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啟副/佛副】戀人未滿三十題05.2 我的嫉妒心(佛爺篇)

▶繁體字注意!
▶電視劇老九門衍生同人
▶BL元素有,雷者注意
▶可能OOC注意,個人覺得老梗注意

張大佛爺最近心情不太好,張府上上下下都為此膽戰心驚,但張副官除外。
應該說,他壓根兒還沒發現這件事。
這兩天他和九門各家忙著籌劃一件不久後的大事,常常忙的夜深才回張府,白日處理完公文又匆匆出去,根本沒分神注意佛爺。
應該這麼說,張副官是故意避開佛爺的。
沒辦法,這件事可不能被佛爺知道啊!

張啟山最近實在有點……悶。
正想著平時吵著嚷著的尹新月這陣子跑個沒影,耳根子終於能清靜清靜,沒想到連副官都一起沒了蹤影。
除了公務,張啟山最近連一句話都沒能和副官說上。
今日同樣,處理完公務剛想和副官聊兩句,還沒開口就看少年匆忙向他行了個軍禮便往外跑了出去,一下就沒了影子。
他只能愣愣看副官跑出張府,一口悶氣無處可發,只得恨恨踹了桌角,發出聲響把管家嚇的不輕。
張啟山對張日山的那點心思,平時放在心裡,頂多多說幾句話、多看他幾眼也就止了,從不張揚。
他的身份讓他能給的不多,也就足夠守著那小狐狸少年的笑容吧。其他的,他從不多想。
但……被副官丟在一邊可不在他的容忍範圍內。

是夜,張啟山讓人燒了副官愛吃的黑芝麻湯圓,又備了幾樣小點心,,自己坐在廳裡,等副官回來。
夜深,張副官輕手輕腳進了張府,正想趕緊溜回房間就被管家捉個正著。
「佛爺在廳裡等了一個時辰啦,您還不快去。」
佛爺在等我?佛爺莫不是……?

心裡七上八下,副官三步並作兩步進了廳,就見張啟山靠著沙發扶手似是睡著了,一本《資治通鑑》掉在一旁。
見佛爺似是睡了,張日山的戒心稍稍恢復放鬆,他撿起掉了的書放回桌上,這才注意到桌上的食物。
忙活了一天,自從中午和佛爺一起用過午飯後就沒再進食,這時正餓的前胸貼後背,立刻那了塊桂花糕就要啃——

「副官最近挺忙碌的,都這大半夜才回來?」

「咳、咳咳——!」

「幾歲的人了還吃成這樣。」

假寐的張啟山看副官被自己嚇得不輕,忍不住笑了,並給他斟了杯碧螺春。
奇怪了,佛爺從不喜歡喝這茶,這一向是自己愛喝的。
張日山直覺不妙,但他還沒反應過來,張啟山又有新的動作。

「湯圓涼了,我讓人給你熱過。」

「佛、佛爺——」
張啟山的態度很不對勁,這讓張日山心底警鈴大作。

「這大半夜的大家都睡下了,還是我給你熱吧。」
說著說著張啟山還真端起湯圓起身,似乎真要給他熱湯圓。

「佛爺!」
這一喊,張啟山總算停下動作,疑惑地看著他。
張日山被他這麼一看心底心虛也就撇開了頭,虛虛的說:
「您有話、要問屬下?」

「你自己做了什麼,自己清楚。」

張啟山說完,轉過身便要往廚房去。
張日山呆了一秒後急急忙忙跟上去,一邊說:
「我、我去陳皮碼頭找他打架了,您都不知道那小子有多亂來——」

「日山。」

張啟山沒停下腳步,只是眉頭一皺。
張日山這小子從來就不會說謊,或者這麼說,
張啟山一向都能看出他在說謊,在他面前他藏不住心思。

「還、還有,我去八爺家幫他打掃香堂——」

「夠了。」
張啟山突然停下,張日山差點撞在張啟山背上。

「你不想告訴我可以,但沒必要騙我。」

「佛爺!」

見張啟山似乎真生氣了,張日山慌了,只得拉著張啟山的手,希望他能聽自己一句。
張啟山也沒甩開,只是沉默的等張日山開口。

「啟山哥,你、你別生氣……我保證再等三天,您就會知道了。」
三天?
張啟山想了一想,忽然懂了。
他放鬆一笑,拍了拍張日山的肩。

「吃過湯圓再睡吧,暖暖身。」
說著就拉著張日山往廚房走。張日山傻愣愣的任張啟山牽著,腦子因為兩人牽在一起的手而糊成一團。
直到吃完湯圓回到房間才有辦法細細思考張啟山的反應和他當時了解了什麼的笑——
完了,佛爺一定猜到了。
Fin.

♡福利福利♡
大家猜猜副官和九門在計畫些什麼??
提示:和日期有關,每年一次
猜到的親可以點題😆主題不限,CP啟副

期待大家的小紅心和評論♥




评论(1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