肩,閔玧其稍稍調整了姿勢讓他可以靠的舒服點。
「哥,下禮拜就是情人節啦。」
「嗯。」
「我、我想要跟海英告白。」
閔玧其不著痕跡地怔了一下,但卻不知道該怎麼阻止這件事。
他有什麼理由阻止他呢?
現在也不適合告訴他那件事。
告訴他以後,他會怎麼想我呢?
我不想知道,也還不想面對這件事。
瞞著吧,都瞞著吧。
不論是我喜歡你這件事,還是另一件事,都瞞著吧。
於是閔玧其仍然只是嗯了一聲,當作回答。
「哥、都沒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嗎?要阻止我、或者——」
看閔玧其沒什麼反應鄭號錫有些緊張。轉過身甚至坐直了身子,他急切的盯著閔玧其,希望能得到多一點回答或反應。
「我們錫錫很好,」
閔玧其勉強笑了笑,甚至伸手揉揉鄭號錫的頭。強壓住心裡湧起的苦澀與許多差點脫口而出的話語,他繼續說:
「所以沒問題的。」
「……那我會加油的,這樣才不會辜負玧其哥的期待!」
得到了回應,鄭號錫才放鬆了神情。他撒嬌般又抱又蹭,兩個小梨渦看的閔玧其心底發顫。
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好,我就是個混蛋阿,鄭號錫。
可當鄭號錫抱過來的時候,他卻也沒有力氣推開。
原諒我,錫錫,原諒我。

情人節當天中午,閔玧其無視了許多在教室門口等著他出來的女孩,拎著便當直上頂樓。
這個日子,只有頂樓才能圖個清淨吧,他想。
閔玧其走到頂樓的鐵門前,發現生鏽的鎖被打開丟在一旁,忍不住嘖了聲。
連這裡也不寧靜呀。
將鐵門推開一條縫,果不其然看見一對男女面對面站著。他認出了面對他方向的女孩,是鄭號錫喜歡了很久的海英。而男孩就不用說,那背影就是閔玧其被燒成灰,他都會認得。
兩人的談話閔玧其聽不見,可動作他看到一清二楚。鄭號錫遞出的信,被女孩溫和地推了回去。
他知道鄭號錫會有多難過。
是他,把他送上眼前這個無比疼痛的境地。對不起,錫錫。
閔玧其幾乎無法再看下去,他揉揉酸澀的眼,嘗試把眼淚揉回眼睛裏。
模糊的視線裡,女孩帶歉意地說了幾句話,接著朝鐵門走來似要離開了。閔玧其急忙找了個角落躲進去,才沒被下樓的女孩看見。
等女孩走遠他回到門邊,從縫隙裡看見鄭號錫還站在原地,背影看起來很難過、很難過。
歉意和可恥的欣喜交纏,他咳了幾下才讓心底混亂的感覺稍稍平復。
閔玧其猶豫了一下,還是打開了鐵門。
鄭號錫被開門的聲音嚇了一跳,著急抹了抹臉上的眼淚,回頭看見閔玧其,才停下了動作。
閔玧其走過去,一把抱住了此刻看起來無比脆弱的他。
「沒事的,錫錫。」
「嗚………」
「沒事的,沒事的。」
「她、她說她有男朋友了。」
「我、我好喜歡她,但我卻連這種事都不知道……」
「太糟了、太糟了……」
閔玧其不再說話,只是越發抱緊了眼前的人。
對不起,鄭號錫。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對不起,我早就知道她有男朋友了,卻沒有告訴你。
可我是怕你傷心呀。
對不起,我沒有阻止你的告白、讓你經歷的這麼痛苦的事。
可你還有我呀,鄭號錫。
「你還有我,沒事的,錫錫。」
鄭號錫靠在閔玧其的胸前哭了,哭的像世界要毀滅了一樣——
他的世界的某一部份,崩毀了,再也回不來了。

閔玧其知道海英有男朋友,是在假日的一個下午。他出門幫媽媽跑腿,在超市裏看見女孩和看起來像大學生的男生走在一起,時不時親暱地說說笑笑。
閔玧其躲在貨架後看著兩人走遠,連媽媽交代的蔬菜都忘了買就愣愣的出了超市。
掏出手機打開和鄭號錫的聊天介面,他飛快的打了一串文字,卻按不下發送鍵。
他知道了會多難過呢?
像我聽見他說喜歡海英的時候,那樣難過與痛苦嗎?
那還是別說了吧。
於是他刪去訊息編輯欄裡的文字,關上聊天軟體。
捨不得你受跟我一樣的痛苦,
捨不得。

閔玧其抱著鄭號錫直到午休時間結束。聽見鐘聲響起,鄭號錫好不容易才止住眼淚,說:
「對不起呀哥,讓你沒睡到午覺。」
「沒關係,等等上課時補回來。」
「哥都高三了,得好好上課,要考大學啦!」
鄭號錫撐起一個難看的笑,又伸手輕輕抱了抱閔玧其。
「有哥在,真的太好了。」
「沒事,快去上課吧。你這節不是體育課?」
「啊啊對!得回去換衣服!」
鄭號錫急急忙忙往樓梯方向跑去,離開前還不忘對閔玧其笑一笑:
「謝謝哥!最喜歡你了!」
我也最喜歡你啦,鄭號錫。

Fin.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