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啟副/佛副】戀人未滿三十題01.好像發現了可是說不出口

▶繁體字注意!

▶電視劇老九門衍生同人
▶BL元素有,雷者注意
▶可能OOC注意

 

某日午後,張啟山一如往常坐在辦公室裡批閱公文,沙沙的紙張聲和不時響起的寫字聲是房中僅有的聲音。

張副官立於佛爺身側,表面上看似儆醒以供佛爺隨時差遣,實際上則看著張啟山剛毅的側臉發起呆來。

近日公務繁雜,張啟山常忙的一刻也不得閒,三餐也沒能正常吃喝。一段時日下來,都有些消瘦了。張副官默默在心底想著,晚上是陪佛爺上館子打打牙祭,還是讓管家多燒幾個佛爺愛吃的菜……

他想著想著便走了神,以致身旁張啟山連喚了幾聲副官後者是一點反應也沒有。於是那人換了稱呼:

「張日山?」

突然被叫了名字,使副官終於從思緒中回神。一抬眼就見張啟山正疑惑地打量著自己,急忙解釋:

「佛、佛爺,屬下有些走神……」

「這段日子你跟著我忙也辛苦了,」

張啟山擱下本來要和副官討論的公文,拿起了另一份。

「這暫時也沒什麼事,讓管家給你找間房,去稍微歇歇吧。」

「佛爺,我沒事——」

「下去,晚點叫你,用過晚飯再走。」

「是……」

張副官只得聽話乖乖走出辦公室,到管家給他備的房裡休息。
但躺在床上,滿腦子都是佛爺的事,還有方才佛爺的側臉。
這症狀也不是一兩天了,太多時候他想著念著的都是佛爺。
這是佛爺愛吃的;佛爺慣用的髮油快用完了,給他買瓶新的帶去張府………

佛爺、佛爺、佛爺………
我跟陳皮說了這狀況,但沒告訴他對象是佛爺,胡謅說是個姑娘。陳皮篤定地說:「你鐵定是喜歡她啦,就跟我喜歡我師娘一樣。像我每次經過糖油粑粑攤,都得帶一份給她……」

副官一開始是十分抗拒的。作為下屬,他不該對長官有非份之想;更何況他和佛爺,可都是男兒身啊!

於是有段時日,他試著克制自己不去想佛爺,但卻沒一次成功。
走到小吃攤下定決心要買自己愛吃的!最後自己的是買了,但也帶了一份佛爺愛吃的,還給他送到張府;上市集想給自家補充點日用品,最後帶走的卻大多是佛爺家缺的東西。

副官進行了將近半個月的「反抗行動」都宣告失敗後,他終是投降了。

是了,他喜歡上佛爺了。

可這喜歡該嗎?能嗎?

想著便覺腦袋發脹,他索性翻個身沉沉睡去。

張啟山忙完公務,抬眼看了下鐘,已是接近晚餐時間。他輕腳至副官休息的房門前,輕扣兩聲。
「副官。」
房內沒有回應。
他扭了下門把發現沒鎖便進了房間,就看副官縮成一團睡的正熟。張啟山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副官小時候也老愛這姿勢睡覺。小時候一起擠一張床時,連被子都會被他捲著抱著。張啟山偶爾會因為沒了被子而醒來,索性就放棄了被子,改抱著小傢伙取暖。
張啟山邊想邊在床沿坐下,看著副官熟睡的臉,他放輕動作俯下身。
這樣的機會可不多,得把握。
於是他在他微紅的臉頰上留下一個吻,自然是不會使他清醒的力度。
這事他做過許多次,多大的動靜會使副官醒來他可是再清楚不過。

「副官,起床了。」
「佛、佛爺!……」

張大佛爺喜歡他的副官,不過他還沒打算說。

Fin.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