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望

微博号:号锡厨朔望
(大概会是第二更新点,慢慢搬旧文过去ʕ•̀ω•́ʔ✧)

欢迎搭讪、聊天,私信留言都会回跶♡

更文很慢、低产,可以催我更文我也会努力生,但无法保证何时发文对不起QQQ



沉溺在郑号锡的梨涡裏,不出来♡
BTS J-HOPE本命,愛锡锡♡♡

BTS 主糖锡,副all锡

【600粉感謝~】
最近真的非常低產,
還能走到600粉真的很感謝(跪

因為最近狀況不頂好,
所以只能做小小的活動QHQ

本文前五名評論的小仙女,
可以指定想看哪篇文的後續。

我會按評論順序,更新文章~

謝謝各位(鞠躬

不太確定還有沒有人了QTQ
明天早上起來若沒有人評論,我就刪了吧

【糖錫】This is my game(上)

§VIP賭客x荷官

 

鄭號錫一點也不喜歡他的職業:一個賭場的高級荷官。

不,準確地來說,是善於使用各種花巧手法,幫賭場從VIP賭客手裡贏回籌碼的同時,把他們捧得服服貼貼,乖乖繼續掏錢的,服務型荷官。

做這行可不是他自願的:爸爸是賭場老闆,從小在高級賭場長大的他,對於各種高妙的藏牌、換牌手法似乎有某種特殊的天分,一下就能學會。賭場的熟客和幾個荷官叔叔平常就會給他吃點紅,見他玩牌有天分,偶爾也教他幾招。久而久之,幾乎把大家的技術都給學了個透。但他只喜歡玩不愛賭錢,有時玩贏了,還會故意輸個幾局,讓對方把籌碼「贏」回去。

鄭號錫慢慢長大,偶爾興致來進家裡賭場玩個幾輪,日子倒也愜意。

只是一年年過去,只有撲克牌和俄羅斯輪盤的老式賭場,娛樂性已無法和充滿新型機台和玩法的賭博俱樂部抗衡,生意越來越差,熟客也漸漸流失。即使每營業一天便虧損一天,鄭爸爸還是不願意放棄這個生活了大半輩子的地方。

用光了積蓄,抵押了房子,最後欠下大筆債務,鬱疾纏身,病不到一週便撒手人寰。

父親喪禮的線香都還沒散,討債公司便找上門來。債主是個看起來溫溫和和的斯文青年,提出的條件倒不如他外貌那般和善。

「令尊欠我們的,即使用這一個賭場來還,都是遠遠不夠的,我想您十分清楚吧?」

鄭號錫強壓住自己心底的慌張,故作鎮定地點點頭。他的眼光直直釘在眼前這個身著高級西裝,臉上掛了一副金絲眼鏡,名喚金南俊的男人。

這樣的人,理應坐在高級事務所漂亮的訂製椅上,處理各種和鄭號錫人生一點干係沒有的事務,怎麼就成了討債公司的一員呢?

「不過好消息是,我們老闆很中意你。」

金南俊輕輕笑了笑,酒窩讓這個男人平添一股可愛的氣息。

「中意我?」

鄭號錫愣了一下,思考「中意」在這裡到底代表什麼。他鄭號錫除了能玩一點牌會跳一點舞,其他特長可是一項沒有,難道這老闆還能看上了他的臉不成?

不會吧,難道他現在悲慘到必須去服侍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嗎?

「您的牌技,他是見識過的。」

「啊、這樣、」

「這裡會重新改裝,打造成上流人士出入的高級賭場,而您的工作——」

金南俊輕輕推了一下眼鏡,鏡片後的眼光似善非善,鄭號錫讀不懂。

「是替賭場把錢不著痕跡從賭客身上贏回來,同時替令尊還清債務。」

「等等,那要是被識破的話、」

「那當然是您個人所為,和賭場方沒有任何關係。」

金南俊幾乎沒有思考便回答了他,同時從公事包裡拿出一份早早擬好的合約。

「若您同意,請在這份合約上簽字吧。」

「……我能考慮一下嗎?」

「鄭先生。」

金南俊將目光落在白紙黑字的合約上,正眼也沒給鄭號錫一個。

「若您不同意這個提案,明天開始找上門來的,可就不是我這樣好好和您說話的人了。」

「重病的母親可經不起家裡每天有人潑漆鬧事吧?還有遠在釜山工作的姐姐、」

「你這是、在威脅我?」

鄭號錫握緊了拳頭,硬是從完全乏力的體內擠出一點兇惡,做最後的掙扎。

「我只是分析可能的情況。」

金南俊從襯衫口袋裡摸出一隻黑色鋼筆,扭開筆蓋放在鄭號錫面前。

「決定權,仍然握在您手裡。」

「我還有什麼決定權、」

鄭號錫顫抖的手努力握緊鋼筆,卻仍簽出了一個歪歪扭扭的名字。

沒辦法,筆桿滑手的鋼筆,他用不慣。

「謝謝您。」

等鄭號錫一簽好名字,金南俊一下抽走了合約,收進公事包裡。

「您的母親會為您送到醫院好好照顧,釜山的姊姊我們也不會去打擾,而您準備一下,今晚會有人來接您。」

「接我?」

「難道您認為,您還能繼續住在這裡嗎?」

「……也是。」

這棟房子,已經不是我的了呀。

 

TBC.


我努力三篇完結TT

 

 


【Burn the stage 一刷二刷心得♡】
流水帳似的,記錄一下兩次的一些感覺和心得。

我真的蠻飯圈邊緣人的,至少在ARMY圈裡是這樣。所以一刷的時候,我是自己下班後去看的包場電影,大遠百九點場次。
自己去看電影有優有劣。不過蠻好的是可以完全專注在電影本身,不太需要專注在一些人際互動或反應的事上。
啊,並不是說我不喜歡跟人一起看電影,只是單純陳述一個人看電影的好處而已(笑
有人陪當然還是很好的,不用被情侶跟人團包夾然後覺得自己很可憐Q
回到正題,談談這天的電影吧。
第一次看,每分每秒都看的很用力,甚至連前面的BT21跟三代阿米棒廣告都很認真。
等電影正式開始,不過是看了兩句話就濕了眼,打破我的觀影紀錄。
我很努力去記得這句話,但兩次看完都沒辦法完整記住內容,只記得是沙漠和海洋,是簡單的話,卻老看不清楚。
三言兩語,卻好像一下說完了很多、很多事。
沙漠和海洋的比喻只有阿米明白吧?聽過的同時,也陪他們走過。
曾經不被看好,曾經遭受太多太多的攻擊,太多難受的曾經——
未來像踏入沙漠,連演藝生命的明天是否存在都是未知的,
但少年們邁開腳步,用自身去感受沙漠的熾熱與艱困。
再用血汗淚,一點一滴紮實地將沙漠填補成海洋。

從害怕犯錯、會因一點小失誤而低落沮喪,走到能從容地面對犯錯的自己,接受並且做出修正。
少年們一直在成長,不停不停成長,希望有一天能看見夢想中的模樣,看見沙漠成為深邃的汪洋。

華麗的背後是無數次的再整理再練習,汗浸濕了整件白襯衫,身體再痛再累,舞台升起,他們還是那個光鮮亮麗的防彈少年團。
No pain,no gain.

我看著電影畫面,彷彿在說:
「我知道,你都知道。」
不是只有七位少年的血汗淚而已,而是ARMY的血汗淚一起,匯聚成海。
當嘲笑聲漸漸轉為掌聲,
當曾經以為荒唐的夢成為現實,
少年們沒有忘記,始終在他們背後追隨的那一群,ARMY

很高興電影並不只是要讓我們心疼他們,很多感動傷感的鏡頭後,接的都是可愛討喜的橋段。
碩珍每次出現都伴隨著笑聲,
兩次看到他敲著柾國的門,說:
「我大你五歲,你不能不理我。」
都沒辦法不笑,做運動那裡善德女王的大叔笑話也是笑到不行。

碳尼本人真的超級可愛,從袋子裏探出頭來簡直、啊,毛絨絨的小狗真好♡
小小狗被哥哥們捧在心上疼,還跟錫錫一起跳舞了,幸福的孩子♡


因為是私心,所以想要特別用一段來寫花開,一段來寫錫錫。

電影中糖錫真的一直在一起呀,尤其是舞台後休息或吃飯的時候,往錫錫身邊找就能看見糖糖,反之亦然。
私底下的錫錫靜一些。或許是鏡頭前鬧慣了,鏡頭後還是笑,但不誇張地吵了,喜歡乖巧地待著
私底下的糖糖暖一些。鏡頭前的一點高冷,在面對少年們時都融的不見了,說話自帶閔氏幽默,偶爾還玩玩鬧鬧,常常笑彎了眼。
他們真的是彼此很重要的人了吧?形影不離。
糖糖聽見錫錫講話總是很快回覆,錫錫看糖糖扭不開香檳也第一個開口糗他,錫錫偶爾擺小架子糖糖也第一個開他玩笑。
Soulmate,充電寶,永遠的兄弟
SOPE Forever🎆🎆🎆

最後,留個最愛的號錫。
電影裡號錫的畫面很多,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走到觀眾席的那段。
「原來在這裡是這個感覺呀,聲音好大。」
「我在韓國看過Coldplay的演唱會、阿姆的演唱會,我懂這種感覺。」
錫錫懂了什麼感覺呢?我想他很努力想要了解阿米們站在台下的感受,於是努力去聽去感覺,配合著自己的經驗,我想他懂的。
站在舞台下,仰望台上閃亮人兒的感覺。
那是信仰。

不得不說,素顏錫真的太可愛了♡沒有那麼甜那麼精緻,但還是那個清秀的少年,鹽一點沉靜一點,但一笑就亮起來,周身盡是溫溫暖暖。

記得後台,他明明累的幾乎要倒下,卻還是注意著所有人,擔心地說:
「柾國看起來很累、」
「你說誰?」
「柾國,他看起特別累。」
他是細心的少年,把所有人的狀況都看在眼裡。

南俊腳受傷了也皺著眉關心,叮嚀對方:「明天好好休息,把演唱會的事情忘掉。」
知道對方會掛心著,因此盡心安慰,對彼此知根知底的94,那50公分的距離似乎不復存在了。

最後簡單記一下第二場時神奇的小片段。
記得那應該是電影接近後段了,開始交錯播放阿米海和防彈的舞台畫面,我稍微閉上眼睛,聽著配樂沉浸在情緒裡。
大約一分鐘後張開眼,剛好看見錫錫看著下面一片燈海,笑的好暖好溫柔。
啊,是我最愛的少年。
於是,我也跟著笑了。

//

(最後錫錫的模樣可以參考圖二,我覺得跟這個相框的笑容很像♡)

(我終於打完了嗚嗚嗚QHQ)

【BTS only】
(圖從ㄒㄊ太太那邊借來的QTQ)

https://www.plurk.com/p/n1durn
明天寄生在ㄒㄊ大大的攤上!感謝大大!

上一場糖錫無料還有剩,明天也會帶去♡
原則上早上顧攤,下午逛場 ♡
歡迎找我玩 ♡


#RM
#mono

01.tokyo

歌曲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gVlL48Cs5I

開頭的火車聲,是旅程帶他到了東京。
它真的帶著日本的味道,聽著腦內總會產生一幅景象:搖曳的黃色燭光照著和室,紙拉門被輕輕拉開,已經空了的清酒瓶與酒杯倒下,幾滴餘酒染濕塌塌米。
他呢?
鋼琴將我帶回現代,回到他因巡演長期居住的飯店房裡。空調在運作,清晨的室內沒有陽光,這天他醒的很早。疲倦將他輕輕推回床上,大腦則慢慢轉動。
記得他曾在某次專訪裡提過,日本有種特殊的氣味,是和其他地方不一樣的。
日本的氣息,此刻是如此清晰。
而日本終究是異鄉。

「Do I miss myself?Do I miss your face?I don’t know. I don’t know.
  我想念金南俊嗎?我想念韓國的你嗎?我不知道,但我確實正在想念。」

沉穩的鼓點是心跳,砰砰砰地傳輸思念到每個細胞。

「RM是我,金南俊也是,生命終會歸於塵埃,我也不可避免。
  而在如此巨大的消逝面前,愛與厭惡都是相同。」

「然而此刻我的思念證明我存在,燒灼我胸口同時使我沉醉的思念。
  Homesick,我只想待在你身邊,你的身邊就是讓我放心的家。」

-------------------------------------------------------------------------------------

tokyo是我很喜歡的一首歌,日本風味的惆悵感,但仍是金氏風格的浪漫。
「Do I miss myself?Do I miss your face?I don’t know. I don’t know.」
他很坦誠,很坦誠地在描述自己細膩的情緒。
跟朋友討論mono的時候,不只提過一次,金熊熊的坦承。
既使他已經成長的足夠成熟穩重,心裡卻仍住著一個少年,而那個少年在mono裡談自己的情緒,談憂傷,談思念。
易感的少年,脆弱同時強大的少年。

「I can’t sleep. Homesick. babe, I just wanna stay right next to you.」
「If I could choose my dream, I just wanna  stay right next to you.」
這首歌裡最喜歡的段落,將對人的思念比做思鄉,你所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俊熊熊的浪漫和細膩,被溫柔地唱了出來。

最後,很推薦夜深人靜的時候聽它,讓溫暖又柔和的憂傷,陪伴你進入夢鄉。

那麼,晚安了。

我搶到票了(歡呼

謝謝大家的集氣//

會開車~大家等我構思下題材哈哈



小公告(?

最近有空會把一些想重寫文章撤下
Stigma一定會撤,等重新寫好再放上來。
其他不一定,看我當下的反應(?

然後這週末搶票(桃園場)
如果搶到或收到票,
我就開All錫車,一個CP一台!!!
六台車當祭品!!
拜託讓我買到!!

【台灣代購開團】
【ღ微博PoppySopemme_糖錫站ღ 2018聖誕特別款糖錫禮包與相框 】
新朋友舊朋友大家好,我是朔望。
因為我自己很想要 ,所以問了Poppy姐姐,獲得授權才開了這次代購~
@PoppySopemme_糖锡站 謝謝姐姐~~~

需要的台灣區小仙女  麻煩幫我填單登記喔喔喔♡

https://goo.gl/forms/nY3zrFurhOX8nE1A3

!!!填單登記代表確定購買!!!!!!填單登記代表確定購買!!!
事後若跑單,一律FB各大交易社團直接公布帳號爆黑 ,沒有例外

台灣區登記:2018/10/15~2018/10/28 晚上12點 逾時不候
✩登記完記得加LINE群!後續入金及進度通知一律公布在LINE群!✩

台灣區入金:2018/10/29~2018/11/04 晚上12點 逾時不候
✩登記未入金將會直接釋出,請記得在規定時效內入金✩

後續時辰請走表單,表單內有詳細的預計時間

=朔望的聯繫管道=
FB:朔望(徐聖亞)
FB粉專:朔望個人
E-mail:gena850613@gmail.com
有任何問題歡迎直接聯繫我~

有任何問題評論!!!!謝謝~

【糖錫】Sick 【我們都是膽怯的,但知道可能失去卻還是伸出手,才更勇敢不是嗎?】10

行程開始前的會議,主要目的在讓彼此認識,因此耗時並不長。
大約一小時多的會議,最後在少年們的道謝聲裡結束。
閔玧其開會全程的心思都不在會議內容上。他心不在焉地翻過資料後就沒認真聽PD說話,注意力全放在靠近角落的兩人身上。
老實說也沒他什麼事了:主打跟副主打他前幾天終於交了出去,透過PD轉交給鄭號錫後,也收到沒問題的回覆。
後續的舞蹈相關事宜他其實可以完全不參與討論,像以往他為其他男團寫曲子一樣:曲子交了就完成工作,有時他甚至連團員本人一個都沒見過。
可這一次不同了:一來是他和PD簽的約並不是只有這次的委託,而是之後的幾張專輯也都由他主導製作。簡言之他也是打造這個團體的成員之一,一些PD認為必要的會議他就必須來露個臉,參與討論。
二來是,他很想見鄭號錫一面。
閔玧其很清楚:即使他拿到鄭號錫的聯繫方式提出邀約,後者有極高的機率會百般推託後不出現,就像在美國時一樣。
但若只是這樣遠遠地看看他,應該是被允許的吧?一大群人的相處,總比兩人單獨見面,成功率高出許多。
鄭號錫和先前在美國時的樣貌並無太多變化,倒是他身旁的田柾國感覺成長了不少,不管是身高還是肌肉。
比起七年前還帶著一點孩子氣,現在的田柾國已經完全成為一個成熟的男人了。
「哥,看來你的情敵成長了不少呀?」
當田柾國和少年們說話時,金南俊靠近閔玧其,低聲說。
「是啊,已經不是那時候哭著來揍我的小孩了。」
田柾國的出現在閔玧其的意料之內。當金南俊脫口而出說「美國那幾個混小子」的時候,他就知道回來的應該不只鄭號錫,而今天他也親眼驗證了這件事。
且從田柾國會議上的種種行為看來,他對鄭號錫的喜歡,這七年來並沒減少:可想而知他對閔玧其的敵意,應該也是有增無減。
閔玧其、鄭號錫和田柾國。
和七年前一樣的組合,經過七年歲月的洗禮,他們能不能走出不一樣的結局?
閔玧其希望可以,希望可以。

目送少年們離開會議室後,鄭號錫將資料折疊收進包包裡,拿出手機確認一下訊息後就準備離開。田柾國和金南俊小聊了幾句後也跟上他的腳步,饒是一點空檔都不想留給閔玧其。
可走到門口,PD卻留住了他們。
「JK、Hope老師,急著回去嗎?」
「怎麼了嗎?」
田柾國搶了先開口詢問,眼神不善地看了閔玧其一眼,後者也回看,倒是平靜無波。
鄭號錫停下腳步,表面看似平靜地等待PD,心裡則不免焦急起來。
「也沒什麼事,只是想說讓幾位熟識一下彼此,畢竟以後是要長期合作的團隊、」
「我已經訂好餐廳,不知道各位是否有空,能一起用餐交流一下?」
全場一下陷入了沉默。
鄭號錫想:PD並不知道幾個人以前的種種,因此做出這樣的安排並不奇怪。
況且是團體餐敘,只要鄭號錫注意一點,應該可以完全避開與
閔玧其單獨相處的時候。
於是他率先開口:
「好呀,沒問題。」
「既然哥說好,我也沒問題。」
田柾國跟在鄭號錫後答應下來。
「我也沒事,就一起吃飯吧。」
閔玧其看向鄭號錫,後者避開了他的視線,將眼光落在地上。
「我、我也沒事。」
要放這幾個人單獨相處也太可怕了,我金南俊得去當和平小天使維持團體和諧才行。
鄭號錫看田柾國閔玧其兩人接連這答應,忍不住有些頭皮發麻;還好金南俊也答應了才讓他稍微鬆了口氣。
其他幾位老師也接在他們之後答應,幾乎每位都會出席的狀況讓鄭號錫更放心,臉上的表情也稍微放鬆。
〔Oh,Baby,I am sick. I am sick.
日日夜夜追尋你的幻影
每分每秒思念你的蹤跡
Dear,I am sick. I am sick.
唯有你能解除我的幻想
我不切實際的夢〕
手機響起,鄭號錫沒想太多走到角落滑開接聽。是智旻的來電。
「喂,智旻,怎麼了?」
「哥,你們那裡結束了嗎?」
「會議剛結束,PD請我們吃飯呢,你呢?」
「啊,這樣、」
電話另一頭,朴智旻沉默了一陣,才無精打采地回應:
「那沒關係,哥你們去吃吧,我先回家了,幫我跟小國說一聲。」
「喔,好、」
鄭號錫聽朴智旻的聲音似乎沒什麼精神,正想多追問幾句,對方竟罕見地掛了他電話。
鄭號錫有點擔心對方的狀況,正想回撥時,這才發現身旁的金南俊,距離稍遠的閔玧其,都盯著自己瞧。
「怎麼了嗎?」
鄭號錫不明所以,只好看向金南俊,後者給了他一個玩味的眼神,但沒說話。
閔玧其聽見他的話,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態,不自然地咳了一聲後別開視線。
倒是田柾國臉色不善地靠了過來,低聲對鄭號錫說:
「哥怎麼,沒換掉手機鈴聲?」
「啊、」
鄭號錫瞬間懂了那兩人的反應——
他的手機鈴聲忘記換了,還是Suga的。
「原來Hope老師是Suga老師的粉絲呀,看來相處是不會有問題了。」
PD開玩笑的話,讓此刻的鄭號錫尷尬地不知該回什麼,只能乾笑兩聲回應。
而閔玧其則微微勾了勾嘴角。
看來我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
這麼多年了,
你還是我的小粉絲呀,
號錫。

TBC.

我這週更新了兩次,快誇我♡♡