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泰錫】接觸二十題02.撲進懷裡

接觸二十題系列注意事項
▶ALL鄭號錫背景注意,團寵鄭號錫(๑•̀ㅂ•́)و✧
▶二十題預計出現CP:糖錫、94line(南錫)、霜花(泰錫)、米錫、珍惜(珍錫)、果錫(國錫)
▶我我盡量平均分配,每個CP至少一題(面壁

02.撲進懷裡
▶泰錫

鄭號錫昏倒在練習室的事,金泰亨到拍戲結束後才知道。他急忙請經紀人哥帶自己去醫院。
「現在去到醫院已經很晚了呀,泰亨要不明天——」
「不行!」
金泰亨快速換下戲服和假髮,拉起經紀人哥哥的手,無比誠懇的拜託。
「拜託了哥,我今天一定要去看厚比哥。」
「……要不我幫你問問,如果號錫還沒休息,我們再過去?」
經紀人哥一向對自己主子撒嬌這招沒輒,但考量到時間問題,他還是提出了折衷方案。
「好!謝謝哥~」
經紀人哥沒再回話,拍拍泰亨讓他去卸妝,就走一旁角落給鄭號錫的經紀人打電話去了。

金泰亨對化妝師姐姐也撒了嬌,讓姐姐給他卸快一點,說他有非見不可的人等等要去見他。
「泰亨這麼著急,是要去見女朋友嗎?」
「不是不是!」
金泰亨連連搖手否認。
「是……很重要的人!因為太認真了所以現在在醫院,我要去看他!」
金泰亨斟酌了一下稱呼,最後還是選了最不引起誤會的講法。
「喔~啊,是號錫嗎?下午有看到他的新聞。」
「嗯嗯嗯,是厚比哥!要去看他!」
想到鄭號錫,金泰亨皺了皺眉,心情全寫在臉上。
姐姐看他擔心的樣子,心想這真是一個善良的孩子啊,卸妝的動作不自覺加快許多,很快就卸的一乾二淨。
「好了好了可以了,快去吧泰亨。」
「謝謝姐姐~」
笑嘻嘻地給姐姐比了個心後,泰亨抓著手機就往經紀人哥哥的方向跑去。

「對不起啊泰亨,今天恐怕沒辦法過去了。」
剛上保姆車,經紀人哥哥就帶來令人失望的消息。
「鄭哥說號錫吃過藥就睡下了,現在過去會可能吵到他休息。要不我們明天一早和其他成員一起過去?」
「……那,我可不可以給號錫哥打電話?」
「呃……」
經紀人哥看金泰亨低落的樣子,真的很想讓他打這通電話。但又怕打擾號錫的睡眠,這樣也不好,生病的人休息總是不嫌多。
正糾結著要怎麼說服他的主子不打電話又不會讓他難受,金泰亨自己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望。
「不行!這樣會吵醒號錫哥……」
金泰亨低落的滑開手機,發現號錫哥給他傳了訊息,從時間看來可能是他睡著前傳的。

「我們泰亨拍戲辛苦了啊!
    哥沒事的你別擔心~
    回宿舍早點休息,
    明天來給哥抱抱!
    晚安:)                                   」

金泰亨心底炸開了煙火,忍不住笑出聲來。
他的號錫哥多溫柔呀。
即使自己很不舒服,還會記著他今天拍戲的事;即使自己很累,還會記得他的心情,讓他不要擔心。
他的號錫哥多好啊,像天使一樣。
「哥哥我們回宿舍吧!」
「喔好……」
經紀人哥正想著要不要帶這孩子去吃點好吃的逗他開心,回頭一看他已經笑的像剛才拍戲時一樣,甚至更盛。
「我要早早回宿舍,早早休息,明天一大早就去給號錫哥抱抱!」
「哈哈好的好的。」
經紀人哥笑笑附和,心想鄭號錫這小子一定有哪種魔法吧。
讓金泰亨心情變好的魔法。

醫院的床雖不能說不舒服,但也絕對談不上舒適。況且又是完全陌生的地方,這一切令鄭號錫不安。
他昨晚因為藥效的關係睡的很早,但環境的不適讓他斷斷續續醒來好幾次,好不容易才熬到清晨。他索性不睡了,拿出手機打打遊戲、收收訊息。
滑開Kakao talk 頁面,金泰亨的訊息馬上跳了出來。
「Hobi哥也要好好休息啊><
    泰亨明天一早就去看你!!
   給你一個大大的Hug(๑•̀ㅂ•́)و✧」
時間是昨晚大約十一點左右,泰亨真辛苦啊,拍戲拍到這麼晚。
鄭號錫看著訊息,挑了個開心的貼圖發過去,再補上一句:
「哥等著你來~」

金泰亨起了個大早,連金碩珍都稱讚他今天沒有睡懶覺,給他早餐多添了點料。
金泰亨風一般的速度吃完早餐後,換好衣服做好所有出門的準備後窩在沙發一角滑手機等待其他人。
他發現鄭號錫回他訊息了,點開和鄭號錫的私聊,時間是早上五點二十分。
厚比哥怎麼這麼早就起床了?因為胃不舒服所以睡不好嗎?
金泰亨有些擔心,但他想等等就能見到他了,擔心的話留著當面說吧!
於是只挑了個抱抱的貼圖傳過去,然後繼續耐心等待其他成員。
如果可以我自己先過去就好了。
我好想見你,連一秒鐘都不想等待。

最後成員們和經紀人哥大約是早上九點到達醫院。金泰亨腳步極快,要不是醫院裡禁止奔跑他早就跑起來了,雖然他現在的速度和跑也有得比。
「吶,泰亨。」
金碩珍將裝著小悶燒罐和便當的紙袋交給他。
「你先過去吧,幫我盯著號錫吃喔。」
「好!」
金泰亨知道這是金碩珍默許他脫隊先走的暗示,他乖乖答應下後便再加快腳步,往鄭號錫所在的地方前進。

金泰亨來的時候,鄭號錫正看著醫院餐發愁。他完全不想吃醫院餐,但他得吃藥,而藥又不能空腹吃。因此當金泰亨開門時,他眼睛都亮了,他相信金碩珍會給他帶好吃的來。
金泰亨一進房間,將碩珍哥交代的東西放到一旁小桌後,他幾乎是撲到床上抱住了鄭號錫。
「厚比哥呀~」
又是抱呀又是蹭的,金泰亨極盡所能撒嬌,只差沒在鄭號錫臉上親一口。
「喔呀我們泰亨來啦。」
鄭號錫笑彎了眼,溫柔的揉揉金泰亨柔軟的黑髮。
「我好擔心你啊厚比哥,怎麼昏倒了呢?厚比哥是不是又只顧練習都不好好吃飯了?不可以這樣啊厚比哥本來就容易胃不舒服了還這樣——」
「是是我知道了。」
鄭號錫笑笑聽著,這才注意到金泰亨帶來的紙袋。
「泰亨帶了什麼來呢?」
「啊,這是碩珍哥給你做的菜和粥……」
金泰亨這才放開鄭號錫,從袋子裏把東西一樣樣拿出來排在病床的小餐桌上。
鄭號錫看著他動作,覺得心暖洋洋的,他微笑著靠著半坐在病床上的金泰亨,閉上雙眼。

嘛,生病好像也不是件壞事呀。

Fin.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