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四週年賀文,主糖錫,微All錫向】少年他的奇幻漂流03

【四週年快樂,我愛的少年們。四週年快樂,我最喜愛的少年,號錫呀。】

▶CP主糖錫,微All錫向。
▶歌詞(未全首歌)引用自手邊的專輯歌詞本
▶建議搭配五月天同名歌曲食用

【我們會航向怎樣的未來/無數命運流轉/打造了無數的/相異的羅盤
當巨浪排山倒海的襲來/我們把手鬆開/心也潰散
每個人/每顆心/風暴/流竄】

2014少年被anti粉要求退團。
消息出來的時候,防彈的所有人都陷入了無以名狀的痛苦。
有人伴隨憤怒,有人伴隨心疼和難過。而身為被攻擊的當事人,少年只是愣愣的看著那條消息,連眼淚落下都未能察覺。

事情發生的當下,朴智旻剛好離開練習室去找水喝順便坐在走廊邊刷推特,消息一下佔據了他的整個版面。
嚇的他連水瓶都忘了拿,直得急急忙忙跑回練習室門口,卻又不敢開門。
朴智旻知道少年其實一點也不堅強,可他愛逞強、總是把眼淚和難過都深深壓進心底,然後給愛他的人一個藏不住苦澀的笑。
而愛他的人被少年的笑輕輕地推開,只能隔著距離心疼,卻伸不出手。
於是朴智旻只能靠著練習室的門坐下,猶豫著該不該開門進去。
讓少年自己哭一哭也不失為一個方法,可是朴智旻只要一想到他掉眼淚,心裡就堵的難受,覺得必須做點什麼;可如果現在進去的話,少年一定會把眼淚全部擦去、轉過頭來笑著看朴智旻,說:「喔、雞米妮回來啦,那我們繼續吧。」
假裝什麼事也沒有,不想讓別人擔心,把自己的感覺通通藏回心裏,繼續扛著希望的名字與面具。即使問他了,他也只會笑笑的說:
「沒關係的,一切都會好的。」
哪裡沒關係了?明明很難過了怎麼會沒關係呢?眼角的淚都還沒乾不是嗎?
不要說沒關係啊,你苦著笑,我就只能替你哭了呀。
我就只能替你難過了呀——

「智旻,號錫在裡面嗎?」
「玧、玧其哥……」
「借個過。」
朴智旻只能讓開,而閔玧其想也沒想就開了門進去,順帶帶上了門。
而朴智旻只能繼續靠著門坐著,就著門的小縫,聽著裡面少年的哭泣聲,和閔玧其難能可貴溫柔的話語。
「沒事的錫錫,別理他們。」
「我、我做錯了什麼呢?為什麼……我、我……」
「沒事的,哥在這裡,誰也不能欺負你。」
「別看評論跟轉發,你要記著,」
「你在我們眼裡一直都是很好的,別因為別人的三言兩語就放棄自己,好嗎?」
「哥,我、我真的拖累你們了嗎?我、我——」
「沒有人會覺得你拖累我們。有問題的是那些管不住自己嘴巴的人,他們愛說就讓他們去說,你等著哥給你撕爛他們的嘴。」
「不不不這樣不好……」
「錫錫不開心難過了不是嗎?都是那些人害的,我去收拾他們。」
「不不不用了哥,這樣對你不好,對他們也不好,他們是覺得我、害了你們吧……」
「錫錫呀。」
房裡陷入了短暫的沉默,接著是少年淺淺的喘氣聲,
「玧、玧其哥?」
「他們不喜歡你沒關係,我喜歡你,我最喜歡你了。」
「所以你別哭,你一哭,我就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朴智旻沒有繼續聽下去,悄悄地走開了。直等到少年和閔玧其離開練習室,他才拉了趕來公司的金泰亨,進去拍了給少年的打氣照片,發上推特。
「泰亨呀。」
「嗯?」
「我,要做hobi哥的好弟弟才行呢。」
「你是呀,不是給哥拍了打氣的照片了嗎?」
朴智旻沒有回答金泰亨的話。

我是你的好弟弟,為你難過為你擔心,但我只能是你的好弟弟了。
可我還是你的好弟弟,你的依靠呀,你千萬別忘記了。

TBC.

评论(2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