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四週年賀文,主糖錫,副All錫向】少年他的奇幻漂流06

【四週年快樂,我愛的少年們。四週年快樂,我最喜愛的少年,號錫呀。】

▶CP主糖錫,副All錫向。
▶歌詞(未全首歌)引用自手邊的專輯歌詞本
▶建議搭配五月天同名歌曲食用

 

【我們該珍惜如何的現在/無數交織自傳/相遇在/汪洋中/當你抬頭看】

「呼……呼……休息一下吧、哥!」
田柾國等舞蹈音樂一結束,整個人倒在休息室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氣。朴智旻見狀立刻笑嘻嘻地撲上去,惹的弟弟哇哇大叫,喊著「哥熱死了你下來!」「我偏不哈哈哈。」「呀下來!」
「嗚哇哇哇屋裡果果力氣好大——」
少年坐在一旁看兩個弟弟打鬧也笑了幾聲,但稍微喝過水後他便溜到一旁,放出音樂又練習了起來。
田柾國和朴智旻一聽見音樂聲就停下了吵鬧,兩雙眼睛將目光投向少年。
即使經過長時間的練習,少年的動作仍然無疑是三個人中最漂亮而乾淨俐落的。力度的分配調整的恰到好處,田柾國覺得這個小哥哥真的太厲害了。
而他跳起舞來,也太好看了。
每一個跳耀與轉身、每一次舉手投足,其中都流轉著魅力和少年獨有的芬芳。陽剛與陰柔在他的舞蹈裡各行其色,卻誰也不搶風采,反而相輔相成,構成這世間最美麗的一副圖畫,帶著動感與甜美。
「果果呀果果!」
「嗯?」
田柾國正專注著看著少年的舞動,對於被打斷不是很開心。他只是看了一眼叫他的小哥哥後又轉了回去。
朴智旻見狀也不惱,只是拿過田柾國和少年放在角落的水瓶,就離開練習室裝水去了,留下田柾國和少年獨處。
少年曲子一結束立刻攤在練習室的地上,細細碎碎的喘息聲帶了點低沉的低鳴,田柾國知道哥哥真的累了。
他想給哥哥遞水卻發現瓶子都不見了。他想是朴智旻拿去裝水了,只好先拿了蓬鬆的乾毛巾然後跑到哥哥身旁蹲下。
「哥,毛巾。」
「謝謝你啊柾國。」
少年笑著接過了毛巾抹了抹臉,順帶擦了擦脖頸和手臂的汗水。
田柾國則在少年身旁坐下,等少年擦的差不多坐起身時,他緊緊抱住了少年。
因為舞蹈而沸騰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冷卻下來,熱氣隨著香草味一起傳了過來。田柾國想他的小哥哥也許不是人,大概是花仙子了。
怎麼能連汗水都帶著香氣呢?
「柾國不是熱嗎?」
「我剛剛有休息,現在不熱。」
「哈哈是嗎。」
少年揉了揉弟弟的頭,也放鬆了自己靠在田柾國身上。
「哥累了嗎?」
「有點,柾國借哥靠一下。」
田柾國沒有說話,只是環著的手稍微使了點力,好讓哥哥能放心的窩著。
他細細觀察著小哥哥。
懷裡的他似乎又比之前更瘦了;此刻放鬆閉起的眼睛下方,黑眼圈昭示他這幾天又沒有好好睡覺,八成正和Mixtape奮鬥著吧?
平緩的呼吸聲一下一下,像浪潮拍在田柾國的心上。
這是心愛之人的呼吸聲,和自己的心跳融為一體。
也許是真的太累,少年靠著田柾國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後者驚喜地、小心翼翼地護著懷裡的人,對於自己能提供他一個安歇之處感到無比滿足。
除了玧其哥,我也能讓你感到安心與放鬆,真的太好了。
朴智旻裝好水回來,本來打算走到田柾國後面嚇他一跳,但一看到在弟弟懷裡熟睡的少年,立刻打消了念頭。
他們辛苦的小哥哥,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朴智旻想起這幾天的晚上,他總是看著少年坐在床上或桌前塗塗寫寫的身影,才慢慢進入夢鄉。
而等到他早上起來,少年不是趴在書桌上睡著了,就是還在振筆疾書,和旋律、曲調奮鬥。
他有多久沒有放鬆睡一覺?光想就覺得心疼。
田柾國一下一下柔和地撫著少年的背,時而緩慢而小力地調整姿勢,想讓少年睡的更舒服一點。
此時,練習室的門開了。
「錫錫,回去了………你們都在啊?」
見閔玧其探頭進來,朴智旻急忙朝他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再指指背對門口的田柾國。閔玧其貓著腳進來,看到少年躺在田柾國懷裡熟睡,眼神很是複雜。
「我、我不是故意抱著哥的,但號錫哥靠著我睡著了,所以才……」
田柾國看閔玧其的臉色不太對,急忙替小哥哥和自己解釋。
「沒事,他是該好好休息一下了。」
閔玧其挨著田柾國坐下,看著少年皺了皺眉,良久沒有說話。
田柾國和朴智旻一方面怕弄醒少年,一方面這尷尬的狀況和閔玧其沒多好看的臉色,也讓他們不好開口,於是只能雙雙將目光落於正睡的舒服的少年身上。
「……謝謝你們呀。」
閔玧其心疼地撫過少年臉上的黑眼圈時,輕聲說。
「咦?」
「他怕我擔心,老是什麼也不說。常常突然跑過來抱了幾下又跑走,我問他怎麼了,他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辦法說個清楚。」
閔玧其一向平靜無波的臉上,因為談到少年而起了漣漪。
有難過、有痛苦,更多的是疼惜。
「他對我可能很難完全放鬆吧?也許是怕我擔心也許是我給他的安全感不夠或者其它理由……我不知道。」
「但只要他能好好休息,在誰的懷裡都沒關係。」
「只要他能放鬆的睡一覺,暫時忘記那些煩人的事情,他想怎樣都好,誰陪他、都好、」
「只要對他是好的,怎樣都好。」
田柾國沒有回話,只是他將目光放到眼前這個哥哥的身上。
在田柾國的印象裡,這個哥哥一直是沒有甚麼弱點的。沒有什麼事能讓這個哥哥慌亂或害怕,他一直是這麼淡漠而冷靜的一個人。
但這一切碰上少年,全變了調。
這個哥哥原來可以笑的溫柔又開懷;這個哥哥原來可以連眼神都像浸了蜜一樣甜;這個哥哥原來也會害怕、也會脆弱。
有了少年,這個哥哥就有了軟肋和弱點,和無限度的溫柔。
「……玧其哥。」
「嗯?」
「還給你,他是你的。」
田柾國輕柔地伸了下手,想讓閔玧其接過少年。
「等等,他會醒的、……」
「沒事,號錫哥睡的很熟,暫時不會醒來的。哥,來。」
閔玧其看弟弟堅持,便伸手把少年帶進懷裡。少年因為姿勢改變而發出了小小的低鳴但並未轉醒,而是自己在閔玧其懷裡找到最舒適的角度窩著,繼續睡去。
而田柾國一等少年離開他的懷抱,就站起身,拉著朴智旻往門外走。
「柾國啊。」
「嗯?」
「謝謝你。」
田柾國沒有回應閔玧其的話,更沒有回頭。

等闔上了練習室的門,田柾國像全身的力量都被抽光一般跌坐在地。他大口大口喘著氣,大眼睛眨呀眨的,哽咽的聲音斷斷續續隨著喘息從喉嚨出來。
朴智旻在一旁坐下,輕輕圈住了最小的弟弟。
「智旻、智旻哥,我做的對,對嗎?」
「嗯,果果做的很好喔。」
「那為什麼、為什麼,我、我這麼、難受呢?」
田柾國的手,按在心臟的位置,接著揪緊了。
「為什麼、這裡、好痛、好痛、」
朴智旻只是收緊了手,聽著田柾國壓抑的哭聲,無言以對。

我知道你屬於他,我知道他也屬於你,我都知道。
但放棄你,有多難呢、
有多難呢?

TBC.

【小小公告,萌萌跶儿子镇楼♡】

安安安大家晚安(*´ω`*)
我是刚考完四场考试觉得人生一片茫然的朔望(ㆁωㆁ)
今天是来跟大家说说关于肉文被锁的问题♡
因为目前没有找到适合的平台发肉
(几乎都会被抓,要不然就是湾家才看的到,这样陆家的小伙伴就会很辛苦啦,看个文也要用VPN😂)

所以处理方式如下↓↓↓
首先,肉文的部分会丢上微博,以文章的方式发佈♡
(这代表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上微博的WINGS系列终于要上微博啦((抖抖

为了防止微博被吞,朔望这边考虑再开一个湾家可看的Blog专放肉文、然后陆家的我可能就做成图片或长微博备档,如果微博看不了了小伙伴就私我拿图吧♡
(但图这个可能要等我研究一下,手机软件输出的图都模糊的一个炸裂,等我想想新方法( ;∀;)

所以以后如果发肉文,Lofter这边应该会贴微博键连跟一个湾家可看的Blog键连。
如果两个都看不了的小伙伴再私信或评论给我吧♡我再想想什么办法给你♡

肉文的部分差不多就是这样啦,等朔望期末考完就会开始慢慢整理,都整理完会再发公告的♡

喔喔然後是一個比較嚴肅的問題。
朔望放在這裡的文章通通都是
「「「「「禁止轉載」」」」的喔喔喔!
請勿未經作者(我)同意就發布到其他地方,如果真的想轉貼也請經過我的同意,並且在發布時「清楚標明原作者」喔喔!

朔望還沒有真的被盜文大家不要擔心,只是有疑似(?)盜文的情況,所以先跟大家說一下,防止誤會//

---------------------------------------------------------------

最后偷偷说一下,笔友还在募集中,想和我玩耍的小仙女快来呀♡

最后再弱弱的预告一下,
等我期末考考完、四周年贺文写完,
Stigma就会,回、归、啦。
(拖超级久( ;∀;)

就这样♡♡♡大家晚安♡♡♡我要去面对文学史了( ;∀;)

【男友力满点的锡锡镇楼,图源见logo】

要期末的朔望来搞事情啰呦啰本♡

好啦其实只是因为今天在板上,看到有亲友在募集笔友觉得很有趣,所以决定来征征看(*´ω`*)

有没有愿意和我通信或是明信片的亲故呢(●´ϖ`●)
可能湾家为主,但陆家如果可以教我怎么寄过去也是可以的♡
(我没有寄过国际邮件有点惊恐(抖抖

朔望是96line的,目前大学生,即将大四啦。((满怀即将进入社会的小惊恐
信件内容的话其实我还满free的,看亲故想和我说些甚么都可以♡
我自己的话,应该是聊聊生活和防弹吧♡如果刚好碰到防弹或锡锡有什么大事我可能会写满满一张信纸的发厨文给你嘿嘿w
目前饭防弹、饭糖锡、饭郑号锡,二次元也有涉猎,想了解有哪些作品可以私聊我/

字迹的话只要看的懂就行没甚么要求♡
朔望自己的手写字体很像小孩子圆圆的,
但如果写快的话又容易变得细长,
大抵来说是个很飘忽不定的字迹//

唯一的小小要求><
朔望的胆子非常小而且脆弱,
请不要通信到一半突然就不寄过来了(;_;)
这样我真的会非常惊恐而且害怕(;_;)
如果亲故真的觉得和朔望聊不下去想停止和我说一声就可以了,拜托不要突然就不寄信给我了(;_;)这样我会非常担心害怕(;_;)

大概就这样♡
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留言或私信我♡

谢谢大家(*´ω`*)



【四週年賀文,主糖錫,副All錫向】少年他的奇幻漂流05

【四週年快樂,我愛的少年們。四週年快樂,我最喜愛的少年,號錫呀。】

▶CP主糖錫,副All錫向。
▶歌詞(未全首歌)引用自手邊的專輯歌詞本
▶建議搭配五月天同名歌曲食用

 

【如果世界只剩你我存在/為何人們依然/爭論著/那未來/而踐踏現在】

▷以下情況只是想像的推論,不代表真實情況,現實情況可能於此不同,請注意!

「號錫呀,這樣真的……」
金南俊看著Festa的活動日程表,皺緊了眉頭,一旁的閔玧其的臉更是臭到極限。眉頭不但皺成一團,還緊緊咬住下唇,似乎不這麼做,連串的髒話會忍不住從嘴裡衝出來。
其他人雖然沒有他們兩個表現的明顯,但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
「嗯,沒關係的。」
少年僅僅只是抬眼看了一下閔玧其,接著又將目光轉回他手中的日程表。
金南俊看他一點沒有要為此爭辯或發表任何看法的打算,只能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接著宣布今天的會議結束,而Festa的活動日程就這麼定了下來。
一宣布會議結束,少年連日程表也沒拿就站起身準備離開,卻被
閔玧其一把揪住了手腕。
「鄭號錫,你什麼都不願意說嗎?」
「這難道,是我的錯嗎,哥。」
「放開我好嗎,我被你弄痛了。」
閔玧其這才驚覺自己似乎過於用力甚至掐紅了少年的手腕,他急忙鬆開。
他甚至此刻才發現,他所愛的少年,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又瘦了一大圈。
他絕對不是第一次知道這件事吧?獨自背負著壓力,他究竟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默默掉了多少眼淚呢?
閔玧其覺得自己現在,似乎根本沒有追問的資格了。
少年抽回了自己的手後,一句話也沒說就離開了會議室。
他一點脾氣也沒有,一句抗議的話也不說,就這麼平靜的接受了這樣的安排。
閔玧其下秒還是沒忍住罵了聲髒話,接著也甩門離開。
留下一房間沉悶的少年,或嘆氣或發呆,莫可奈何。

金泰亨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盯著日程表看了很久,才下定決心似的起身。
「泰亨?」
「我要去找號錫哥。」
「可、可是這個時候……」
「他,需要有人陪在旁邊。」
「他的膽子那麼小、又那麼容易哭。」
那麼善良,那麼好,那麼不懂得抗拒傷害和流言。
所以他得去,他要去,他想去,
想陪在他旁邊,想抱抱他。

叩叩叩。
敲門聲讓縮在被子裏的少年一驚,慌張地抹了抹臉上的眼淚,稍稍平復了情緒後才問:
「誰?」
「是我,泰亨。我可以進去嗎,哥?」
「怎、怎麼了,是要借什麼東西嗎?你先說我拿給你。」
暫時不想跟任何人接觸,少年找著理由想阻止弟弟進來。
「對對對,我要借東西,在哥身上,哥過來門邊就行。」
「在我身上?」
「嗯嗯嗯,哥開開門吧,我拿了就走。」
少年雖然疑惑,但拗不過弟弟的請求,只好擦乾了眼淚後開了門。
「泰亨要借什麼——」
「有了有了。」
金泰亨一把抱住了少年,還把頭埋進少年的肩窩。
「我想跟玧其哥借一下號錫哥,想跟號錫哥借你的抱抱跟香氣,我好累呀。」
金泰亨的回答逗笑了少年,他勾了勾嘴角,讓少年一邊抱著他,一邊推著他往房內走。
慢慢踱到了床邊,金泰亨才鬆開少年,和他並肩坐在少年充滿香氣的床上。
「號錫哥呀,你——」
「我沒事的泰亨。」
金泰亨轉頭,對上的是少年硬是撐起來的笑容。
「我、不是第一次知道了,這件事。」
「我想、公司也是為我好吧?畢竟最近忙Mixtape的事就快忙壞了……」
「可這是Festa啊。」
「這是哥,可以表達對阿米的愛的時候啊。哥最愛阿米了不是嗎?」
「話、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可是,我也不是完全沒有出現嘛、團體的活動我是不會缺席的……」
「哥,哭了嗎?」
「我沒有哭!……」
少年慌亂地轉過了身,背對金泰亨不願他看見他眼裡的眼淚。
這樣不對、我不能成為他們的壓力與重擔、我是希望啊、
我是、希望——
金泰亨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柔柔地從背後抱住了少年。
他將臉靠著他的背,手輕柔地環著少年又瘦了一圈的腰。
「對不起,我們早該發現的啊,哥不只是做Mixtape的壓力而已。」
「號錫哥,才是最難過的那一個啊。對不起。」
「這不是你們的錯、不是……」
這不是誰的錯,這不是我們任何一個人的錯,可當它發生了,我們只能接受。
我也只能,接受啊。
我告訴自己沒事的、會好的,等我的Mixtape完成了、一切都會、都會好起來——
真的嗎?真的會好起來嗎?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能像南俊、像玧其哥那樣成功嗎?我只是個半路出家的Rapper,我真的能做好嗎?大家會接受我的作品嗎?
我不知道。
我害怕,作品的評價不好;
我害怕,愛我的人會失望;
我害怕、我害怕——
「啊,玧其哥。」
「謝了泰亨。」
「玧、玧其哥……」
閔玧其想金泰亨手中接過少年,但少年轉過身抓來枕頭,擋在自己和閔玧其中間,抗拒在這個時候和閔玧其接觸、相處。
「泰亨,幫我們關上門,好嗎?」
「玧其哥!我、我——」
「我只是,想跟你說說話,號錫。」
閔玧其語氣裡的哀求讓少年的耳根子和心都軟了。他只能乖巧地放下枕頭,拉過閔玧其抱住他。
「好。」
而金泰亨靜靜地看著,接著悄悄離開,甚至連關門的力度都放輕了。

「泰亨,號錫哥怎麼樣?」
「哭了,現在玧其哥在裡面。」
「……喔,好吧。」
金泰亨在朴智旻的身旁坐下,將頭靠在朴智旻的肩上。
「泰亨呀。」
「嗯?」
「哭一下,也是沒關係的喔。」
「嗯……嗯……」
朴智旻一手勾過金泰亨的肩膀,讓親故靠在自己的胸口,壓著聲音低低的抽泣,眼淚沾濕了兩人的衣。

我終究,不是你願意主動抱著的那個人。可即使如此,我還是願意,願意在你需要的時候,成為第一個去擁抱你給你安慰的人。
因為我好喜歡你,好喜歡你。

TBC.

等等來回评论,回完要去背诗了(苦恼
刚刚看到了有趣的东西!!决定晚上来试试,小仙女们晚上来玩呀♡(所以说你的期末考呢😂

【号锡相关,非锡骑勿来,个人观感勿战勿喷】

▶个人想法,文笔思绪凌乱,只是觉得必须记下这一刻的心情。

「没有你的地方,不是家。」

即使要期末了,还是努力挤出时间看完了蜜FM。(作死
一个半小时都认真的盯着锡锡看,
总觉得他全身上下都透露着疲惫。

一直到结尾前这样的感觉都不太强烈,只是当焦点不再他的身上时,他微微收起了希望的样子,透漏出来浅浅的疲倦。

大概是二十一世纪少女的插曲结束后吧。
尤其是开始要和阿米们说感性的话那里开始,锡锡感觉整个人都好累。
但他尽责的继续着,继续给弟弟们宣传他们在Festa要发布的曲子,说起智旻的时候还是温柔的笑了笑。
但接下来的时间他连回话都是累的,
一向很有活力的他只是小小声的附和着南俊的话,绞着手指好象有点害怕但更多的是疲倦。

闵糖和南俊似乎也看出了锡锡的状况不太好,他们很努力的在控场、炒热气氛大声说话,而平常总是会附和的锡锡坐着微微低着头,时不时说句是的、笑一下,又继续安静地待在一旁。

安静地待在一旁。

最后锡锡努力打起精神一起呼了口号、和阿米说了再见,接着随WINGS的节奏舞动了一下身体,朝镜头笑了笑后就离开了。

我无法为你做什么,我只能为你祈祷,为你希望。

我希望你真的是快乐的。
我希望继续能在你喜欢的舞台上跳舞,
因为那是你最喜欢的事。
每次你跳舞的时候,都开心的象个得到糖的孩子,自在、自信、快乐。

愿你永远被这样的快乐围绕,
愿你付出的汗水与眼泪都成为闪耀的成果,
愿你身旁的六个少年能陪你走过所有风雨,
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

我挚爱的少年,号锡呀。

【四週年賀文,主糖錫,微All錫向】少年他的奇幻漂流04

【四週年快樂,我愛的少年們。四週年快樂,我最喜愛的少年,號錫呀。】

▶CP主糖錫,副All錫向。
▶歌詞(未全首歌)引用自手邊的專輯歌詞本
▶建議搭配五月天同名歌曲食用

 
【漂流無邊汪洋/不叫做孤單/夜色的最黑暗/那不是最黑暗
而是人們無窮/無盡的爭端/將你我推向了/最遠兩端/
異端/極端/遺落的遺憾】

金碩珍一直覺得少年是個過的挺辛苦的孩子。
身體上承受比起其他人更長更重的練習量,心理上總是扮演團體中調解者的角色;面對鏡頭他是永遠快樂有活力的希望,面對團員他是懂事又溫暖的哥哥或弟弟。
這日子過的,實在有些辛苦了。
所以他時不時會突然抱抱少年,或者偷偷塞點小零食給他,笑著跟他說其他弟弟都沒有。
這麼好的弟弟,要有人好好疼著才行,金碩珍想。

剛結束生日直播,金碩珍就催著鄭號錫回家。
「號錫快點快點,我們回家了!」
「怎麼了?珍哥不是已經給我禮物了嗎?」
和朴智旻和完照,少年才轉過來對金碩珍笑。
「別管那麼多,回家就對了!」
「好好好,我收拾一下,順便問問柾國他們要不要一起回去。」
少年笑嘻嘻地跑向弟弟們,打鬧了一番才和三個弟弟一起朝金碩珍走來。
金碩珍沒多說什麼也笑了笑,與平常無異地和忙內拌嘴,只是多看了幾眼勾著95line笑鬧的少年。

他笑起來,總是那麼好看。

到了家,先趕了弟弟們去洗澡換衣服,金碩珍自己放下背包就直奔廚房,拿出事前備好的料開始烹調。
少年打著壽星的名義搶了第一個洗澡,擦著頭髮出來就聞到陣陣香味。他貓著腳步溜進廚房,接著一把抱住了正在爐子前忙活的哥哥。
「哥給我煮海帶湯呢!」
「是啊是啊,先到外面等著,快好了。」
空出一隻手揉揉少年還濕答答的頭髮,金碩珍藏不住語氣裡流露的溫柔。
「好呀!」
少年笑笑地拿了小碗和湯匙,蹦蹦跳跳地出了廚房。
沒多久金碩珍端著一小鍋海帶湯出來,就看少年坐在餐桌前,看他出來發出了歡呼聲。
「海帶湯呀海帶湯~」
金碩珍將小鍋放在餐桌中央,拿過小碗給兩人各盛了一碗,接著在少年對面坐下。
「號錫呀,要許願嗎?」
「好呀!」
少年虔誠地閉上眼睛,認真的許起願來。
因此他並沒有看見,對面的人看他的眼神裡,全是不曾對任何人流露出來的暖意與寵愛。
只給你一個,給你一個。
「希望,我們七個人未來一年都能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
「希望,我們碩珍哥今天陪我喝完海帶湯後,可以好好休息,睡一個暖暖的覺,做一個好夢。」
「最後一個就不說啦!我偷偷許。」
金碩珍忍不住笑出了聲。

少年許完了願,張開眼睛朝金碩珍笑了笑就喝起湯來。
金碩珍坐在對面也喝了起來,只是他的速度很慢很慢,幾乎可以說沒什麼在喝了。而他的注意力,全放在對面少年的身上。
「我們,好久沒有兩個人這樣坐在餐桌前一起吃東西了呢。」
「真的耶,以前常常這樣一起吃飯。」
少年很快就喝的碗底朝天,他又添了一碗。
「每次我練習到半夜回來,碩珍哥都還醒著,給我煮過粥跟拉麵呢,那時候真的很感謝哥了。」
「因為號錫練習很辛苦嘛,吃點宵夜補充一下。」
金碩珍時不時翻攪一下小碗裡的湯,看海帶在湯裡翻滾。
「唉,我們現在忙,連飯都很少在家裡吃了。」
喝完了兩碗,少年突然愁眉苦臉地看著對面的哥哥。
「好想念珍哥煮的飯,好好吃。」
「有時間就做給你吃呀,玧其昨晚也吵著要吃飯呢。」
「玧其哥嗎?真想不到。一定是因為珍哥做的飯太好吃了。」
少年從座位上起身,走到金碩珍身邊,抱著哥哥撒起嬌來。
「謝謝哥呀,海帶湯好好喝。」
「生日快樂呀,號錫。」
少年蹭了幾下金碩珍,當作回應。
「喔,海帶湯?」
「玧其哥你們回來啦!」
「嗯。」
閔玧其拉開少年身旁的椅子坐下,自然地拿過少年的碗要裝湯喝。
「玧其又不是你過生日,怎麼你喝起來了?」
「誰規定生日才能喝海帶湯的?而且好久沒喝到珍哥的海帶湯……」
閔玧其沒因為金碩珍的話而停手,他想這哥只是說說而已,身為多年室友的他還分得出來。
「真是的,你下個月生日也給你做呀,別跟號錫搶。」
「沒關係我剛剛已經喝了兩碗啦。玧其哥八成連晚餐都沒吃吧,好辛苦。」
「不會吧,南俊來來來你也喝點,真不會連晚餐都沒吃吧。」
聽見弟弟們可能連晚餐都沒吃就忙到半夜,金碩珍立刻就不計較了,急忙招呼弟弟們來吃點東西暖暖胃。
「有簡單吃過。」
「玧其哥根本沒吃只喝咖啡……我至少還有吃個麵包。」
得到允許,金南俊也立刻盛了一碗開始慢慢喝,順帶打打閔玧其的小報告。
結果不等金碩珍發難,少年搶先開了口:
「哥你又這樣!」
閔玧其整個人震了一下,接著故作鎮定繼續喝湯。
「不是說了不要空腹喝咖啡這樣對身體不好!哥你都不聽我說話!」
少年的嘴噘成了三角,哼了一聲後就離開飯廳,自顧自往房間走。閔玧其見狀只能急急忙忙喝完了湯,簡單說了句「湯很好喝,謝謝哥。」就急忙追上去,途中還和正打遊戲的朴智旻說了聲今晚和他換房間。
少年的房門在他和閔玧其進房後咔的一聲關上,留下金碩珍和金南俊面面相覷,之後莞爾一笑。
「南俊呀,都留給你了。」
金碩珍將小湯鍋朝金南俊的方向推了推。
「碩珍哥。」
「嗯?」
聽見金南俊的呼喚,金碩珍轉頭看金南俊。
「……不,沒什麼,哥快休息吧。」
金南俊被金碩珍看著,反倒說不出話了,只能搪塞過去。看他不說話,金碩珍開口:
「南俊啊。」
「嗯?」
「我們,都是一樣的。」
「我、跟你、跟智旻都是一樣的。」
金碩珍說完,就往房間走去,頭也不回。
留下已經失去玩心正盯著電視螢幕上的Game over字樣發呆的朴智旻,和無言反駁的金南俊。

又是一個,綿長的夜。

紀錄一下剛剛看到的

要離開電腦前啦,其他只能等回放了QQQQQ

一直來不及截圖QQQQ

順髮的錫錫簡直不能更可愛了嗚嗚嗚嗚

然後大家進3J房間那幕簡直all錫現場

((被大家包圍的錫錫太可愛了///


【四週年賀文,主糖錫,微All錫向】少年他的奇幻漂流03

【四週年快樂,我愛的少年們。四週年快樂,我最喜愛的少年,號錫呀。】

▶CP主糖錫,微All錫向。
▶歌詞(未全首歌)引用自手邊的專輯歌詞本
▶建議搭配五月天同名歌曲食用

【我們會航向怎樣的未來/無數命運流轉/打造了無數的/相異的羅盤
當巨浪排山倒海的襲來/我們把手鬆開/心也潰散
每個人/每顆心/風暴/流竄】

2014少年被anti粉要求退團。
消息出來的時候,防彈的所有人都陷入了無以名狀的痛苦。
有人伴隨憤怒,有人伴隨心疼和難過。而身為被攻擊的當事人,少年只是愣愣的看著那條消息,連眼淚落下都未能察覺。

事情發生的當下,朴智旻剛好離開練習室去找水喝順便坐在走廊邊刷推特,消息一下佔據了他的整個版面。
嚇的他連水瓶都忘了拿,直得急急忙忙跑回練習室門口,卻又不敢開門。
朴智旻知道少年其實一點也不堅強,可他愛逞強、總是把眼淚和難過都深深壓進心底,然後給愛他的人一個藏不住苦澀的笑。
而愛他的人被少年的笑輕輕地推開,只能隔著距離心疼,卻伸不出手。
於是朴智旻只能靠著練習室的門坐下,猶豫著該不該開門進去。
讓少年自己哭一哭也不失為一個方法,可是朴智旻只要一想到他掉眼淚,心裡就堵的難受,覺得必須做點什麼;可如果現在進去的話,少年一定會把眼淚全部擦去、轉過頭來笑著看朴智旻,說:「喔、雞米妮回來啦,那我們繼續吧。」
假裝什麼事也沒有,不想讓別人擔心,把自己的感覺通通藏回心裏,繼續扛著希望的名字與面具。即使問他了,他也只會笑笑的說:
「沒關係的,一切都會好的。」
哪裡沒關係了?明明很難過了怎麼會沒關係呢?眼角的淚都還沒乾不是嗎?
不要說沒關係啊,你苦著笑,我就只能替你哭了呀。
我就只能替你難過了呀——

「智旻,號錫在裡面嗎?」
「玧、玧其哥……」
「借個過。」
朴智旻只能讓開,而閔玧其想也沒想就開了門進去,順帶帶上了門。
而朴智旻只能繼續靠著門坐著,就著門的小縫,聽著裡面少年的哭泣聲,和閔玧其難能可貴溫柔的話語。
「沒事的錫錫,別理他們。」
「我、我做錯了什麼呢?為什麼……我、我……」
「沒事的,哥在這裡,誰也不能欺負你。」
「別看評論跟轉發,你要記著,」
「你在我們眼裡一直都是很好的,別因為別人的三言兩語就放棄自己,好嗎?」
「哥,我、我真的拖累你們了嗎?我、我——」
「沒有人會覺得你拖累我們。有問題的是那些管不住自己嘴巴的人,他們愛說就讓他們去說,你等著哥給你撕爛他們的嘴。」
「不不不這樣不好……」
「錫錫不開心難過了不是嗎?都是那些人害的,我去收拾他們。」
「不不不用了哥,這樣對你不好,對他們也不好,他們是覺得我、害了你們吧……」
「錫錫呀。」
房裡陷入了短暫的沉默,接著是少年淺淺的喘氣聲,
「玧、玧其哥?」
「他們不喜歡你沒關係,我喜歡你,我最喜歡你了。」
「所以你別哭,你一哭,我就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朴智旻沒有繼續聽下去,悄悄地走開了。直等到少年和閔玧其離開練習室,他才拉了趕來公司的金泰亨,進去拍了給少年的打氣照片,發上推特。
「泰亨呀。」
「嗯?」
「我,要做hobi哥的好弟弟才行呢。」
「你是呀,不是給哥拍了打氣的照片了嗎?」
朴智旻沒有回答金泰亨的話。

我是你的好弟弟,為你難過為你擔心,但我只能是你的好弟弟了。
可我還是你的好弟弟,你的依靠呀,你千萬別忘記了。

TBC.

【四週年賀文,主糖錫,微All錫向】少年他的奇幻漂流02

【四週年快樂,我愛的少年們。四週年快樂,我最喜愛的少年,號錫呀。】

▶CP主糖錫,微All錫向。

▶歌詞(未全首歌)引用自手邊的專輯歌詞本

▶建議搭配五月天同名歌曲食用

【人們切開山脈/剪下了雲彩/削成了萬支槳/縫製風帆
尋找/吶喊/未知的未來】

金南俊一直覺得他的94親故,是個很神奇的人。
所有相反或矛盾的事物只要放在他身上,好像都會變得和諧起來。
鄭號錫私底下並不是如小太陽一般時時刻刻都散發著熱力,相反的金南俊覺得他像月亮。
他是柔軟的、安靜的、纖細的。
「南俊呀。」
「嗯?」
「這裡、該怎麼辦呢?」
自從少年開始學習Rap後,金南俊和少年的相處時間增加了不少。雖然少年也會問閔玧其,但對少年來說,和同年齡的親故相處,似乎還是比較自在一些。
例如此時,金南俊在舞蹈練習結束後立刻溜進了工作室,而少年帶著最近練習的曲子也跟了過來。已經習慣工作室裡多了個人,金南俊也沒太注意少年,自顧自的打開寫詞用的文件和譜曲的軟體,戴起耳機繼續未完成的曲子。
而少年就在一旁的小沙發待著,練習他的曲子,等金南俊告一個段落後再問他問題。
「這裡啊,你的口氣需要這麼控制……」
金南俊每次一邊給少年解說,一邊偷偷觀察少年的表情與反應。
少年不懂的時候眉頭會稍稍皺起,此時金南俊會換個方式解說,若看見眉頭鬆開就知道少年聽懂了;少年聽見新的唱法時鹿一般的眼睛裏會閃著光,小小的但亮,都被金南俊看在了眼裡;被金南俊稱讚的時候,少年會淺淺的笑,一邊說「沒有南俊你唱的好啦。」一邊偷偷開心著;一直沒能聽懂或唱會的時候嘴會悄悄地噘起來,碎念著「怎麼辦怎麼辦」然後又窩回去角落練習。
金南俊挺喜歡教少年Rap的時光,他們可以安安靜靜地這樣相處一整天,誰也不會覺得膩。

「哥,我最近練習了一首新的曲子,你能幫我聽聽看好不好嗎?」
這不是金南俊第一次看到少年拿著最近新練的曲子,去敲閔玧其
工作室的門。而這也不是他第一次看著那個討厭別人打擾他工作的閔玧其笑著說好,然後邀少年進工作室。
金南俊並不會想像他們在工作室裡發生了什麼事,因為他知道明天、慢的話後天,他就會知道結果了,或好或壞。

「南俊阿,玧其哥對我笑了呢。」
少年抱著金南俊的Ryan抱枕,卻藏不住滿臉的笑意。
「他誇我唱的好,還說下次要給我寫歌呢。」
「喔,那挺好啊,那可是玧其哥呢。」
金南俊沒回頭看少年,他怕笑容太亮、扎眼。
「對啊!是玧其哥呢!」
可笑意不只在少年臉上,甚至連語氣裡都染上了些許甜蜜的氣息,讓金南俊有些煩躁。他忍不住將耳機音量開的大了些——
「這都要謝謝南俊呢,是你一直很有耐心的教我,謝謝你呀親故。」
金南俊沒忍住,又將音量轉小了,像每一次少年待在他工作室裡時一樣。
「是可靠的隊長大人呢,以後也請多多照顧我吧。啊、不過我是哥哥呢,所以我也會照顧南俊的……」
金南俊沒聽清楚少年後面的話,只是無法控制的勾起了嘴角,欣喜的情緒最後化成一句簡短的:
「好啊。」
我願意和你一起走下去,
我願意繼續照顧你,
我願意和你一起努力站上我們夢想的舞台,
我願意陪伴你走過所有時光,

我們都有一雙尚未完全的翅膀,而我看著你的羽翼漸豐,
與你付出的淚水與汗水對等。
我們都有一個未完的夢與尚不清晰的未來,但牽起的手總不會鬆開。
前方的路還看不清,但我願意與你、與你們繼續往前邁進。

而我只希望在你牽起那個人的手的時候,還能回頭給我一個沾上花香的微笑,
我便足矣。
我便、足矣。

TBC.

今天寫不寫的完一半呢(遠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