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啟副/佛副】戀人未滿三十題06.只對我微笑可好? 後續

▶繁體字注意!
▶電視劇老九門衍生同人
▶BL元素有,雷者注意
▶現代大學Paro
▶籃球校隊隊長×副隊
▶(文筆渣Q)
▶HE努力甜
▶前情提要請見評論,謝謝
  

日子一天一天過,不知不覺又是一週。
張啟山和平常一樣帶隊、打球、上課或翹課,不同的是他盡量避免拉著張日山到處跑——他給自己的理由是:別打擾小倆口相處。
張日山也和平常一樣處理隊務、打球、上課或翹課,不同的是他和女孩在一起的時間被他刻意減少,自己獨處的時間多了。
他們倆同住一個寢室,一天說上的話卻少的可憐。
各懷心思,不知不覺便拉開了距離。

後來某日,張啟山隊練後留在體育館作完自主訓練正休息,那女孩來了。
「張日山練習完就回宿舍了,妳要找他——」
張啟山連一句話都不願意和女孩多說,不等她開口就準備趕人走。
「不不,我、我是來找啟山學長的。」
「找我?」
張啟山這才正眼看眼前比自己矮了不只一個頭的女孩。
他喜歡的女孩,是這樣小小的類型嗎?
我都不知道呢。
「啟山學長,我……我……」
「我喜歡你!」
張啟山愣了,好半刻才回神問:
「你不是,跟日山在一起?」
「沒有沒有,」
女孩急忙解釋,
「我只是向日山問了學長的事,和他在一起的時候都在聊學長呢。」
「日山真的很了解學長你呢,他和我說了好多關於你的事。」
「他都……說了些什麼?」
在你眼裡的我,究竟是什麼樣子?
「嗯……大部分是生活上的小事。例如吃飯的習慣、喜歡吃什麼什麼完全不碰,討厭什麼喜歡什麼……」
「真的很詳細,要不是他是男生,我還以為他喜歡學長你呢。」
張啟山猛地站起來,嚇了身旁女孩一跳。
我可以期待嗎?期待你和我心裡的感情,是一樣的?
為了證實自己腦內的想法,他抓了隨身包就準備回宿舍。
此刻他得找到張日山,好好問問他——
「學、學長?」
「對不起,」
張啟山匆匆忙忙向女孩告別,接著用最快速度衝出體育館。
「我有一個喜歡了很久的人了,對不起。」

女孩今天要和張啟山告白的事,張日山是知道的。
所以球隊練習一結束,張日山隨口扯了個報告要寫的藉口,早早回了宿舍。
「如果是要陪女朋友,可以直說。」
張啟山一邊說還一邊露出一抹笑。
「沒有,不是這樣……」
張日山有些受傷,急忙想要解釋。
「沒事。」
張啟山沒聽他接下來的話,拍拍他的肩又回體育館了。
張日山只能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疼卻也無可奈何。

對張啟山來說,他就只是一個學弟,頂多像親弟弟一樣的學弟吧?
張日山待在宿舍,因為不想對張啟山說謊,他打開筆電想寫點作業,卻一個字也擠不出來。
那女孩正在和學長告白吧?
很努力地、對他說著喜歡吧?
學長會答應嗎?
就算不答應,也會溫柔的拒絕她吧?
也許女孩會哭,他會體貼的遞上紙巾吧?
還是,笑著,說:
「好啊,在一起吧。」

「日山?」
「學、學長?」
「不是在寫報告,怎麼哭了?」
張啟山一進寢室,就看張日山看著電腦螢幕掉眼淚,嚇的他腦中一片空白。
「沒、沒事,有砂塵吧……」
張日山隨意抹抹臉,這才注意到張啟山的「異樣」。
「學長怎麼連隊服都沒換就回來了?」
「呃——」
張啟山難得語塞,無法解釋他慌張的理由。於是硬是轉了話題:
「問你個事、」
「為什麼不解釋她不是你女朋友?」
為什麼一句話也不回應,任由流言傳的滿校?
為什麼不告訴我,其實你和她一點關係也沒有?
而理由,可不可以是我希望的那個答案?
「……我、從來沒說過她是我女朋友。」
張日山撇開頭不看張啟山,努力把眼睛睜大、睜大。
網路上說,這樣眼淚就不會掉下來了。
而張啟山看不清他的臉,卻愣愣望著他紅的刺眼的眼眶。
「換、換學長回答我了,」
張日山用袖子粗魯的擦了擦眼角,假裝沒事繼續開口。
「怎麼這樣就回來了?都已經秋天天氣涼了,這樣會感冒的阿。學長每次都因為這樣感冒還學不乖——」
張日山逞強的話,被張啟山突如其來的擁抱打斷。
「嗯?學、學長?」
「張日山,我啊——」
張啟山把他抱的好緊,一如他曾經想像過無數次的那樣。
原來他的體溫,是這麼溫暖的啊。
「很喜歡你,真的。」
「像很多女孩子那樣,喜歡你。」
張啟山曾在心裡想像過各式他和張日山告白的場景。有在海邊的、在球場的、在體育館的、在休息室的……
卻沒想到,最後是在他們朝夕相處的寢室,對他說出自己的喜歡。
而再下來的反應,也是他從沒想過的回答。
「……騙人、你騙人。」
張日山哭了,哭著想掙脫他的懷抱。
「學長一點也不在意不是嗎?學長、學長,看著我和女孩在一起還笑的好開心……」
讓我以為我完全沒有希望了,
讓我以為我只是你的一個兄弟而已、而已。
「對不起日山,我——」
張啟山看他哭的比進門時更盛,簡直慌了手腳。
他想過他笑著接受,他想過他溫柔的拒絕,他想過他用想像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自己——
卻沒想過他會哭,會哭的像個受傷的孩子。
「我那麼喜歡學長、一直那麼喜歡的學長,」
「那個女孩是學長喜歡的類型不是嗎?小小的、乖巧的。」
「那樣的女孩,才可以站在學長身邊吧?我這樣的人——」
張日山也亂了慌了,一切完全不在他的掌握範圍,他想到什麼說什麼,只希望張啟山能懂他、只怕只有一點點。
我是那麼那麼的喜歡你,
那女孩的存在對我來說,令我如此不安。
一下認為她在你身邊才是對的好的,一下卻為失去你而難過生氣。
可即使這樣,我還是、還是——
好喜歡你。
「日山、日山……」
張啟山心疼,不只為他的淚,更為他的不安和害怕——和自己一樣的不安,與害怕。
因為體會過,所以明白,所以心疼。
他把他抱的緊了,然後低下頭,輕輕吻了他的額角。
「我都知道,我都知道,但現在都不用再害怕了,日山。」
張日山停止亂七八糟的言語,抬頭愣愣地看著張啟山。
而被他看著的那個人則吻了吻他的眼角和唇。
「學、學長……」
「我喜歡你,張日山。」
看著懷裡那人終於停止哭泣,白皙的臉飛快地紅成一片,他輕輕笑了。
「我說完了,該你說啦。」

「……我喜歡你,啟山學長。」
「嗯,我也喜歡你。」

Fin.

這裡是努力週更的朔望。
終於努力生出了大學paro的後續,希望大家會喜歡!
我覺得我爛尾了真的很對不起(哭
如果有機會會再寫寫大學paro的其他番外或CP,好喜歡大學生的啟副和其他人呀~

期待大家的評論與小紅心!!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