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All錫】WINGS Lie 04(完結)

【All錫】WINGS  Lie 04

▷此系列文詳細設定與章節列表請走:http://gena850613.lofter.com/post/1d1a2f74_d60fe16
▷本文中出現歌詞原文及翻譯引用自懶懶的吐槽小窩:http://infinite0903.pixnet.net/blog/post/220615781-%5B%E9%9F%93%E4%B8%AD%E6%AD%8C%E8%A9%9E%5D%E9%98%B2%E5%BD%88%E5%B0%91%E5%B9%B4%E5%9C%98-jimin---lie

Lie.03
▶CP:米錫

【I feel so far away
    You always come my way
    또 다시 반복돼 난
    再一次重覆著的我】

03/21。 Tuesday,12:45A.M.

「哥,醒醒。」
朴智旻再回到房間時,已經是鄭號錫要吃藥的時間。
被叫醒的鄭號錫朦朦朧朧,連看也沒看接過朴智旻給的藥就和水吞下,給打點滴的時候也沒吵鬧,只是拉過朴智旻抱著,臉埋進他懷裡。
朴智旻沒說話任他抱著,静静看著點滴罐裡,帶點淺藍色的液體從透明軟管慢慢打進鄭號錫體內。
懷裡的哥哥不像以前一樣會叫疼會鬧,但眼角的淚卻告訴他,他還是那個怕痛的鄭號錫——
只是,他沒有力氣和心力吵鬧,抑或他不需要用吵鬧來掩飾自己的脆弱——
他像已經放棄抵抗的獵物,對狩獵者露出自己最柔軟的地方,等著被撕裂的一刻。
朴智旻在床邊坐下,讓他能更靠在自己身上,手放柔力道撫著他的背。
「雞米妮。」
鄭號錫很滿意這樣的安撫,舒服的瞇起眼睛,撒嬌般柔柔的喊。
呀,他溫柔的愛人,真好呀。
「哥累壞了,睡一下好嗎?」
朴智旻吻了吻他的眉眼,語氣眼神裡盡是疼惜,沒有一點方才的悲傷或難過。
我就這麼栽在你手中了呀,號錫哥。

朴智旻整理好情緒才從樓梯間慢慢走回休息室,還沒到就被剛好出來的鄭號錫給叫住:
「雞米妮!」
「號、號錫哥。」
朴智旻勉強地笑了笑,也對跟在他後面的閔玧其點了點頭。
「雞米妮也拍完了吧?快去換衣服我們去吃烤肉!」
「經紀人哥……?」
「我們問過了,說可以。」
「快快快!等泰亨拍完我們就要去啦!」
鄭號錫笑呵呵地拍了拍朴智旻的肩,推著他往休息室走。
閔玧其本想跟著,卻被經紀人哥叫走了,離開前還不著痕跡地看了鄭號錫一眼——
鄭號錫沒看見,可朴智旻看見了。
方才好不容易拼起來的心,似乎又裂開了一條縫。

鄭號錫跟著朴智旻進了休息室,等兩人都進來後他落了門鎖。
「號錫哥?」
「雞米妮,你還好嗎?」
鄭號錫一臉擔心地看著弟弟,鹿一般的眼流洩出的目光帶著一點憂傷,卻很柔和地藏在溫暖裡。
「眼睛腫腫的,剛才哭過了嗎?」
朴智旻慌了手腳,只能欲蓋彌彰揉揉眼睛,隨口扯著連自己都不信的謊話:
「是剛才進沙了吧,樓梯間灰塵好多……」
「智旻剛剛躲到樓梯間了?」
「沒、沒有、我……」
我怎麼能告訴你呢?我有什麼立場告訴你呢?只是給你添麻煩而已吧?我的心情我的愛戀對你來說、只是困擾吧——
鄭號錫沒有繼續追問,只是把又開始掉眼淚的弟弟輕輕抱著,像哄小孩一樣拍背給他順氣,良久以後才輕聲說:
「智旻呀,哥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傷心,如果你願意告訴哥的話,哥隨時都願意聽喔。」
「不要忘記,你還有我們,還有哥在呢,不要一個人承擔著煩惱呀。」
「你是我們很重要很重要的智旻喔,也是哥很重要的弟弟呢,知道嗎?」
朴智旻沒有回話,只是用盡力氣抱住眼前的人。鄭號錫只當弟弟需要一個胸口哭泣,也就任他抱緊了,也溫柔地回抱著他。
「哭就哭吧,哭完就沒事了,嗯!」

我想過放棄的,不是沒有想過。
看著被大家喜歡著、那麼美好的你,我是真真切切想過放棄的。
可是你怎麼那麼過分呢?
當我伸手去抓的時候發現不屬於我,可當我要收回手的時候,又抓著我不放了。
你太過份了,號錫哥。
太殘忍了、太過份了。

雖然,一再接受你的我——
也同樣無可救藥。

【계속돼 도망쳐봐도
   即使繼續試著逃走
   거짓 속에 빠져있어
   卻陷進了謊言之中】

03/21。 Tuesday,01:10 P.M.

把鄭號錫哄睡了後,朴智旻坐在床邊,看著那一花瓶的白玫瑰發呆。
那是柾國摘的吧?那小子一定和哥一樣都不注意,每次摘花都劃傷手了吧?難怪每次回去,手上都是傷口。
相較於田柾國,朴智旻覺得自己是比較複雜的。
田柾國可以義無反顧去做的事,他需要再三考慮。例如對鄭號錫好這件事,他在做之前總是要思考良久,想會不會引起誰的不開心、會不會讓鄭號錫覺得自己奇怪等等;而田柾國不用,他一向是想到、想要,就做了。
他想是因為柾國還是孩子吧,還能不顧一切、還能想也不想的去做——
和總是猶豫與矛盾的自己,是不一樣的。
他每次看田柾國想撒嬌就撒嬌、想出手保護就出手保護,同時毫不掩飾地享受鄭號錫的溫柔與疼愛,就覺得他像光,而自己是幽暗的影子。
而鄭號錫,是多適合沐浴在光的人呀。

等朴智旻回過神,他已經拿著那瓶白玫瑰花站在房門口,面前是和鄭號錫約好放白玫瑰的書房。
只要走進去、在窗邊放下它,他就會是聽話的好弟弟。
但朴智旻在門口停留了一會兒,卻起步到了花園旁的工具室。裡面除了整理花圃的各式工具,還有一張用來做花束、插花的桌子,一旁有清洗花束的水槽和丟棄雜枝雜葉的垃圾桶。

我知道,你對他的愛也許遠比我的要來的好、更純粹,但是——
愛情這東西,從來就是自私的啊。
對不起哥,我不是那個聽話膽怯的弟弟了。

朴智旻將整束白玫瑰丟進垃圾桶,並將花瓶刷洗乾淨,接著向花園走去。

【Caught in a lie
    이 지옥에서 날 꺼내줘
    在我從這地獄帶走吧
    이 고통에서 헤어날 수 없어
    在這痛苦之中 無法分離
    벌받는 나를 구해줘
    請拯救受罰的我】

03/21。 Tuesday,02:05P.M.

鄭號錫又做了夢。
夢裏有一座木屋,木屋的四周是濃密的樹林,夜裏靜悄悄的沒有聲音。他坐在木屋門旁的木椅上,看著星星打瞌睡。
過了一段時間有人從屋裡出來,鄭號錫從睡眠中醒來,抬頭一看是閔玧其。
「哥。」
「傻子,怎麼睡在屋外,不拍著涼嗎?」
「沒睡呀,在看星星。」
「許願了沒?」
「啊?」
鄭號錫還來不及問為什麼這麼問,場景又變換了。
鄭號錫面對著海相洶湧的大海站著,海風帶著寒意吹來。
一個小男孩站在他跟前,哭的像個走失的孩子。小小肉肉的手一下一下擦著淚,抽抽噎噎的模樣令他忍不住蹲了下來,柔聲說:
「不哭不哭喔。」
一邊說,一邊揉揉他的頭當作安慰。小孩這才注意到他,濕漉漉的眼裏滿是疑惑。
「小弟弟,你是誰?發生什麼事了?」
「我、我叫朴智旻……我弄丟了很重要的人、我再也找不到他了……」
說完,他又哭了起來,眼淚滴到沙灘上,被越拍越高的浪吞噬。
「不怕不怕喔。」
鄭號錫將他抱起,手一下一下輕輕拍著,安撫懷裡的人。
「我帶你去找他,好嗎?」
鄭號錫並不知道他所要找的人是誰、在哪裡,但他想他找的到的。
「我、弄丟他了、這裡很痛……」
小孩小小的手按著自己的左胸口,眼淚掉的更兇了。
「我們會找到的,好嗎?不怕。」
鄭號錫心疼的抱緊了孩子,沿著海岸線慢慢走著。
一路上朴智旻都縮在他的懷裡哭泣,揉著胸口說疼。
鄭號錫沒有辦法,只能不停說著安慰的話語,時不時握握他的小手,希望能給小孩一點安全感。
他想他們真的走了很久。
海相從洶湧到平和,太陽也爬上天際,暖洋洋地灑下金色的陽光。
走到一個沙丘旁,朴智旻突然揪住他的衣角,問可不可以停下來一下。
鄭號錫不疑有他停下腳步,兩人坐在沙丘邊看著湛藍色的大海和天際。
「哥哥,我知道,我找不到了。」
朴智旻停止了哭泣,語氣平靜的說。
鄭號錫本想說些加油的話,可不知道為什麼話未出口就哽在喉嚨,想說也說不出來。
「我已經失去我了,再也、找不回來了。」
朴智旻說完,將小小的手交疊捂在左胸前,似乎希望能緩解一些痛苦。鄭號錫見狀將手覆蓋在小手上,說:
「找不到他也沒關係,你還有我,還有我。」
小孩笑了,將手從他手底下抽出來,疊在鄭號錫手上。
「太好了,太好了。」
小孩周身泛起一圈白光,而他的身形慢慢消失在光裡。
鄭號錫面對突如其來的狀況有些措手不及,他伸手去抓在被光包圍的孩子,卻抓不著。
「我好了,有哥我就好了。」
小孩笑著對他說,朝他揮了揮小手後,下一秒便和白光一起消失的無影無蹤。
鄭號錫愣愣地看著方才小孩待的地方,無法抑制的放聲大哭。
眼淚不停不停從眼裡流出,漂亮的臉蛋因為哭泣而漲紅著。鄭號錫哭的用力而真切,一喘一喘的似要透不過氣。
此時,一雙手從他背後抱住他,帶奶音的男聲在耳邊響起:
「我還有哥呀,我沒事的。」
成人的朴智旻撒嬌般蹭了蹭鄭號錫,
「哥,別哭啊,我會難過的。」
鄭號錫轉過身抱住朴智旻,眼淚依然止不住的掉、掉。
他的智旻,受了多大的苦呢,
他為他掉這一點眼淚算什麼呢?
還不及他的萬分之一痛苦啊。
「我已經很痛苦了,哥就不要再讓我難過了吧?」
朴智旻低下頭吻住鄭號錫,含著他的唇像好吃的糖一般吮著,還不忘舔去落到唇旁的淚。
鄭號錫回吻,綿綿密密地啄著朴智旻的唇,想將自己的味道留在上面。
朴智旻一邊吻著哥哥,手不安分扯下他哥哥的棒球外套,探進灰色T恤裡。冰涼的手撫上溫熱的肉體時,鄭號錫發出一聲輕叫,打斷了長吻。
朴智旻將棒球外套鋪在鄭號錫身下,雙手撐在鄭號錫兩側,低下頭輕聲說:
「讓我吃掉吧,哥。」

「哥、醒醒。」
鄭號錫尋著聲音慢慢睜開眼,眼前是朴智旻放大的臉,神色慌張。
「嗯……雞米妮?」
「哥夢到什麼了,怎麼哭成這樣?」
朴智旻一進房就聽見鄭號錫的抽泣聲,嚇的他趕緊到床邊看看發生什麼事。結果這哥哭的慘卻也睡的熟,朴智旻不忍心他等等起床紅紅腫腫的眼,只好叫醒他。
「夢到你了呢……」
鄭號錫坐起身,一把抱住面前的少年。
「夢到了怎樣的我呢?」
朴智旻把還沒緩過來的小哥哥抱在懷裡,像哄做惡夢的孩子一樣溫柔。
「我在海邊,碰到像糯米團一樣、小小的智旻喔……」
「他哭的好傷心好傷心,他說他弄丟了一個人……」
「嗯嗯,然後呢?」
「我、我們一起走了一段路,我以為我可以幫他找到那個人,可是、可是……」
「沒有找到嗎?」
「嗯、嗯。」
鄭號錫像要證明他說的是真的一般,用力的點點頭,
「後來他告訴我,他弄丟自己、再也找不回來了……」
朴智旻沒有回話,只是用指腹輕輕抹去他哥哥的眼淚。
「雞米妮,受了很大的苦嗎?」
鄭號錫稍稍緩過來,從懷裡抬起頭看著朴智旻。原來好聽的聲音帶上重重的鼻音,聽起來更惹人憐愛。朴智旻想了想,低頭吻了下他的臉頰,說:
「我還有哥呢,我沒事的。」
「怎麼會沒事呢!」
鄭號錫突然放大的聲量讓朴智旻一驚,但他藏的深沒讓哥哥看出來。低身將頭枕在鄭號錫的肩膀上,他輕聲問:
「那哥覺得,我該怎麼辦呢?」
我該怎麼面對你呢?我應該繼續愛著你嗎?不覺得那樣對我來說太殘忍了嗎?可我除了愛你,我似乎也一無所有、
我已經看不清我自己的模樣了。為了愛你,我已經變成自己也不認識的醜惡模樣了。會自私、會嫉妒、會生氣、會貪心——
被這些醜惡纏身的我,仍然是你喜歡的模樣嗎?
告訴我啊,哥。
「……吃掉我吧。」
「哥?」
「吃掉我、吃掉……這樣智旻就會好過一點了吧?就不會那麼痛苦了吧?」
「如果可以為智旻分擔一點痛苦的話,那就吃掉我吧。」
「說、說什麼呢哥……」
朴智旻的眼淚滴答滴答落下像雨,他無法控制亦無法阻止。
不要、不要這樣,
不要再說出我想聽的話了。
你這樣讓我到底該怎麼辦?
我本來已經不想再這樣下去了,可是你卻又對我伸出了手——
朴智旻一口咬在鄭號錫的肩膀上,因為心疼哥哥仍沒敢用力,怕一咬就傷了他。
「……那說好了,哥是我的,是要被我吃掉的。」
「嗯,好的。」
鄭號錫揉揉朴智旻的頭,這才微微的笑了。
「打勾勾?」
朴智旻坐起,拉過鄭號錫的手,小指勾上小指,像小孩做約定。
「嗯,打勾勾」
鄭號錫就著勾在一塊的手,湊上去親吻他。
我是你的,我的愛人。

【아직 나는 여전히 똑같은 나인데
    現在的我依舊是一樣的我
    예전과 똑같은 나는 여기 있는데
    和以前一樣的我依舊在這裡
    너무나 커져버린 거짓이 날 삼키려 해
    我把逐漸變大的謊言一一吞下】
03/21。 Tuesday,22:35 P.M.

吃過藥,鄭號錫乖乖坐在床上等待,等朴智旻拿晚餐時說要送給他的禮物過來。
幾分鐘後,朴智旻一手藏在背後一手開門進了房間,臉上盡是笑意。
「哥好好的等著呢,真乖。」
朴智旻在坐上床,從背後拿出他的禮物:是用香檳色玫瑰編成的小花環。
「這可是我下午一隻隻挑刺,好不容易才編成的。哥喜歡嗎?」
朴智旻一邊說,一邊幫他把小花環掛在床頭的床角上。
「晚上聞著花香,應該可以睡的安穩一點,別再做難過的夢了。」
「智旻沒有弄傷手吧?」
鄭號錫拉過朴智旻的手細細察看,確定沒有傷口才安心的握在手裡。
「謝謝你,智旻。」
「哥睡的好,我才能放心呀。」
朴智敏笑著吻住鄭號錫。
這是一個短暫卻溫柔的吻,很適合用來說晚安。
「哥該睡了。」
朴智旻讓鄭號錫躺好了,幫他把被子拉好。
「你要走了?」
鄭號錫眼裡的不捨讓朴智旻心裡一悸,忍不住又湊上去親了幾下
「明天再來看你。」
朴智旻笑著說,並輕手輕腳的走到門邊。正要闔上門時,鄭號錫突然說:
「智旻,白玫瑰花呢?」
「在書房好好放著呢。」
「那就好。晚安,明天見。」
「嗯,明天見。」

【Caught in a lie
   순결했던 날 찾아줘
   找找曾很純潔的我吧
   이 거짓 속에 헤어날 수 없어
   在這謊言之中 無法擺逃
   내 웃음을 돌려놔줘
   把我的笑容還給我

   Caught in a lie
   이 지옥에서 날 꺼내줘
   在我從這地獄帶走吧
   이 고통에서 헤어날 수 없어
   在這痛苦之中 無法分離
   벌받는 나를 구해줘
   請拯救受罰的我】

FIN.

嗚嗚嗚Lie終於完結了(歡呼
接下來是Stigma,
金小獅子與錫錫的故事٩(๑`^´๑)۶



Lie全文連結(微博)  點這裡



评论(1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