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國旻】Fools

▷短篇,一發完結♡
▷Fools的cover是RM和柾國一起唱的,但在本文中預設整首歌的cover都是柾國喔,請注意!
▷第一次寫國旻,人物可能沒有掌握的很好,對不起QQQ
▷以上都能接受的寬容大大,以下正文開始♡

朴智旻第一次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田柾國。
一看見他,他就想起難得只有他們兩個人在宿舍的夜晚、田柾國的吻,和一句孩子一樣的告白,
「哥,我喜歡你,我們可以在一起嗎?」
他頓時腦子發熱,什麼也無法思考,那句告白在腦中轟轟作響。
於是他逃了。
躲開那晚握著他的手,漂亮的眼裏滿是期待的少年,同時躲開接下來所有和少年單獨相處的時刻。
他知道自己這麼做,既傷人又難看,可是卻控制不了自己——
好像被他看見了,自己的心動也會通通都被知道了。

「南俊哥。」
「嗯?」
「你說,智旻哥真的一點也不喜歡我嗎?」
田柾國一邊蹂躪手裡的Ryan布偶,一邊問。
金南俊摘下耳機,一把從弟弟手裡搶過布偶把它恢復原狀,才帶著笑意開口:
「智旻嘛,膽子也不是一般的小,你突然的告白只怕嚇壞他了吧?」
「不過也別太擔心了。」
金南俊丟了一只隨身碟給田柾國,
「上次錄的cover好了,送給他吧。」

「智旻哥。」
「柾、柾國呀,怎麼了?」
「我有事想跟哥說,可以進去嗎?」
「啊、好……」
心想可能是工作上的事,朴智旻沒戒心地放他進房,直到關起門的一剎那才想起:我不是在躲這小子嗎?!
但人都已經在他床上坐定,他也不好再叫人出去,只好怯怯坐在離他最遠的床角。
「哥。」
田柾國的靠近讓朴智旻下意識想躲,但礙於他已經在床的邊上,根本無處可逃。他只好微微縮起身子,只求能多拉開一毫米的距離。
「我不會做什麼的,哥你別怕。」
「怕?我才沒怕——」
「吶,哥。」
田柾國遞了一邊耳機給他,另一邊則掛在田柾國自己耳朵上。
為了證明自己不怕,朴智旻接過耳機戴上,也沒再躲開田柾國摟上他肩膀的手——
即使因為這個動作,他的心跳聲快把他淹沒。
田柾國看小哥哥沒抗拒肢體接觸,偷偷勾了下嘴角。他打開手機的歌詞頁面,同時播放音樂。
前奏的鋼琴旋律很耳熟,朴智旻沒多久就想起:這是之前田柾國錄的cover,他不小心聽到過一小段。
「I am tired of this place  I hope people change
I need time to replace what I gave away
And my hopes, they are high, I must keep them small
Though I try to resist I still want it all……」
朴智旻一直很喜歡田柾國的聲音,聽著的時候總想這就是男人的聲線呀,真好聽。一聽到他聲音就自然沉浸在歌聲裡,以致沒注意弟弟已經靠著他的肩,吐出的氣息柔柔掃著臉,手也偷偷摸上了他的腰。
「我、一直很喜歡哥。」
「即使努力壓抑,也沒辦法控制——」
「就是,那麼喜歡哥。」
「國兒……」
朴智旻這才發現自己整個人幾乎在田柾國懷裡。他掙扎了幾下被完全壓制,只好一動不動任人抱住。
「我一直想,我是傻子吧,連哥喜不喜歡我都不知道,就那樣、陷下去了。」
「I see swimming pools and living rooms and aeroplanes
I see a little house on the hill and childrens' names
I see quiet nights poured over ice and Tanqueray
But everything is shattering and it's my mistake……」
「哥都不知道吧?每次哥和我玩的時候,我都是很高興很高興的呀,比哥想的還要開心幾百萬倍。」
「哥今天看著我笑了、哥今天稱讚我了、哥今天摸我的頭了、哥今天主動抱我了……我都有記住,好好記在心裡的。」
「可是、我和哥告白以後,哥就不再和我玩了,甚至躲開我,」
「我就想、我自己毀了我的一切呀、我」
「國兒,別哭、別哭呀。」
朴智旻一聽見田柾國哽咽的聲音就慌了,什麼都不顧了轉過身替他擦著眼淚。
怎麼捨的他哭呢?他可是自己最心愛的弟弟呀。
你的眼淚,讓我無計可施、無計可施。
「哥,請聽聽我的心意吧。」
田柾國摘下自己的耳機給朴智旻帶上,然後像做錯事的孩子乞求原諒一般,靠進朴智旻的懷裡。
「Only fools fall for you, only fools
Only fools do what I do, only fools fall
Only fools fall for you, only fools
Only fools do what I do, only fools fall……」
「我是想著哥唱的、這首哥、我是想著哥唱的,是為哥唱的……」
「我好好聽著、好好聽著……」
朴智旻任田柾國的聲音如浪潮般包圍他,他不反抗了,也不害怕了。
好好的面對自己,也面對眼前的他吧。
朴智旻抱住弟弟,一下一下幫他拍背順氣,像以前一樣溫柔,直到歌曲結束。
他摘下耳機,對上懷裡期抬頭看他的眼光,他這次柔和地回望。
「柾國呀,對不起,之前躲著你。」
「但哥哥我,也是有我的煩惱呀。」
「會煩惱對柾國來說、我會不會只是一下子的心動而已。」
「是一個誤會、短暫的幻覺一樣的戀愛而已,只是因為我們每天在一起而產生的錯覺呢?」
「我很害怕,柾國和我在一起後,發現我其實沒有那麼好呀,或是發現其實不是真的喜歡我……」
「我、怕我沒辦法承受那一切,沒辦法在那個時候、再放開你的手……」
「所以呀,國兒,你是真的、真的喜——」
朴智旻的話,被田柾國的吻硬生生打斷了。
四周的空氣彷彿凝結,時光在剎那暫停,他的眼裡只剩下他和他的眼淚。
小哥哥不哭呀,我是真的很喜歡你,我會告訴你的,都告訴你。
朴智旻不像上次一樣推開他了,而是閉上眼睛,讓田柾國主導、他放棄抵抗了。
受傷就受傷的吧,至少此刻、他想著吻著的是我。
他此時此刻的勇氣,我得好好回應才行。

長長綿綿的吻在朴智旻喘不了氣前結束,他軟軟地靠在田柾國胸口,想兩人明明都是vocal line ,怎麼這小子怎麼氣就這麼長呢?
「哥。」
「嗯?」
「那我們,可以在一起了嗎?」
「我會對你好,一直一直很喜歡你,給你唱想聽的歌的,哥——」
「答應我,好嗎?」
田柾國說完還撒嬌般蹭了幾下,像小動物。
「……嗯,好吧。」
朴智旻揉揉弟弟的頭,抹去臉上的淚後,暖暖地笑了。

怎麼會不答應呢?
你可是、我最喜歡的弟弟。

FIN.

▶後記
⚪內含糖錫、南碩

「啊,雞米妮和小國終於修成正果了,真是太好了!」
偷偷在門邊偷看的鄭號錫小聲說。
一路上看著這兩個人互相暗戀一,鄭號錫覺得自己都快為他們操碎了心,如今終於坦誠相見,他很是開心。
「呀,這樣以後就不能再溜到他們床上去睡了啊。」
金泰亨也很為親故和弟弟高興,只是今後就少了兩個玩伴,突然覺得有點孤單,他決定要好好跟寶劍培養感情,不然以後只有自己一個人還要被這些哥哥弟弟曬恩愛,太可憐了!
「不要說以後了,今天你都沒床睡了。」
靠著牆的閔玧其懶懶說了一句,看著鄭號錫的眼光滿是柔和。
「不!!不帶這樣一在一起就欺負人的!!」
「他倆剛在一起正甜蜜,誰理你。」
「錫錫今晚就來我房間睡吧。」
「那碩珍哥怎麼辦?」
「南俊和他老早進了房間,今晚不會回房的。」
「喔,好呀,那我睡哥那間。」
「不不不你們都這樣一對一房了,那我怎麼辦?」
金泰亨覺得全世界都背叛他了,全世界都在談戀愛就他單身!不公平!不公平!
「你睡客廳吧。」
閔玧其說完,摟過鄭號錫的腰就要回房。鄭號錫只來得及回頭說了句「抱歉了泰亨,晚安。」,房門就「碰」一聲關上,還落了鎖,一看就知道要幹些不能讓人看見的事。

被留在走廊的金泰亨覺得他被全世界遺棄,只好認命地回客廳窩在沙發上——
我也要找個人談戀愛!哼!

Fin.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