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啟副/佛副】戀人未滿三十題05.1 我的嫉妒心(副官篇)

▶繁體字注意!
▶電視劇老九門衍生同人
▶BL元素有,雷者注意
▶可能OOC注意
▶(希望是甜甜的糖)

張大佛爺隻身營救八爺的英雄事蹟,不到一天便在長沙城傳得是沸沸揚揚,人人都稱讚張大佛爺的英勇神武和義薄雲天。

張啟山能有此好名聲,張日山本該是開心的。但只要想起這是他用一身傷和病了兩天換來的,就沒來由的一股火。
九門八爺有什麼了不起!不過就是個臭算命的,哪裡值得佛爺為他受這一身傷!……

那日張啟山和齊八爺從日本人屋裡出來,他看八爺身上的傷不多,倒是張啟山渾身無一處不是傷。他看的都慌了,隨便指派了親兵帶上醫官送八爺回香堂治療,自己則帶著張啟山用最快速度回張府。

坐在軍備車後座,張日山一手摟著張啟山,一手不忘手口並用催駕駛兵開快點開快點。此時醒過來一段時間的張啟山拉過他指揮親兵的手,握在手心裡。見張日山終於將目光轉向自己,這才勾起一抹虛弱的笑,說:「沒事,別擔心。」說完又失了力氣閉上了眼,急得張日山幾乎是用吼的要親兵加速。

回張府後,軍醫立刻給張啟山治療。張日山守在床邊,眼巴巴看著軍醫給張啟山清理傷口、上藥。其實張啟山的傷大多不嚴重,只是一兩處砍得深加上小傷口數量驚人,以致失血量大,他才會虛弱地昏過去。

張日山看著一道道傷口,覺得好像不是砍在佛爺身上,倒是砍在自己心上了,否則怎麼會這樣疼呢?

軍醫處理好交待注意事項後便回了軍處,留副官照顧佛爺。張日山見佛爺敷上藥便睡下了,於是輕手輕腳離開臥房,將落下的軍務快速處理完,並到軍處交待親兵有什麼事找他,不要打擾佛爺的休息。零零碎碎的事情處理完也晚了,這才又趕回房裡守著,生怕張啟山再出一點閃失。

張啟山就這麼帶傷昏昏沉沉過了兩天,期間張日山就是軍處張府兩頭跑,常忙的累了趴在佛爺床緣便一覺到天亮。張啟山直到第三日才有精神起身走動,並處理一些緊要的軍務,而副官自然是寸步不離待在他身邊,一行一舉都小心翼翼。

到今日已是第四日,張啟山的傷在副官的悉心照料下,已經好了大半。但比起傷勢或落下的軍務,張啟山眼前還有個更大的煩惱。

他一向乖順的小副官生氣了,自從他清醒以來就沒好好和他說過一句話。雖然時時都在身邊,但除了傷勢和公務外,其他一個字也不說,只是板著一張臉守在一旁。

張日山不說,可不代表張啟山就看不出來他在氣什麼,但對此他難得只能無奈苦笑。
但什麼都不做,可不是他張啟山的風格。

是夜,張日山替他換藥時,和這幾日一樣沉默不說話,但心裡思緒全纏一塊兒亂成一團。
他是張啟山的副官,張啟山做的任何決定他都應該理解與支持。
可是這一次他卻辦不到,忍不住對張啟山生悶氣,忍不住巡街時看到八爺要懟一懟他,忍不住心裡那把火。
他知道自己不該,他知道他必須把張日山的感覺放在副官的感覺之後——
可是只要想起張啟山倒在他身上那一刻和沾在他身上手上張啟山的血,他就忍不住生氣、難過。
他氣他們同時也氣自己,氣自己怎麼就沒能堅持和張啟山一起進屋,至少能替他擋下幾刀……
想著想著走了神,藥卻也在他走神時一絲不苟地換好了。

「日山。」
換完藥正打算抽回的手被張啟山捉著,張日山被突然改換的稱呼和舉動弄得一愣,只得傻傻地看著他。
「我真的沒事,你……別氣了。」
「啟山哥……」
張日山注視著張啟山,張啟山也注視著他。在張啟山剛毅卻不失溫和的視線下,張日山突然覺得一股委屈就這麼充塞了整個心,
突然淚就掉了下來,他趕忙抹了抹臉。
張啟山輕歎一聲,順勢將人拉進懷裡抱著。

「我不是好好在這?別怕了。」
「哥、下次、讓我陪你……」
「不。」
「哥!」
張啟山帶繭的指腹輕柔抹去他的淚。
「你傷了,我捨不得。」
「……下次我一定要懟懟八爺,您別攔我。」
張啟山聞言勾勾嘴角,這八爺倒是被自己連累了。
不過自己救了他一命,扯平。
於是他說:
「好好好,知道了,小祖宗。」

Fin.

我努力甜了,希望夠甜
佛爺篇繼續灑糖(๑•̀ㅁ•́๑)✧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