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糖锡】Sick 章二 【一個以為不斷付出就不會失去,一個以為不付出就不會失去。】07(完)

叮咚。
老式電鈴響起,閔玧其隨手將菸掐滅在鋁製的窗框上,起身開了門。只見鄭號錫站在門口,眼神複雜但少了點溫度。
「進來吧。」
「不,我在門邊說完就——」
「怎麼,怕我幹的你離不開我、去不了美國?」
閔玧其語氣裡帶著嘲諷的笑意。
在我的地盤一切就由我主導,鄭號錫呀,你只能服從,沒有其他。
他說完逕自轉頭往屋內走,鄭號錫沒辦法只好跟著進屋。

角落又積了一堆外賣盒子和燒酒、啤酒瓶;小餐桌上的煙灰缸裡,煙蒂多到滿出來掉在桌面;客廳沙發和衣架上散落幾件衣褲、兩三個未拆封的保險套和潤滑劑一起放在床頭——
這是閔玧其的房間,鄭號錫熟悉的,沒有他痕跡的、充滿薄荷菸味的房間。
一如他們的關係,對閔玧其來說,毫無意義。
他眨眨酸澀的眼,在閔玧其床邊站定。
「哥,我——」
話都沒說完就卻閔玧其一把推倒在床上。男人臉色冷的可以,兩腿架開把鄭號錫卡死在中間,他一句話也不說只是伸手脫鄭號錫的衣褲,力道大的幾乎要扯破他的衣服。
鄭號錫怔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急忙又推又踢,想阻止閔玧其的動作。他是來說清楚的,不是來上床的。
可閔玧其沒理會他的反應,隨手抓來皮帶同時把鄭號錫的雙手往上舉起,利索地綁了起來。
雙手動彈不得鄭號錫完全慌了,雙腳也不再放輕力道而是使盡全力,只為了掙脫眼前的男人。
閔玧其的眼神告訴他:如果不逃會被幹死,閔玧其會把他活活幹死在床上。
腦裡直覺的想法讓鄭號錫害怕,眼前的閔玧其已經不是他認識的人,他是怪物,是惡魔。
「哥、不要——」
「怎麼,連個分手炮都不願意?」
閔玧其俯下身,湊在鄭號錫耳邊,酒醉嗓裡是刺耳的調笑:
「別騙人了,田柾國那小子能滿足你?」
「還是你那幫跳舞的兄弟?」
「你該不會跟他們每一個都上過床吧?」
閔玧其一邊說,一邊把手探進鄭號錫的破洞褲裡,曖昧的摩挲著他緊緻的大腿內側。
「有感覺了?才不過摸個幾下——」
「我沒有!哥你太過分了!」
鄭號錫哭吼出聲,眼淚流了滿面。一部份是因為害怕,更大一部分是失望,對閔玧其失望。
他怎麼就喜歡上了這個爛人呢?
鄭號錫終於承認,閔玧其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爛人,不用再騙自己他有任何原因或苦衷——
他他媽就是個爛到徹底的爛人。
「太過分了、太過份了……」
鄭號錫嗚咽著哭了起來,腳無力的蹬著想讓閔玧其從他身上離開,可哭泣讓他失去力量,他變得不堪一擊。
他太弱小了,在閔玧其面前,他弱小到只能被動的承受,不管是愛還是傷害。

閔玧其停下了動作。
他從鄭號錫身上離開,點了根菸在窗邊吞雲吐霧。
「你說我哪裡過分了,鄭號錫。」
「你說說看啊。」
比起你對我做的,我哪裡過分了?
是你先不要我的啊,鄭號錫。
鄭號錫癱軟在床上哭了一段時間,直到眼淚稍稍停下,才開口:
「……哥、真的跟唱片公司老闆的女兒搞在一起嗎?」
「說實話,我求你了,哥。」
給我最後一次相信你的機會,拜託,哥。
閔玧其轉身面對床上的鄭號錫,煙霧模糊了他的臉,但眼裡和話裡的冷漠刺人地清晰,他說:
「干你屁事。」
「為什麼不關我的事!」
鄭號錫從床上倏地站起,朝閔玧其用前所為有的巨大音量,怒吼。
他不再沉默著聽話了、不願意繼續乖巧的只是聽從、
——那不是愛,那換不來他的愛。
他本來天真地以為可以,但閔玧其狠狠打碎了他的幻想。
所以他也不管了,再也不管了。
「我、哥不是跟我在一起了嗎?還是哥、真的就只是把我當一個玩物?我只是哥的玩物?」
「……不是玩物、」
閔玧其慢慢地朝他走來,雙手抓著他的衣領,先是把他舉起離開地面再狠狠摔在床上。
「你他媽不配,鄭號錫。」
連炮友的關係我都不要,你他媽給我滾開,鄭號錫。
是我不要你了,是我不要你。
所以給我離開,滾出我的世界。
「……什麼啊、」
鄭號錫從床上跳了起來,如法炮製地抓住閔玧其的領子,接著大力把人壓在窗邊的水泥牆上。
力道之大饒是閔玧其也吃痛地嗯了聲,但他沒有示弱,直瞪著眼前的鄭號錫——
滿臉的淚花不減鄭號錫一身戾氣,濕潤的鹿眼卻洩漏了他的心事——難過與失望,遠遠多過於憤怒與恨意。
鄭號錫,你還是這麼善良——
所以你會受傷,而我不會。
「所以、我那些喜歡、那些付出,那些眼淚跟難過……」
「你他媽通通還給我啊,閔玧其!」
閔玧其良久都不說話,而鄭號錫周身的憤怒在閔玧其冰涼的眼神下一點點消退,一點點轉變為同樣冰冷的絕望。
「放開我。」
「還給我呀、閔玧其……」
鄭號錫鬆開抓著閔玧其的手,跌坐在閔玧其腳前。
他低著頭不看閔玧其,眼淚一滴滴落在地板上,從縫隙裡滲到木頭裂痕裡,無聲無息。
一如他的喜歡,投進閔玧其這個深井裡,毫無迴響。
閔玧其只略略看了他一眼,接著頭也不回地往家門口走——
「閔玧其你他媽的爛人。」
「爛人。」
房門碰的一聲,關上。

章二【一個以為不斷付出就不會失去,一個以為不付出就不會失去。】完

預告:章三【我們都是膽怯的,但知道可能失去卻還是伸出手,才更勇敢不是嗎?】



评论(1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