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四週年賀文,主糖錫,副All錫向】少年他的奇幻漂流06

【四週年快樂,我愛的少年們。四週年快樂,我最喜愛的少年,號錫呀。】

▶CP主糖錫,副All錫向。
▶歌詞(未全首歌)引用自手邊的專輯歌詞本
▶建議搭配五月天同名歌曲食用

 

【我們該珍惜如何的現在/無數交織自傳/相遇在/汪洋中/當你抬頭看】

「呼……呼……休息一下吧、哥!」
田柾國等舞蹈音樂一結束,整個人倒在休息室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氣。朴智旻見狀立刻笑嘻嘻地撲上去,惹的弟弟哇哇大叫,喊著「哥熱死了你下來!」「我偏不哈哈哈。」「呀下來!」
「嗚哇哇哇屋裡果果力氣好大——」
少年坐在一旁看兩個弟弟打鬧也笑了幾聲,但稍微喝過水後他便溜到一旁,放出音樂又練習了起來。
田柾國和朴智旻一聽見音樂聲就停下了吵鬧,兩雙眼睛將目光投向少年。
即使經過長時間的練習,少年的動作仍然無疑是三個人中最漂亮而乾淨俐落的。力度的分配調整的恰到好處,田柾國覺得這個小哥哥真的太厲害了。
而他跳起舞來,也太好看了。
每一個跳耀與轉身、每一次舉手投足,其中都流轉著魅力和少年獨有的芬芳。陽剛與陰柔在他的舞蹈裡各行其色,卻誰也不搶風采,反而相輔相成,構成這世間最美麗的一副圖畫,帶著動感與甜美。
「果果呀果果!」
「嗯?」
田柾國正專注著看著少年的舞動,對於被打斷不是很開心。他只是看了一眼叫他的小哥哥後又轉了回去。
朴智旻見狀也不惱,只是拿過田柾國和少年放在角落的水瓶,就離開練習室裝水去了,留下田柾國和少年獨處。
少年曲子一結束立刻攤在練習室的地上,細細碎碎的喘息聲帶了點低沉的低鳴,田柾國知道哥哥真的累了。
他想給哥哥遞水卻發現瓶子都不見了。他想是朴智旻拿去裝水了,只好先拿了蓬鬆的乾毛巾然後跑到哥哥身旁蹲下。
「哥,毛巾。」
「謝謝你啊柾國。」
少年笑著接過了毛巾抹了抹臉,順帶擦了擦脖頸和手臂的汗水。
田柾國則在少年身旁坐下,等少年擦的差不多坐起身時,他緊緊抱住了少年。
因為舞蹈而沸騰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冷卻下來,熱氣隨著香草味一起傳了過來。田柾國想他的小哥哥也許不是人,大概是花仙子了。
怎麼能連汗水都帶著香氣呢?
「柾國不是熱嗎?」
「我剛剛有休息,現在不熱。」
「哈哈是嗎。」
少年揉了揉弟弟的頭,也放鬆了自己靠在田柾國身上。
「哥累了嗎?」
「有點,柾國借哥靠一下。」
田柾國沒有說話,只是環著的手稍微使了點力,好讓哥哥能放心的窩著。
他細細觀察著小哥哥。
懷裡的他似乎又比之前更瘦了;此刻放鬆閉起的眼睛下方,黑眼圈昭示他這幾天又沒有好好睡覺,八成正和Mixtape奮鬥著吧?
平緩的呼吸聲一下一下,像浪潮拍在田柾國的心上。
這是心愛之人的呼吸聲,和自己的心跳融為一體。
也許是真的太累,少年靠著田柾國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後者驚喜地、小心翼翼地護著懷裡的人,對於自己能提供他一個安歇之處感到無比滿足。
除了玧其哥,我也能讓你感到安心與放鬆,真的太好了。
朴智旻裝好水回來,本來打算走到田柾國後面嚇他一跳,但一看到在弟弟懷裡熟睡的少年,立刻打消了念頭。
他們辛苦的小哥哥,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朴智旻想起這幾天的晚上,他總是看著少年坐在床上或桌前塗塗寫寫的身影,才慢慢進入夢鄉。
而等到他早上起來,少年不是趴在書桌上睡著了,就是還在振筆疾書,和旋律、曲調奮鬥。
他有多久沒有放鬆睡一覺?光想就覺得心疼。
田柾國一下一下柔和地撫著少年的背,時而緩慢而小力地調整姿勢,想讓少年睡的更舒服一點。
此時,練習室的門開了。
「錫錫,回去了………你們都在啊?」
見閔玧其探頭進來,朴智旻急忙朝他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再指指背對門口的田柾國。閔玧其貓著腳進來,看到少年躺在田柾國懷裡熟睡,眼神很是複雜。
「我、我不是故意抱著哥的,但號錫哥靠著我睡著了,所以才……」
田柾國看閔玧其的臉色不太對,急忙替小哥哥和自己解釋。
「沒事,他是該好好休息一下了。」
閔玧其挨著田柾國坐下,看著少年皺了皺眉,良久沒有說話。
田柾國和朴智旻一方面怕弄醒少年,一方面這尷尬的狀況和閔玧其沒多好看的臉色,也讓他們不好開口,於是只能雙雙將目光落於正睡的舒服的少年身上。
「……謝謝你們呀。」
閔玧其心疼地撫過少年臉上的黑眼圈時,輕聲說。
「咦?」
「他怕我擔心,老是什麼也不說。常常突然跑過來抱了幾下又跑走,我問他怎麼了,他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辦法說個清楚。」
閔玧其一向平靜無波的臉上,因為談到少年而起了漣漪。
有難過、有痛苦,更多的是疼惜。
「他對我可能很難完全放鬆吧?也許是怕我擔心也許是我給他的安全感不夠或者其它理由……我不知道。」
「但只要他能好好休息,在誰的懷裡都沒關係。」
「只要他能放鬆的睡一覺,暫時忘記那些煩人的事情,他想怎樣都好,誰陪他、都好、」
「只要對他是好的,怎樣都好。」
田柾國沒有回話,只是他將目光放到眼前這個哥哥的身上。
在田柾國的印象裡,這個哥哥一直是沒有甚麼弱點的。沒有什麼事能讓這個哥哥慌亂或害怕,他一直是這麼淡漠而冷靜的一個人。
但這一切碰上少年,全變了調。
這個哥哥原來可以笑的溫柔又開懷;這個哥哥原來可以連眼神都像浸了蜜一樣甜;這個哥哥原來也會害怕、也會脆弱。
有了少年,這個哥哥就有了軟肋和弱點,和無限度的溫柔。
「……玧其哥。」
「嗯?」
「還給你,他是你的。」
田柾國輕柔地伸了下手,想讓閔玧其接過少年。
「等等,他會醒的、……」
「沒事,號錫哥睡的很熟,暫時不會醒來的。哥,來。」
閔玧其看弟弟堅持,便伸手把少年帶進懷裡。少年因為姿勢改變而發出了小小的低鳴但並未轉醒,而是自己在閔玧其懷裡找到最舒適的角度窩著,繼續睡去。
而田柾國一等少年離開他的懷抱,就站起身,拉著朴智旻往門外走。
「柾國啊。」
「嗯?」
「謝謝你。」
田柾國沒有回應閔玧其的話,更沒有回頭。

等闔上了練習室的門,田柾國像全身的力量都被抽光一般跌坐在地。他大口大口喘著氣,大眼睛眨呀眨的,哽咽的聲音斷斷續續隨著喘息從喉嚨出來。
朴智旻在一旁坐下,輕輕圈住了最小的弟弟。
「智旻、智旻哥,我做的對,對嗎?」
「嗯,果果做的很好喔。」
「那為什麼、為什麼,我、我這麼、難受呢?」
田柾國的手,按在心臟的位置,接著揪緊了。
「為什麼、這裡、好痛、好痛、」
朴智旻只是收緊了手,聽著田柾國壓抑的哭聲,無言以對。

我知道你屬於他,我知道他也屬於你,我都知道。
但放棄你,有多難呢、
有多難呢?

TBC.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