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All錫】WINGS Stigma 01

▷此系列文詳細設定與章節列表請走:http://gena850613.lofter.com/post/1d1a2f74_d60fe16
▷本文中出現歌詞原文及翻譯引用自懶懶的吐槽小窩:http://infinite0903.pixnet.net/blog/post/220621443-%5B%E9%9F%93%E4%B8%AD%E6%AD%8C%E8%A9%9E%5D%E9%98%B2%E5%BD%88%E5%B0%91%E5%B9%B4%E5%9C%98-v---stigma

Stigma.01
▶CP:泰錫

「我想成為你的天使,但我卻無法拯救你。」

【숨겨왔어
    I tell you something
    曾經埋藏著的
     I tell you something】
 

06/12 。Wednesday,7:05A.M.

金泰亨在一身冷汗的狀態下驚醒,身體還微微發著顫,彷彿夢裡刺骨的寒意還未褪去。
他每到要去別墅的前一天晚上,總是會做同一個夢。
夢裡,看起來只有四五歲的小孩被關在黑色鐵欄杆圍住的監牢裏。監牢沒有門,金泰亨連他究竟怎麼進去的都不知道。監牢裡,小孩哭的很傷心、聲音因為呼喊急切而有些沙啞,小小的手很努力很努力伸出監牢外,向著金泰亨伸來——
「泰泰、救命、救命……」

金泰亨每次都沒能救出小孩。
當他一碰觸到他,那瞬間襲上他全身的寒意會讓他不得不從夢裡清醒,而小孩則仍在他的夢裡哭泣、求救,等待他下一次的來到。
金泰亨從床上坐起,拍拍自己的臉讓自己清醒一點,順便驅趕環繞周身的寒意。
今天是要去那裡的日子,得打起精神才行。
簡單洗漱後,挑了件暗色系的毛衣搭上破褲,抓了軍綠色空軍外套在手裡,金泰亨放輕腳步出了房間。
走廊上沒有人,房間的門都是闔上的。金泰亨快速穿越,剛踏入客廳就見廚房的燈亮著,他也沒多想就走了進去。
裡面的人正在料理大家的早餐,見他來了便打了聲招呼:
「早呀,泰亨。」
「碩珍哥早安。」
金泰亨將頭靠在金碩珍的肩上。金碩珍笑笑沒阻止,只是加快了手裡的動作。
「今天要去號錫那裡?」
唰的一聲,調味好的蛋液下鍋。
「嗯。」
「那早餐給你帶著吃吧,再等一下。咖啡或茶先自己裝到保溫瓶裡,快去。」
「好。」
金泰亨乖乖到飯廳,桌上放著咖啡和西柚茶各一壺。他想了想,從櫃子裏拿了兩個保溫瓶,兩種都裝滿了。
此時金碩珍也打包好早餐,用提袋裝好了遞過來。金泰亨道了謝後接過,將保溫瓶也放進提袋裡,和金碩珍打過招呼便出了門。
金碩珍目送他離開,直到鐵門完全闔上。他看著窗外水藍色的天,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車程不長,很快金泰亨就到了別墅門口。付了車資後,他從袋裡拿了一份早餐和那瓶咖啡遞給司機。
「大叔工作辛苦了,這個送給您吃!」
不等司機回答,他跳下車頭也不回走向了別墅。
碩珍哥也真是的,總是準備兩份早餐——
明明知道號錫哥只能吃這裡準備的啊,真是。

不過西柚茶號錫哥很喜歡呢,偷偷給他喝一點吧。

【 그저 묻어두기엔
    深藏於心底的
    이젠 버틸 수가 없는 걸
    現在再也無法抵抗】

06/12 。Wednesday,8:05A.M.

金泰亨到達鄭號錫房間時,鄭號錫正坐在床上,慢慢吃著早餐。
見他進來反射性抬頭一看,對著他眨了幾下眼,不確定地問:
「金、泰亨?」
「答對啦!是我~」
金泰亨露出招牌的溫暖微笑,眼睛柔和地彎起。鄭號錫看著他笑了笑,又繼續將手中的白麵包撕成一小塊一小塊放進嘴裡。
見他沒太大反應他也不生氣,金泰亨拉了張椅子在床邊坐下,看著鄭號錫吃飯的樣子,很快陷進思緒裡。

「你,是誰?」
金泰亨記得,鄭號錫第一次這麼對他說的時候他,他幾乎要崩潰。
「我、我是泰亨啊,哥不記得我了?」
他著急的湊近,想讓鄭號錫看清楚他的臉,讓他好好認出自己是誰。
「泰、亨?」
「……啊,有的有的。泰亨、金泰亨,我記得的。」
鄭號錫似乎在記憶裡搜尋了一陣,才找到金泰亨的名字與模樣,抱歉的對他笑了笑。
「抱歉啊泰亨,我最近記性不太好,老是忘記事情……」
看鄭號錫想起自己他鬆了口氣,才繼續笑笑打鬧著和他相處。
但隨著發生的次數越來越頻繁,金泰亨知道糟了——
那才不是什麼一時的不記得,而是鄭號錫的病情,惡化了。

確定事實的當天,他一回宿舍就急忙跑進金南俊的房間,告訴金南俊鄭號錫的狀況,希望他能讓醫療團隊幫幫鄭號錫。
但金南俊聽完後沉默了半晌,卻只是摘下眼鏡煩躁地捏了捏鼻樑,冷著聲說:
「好,我會告訴他們的。泰亨你先回你房間去吧。」
「南俊哥——」
「回去。」
金泰亨人生第一次,有想揍金南俊的衝動。
可他捏緊了拳頭,甩門離開了金南俊的房間。

「泰亨。」
「怎麼了怎麼了?」
聽見鄭號錫的呼喚,金泰亨從思緒中回神。
「呃、嗯……那個……」
鄭號錫張著嘴又閉上,臉紅了紅又欲啟口,卻又低下頭,糾結著要不要開口。
金泰亨對他這樣欲言又止的模樣已經很熟悉了。他站起身,在床沿坐下,側頭親了親他的臉。
「我是你的愛人沒錯,別害羞。」
「唔、嗯……」
我是你可愛的愛人喔,號錫哥。
是為了愛你而親手把你關進華麗籠子的、殘忍的——
愛著你的人喔。

TBC.

這次更新的比較少😢
抱歉了大家😢
新的一個月,朔望會繼續努力寫文的😊
謝謝小夥伴們的鼓勵和等待♡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